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不可以好疼拔出去,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9-17 22:04:55 责编: 人气:

学长不可以好疼拔出去,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美好的清晨,窗外虫鸣鸟叫,可春晓觉得她的头顶布满乌云。是的,乌云。

一d*a早起床她就头痛欲裂,估计是昨晚喝的太狠,可她还来不及自责就先感受到下腹的不对劲。

她感觉到下腹似乎正缓缓地流出什么y*体,掀开被子果然看到带点粉s e的体y*随着她坐起的动作缓慢的流了出来,配合着她低头时扫到身上的明显吻痕以及下体还残留着的酸胀感,一旁还躺了个与她同样赤**果*的美男,恐怕瞎子都知道昨晚这里发生了什么旖旎风情。

此时此刻春晓想把自己埋进土里的心都有了。基本吧,酒后乱忄生这事也没什么,现在是个忄生自主的年代了,但问题是一旁正沉睡着的美男是她这辈子最不愿意招惹的人里前三名的人物阿!

她怎么就把谭舟给睡了!最可怕的是她到现在还想不起来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到这个地步的。

昨天,她交往了四年的男友结婚了。没错,很不幸的新娘不是她。

这事得从三个月前说起,她交往四年的男友,喔不,应该改为前男友了,三个月前突然跟她提出分手,前一天两人还好好的出游,这是怎么了?她当然赶紧追问。

结果对方告诉她,他妈**妈真的很不喜欢她,因此给他直接安排对象结了婚,他没办法违抗他妈**妈的意见,只好对不起她了。

春晓当下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哭还是该笑,哭自己就这么被分手了,笑自己还好没跟这种妈宝男结婚。

只是说不难过肯定是唬人的,她难受的要死,一d*a把的青春往他身上洒,结果得到这种结局,于是她没志气的学人喝酒浇愁,结果她现在才是真真正正的后悔死了。

她到底怎么跟谭舟滚上床的?

再说谭舟这人吧,腹黑的主,这下她把人给睡了,恐怕不会善了。

与谭舟的缘分得从她六岁时开始说起,谭舟这人就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优秀、乖巧、听话,可同他一起长d*a的春晓最清楚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那时,春父因为*g司派令而到了这个城市,向来敦厚的谭家父mu瞧见隔壁来了新邻居,赶紧就来敦亲睦邻。

春父个忄生喜静,不喜欢太与人过分交流,可她的小妻子喜欢,因此谭家上门来拜访,春mu自是热情接待,自此春谭两家开始有了联系,感情日渐好了起来。

而一旁才六岁的春晓见到隔壁邻居家长的好好看的小哥哥一时就给看愣了眼,结果谁知那同样稚嫩的好看小脸完全不卖帐,露出一个不符合年龄的嘲讽笑容“小花痴。”

春晓这才醒了过来,虽然才六岁,但她可知道这是骂人的话,听到他的话生气的涨红了小脸“你说谁呢!”

谭舟满脸鄙视的看着她,这种小娃娃就是蠢,看了真烦。

于是两人首次见面便结了仇。

春晓不待见这个跩跩的小哥哥,谭舟不待见这个蠢蠢的小娃娃。

但碍于两家关系越来越密切,即使两人不待见对方,在父mu面前还是卖的一手好乖。

春晓可是气他气得牙痒痒的,后来两家父mu才知道原来俩孩子居然是同龄,两家父mu自是乐的两个孩子彼此作伴一同上下学,谭舟他偏生别的不会,就会卖乖,在父mu的要求下他自然答应。

春晓可不依了,吃过他的亏谁还跟他天天一块去,她便向妈**妈抗议,春mu满脸的为难,她可是答应好了谭家夫妇的,春父听闻这事,把她给叫过来,就送了一句话,她马上给乖了。“照妳妈**妈说的去做。”

春父绝对是她最d*a的克星,春父平常很少开口,开口就是命令她,她要是皮了、让妈**妈难受了,他马上就修理她。

春晓到了长d*a后才知道一个名词,叫做妻奴,她觉得肯定是在说她爸,他可把她妈给捧在心尖尖上,受了点委屈都不得的,哪怕害她受委屈的是女e*都不行。

如果不是她妈**妈疼她的紧,光她爸那态度,她可是好几次怀疑自己是捡回来的,爹不疼啊!

而谭舟这货,春晓敢用她还是个小女娃的直觉断言他跟她爸绝对是同款人,于是春晓决心要离他远远的,像她爸这种人物可惹不得。

可惜,天不从人愿,上学那会e*,春晓成绩跟谭舟这学霸完全没得比,春mu就怕自家女e*跟不上同侪,满脸愁容。春父倒是鄙视的看着她,彷佛在说这么蠢的孩子怎么会是我女e*?后来,谭家父mu听闻这事,马上自告奋勇让谭舟放学后也多关照她的作业,因此两人因为家长的要求被迫朝夕相处,由不得她说不。

当然这过程对春晓又是一d*a折磨,想当然尔谭舟的‘指导’肯定不会是太客气的,三两句不离笨和蠢。

长d*a了些,春晓多长了脑子,想尽方法离谭舟离的远远的,谭舟这家*也不知道有什么毛病,她越是避他如蛇蝎,他偏生喜欢找她碴。

她就是把自个e*躲到小角落,当个小透明,他都有本事让她被抓出来鞭。小学那时,谭舟这般长的好看、忄生格相对成熟、成绩又好的孩子,自然成为校园王子,人人抢着表白。

春晓可不傻,校园王子得离的远些,不小心可是会碍着粉丝的眼,她想尽各种方法才终于免于同他一块e*上下学,结果他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人家跟他告白时,他石更是给扯出她来。

“我喜欢的是像7班的春晓那种类型的女孩。”

他轻悠悠的一句话,春晓可被烦疯了,成天有喜欢着校园王子的小女生来她这叫嚣,就问她凭什么?她就想问,干嘛不去问她们的校园王子脑子在想什么,非得来她这个受害人这闹。

从小到d*a,她在他那吃过的亏可多了,小至拿虫吓她、d*a至朝她娘打小报告,她每每气的牙痒痒的,却又斗不过他,只能选择躲越远越好。

她这不是上了d*a学过后,赶紧把自己滚离他的领地,就是毕了业也刻意不回来,看到她妈**妈那失望的眼神也装做没看到,就是她爹冷脸叫她赶紧滚回来她也想尽办法打混过去。

结、果,她才回来参加个婚礼就跟他睡了,这些年来的努力通通喂了狗

学长不可以好疼拔出去,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正当春晓还在挣扎要不要先溜了,再抵死不认的时候,旁边的睡美男悠悠的醒了。

春晓赶紧满脸戒备的看着他,随时候战。

他眨了眨眼,把睡意给慢慢的眨掉了,才恢复了清醒,看向那个戒备着他的女人缓缓的开了口。

“春晓,我会对妳负责的。”

春晓戒备的小脸马上布满惊恐“我不用你负责。”

谭舟思考了会e*,满脸认真的启chun“可以,但妳必须负责。”

春晓翻了个d*a白眼“你个d*a男人的说这种话不羞耻吗?”

皱起眉头,谭舟满脸不认同的表情“妳打算吃了不认账?”

她简直想要尖叫了“谁吃了谁啊!”

谭舟明显的瞧了一眼她还流淌着j***y*的下身,嘴角微勾“看来是妳‘吃’了我啊!”

看到他的动作春晓才想到刚刚为了看发生什么事,把被子掀开后就忘了盖回去,吓的她d*a声一尖叫“啊─”

d*a概是听到了凄厉的尖叫,门外响起批哩啪啦的声响,接着房门被打了开来。

谭舟动作极快的拉起被子、环住春晓掩盖住两人赤**果*的身躯,避免被来人给看得透彻。

“怎么了?”谭mu听到尖叫声急冲冲的就跑了进来,却没料到看到这么一幕,她是不是坏了e*子的好事阿?

她赶紧尴尬的开了口“不好意思阿,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

接着门碰的一声重新关起。

春晓抚额,觉得头更痛了,这下毁了,还被谭mu给撞见了。

她沉浸在哀伤的情绪中,可身后的男人可没有,刚刚为了避免两人春光外泄,在门把转动时他已经眼疾手快的将人给揽入怀里一同挡住春光,这下温香软玉在怀,又是一d*a早的,女人身上还满满昨日留下的爱痕,他欲望想不抬头都难。

在春晓还在想怎么办的时候,后头的欲望悄悄的抬起了头,因着两人身体相贴的动作,她明显感觉到石更石更热热的东西顶着她的小pi gu。

虽然昨晚才首次经历忄生事,但她也不是什么无知的小女孩,这要还不知道抵住她的是什么,她脑子真的有问题了,她黑着脸“谭舟,拿开你的孽根。”

谭舟可不满了“这孽根昨天可是让妳欲仙欲死,妳可是直喊着还要,结果转个头就不认账?”

d*a概是受到他的言语刺激,好像部份的昨日记忆回笼,还真的有自己喊着要他进来的画面...但说什么她都不会认账的,她嘴角抽了抽“谭舟,你心里素质可真高,这种情况还能发情。”

他理所当然的说“一d*a早的,咱们还光溜溜的抱着,要是没石更妳才该担心。”

春晓翻了个d*a白眼“你石更没石更关我什么事,还不快放开我。”

“那可不行,妳忘了就想不认账,这会e*刚好,我帮妳重新恢复记忆。”说完他一把扯开被子,谭舟身子一翻,春晓就被人给压趴在床上。

春晓被这突来的风云变s e给吓的急着就要再尖叫,又想到谭mu在家赶紧压低声量“谭舟,你发什么疯,快点放开我!”

谭舟正一把拉开她一双腿,蓄势待发“d*a白天的别做梦。”

“谭舟唔...”春晓才要破口d*a骂,就被他给从身后顶了进来,

昨天才刚破身,虽然还残留着昨晚的湿意,但里头还是紧致的让谭舟不住皱眉。“哦─”

“谭...舟...你嗯...你...给...我...滚...出去!”已经恢复紧致的甬道被他给强制撑开,春晓困难的含着他c*u**d*a的欲望,昨日才初破身,身上还传来阵阵疼痛,她只好咬牙赶人。

但男人没有响应她,更不可能听话,他直接用行动拒绝她的话。他开始挺动自己的健腰,将自己的欲望在她体内律动,耻骨打在那浑圆的翘**t un上,发出啪啪拍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