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若邪司空疾是什么小说;病君的小邪后免费阅读章节,小东西别咬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0 22:56:07 责编: 人气:

明若邪司空疾是什么小说;病君的小邪后免费阅读章节,小东西别咬

来不及推开他,两人同时抱住对方往前面滚去,下一秒,哒的又一声,第四支箭身寸穿进来,险险刺到了他们刚刚扑下的位置。

那些人的臂力太可怕了!

这样的木壁竟然被轻易地身寸穿,他们在马车里也不见得安全。

风刮起车帘,他们同时朝外面望去,前面一片迷蒙苍茫,荒地仿似被蓦地切断,竟是一处断崖!

他们的马车正朝着断崖疾驰而去!

“跳车。”司空疾当机立断,将她拽了起来,“跳下去的时候注意护着头尽快起来往右方跑,本王会拖住他们。”

司空疾说完已经先一步冲出去,跃下马车。

“司空疾!”

明若邪立即就出了马车,探头看去,正好看到司空疾自地上爬起,然后朝着那些杀手奔了过去。

这是想死?

就他那快死了的病弱身体,还想冲过去迎战?

明若邪看到那些人已经策马冲向了司空疾。

马嘶鸣,已经快到断崖边。

她一身是伤,这时候跳车估计也凶多吉少。而且有这马车他们兴许还有一线机会逃脱,靠她自己,这会e*走不出十步就得倒下。

明若邪眸底沉静,爬到了车辕,再爬到了马背上。

骏马狂奔,几乎要将她震下来。

要是她摔下去,肯定会被马蹄踩成稀巴烂。

明若邪一手死死地抱着马脖子,右手探到了马头。

断崖眼看着就要到了……

十米。八米。

风在耳畔呼呼响,她全身剧痛,伤口几乎全部崩开,血又流了出来。

五米。

明若邪的右手已经探到了马的眼睛,伸手遮住了马眼,闭上眼睛。

她的手心一片暗红。

红如火。

红如血。

鬼手遮眼,邪医的看家本领!

“右转!”

三米。两米。

“嘶!”

那失控的骏马突然高高地抬起前蹄,仰天嘶鸣,然后骤地急急转向了右边,马匹几乎扭出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吱的一声急响,马车被一甩,一边车轮几乎是擦着断崖边缘,滑下了一片沙土,只差一点点就会陷下崖去。

马车擦着边缘,转了方向。

“掉头!”

随着明若邪的指令,马匹诡异地听从了,掉头朝着来处驰去。

明若邪伏在马上,却见司空疾与那几名杀手已经打在一起。

他不知何时抢了一支箭,以箭为剑,身形极快,出手如闪电,刺向了最近的马匹。

马吃痛,抬蹄痛鸣,把马上的人狠狠甩了下来。

这病痨子竟然会武功!

他虽有武功,但是明若邪确信自己探脉断命没出差错,他已经一脚步入了鬼门关,这样病弱之躯,活不过明早。

可饶是如此,明若邪还是看到他一脚蹬于马腹,身形跃起腾空,一脚扫落了那名杀手,跃下之时,膝盖重重地跪压在那人咽喉间。

利落,狠戾。

明若邪几乎能听到那杀手咽喉嚓一声碎断的声音。

此刻的司空疾,如同俊美阎君。

“缙王竟然是高手!”一名杀手失声叫了起来,“要通知主子!”

他们都被缙王骗了。

缙王不止有武功,修为还极高!

“你们有命去报信?”

风中传来司空疾风雅温和的声音。

他墨发飘扬,俊美如仙。

出声那人话音刚落,便见他手一掷,手里的箭疾身寸而来,噗地一声,直c*咽喉。

那杀手身形一僵,突着眼睛,从马上摔了下去,再无生息。

等他杀完这几名杀手,缓缓转身,便看到不远处的马车。

原本失控的马e*现在站在那里安静无比,马背上伏着的女人正抬着头看着他。

马车竟然没有冲下断崖?

是她控制住了发狂的马?

司空疾走了过去,对上她的眼睛。

“你比本王想象的厉害。”

“彼此彼此,我也没有想到你竟然能杀了那些杀手。”

病痨子王爷,是位高手。

气质清雅,出手狠戾,这两种特质实在是太冲突了。

司空疾看着她,笑得温和,就像在跟她谈风花雪月,“知道本王这个秘密的人都死了。”

“我是缙王妃。你也要杀吗?”

她的声音刚落,就见司空疾吐了一口血,缓缓倒了下去。

明若邪愣了一下,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司空疾,艰难地滑下马去,在他身边蹲了下来,伸手再探向他的脉搏。

这一探,她脸s e就j*彩了。

之前探脉,他明早必死。

现在再探,他的命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了。

“病痨子哪怕武功高强,也还是快要死了的病痨子啊。”明若邪叹了口气。

刚才那场恶战,直接就让他的命少了一个时辰!

如此高手,有何用?明若邪继续鄙视。

他的命只剩下半个时辰了,她要怎么办?

明若邪蹲在晕迷过去的司空疾旁边,想到了那颗珍贵无比的药丸,轻轻叹了口气。

“也罢。咱们还是合作关系呢,看在那颗药丸的份上,我送你回去。”

把他搬上马车耗尽了她所有力气。等她自己也爬了上去,差点连给马e*下指令都没力气了。

“回皇城去。”

老马识途,她只是给下了指令,马e*便拉着马车哒哒哒地疾驰而去,不需要车夫。

明若邪躺在司空疾身旁,又累又痛又饿又晕,觉得穷途末路不过如此。

也不知道司空疾能不能撑到回城。

也不知道回城之后有没有人可救治他。

更不知道接下来她会遭遇什么。

她只知道再没有水没有吃的,她也很快要完蛋了。

就在明若邪晕晕沉沉快要陷入晕迷时,风中传来了焦急呼唤。

“王爷,您在哪里?”

“王爷!”

明若邪一震,努力地睁开了眼睛。

有人来找司空疾了?

听声音焦急万分,应该不是仇敌。

“去吧,找人去。”

老马动了动耳朵,鼻子喷了喷气,然后便拉着车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了过去。

有二人骑马奔了过来。

前方马上一是圆脸少年,此刻双目发红,不时有泪水掉落,被风吹去。

在他的脸上明显看到了焦急担忧,扬鞭把马赶得飞快,恨不得马e*能c*上翅膀。

在后面,一个五十左右的老d*a夫被马颠得脸s e苍白,身子伏在马背上,双手紧紧地搂着马脖子,坐得有些倾斜了,看着像随时会被险险地颠下马背一样,险象环生。

“陶d*a夫,你快点,王爷的马车在前面!”圆脸少年扭头过来叫了一声。

老d*a夫苦笑都苦笑不出来。

他的骑术,原本只限于坐在老马上,被慢慢牵着走。现在能够坚持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

圆脸少年策马奔近,稳了马,挟着寒风跃上马车,猛地掀开了车帘,看到了并排躺在车里的两人,骇得脸s e都青了。

“王爷!”看到脸s e苍白如纸的司空疾,少年眼睛一下子泛起了红,嘴chun也颤抖了起来。

他根本就无暇顾及晕迷在司空疾身边的少女,只猛地扭头冲着陶d*a夫d*a叫,“陶d*a夫快来!”

陶d*a夫险险地赶到了马车旁,圆脸少年跃下马车替他勒停了马,他背着药箱巍颤颤地从马上滑了下来,差点扑在地上。

圆脸少年赶紧将他扶了起来,推着他爬上马车。他带着哭音:“陶d*a夫,您快救王爷!”

陶d*a夫心一沉,钻上车厢来,却看到王爷身边躺着一浑身是伤满脸是血的少女,顿时惊得往后跌坐下去。

“这这这……”

“陶d*a夫先别管她了,快救王爷!”

“好好好。”陶d*a夫看到了司空疾的样子脸s ed*a变,也当真顾不上明若邪了,赶紧就跪在司空疾身边,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了一只黑s e的小瓷瓶揭了盖子,扶起司空疾给他灌了下去。

这是最后一瓶龙涎,王爷再晕迷一次可就真的无药可治了。

灌了这药,陶d*a夫才把司空疾放下,又拿出一个针包,打开,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稳住颤抖的手,一连给他扎了十一针。

不行了,他是越老越不中用了,策马赶了这么一段路,再扎十一针,对他来说都极勉强,最后两针手都不稳了。

“陶d*a夫,怎么样?”圆年少年用劲地以袖子擦去了眼泪。

陶d*a夫收了针,长出一口气,但又觉得心很沉重。

“差一点点,王爷就回天乏术了。”

只差一点点,他们要是晚到一刻钟,如此珍贵的龙涎也救不了王爷了。

“咳咳。”

司空疾虚弱地咳了两声,醒了过来。

陶d*a夫赶紧把他扶了起来,“王爷,您是不是又跟人动手了?”

“嗯。”

司空疾又咳了两声。

陶d*a夫心情沉重得很,王爷这身子骨根本不能轻易动武,每次动武都是在烧耗他的生机。

圆脸少年yong li擦着眼泪,“星坠来迟,请王爷责罚。”

“此事怪不了你。”司空疾看到了躺在身边的明若邪,他眸光顿暗,对陶d*a夫说道:“陶d*a夫,给她看看。”

陶d*a夫和星坠的注意力这才重新回到明若邪身上,这一看,一老一少两人同时又抖了一下,脸s e变了又变。

这一身的伤,还有救吗?

“王爷,她……”

“本王选中的王妃,务必救她。”司空疾的脸s e已经缓了过来。

“王、王妃?”陶d*a夫骇得差点e*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但是司空疾下了令,他不敢有半点耽搁,赶紧爬过去替明若邪诊治。

“星坠,驾车回城。”司空疾抬眸看了一眼外面天s e。

天际已经泛起了极微弱的白。

此时澜国文武百官已经要上朝了。

过一会,他们还有很难的一关要过,很难的一仗要打。

司空疾看着一身是伤的明若邪,她有本事与他闯一闯澜国金銮殿吗?

“王爷,她是从哪里来的?”星坠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沉仙岭。”

星坠倒吸了口凉气。

王爷当真从死人堆里选了个王妃?

“王爷,她该不会是哪个府上处死丢弃的罪婢吧?这种身份,怎么能当您的王妃?”

他们王爷俊雅无双,连*g主都为他倾倒,怎能娶这么一个快要死掉的罪婢!这个女人带回去,肯定会令王爷成为整个澜国,不,整个天下的笑话的。

“本王如今能有别的选择吗?”

司空疾的话让星坠一滞,顿时哑口无言。

王爷真是太难了……

“可是这个女人能活得了吗?”星坠看向明若邪,“而且上了金銮殿,皇上和百官肯定还会刁难,她万一说错话连累王爷怎么办?”

“咳咳咳……”

司空疾手抵着chun咳了起来。

“把她救醒。”司空疾淡淡地瞥了星坠一眼。

这一眼,让星坠心头一跳,把后面相劝的话都咽了下去。

王爷不悦,他哪里还敢再说下去?

“陶d*a夫,她的伤如何?”司空疾眸光低垂,落在明若邪脸上。

陶d*a夫额角渗出冷汗,“禀王爷,这位姑娘伤得太重了,而且,她不仅是外伤严重,似乎还中了毒。”

“中毒?”司空疾愣了一下,而后便攒起眉,问道:“可知是哪种毒?”

他的心也是一沉。

本来以为明若邪只是重伤,那颗紫极丹疗伤有奇效,应该能救回她的命。

但是她竟然还中了毒。

现在那些权贵世家处置罪婢手段都如此残酷了吗?

陶d*a夫很是羞愧,“老朽学艺不j*啊,竟然诊不出来她所中的是什么毒药,但是她应该是很难熬过去了,毒已深渗血脉,伤又这么重,还失血过多……”

“本王把紫极丹给了她,想必还能助她撑一段时间。”司空疾说道。

“什么?王爷把紫极丹给了她?”

陶d*a夫和星坠同时惊叫了起来,两人都差点崩溃了。

“王爷,能为您续命三天的龙涎只剩最后一瓶,刚刚已经被您喝了,您就只剩一颗紫极丹,危急之时可能保命,怎么能随随便便把它给了别人?”

“所以,救她。否则本王的紫极丹便白白浪费了。”司空疾淡淡地说道。

陶d*a夫和星坠竟无言以对。

“老朽尽力一试。”陶d*a夫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