从阳台x到卧室 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还疼么不疼我继续动了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9-01 16:47:22 责编: 人气:

从阳台x到卧室 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还疼么不疼我继续动了

 我慢慢加快了手速,小姨也配合着,此刻迷人的她我忍不住另一只手拿起手机录起了视频。

  心里却想着方便以后打飞机使用。

  手速越来越加快,眼看小姨受不住快要g*的心奋表情,我也随之喷发了出来。

  事后,我帮小姨穿上了衣服,偷偷的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做好了饭叫小姨来吃。

  哪知道她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

  打蒙了的我莫名奇妙的看着小姨问道“干嘛?”

  “昨晚衣服是不是你给我换的”

  “是”

  啪,又是一记耳光。

  “昨晚我怎么回来的?”

  “还能怎么,自然你是喝醉了倒在楼梯口,我发现了把你抱回来了”揉了揉脸委屈的说道。

  想了想,心里越是不平衡了,救了你,我倒还被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打了。

  真是白救了。

  心里想着,嘴里还小声嘀咕着。

  “你嘀咕什么!赶紧吃你的饭”

  “……”

  第六章谁送自己回家的?

  小姨显然不太相信我的措辞,吃早饭的过程中三番四次地用她那狐疑的视线望着我,欲言又止地想要问些什么。

  “我昨天回来的时候,你还有没有看到其他人?”

  我生怕小姨察觉到什么异样,我一想到昨天我的手指在小姨身体里来回游动的那副场景,又想到她那*前小白兔在我面前呼之欲出的销魂画面,再结合起来她刚刚恶狠狠抽我巴掌时的模样。

  就算是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同小姨坦白说我昨晚把你给玷污了啊……

 

 

  于是本低着脑袋吃饭的我抬起头,且故意摆出神情疑惑的模样,“有什么其他人吗?没有看到啊……难道小姨你还带了其他人回家吗?”

  而那小姨当然也好似做贼心虚一般,不太想让我了解她同那些老男人所发生的渊源,所以能不说则不说。说得越多也便暴露得越多。

  “吃你的饭,知道那么多干嘛。”小姨猛地一伸手往我头上一拍,且这力道还不轻。

  我被小姨这么一打,感觉脑子都要得脑震荡了。尽管心里愤愤不平,但是毕竟现在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只好偷偷地在心里出气,要是下次再让我逮到弄小姨的机会,我肯定得好好折磨折磨她不可,不把她弄得欲仙欲死都对不起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受的苦。

  吃完饭之后照常是我收拾碗筷,而小姨则是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掀她的时尚杂志。

  在家里,小姨的穿着极为休闲放松。此时的她只穿着一条休闲的家居睡裙,两双又长又白的细腿自然地盘在了沙发上,那细小的小脚趾让人禁不住想把她轻轻抬起后来回抚摸。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昨晚那s e气满满的情形,裤裆里的东西便又开始有了些许反应。

  我强装镇定地坐到里小姨不远的沙发处,随意地拿起了附近的一本杂志看着。

  表面上我是在看杂志,其实实际上我正努力地嗅着从小姨身上散发出来的诱人芬芳,同时脑海里一直想象着同小姨在床上的各种翻云覆雨。

  在我的脑海中,小姨是那么的柔软香甜,不像早上那般对我凶神恶煞的。她浑身赤裸地站在我身前搔首弄姿地勾引着我,同时嘴里还不断地说出污言秽语。

  那水蛇一般的细腰在我面前扭动着,*前的两个小白兔也随之摇晃。我本想着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这动弹不定的小白兔,但是没想到脑袋又猛遭了一下暴击,顿时把我拉回了现实当中。

  “你这小屁孩看着杂志发什么呆呢,难道这杂志里面有美女吗。”只见小姨不知何时换好了正装站在我的面前,同时眼睛还时不时打探着我手上杂志的内容。

  我顿时回过神来,眼神慢慢从涣散开始聚焦,看着眼前的小姨,看样子小姨又是要出去了。

  “没……”

  见我这般傻气呆愣的模样,小姨也没有多理我,而是自顾自地走到那门口处换好鞋子,“我先出去一趟,你晚上做好饭等我回来吃。”

  敢情这小姨是已然把我当了保姆,但是我确实寄人篱下,也没有任何法子。心里只好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来安慰自己。

  小姨走后,独留我一个人在家中继续脑补同小姨发生关系时的情节。而另一边,小姨则是赶到了昨晚的KTV处了解昨日的情况。

  去到之后,只见那吧台上正站着昨天值班的小伙子,小姨便走上前去问道,“小哥哥啊,你还记得我不?”

  那酒保听了这娇滴滴的声音,闻声抬起头,便看见小姨一副甚是销魂诱惑的模样,用魅惑的眼神看着自己。

  看着眼前的小姨,酒保似乎回忆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哦,我想起来了。你是昨天那个身材极好的大妹子,咋了呢?”

  小姨见酒保想起自己,便又继续向他了解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你知道杨哥吧?”

  而那酒保则是狐疑地看了一眼小姨,昨日发生那事的时候,经理特意嘱咐自己这件事情不要外扬,否则后果自负。

  谁都知道那杨哥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这会竟然出了这么些事,谁都不愿意将丑闻传出去的。

  “杨哥……我不认识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显然这酒保是不愿意对小姨说太多,所以便支支吾吾地不想对小姨透露太多,则是低着头认真地擦着自己手上的被子。

  而小姨也意识到这一点,那杨哥本就是个有头有脸的人,所以昨晚倘若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又怎么会让这外人给声张出去呢。

  看这酒保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小姨自是很有办法。

  她的丰满一下子坐上的这高度尚可的吧台,随即那长细的玉腿便又放到了台上。在酒保的角度来看,小姨的这一身裙子长度正好抵达她的大腿根部,倘若再往上掀一点点,极有可能就看到小姨下身那极其美妙而又幽暗之处。

  “小哥哥,你就告诉人家嘛。人家可想知道了。”小姨的身体有意无意地往酒保那边靠近,而且眼看着*前的两坨硕圆就要贴住了酒保,同时其说话的语气极其娇弱,娇滴滴地直戳男人心房。

  那酒保也还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哪禁得住这样刺激香艳的画面,连连地想要往后退,但是小姨又怎么会给他这么个机会呢,连忙两个玉臂搭住了酒保的肩膀,“小哥哥,你逃什么呀。”

  “哎哟,我的姑**耶。我招了,我啥都招了。”酒保面s e通红,再也遭不住小姨魅惑的攻势,一下子便啥都说了出来。

  “昨天那杨哥莫名被人打晕在了包厢里,也不知道是谁打晕了。后来有侍应发现了,就通知了杨哥的家里人把他带走了。”

  小姨闻见酒保所说的话便心生疑惑,既然这杨哥被打晕了,那到底是谁把自己送回家中的?依稀之间似乎看见了家里那小子的背影,但是照理说那小子一副羸弱的样子,又怎么会搀扶得动自己呢?还真是奇了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