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君的小邪后小说/明若邪司空疾\小东西才一半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0 22:57:50 责编: 人气:

病君的小邪后小说/明若邪司空疾\小东西才一半

司空疾看着他额角渗出了细密汗珠,心也是一沉。

“如何?”他沉声问道。

这女人受这么重的伤,被抛在那死人堆里不知道多久了都没有死,那样的惊马在即将坠崖之前还能拉回来,明明已经虚软无力,在他说要灭口晕倒之后却还把他搬上马车往皇城送。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

陶d*a夫颤抖着声音,手也颤抖着,但不得不石更着头皮说道:“王爷,老朽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她身上的毒已经发作,药石无医……

照他的诊断,本来就该死绝的了。

司空疾怔怔然看着毫无生气的明若邪。

她之前明明还跟他说,她不想当守寡……

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死了?

“所以,她活不过来了吗?”

司空疾又看向明若邪。

至今他还看不出她到底是何模样。

陶d*a夫重重叹了口气。

依他的诊断,这姑娘的确是活不过来了,伤得太重,中毒太深,紫极丹服用得太迟,根本救不过来。

“王爷恕罪,老朽无能,这姑娘气若游丝,只怕连再睁开眼睛说一句话都不成了。”

只能就这么去了。

就在陶d*a夫的话音刚落时,“咳咳咳。”明若邪突然身子一震,一阵猛咳,然后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诶哟老天爷!”

陶d*a夫被狠狠地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跌坐下去,惊惧地看着她。

明明是活不过来了的,怎么又醒过来了?

在这一刻,陶d*a夫开始怀疑自己的医术。

他虽然不是什么神医,可也不至于连病人是不是要死了都看不出来吧?

但是明若邪真的是让陶d*a夫欲哭无泪地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司空疾心深处却是一松。

果然,她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醒来了就好。”

明若邪听到了他的声音,挣扎着坐了起来。

见她不仅醒了,还能够坐起来,陶d*a夫眼珠子都快要突出来了。

“诶哟老天爷……”他喃喃出声。

司空疾至今都看不出明若邪的模样,她糊了一脸通红的血,遮住了她的相貌,只看得出来明眸如星,灼灼其华。

“你怎么还没死?”

明若邪见司空疾还好好地坐在旁边,脱口便说了这么一句,眼神全是意外。

噗!

陶d*a夫瞠目结舌。

明明要死的人,爬了起来还问别人怎么还没死……

“不可能啊。”

难道是她的探脉断命失灵了?

明若邪可没管陶d*a夫的震惊,只是讶异地看着司空疾,又再次伸手探上他的脉搏。

司空疾手微僵,忍了忍没有甩开她。

探到了他的脉,明若邪更是讶然。

奇怪了。

之前他动手杀了那些杀手,命已经快没了,怎么现在再探,他却又有了三天的命可活?

这一次,他会等到三天后的夜里才死。

“你吃了什么药?”明若邪抬眸看着司空疾。有这样的好药,她也需要啊。

司空疾咳了两声,淡淡说道:“龙涎,一瓶可续命三天。”

也就是说,他知道自己只剩下三天可活?

澜国至宝龙涎*,加入八种药材熬成龙涎,无论d*a病还是重伤,喝了都可续命三天。

“你三天后都要死了,还要我当你的王妃,”明若邪毫不客气说道:“这岂不是说,三天后我便要当守寡了?”

明若邪的话音刚落,坐在外面赶车的星坠便实在憋不住了,转身一撩车帘,冲着明若邪便吼了起来。

“你才要死了!d*a胆罪婢,竟然敢诅咒我们王爷!”

“你说谁是罪婢?”

明若邪淡淡一眼风扫了过去。

星坠还要再骂出口的话,竟然被她这一扫,给噎了回去。

星坠反应过来,还未开口,司空疾已经出声。

“够了。”

他一开口,星坠便不敢再吵,只得放下车帘。而在他刚刚掀开车帘的时候,明若邪已经望见了巍峨的城楼。

在极淡月s e下,雄伟威严,投出了巨d*a的一片黑影。岁月沧桑感扑面而来,古代的城池,以这样一种带着压抑感的厚重,终于真正地闯进了明若邪的眼帘。

她就这么突兀地来到了这里,一睁开眼醒来便踏上了这么一条路,看着并不是很好走的路。

但是未来纵使多艰,也不能使她胆怯退步。

“本王与皇帝有约定,若能在十日内选到合适的王妃,他便得给本王一把龙涎*籽。”司空疾与她坦言,“若能有取之不尽的龙涎*,本王就可以无尽地续命下去。”

“而你也暂时不用守寡。”

明若邪看向他。

如此说来,他选妃是为了救自己的命啊。

那龙涎看来药效惊人,不仅能够令他续命三天,还让他原本已经苍白如纸的脸s e恢复了一点血s e。

额上美上尖,长眉入鬓,星坠为眸,皎如玉树,神仙落笔都描画不出来的明雅俊朗。

自古,不论男人女人,长得太过招人总是会惹来祸端的。

她也需要那龙涎*!

在这一刻,明若邪做了决定。

她看着司空疾,问道:“那怎样才是合适的缙王妃?”

澜国皇帝欲*缙王选妃,既定了十日之限,又定了苛刻的条件。

民家女不可,商户女不可,官家千金不可,皇亲贵胄不可。

非民非商非官非权贵,分明就要让缙王娶奴籍或是花楼的女子。

堂堂缙王,好歹也是d*a贞国六皇子,身份尊贵,却要遭如此侮辱。

“那你何不在皇城中挑一官家婢女,有许多世家千金身边的一等丫鬟也都姿s e过人,跟在贵女身边更是耳濡目染学了琴棋书画,女红仪礼,说不定还真能跟王爷琴瑟和鸣到白头呢。”

明若邪斜倚在车厢上,语气轻快,甚至听着还有那么几分幸灾乐祸。

“本王确实准备去权贵世家府里选一等丫鬟的。”

司空疾一看她便只能看到她那双明亮光彩的眼睛,宝石一般。

“不过,皇后有意羞辱,命人换了本王的车夫,把本王带到了沉仙岭。这是最后一天,回城再挑他人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你就在死人堆里翻了起来?”

明若邪也是服了。

这缙王也当真是不按常理出牌,还挺能随遇而……择妃。

“本王这不是选中了吗?”司空疾看着她。“只是本王倒是相当好奇,哪家府上能教出你这样的丫鬟来?”

明若邪眸光微闪。

看来,他是真认定她是哪一家府上的罪婢了。

那个死人堆应该d*a部分是哪个府上打杀了的下人吧。

缙王也不会想到,她竟然是静阳侯府三x*。不过,她这个三x*从不曾在侯府长d*a,现在出了事,能不能回到侯府还很难说。

但她也得进皇城,治好自己的伤,解了毒,再去查探清楚侯府的事情。

她向来有仇必报。

“若是世家府上x*……”明若邪试探着问道。

“本王娶不了。”司空疾直接说道。

“喔。”

看来,此时暴露身份不妥。

明若邪相信,只要她此刻一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便会被司空疾丢弃。

“你原是哪个府上的?”司空疾又问道。

“静阳侯府。”

明若邪十分淡定。

她这可不算是说谎了。“没有卖-身契。”

嗯,这么说更明显了吧?

但是司空疾怎么都不会想到堂堂一位侯府x*会被伤成这样丢弃在那乱葬岗,所以根本就没有多想。

“府里打杀了的奴婢家仆们,卖-身契一般也会烧了,所以你在乱葬岗里死而重生倒是塞翁失马,至少你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不再是谁的丫鬟了。”

又因为暂时没有身份,也非平民。

所以倒是符合了皇上给他定下的那个苛刻的选妃条件。

“王爷,崔*g*g在城门那里候着,这老家*是不是一遇事又把您丢下了?”星坠的声音自外面传来。

“又……”

明若邪看着司空疾,嘴角勾起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意来。

看来缙王被丢下的经验不少。

“王爷,您真的决定了吗?这一进了城便无法更改了。”陶d*a夫颇为担心地看了明若邪一眼。

“嗯。”司空疾也看向了明若邪,“就她了,也算缘分。”

陶d*a夫颤抖着,鼓起勇气对明若邪道:“姑娘可容老朽再诊一次脉?”

还是得再次诊诊脉,这马上就要进宫面见皇上了,万一当真死在金銮殿上,他们王爷依然会被赐婚,那可就得抬着一死人进王府了,d*a喜之日受辱娶一死人王妃,这可太侮辱了。

“好啊。”明若邪d*ad*a方方地把手伸到了陶d*a夫面前。

熠熠双眸清亮无比。

陶d*a夫手颤抖着,心慌地搭向了她的脉。

司空疾也看着。

这脉象虚到几乎摸不到了!

分明还是重伤难治,毒侵脏腑,药石无医的脉象!

陶d*a夫再次扑通一下摔坐了下去。

这姑娘邪门得很啊!

“陶d*a夫,如何?”明若邪上身朝着陶d*a夫微倾过去,凑到他面前,笑吟吟地问道。

“老朽出外头坐着!”

陶d*a夫骇得脸s e青白,连滚带爬,猛地钻出了车厢,坐到了星坠身边,一颗心差点e*就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不行不行,这姑娘太邪门了。

“你吓到了陶d*a夫。”司空疾微睨着明若邪。

他是真的好奇了,她的脉象到底如何,竟然会令陶d*a夫吓得落荒而逃,看来也不管他带她进宫时会怎么样了。

明若邪双手一摊,“我如此温柔婉约,你家d*a夫胆子太小了。”

呵呵。

静阳侯府里,哪个主子纵出来这样的丫鬟?

“你被侯府打杀丢到乱葬岗里,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怎么可能?世人要打我杀我,必然只是因为嫉妒我。”

“如此牙尖嘴利,主子们都不会喜欢。”司空疾嘴角微一抽。

不过一个丫鬟,谁会嫉妒她?

“如果我当上了缙王妃,也是你缙王府里半个主子了吧?”明若邪突然一本正经地问道。

司空疾淡淡瞥过来一眼,就像当她说了个笑话。

丫的,这个眼神伤人。

外面突然就传来了崔*g*g带着哭腔的叫声,声音尖细。

“哎哟缙王诶,幸好您没事!奴才可吓死了,这小心肝怦怦地跳到现在都没停歇。”

星坠哼了一声,“崔*g*g,要是你心肝停了跳动,那就死翘翘了。”

“咱家不与你计较。”崔*g*g哼了一声,瞄了一眼马车里,“缙王,咱们得赶紧进宫了吧?误了时辰,咱家只怕皇上要责备。”

“嗯。崔*g*g带路吧,咳咳。”

司空疾又咳了两声,这句话都说得像是要喘不过气一样。

“那个,王爷您选的王妃,也、也在马车里?”崔*g*g想到了明若邪那模样,小心肝又怦怦地跳着,手都是软的。

他都不敢掀开车帘去看。

“刷”地一声,明若邪自己猛地掀开了车帘。

“*g*g找我?”

一脸已经g*涸暗红血污的小脸倏地又映入眼帘,那双眼睛又黑亮无比。

“啊娘诶!”

崔*g*g又是一声尖叫,往后退了好几步。

司空疾抓住了明若邪的手腕,将她拉回来,放下车帘。

“莫闹。”

“缙、缙王,咱、咱们快入宫去.

崔*g*g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赶紧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逃也似地朝着皇宫而去。

“星坠,经过云裳坊的时候去弄两套衣裳来,再打盆水。”司空疾看了明若一眼,松开了手。

“是。”

马蹄声疾了起来,驶进了皇城。

过了一会,星坠让陶d*a夫驾了马车,自己跃了下去,片刻背了一只包袱过来,手里也端了一盆清水。

他把东西放到马车里,又看了明若邪一眼。

这样子,换了衣服洗了脸,只怕也成不了凤凰。

他们王爷当真是太委屈了。

“哼!”

星坠哼了一声,转身出去。“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