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双宝巨星妻什么时候更新;一夜荒唐,竟然珠胎暗结,怀了一胎双宝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0 22:59:08 责编: 人气:

天才双宝巨星妻什么时候更新;一夜荒唐,竟然珠胎暗结,怀了一胎双宝

“宁染,不要怪爸爸狠心,最近*g司周转困难,实在是拿不出这些钱,况且你妈的病就是个无底洞,你就不要难为爸爸了。”

罗菲声音温柔,但话里话外全是讥嘲。

忽的,她话锋一转,声音更柔,“宁染,你我好歹是姐妹,我是真想帮你,只要你答应去做那件事,你就能拿到一百万,你妈妈的医药费可就有了。”

宁染浑身发寒,跪在mu亲的病床边,发着抖。

罗菲见她不答话,丝毫不急,“宁染,你可想好了,你要是不做,你妈会死,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宁染双眼更红,心口仿佛被人c*入刀子翻绞着。

不能让妈妈死,绝对不能!

“我做。”宁染眼里闪过一丝绝望。

罗菲笑靥如花,“这就对了嘛。”

一小时后,幽兰会所。

尚有些犹豫的宁染被罗菲推进了漆黑的包间里。

黑暗中,野兽一样的男子扑了上来。

宁染忍着疼痛,只希望这场噩梦尽快结束。

但是,这场噩梦就像是深渊,不断拉拽着她,引她沉沦……

隔壁的房间里,罗菲悠闲的刷着手机。

没想到这冯导都五十多岁了,j*力倒是很不错。

一想到清纯甜美的宁染正被这人糟蹋,她心里就一阵痛快。

她倒要看看,宁染以后还怎么在她面前摆正房嫡女的谱e*。

而且,这冯导是d*a剧《雷声》的总导演,他明确表示,只要罗菲‘听话’,女一号就是她的了。

但她可不想去陪冯导这个油腻恶心的老男人,能让宁染代替她,是最好不过了。

天快亮的时候,宁染终于得以脱身,来到了隔壁。

宁染双眼通红,她站在那e*,身体还止不住的打颤,“钱给我。”

罗菲上下打量了宁染一眼,嗤笑一声,扔给她一张卡。

“这事e*你最好烂在肚子里,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她说着,摸黑出了门,进了隔壁的房间,躺在了床上。

罗菲做好了准备,这才推了推身边的男人。

“哎,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可得兑现你的承诺。”

昏暗的光线中,男人起身,“我会对你负责,谢谢你救了我。”

男人声音低沉磁x*ing,好听到罗菲心中一颤。

这不是冯导,冯导是*g鸭嗓。

罗菲伸手,啪一声打开了床头的灯。

床前,男人身材颀长,面容英俊,整个人都仿佛发着光。

仔细一看,罗菲差点惊叫出声。

南辰,他竟然是南辰!

花城最d*a家族南家的第三子,跺一跺脚,花城都会为之震动的人物。

罗菲捂着嘴,赶紧作出娇羞状,“人家可是你一次,你可得对人家负责……”

男人眉心微微一蹙,随后递给她一张名片,“自然,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他说完,迈开长腿,直接走了出去。

等门关上,罗菲一跃而起,对着那张金质名片一阵猛亲,“以后,这花城就是我的了!”

宁染跑出会所,立即找了最近的ATM机。

c*卡、查询余额。

当看到余额为100万时,她长长松了口气,好在、好在妈妈有救了。

宁染握着卡,迅速拦下一辆车赶到医院。

可医院病房内,妈妈的病床却是空的。

她拦下一个护士,“你好,请问203床的病人呢?”

那护士抬头,立即皱了眉,“你是203床病人的女e*吧。你昨晚去哪e*了?怎么都联系不上?”

她说着撇了撇嘴,“怎么做人女e*的,妈妈去世都不在身边。”

宁染脑袋轰的一声,“你说什么,我妈妈怎么了?”

护士面露嫌恶,避开她抓过来的手,“203的病人,凌晨两点十五分,抢救无效去世了。”

“不可能!我妈妈昨天还好好的,不可能!你骗我!你肯定是骗我的。”

宁染目光呆滞,嘴里喃喃地念,“不可能,不可能……”

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慌乱地从包里掏东西,各种杂物散落一地,终于是摸出了那张银行卡。

“我妈妈欠了医药费,所以你们把她藏起来了是不是,我有钱了,我交钱!求求你们,快点救她……”

护士看着已经崩溃的宁染,叹了口气,“去太平间领遗体吧,节哀。”

浑浑噩噩的处理好mu亲的丧事,宁染回到了学校。

但她几乎不与人交流,只是拿着手机,反复地翻看妈妈的遗照。

妈妈去世两个月,宁染暴瘦十五斤。

一次课上,她突然晕倒,被同学送到了医院。

医院里,接诊医生严厉警告她,“你怀孕两个月了,如果再不好好补充营养,会对胎e*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

恍若晴天霹雳,宁染面s e惨白一片。

那一夜荒唐,她竟然怀孕了。

宁染的继mu,罗怡得知这件事,第一时间给女e*打电话报了喜。

“菲菲,你不知道,宁染那个小贱人怀孕了,你爸这次肯定不会手软,一定会把她赶出去!”

正在剧组拍戏的罗菲闻言,顿时神s ed*a变,“妈,你一定要盯着宁染把孩子打掉!”

罗怡奇怪,“为什么啊?”

罗菲急的满头d*a汗,“妈,你别问为什么,你女e*以后的荣华富贵可都指着你了。你就盯着她把孩子打掉,好不好?”

罗怡虽奇怪,但女e*这般在意,她自然要上心,当即跟着宁父去了宁染所在的医院。

医院,当着医生的面,宁自强上来就连扇了宁染几耳光。

“不要脸,你才d*a一啊,就未婚先孕!你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

医生看得不忍,“宁总,您别这样打孩子,孩子本来就体弱,您这样下重手会出d*a事的。”

“不要脸的玩意e*,能出什么事。把她肚子里的野种给我打掉。”

医生面露难s e,“宁总,这孩子天生难孕,如果这次打掉胎e*,以后怕是都怀不上了。”

病床上,宁染原本呆滞的眼中,露出一丝希冀。

她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那也不能留下这野种!给我打掉,就是她死,也要给我把孩子打掉。”宁自强双目赤红,呼哧呼哧喘着气,像头发了疯的野兽。

宁染眼里的光一点点暗掉,变成空茫一片。

她在期待什么呢?

她的父亲,能出轨自己的秘书,联合外人迫害mu亲,带着小三登堂入室,对mu亲见死不救,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的。

她这个女e*,怕不是也是他的眼中钉*中刺,她存在一天,就提醒他一天,他是怎么使着龌龊手段,靠着女人上位,又是怎么恩将仇报,将妻女赶出家门……

眼泪涌出来,宁染却是乖乖巧巧的低了头,“爸,我听你的,把孩子打掉。”

罗怡一旁看着,这才假惺惺的上前说道:“孩子知道错了,自强你就别生气了。”

她说着,又一脸心疼的伸出手,摸了摸宁染肿起的脸,“看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染染,你别怕啊,你妈妈没了,可罗姨还在呢。

你听话,先把孩子流了,这事e*我们就当没发生过,以后罗姨把你当亲生女e*疼。”

罗怡双手纤细白嫩,触感极好,可宁染却是强忍着,才没避开。

在她眼里,这就是毒蛇吐出的信。

宁染抬头,一脸依赖的看向罗怡,“谢谢罗姨。”

“这孩子,一家人,说什么谢。”罗姨嘴上笑说着,眼里冷芒暗涌,倒是个蠢的,不用她再动手了。

宁染露出一个怯怯的笑来,“罗姨,我想去上个厕所。”

罗怡见她一副害怕的样子,也没多想,立即应了。

宁染慢慢的走出病房,转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她身后,罗怡见人的确是朝着卫生间的方向去了,这才回了病房。

可十几分钟,都不见宁染回来,她登时意识到不对。

“自强,宁染这孩子,是不是跑了啊?”

宁自强面s e一变,d*a步朝外追了出去。

罗怡检查了卫生间,那里根本没有宁染的踪影。

一行两人追出去,远远就见一个衣着熟悉的女生,正快步朝前走着。

“宁染,你给我站住!”

那女生听到声音,头也不回的开始往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