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刘一航小说,刘一航妇科男医生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9-10 20:36:03 责编: 人气:

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刘一航小说,刘一航妇科男医生

我叫刘一航。

今年20岁,身高175,体重130,非常普通的东方脸孔,不帅也不难看,喜欢理个小平头,人看起来倒还挺j*神的。

我刚刚从技校毕业,学的是护理专业,正常来说应该可以成为一个男护士,但是我想自己在家开个诊所,治疗个头疼脑热感冒发烧的我还应付的过来。

因为我老爸挺牛气的,一个建筑包工头,用赵本山的话说就是不差钱,他托关系又塞钱的总算替我拿到了行医资格证书。

于是我的小诊所就准备开张了。

我本来还想直接开在家里算了,老妈死活不让,说诊所开在家里不吉利。

只好另外选个地方,儿子办事业,老子当然鼎力支持。

老爸真的很给力,专门帮我在村口大马路旁盖了一间小屋来作为我的办公场所。

我联系了几个医药代表,进了些日常经常会用到的药品和设备仪器。

一切简简单单的,干干净净,顺顺利利的。

我的诊所正式开张啦,起了一个很阳光的名字——向阳诊所。

诊所开张不好大张旗鼓,到处宣扬,会被人骂的。

不过房子还在建的时候村里人就都知道了,甚至隔壁村的人也知道我们刘家村马上要开诊所啦。

我开这个诊所不是没有原因,镇上有个人民医院,但感觉却不大像是为人民服务,医生护士态度很冷,收费又贵。

我们村有上千号人口呢,隔壁村也有好些人,我想我开出这么一个亲切的诊所来,一定门庭若市。

果然啊,大家都很赏脸,开张第一天就接待了三个本村的村民,一个手臂被开水烫伤,一个拉肚子,还有一个不看病,直接来买药的,降血压的药。

我收费当然低啦,三个人总共才收十几块,为了博得村民的好感,先做做好事吧。

果然大家都直夸我能干心肠又好。

慢慢的我这个向阳诊所就被村里人认可了,大家有点小毛病都先来找我,我没法处理才会去医院,每天病号不少,有时一天能接待十几位。

总的算起来,收入还挺可观的,第一个月底统计了一下,净收入两千多,比那些在上班的同学好多了。

我看病有个原则,能处理就处理,处理不来就直接推到镇上人民医院,绝不乱开药。

那会害人害己的,砸了诊所招牌不说,把人耽误了就大事不妙啦,都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背不起那个罪名啊。

就这样子,日子过得也很悠闲,我在诊所里接了网线,没事的时候就上上网,玩玩斗地主。

有一天中午,我在诊所里斗地主正欢。

门口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看样子应该不是本村的,因为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进来以后看到我在玩游戏也不催我,就在一旁看着,我这边到了紧要关头,就只好先打完这一副牌。

完了我问她什么情况,她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看她的样子竟然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大概猜出一点情况,估计是妇科病,对着我这个年轻男医生不好说出口了。

我仔细看了看她,中等个子,体型丰满,身上的针织t恤衫和休闲裤显得有点裹身,*前鼓鼓囊囊,齐耳的短发下是一张姣好的面孔,素面朝天,典型的良家妇女。

这样的病人可不是每天都能碰到。

我突然就生出一个龌龊的念头来,今天要脱掉她的裤子。

我故作严肃的说:“你有什么症状要说清楚一些,我好对症下药。

不用难为情的,我是医生,不会和别人乱讲话的。

”她放开了些,说道:“就是下身痒得钻心肝,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稳。

”说完,夹着双腿微微一扭pi gu,仿佛为了证明她说的是实情。

“什么时候开始痒起来的?”“到底什么时候也记不清了,很多日子了,一下好了一下又坏起来。

”“之前去医院看过没有?”“还没有,用几个土方子试过,没什么用。

”“怎么拖了那么久也不去医院看的?”“早前也不是很厉害的,就是稍微有一点痒,没几天又好了,这几天又痒得难熬了。

”“你有没有用手去挠过?”“痒得厉害了就挠几下……”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不看我。

“手是带有病菌的,你用手去挠就会痒得更厉害。

”“没有……我一般是隔着裤子去挠……”她一边解释一边用手在大腿外侧抓了一把。

“有灼痛感吗?就是y 道里面火辣辣的痛?”“对,厉害起来是这样的。

特别是拉水(撒niao)的时候,又痒又痛……”“你的情况已经是很严重了,一刻都不能耽误了,但是光听你描述我也不能确定,所以现在要给你检查一下。

”“啊……怎么检查啊……”“你脱了裤子躺到那上面去吧

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刘一航小说,刘一航妇科男医生

先给她消毒,一般外y消毒会用碘伏溶y*,因为没有刺激x ing,但是我眼下只有酒j*,只好将就了。

用镊子夹住棉花团沾了些酒j*,先在她大ychun上擦拭,一碰到破皮的地方,她就直哆嗦,不自觉地夹起腿来。

我一边掰开她双腿一边叫她忍着点,继续按顺序清理她的ychun,会y,gm周围以及大腿根。

清理gm时,棉花团变成青褐s e了,看来她来之前应该有排便,但没有擦干净,这不怪她,人的gm周围有很多褶皱,沾上大便是擦不干净的,只能用水才能清洗干净。

我换了一团棉花继续给她清理,她之前觉得很痒,这时经过酒j*的刺激,虽然很痛,但是也很爽,嘴里哼哼唧唧的。

终于清理完毕,我用两个拇指分开她的大小ychun,露出yd,只见里面有很多hs e粘稠物。

这是病变的白带,yd壁有糜烂溃疡症状。

这是典型的严重霉菌x ingyd炎了。

我本来还想继续探索她的yd,但里面病变的白带让我有些不适应,算了,等她好一点的时候再说吧。

用卫生纸稍微给她清理了一下,说:“可以了,你把裤子穿好吧。

”她应了一声起身穿nk,我看到她nk的裆部很脏,可能很多天没换过了。

等她穿好裤子,我给她开了一些消炎药还有一支外用的克霉唑软膏,因为一开始没料到会有人来看妇科,所以没准备妇女专用药。

她看到我拿了好几种药出来,有些紧张的问我:“这些药多少钱啊?”看她的样子,家里经济应该不太好,就给她便宜些吧,大致算了一下说:“这几种一共12块,不过还有一种特效药我这里暂时没有,明天去进货,到时你再来拿药,你放心,那种药也不贵,也才十几块。

”她听了我的话明显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叫她来到书桌前登记资料,临时用电脑制作了一个excel表格,需填写姓名、x ing别、年龄、婚育情况、病史等信息。

嘿嘿,这个一般是用不到的,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嘛,我想留着这个女人的资料。

她叫刘月鹅,住在隔壁的李家村,今年33岁,有一个9岁的女儿。

我叫她说一下家里的电话到时方便联系她拿药,她不肯:“别打电话了,我过两天来拿就行了。

”她交代完这些又有些不放心的嘱咐我:“这些不会说出去给别人知道的吧?”我很严肃的表示:“当然不会的,我记这些资料是为了对你进行一个长期的跟踪治疗。

”她又问:“用了你这个药,大概多久会好起来?”我故意说的严重一些:“因为你拖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病情已经比较严重,所以治起来也需要更长的时间,不但要用药,还要定期来我这里检查消毒。

”“那需要多长时间呢?”“这个没准,最快两个星期就好了,慢的话需要几个月时间,后面还要定期检查。

防止病情复发。

对了,你最近和丈夫睡觉有没有做那个事情。

”她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上个礼拜有天晚上做过,事先洗干净了。

”我板着脸说:“这怎么行呢?你现在暂时不能做这个事情了,会损伤yd的,而且有交叉感染的可能。

否则这个病就好不了。

”她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继续道:“以后你也千万不能用手去抓下面了。

抓破皮了恢复起来更慢。

”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抬头对我说:“你刚才给我擦的那个酒j*能不能卖些给我一些?本来很痒的,擦过之后好很多了。

”我说:“这是消毒的,刺激多了也不好的,没有治疗作用。

你现在几天洗一次澡?”“一般三四天洗一次。

”“你可以三四天洗一次澡,但治疗期间必须每天用肥皂水清洗下身。

洗干净之后就把这个药膏涂上去。

nk每天都要换。

”最后和她约好5天后再来拿药,送走刘月娥之后我脑筋就开动起来了,马上联系上一个医药代表,进了一批妇科药。

然后又到网上订购了一张专业的检查床,像躺椅的那种,有地方架脚,不贵,七百多块,竟然还有东西送,一个鸭嘴扩y器和一套灌肠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在门口贴了一张纸条——内设妇科。

设备和药品没几天就到位了,到了第五天,刘月娥果然来了。

她在门口徘徊了很久,直到确定我的诊所里没有其他人了才敢进来。

我给了她一盒克霉唑栓,这是要放到yd里面的粒状药丸。

并告诉她使用方法。

“你这几天觉得怎么样了?”“好像好一点了,白带还是很多。

”“我再给你做个检查。

”我带她来到里间,叫她把裤子脱下。

这次她没什么犹豫,直接就脱了,躺到了我新买的检查椅上,自觉地把两腿分开架到两边。

这个躺椅真不错,她这么一躺下,外y就完全暴露出来。

我伸手拧住她的小ychun扯了一下,问她痛不痛。

她哆嗦了一下说:“痛的。

”废话,这样扯不痛才怪。

嘿嘿,我要的就是这种为所欲为的感觉。

照例还是先进行外y消毒,这时我其实已经买来了碘伏溶y*,但还是用酒j*给她消毒,我喜欢看她疼得打哆嗦的样子。

她好像还蛮喜欢酒j*刺激的,嘴里又开始哼哼唧唧。

这次擦到她会y的时候,棉花团就变h了,应该是沾到大便了。

“你平时大便之后怎么擦的?是从后向前擦的吗?”“嗯……这也有讲究吗?”她有点难为情,被人问起怎么擦大便的事情确实挺尴尬的。

“当然,你从后向前擦就把大便带到yd里去了,这样很容易感染病菌。

要从前往后擦才正确。

”“哦。

”她轻轻应了一声。

终于都清理完毕,我用右手食指和中指伸入她的yd,左手掌按在她下腹部,里应外合进行触诊,一边问她有无不适。

女x ing的yd和男x ing的y茎有一个共同点,能伸能缩,能大能小。

yd壁有很多肉褶。

x ing奋的时候,yd会变深变大。

平常的时候yd其实也是浅小的,一般伸一根手指进去就能摸到子宫口。

我在刘月娥的yd里探来探去,成熟女体良好的触感让我爱不释手,yd里早已y in水泛滥,都能搅出水声,霉菌x ingyd炎的最主要症状就是yd奇痒,我在她体内活动等于变相给她yd挠痒,她当然舒服了。

听她的喘息声渐渐变粗,我立即停手,叫她起身穿裤子,也不管她此时下面正y in水横流。

她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估计还没爽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