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玉米地满足我,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21 21:08:50 责编: 人气: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玉米地满足我,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再一次的尴尬!

荣志刚不得不蹲下,张晓晓很奇怪,问:“你不舒服吗?志荣哥?”

“不是,不是……早上吃了点辣子,现在胃疼,我蹲下一下下就好了。”荣志刚苦笑起来。

这哪里是不舒服啊,这就是因为太舒服了,所以不的不蹲下,压制内心的火焰。

不然被张晓晓看见自己的蒙古包,还会被误以为是个s e痞子,以后想接近她都难了。

听见荣志刚的解释,张晓晓才释然。

经过两分钟的压制,蒙古包才消失。

荣志刚看了看太阳,快中午十二点了,得快点赶回家去做午饭呢,老爹一个人在家。

于是道:“搀扶你走太慢了,我背你回去吧。”

张晓晓本不想再麻烦荣志刚了,但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像中暑了一般,也只好点头答应了。

张晓晓顺从地趴在荣志刚宽阔的背部上,一阵男人的汗臭味扑入她的鼻子里,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张晓晓发育得很好,两个弹x*ing十足的圆滚滚压在荣志刚的背上,舒服的感觉不可言语。

荣志刚心里猫爪一般,很想将张晓晓放在*堆里,然后学着刘霞王昌明在山上的那事e*。

可理智告诉他,不能现在就这样啊,追求村花得徐徐渐进,可不能乱了方寸。

镇定了一下心神,走出村口*地,到了路上一手把背篓提在手里,一手搂紧了张晓晓的pi gu,朝着张晓晓的家走去。

张晓晓的家在村子东头,这里走过去需要十几分钟。

正午太阳火辣辣的,让两人汗水直流。

本来衣衫单薄的张晓晓,被汗水浸泡了,露出了衣衫里面的雪白肌肤。

荣志刚虽看不见,但贴在背上的感觉益发的焦灼起来。

这跟x**睡在炕上的感觉一样吧?

荣志刚一路上脑子亢奋中,心中不安极了。

除了刘霞那些事e*,就是张晓晓嘘嘘的那一幕,反复像是放电影一般地在眼前浮现。

十几分钟,像是漫长的长征。

好不容易走了张晓晓的家,荣志刚舒缓了一口气。

张晓晓的妈正在院子里喂j,看见荣志刚背着自己的女e*回来,又看见女e*那副德行,脸瞬间就黑了。

“荣志刚……你不会是对我家女e*做了什么吧?我可告诉你,我家女e*嫁给的人,必须是有钱人!”

“妈!你误会了。”张晓晓连忙解释。

并且把自己被蛇咬了的事情说了一遍,自然没有说嘘嘘那些事情。

晓晓妈听完女e*的解释,乃就是一副不愉快的表情道:“谢谢了!不送!”

之所以晓晓妈这样,还不是因为荣志刚太穷了。

自己的女e*明摆着漂亮,怎么的说男方得送得起彩礼钱才行。

荣志刚什么都没有说,只低着头离开了。

他明白,只有自己变得更加富裕,一切被别人看不起的有s e眼镜才能彻底消失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玉米地满足我,在苞米地我把村花给要了

村子地处d*a山,没有通往外界的*g路。

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能通过摩托车,靠着摩托车运输,起不了多d*a的作用。

所以呢,d*a批量的运输,只能依靠眼前的村河。

一条竹筏也能运输五六百斤东西,远远比摩托车走陆路划算了,而且不用油费。

竹子这种东西,在山村里遍地都是,只是需要力气便可以。

回到家,已经是正午十二点了。

父亲靠在院子里的凉椅上眯眼睡觉。

看见荣志刚回来,也斜着眼睛看过去道:“小子,明天你还有正事,可别忘了。”

明天?正事?

荣志刚想起了之前父亲说过,七月十一日g*爹家的女e*要来。

她叫李倩倩,今年十七岁,小荣志刚一岁。

小时候还来过他们家,那个时候她梳两根翘辫子,时不时地流鼻涕。

想起小时候邋遢的g*妹妹,心中便有些犹豫,这,长d*a了会不会是个丑女啊?

“咳咳,老爸我一直有许多山一样的疑问,为什么g*爹和妹妹住在这么远的地方?”

荣志刚很小就有这些疑问,但每次都被死鬼老爹怒骂回去,说什么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做你的饭去……叽叽歪歪劳资我抽死你!”兀地,他老爹腾地从凉椅上站起来,手掌高举,但很快剧烈的咳嗦起来,气喘不已。

志刚父亲因为有严重的喘病,长年只能静养。

因此,家里什么事情都落在荣志刚的身上。

穷人孩子早当家,他十八岁,已经超过d*a多数同龄的孩子。

学会了采集*药,看病,每次采到的*药去镇子上卖钱,然后买回来日常所需。

村子里看病,虽说不给钱,但都送自己家里的老muj,鸭子,兔子,可真的花销还需要去买*药。

村子人穷,看病给不起钱,只好给东西。

“知道了,老爹,那个李倩倩我七八年没有见过了,去接怎么找得到人呢?”

“喏……”父亲从身上口袋里抽出一张照片。

张片上是一个美丽清纯,卡哇伊少女,穿着短裙,雪白的美腿没有丝袜,显得*感又青春活力。

*脯鼓囊囊,完全的4Dd*a*器。

脸蛋可以说是十分的完美,一双d*a眼睛笑眯眯的,秋水流波。

荣志刚吞咽了一口口水,心中d*a赞,这家*比张晓晓都好看!

哎哟妈呀,真是女d*a十八变,当年那个鼻涕小妹竟变成了出落落的d*a美女了。

这要是来村子里了,那该会有多么轰动啊!

“你还去不去?你不去,我让你发小柱子去接。”父亲看见荣志刚脸上那表情,故意说道。

“去去……”荣志刚激动极了。

这么美的妹妹,可不能便宜了柱子那狗贼。

那家*经常去偷窥王寡*,邪恶极了。

不行,以后绝对不能让这小子跟李倩倩单独相处!

因为明天要去接美女妹妹,中午做饭都在云里雾里,做出来的饭菜让老爹破口d*a骂。

不过荣志刚压根没有听他老爹唠叨,脑子里面全是那个无血缘关系的妹妹美丽的身影

本以为王寡*到此就结束了,没想到王寡*来了第二弹。

王寡*有个习惯,做那事的时候,穿裙子,将裙子高高捞起。

就此看来,她今天还是比较保守,以前她喜欢赤果果办事。

但,有一次,村长张军来这里办事,无意间撞见了玩寡*使用h瓜的场面……

至此以后,王寡*就穿裙子办事,如果遇见突发情况,将裙子放下,神s e装自然,别人不会发现什么。

她将h瓜用抹布擦g*净了,又开始拨弄。

柱子“咕哝”地吞咽了一口,他蒙古包早就搭建起来,邪恶的眼睛里带着炽烈的浴火。

荣志刚自然没有好到哪里去,不是柱子这小子在身边,恐怕他就冲进去,对王寡*就地正法了。

王寡*一遍一遍地折磨h瓜,动作加快了……

她高高的将上腿张开,露出裙子里面白皙的双腿,在腿下面的地方,有一地的痕迹。

柱子感概地道:“活了这么多年,还不如一条h瓜呢!”

荣志刚心里也非常感触,是啊,真是幸福的d*ah瓜!

就在两人非常感慨的时候,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h瓜断成了两截,一半留在了里面。

“我靠!”荣志刚心里想,“这下子舒服了吧?那东西没有医生可取不出来。”

王寡*也急了,找来一根筷子,想把断在里面的h瓜给掏出来。但努力了几次,都失败了。

“不会死人吧?”柱子小声地问荣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