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为他是她的救赎,可原来,这只是一场蚀心的殇/易司宸林薇薇,朋友的东西太大了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0 23:42:34 责编: 人气:

她以为他是她的救赎,可原来,这只是一场蚀心的殇/易司宸林薇薇,朋友的东西太d*a了

林薇薇恍惚地抬眼。

傅西爵指尖擦过她的眼角,她才知道自己哭了。

多可笑,她的老*g在外面偷人,她却要藏起来,还要被人看笑话。

可她为什么要心虚地躲起来?

明明婚内出轨的不是易司宸吗?

就像是积怨的火山爆发,林薇薇猛地推开傅西爵,冲到了易司宸的面前。

易司宸吓了一跳,他身下的女人更是吓了一跳,“易少、你、你老婆来捉奸了……”

易司宸根本没看清林薇薇是从哪里冲出来的,只是在震惊之后,勾chun,讽刺地道,“抱歉,我对你没兴趣,现在,滚!”

啪!

林薇薇猛地一个耳光扇下去,猩红的眸底满是积怨的殇,“易司宸,我知道你恨我,可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是易老爷让你娶我的,你的白月光被撞成植物人,难道开车的是我吗?我只是爱你,难道这也错了么?”

易司宸怔了一下,仿佛没想到林薇薇竟有胆量反抗,她一直麻木承受,他以为她的字典里没有叫屈二字。

但。

冷笑一声,易司宸一把扣住林薇薇的喉咙,痛恨道,“你觉得自己没错?如果不是你,我需要带着蔓蔓私奔?蔓蔓会出车祸?”

“还有,你好意思跟我提爱?我当着你的面玩女人,你都能爱我,你的爱是有多伟d*a?还不是想霸着易家少**的位置,贪慕虚荣就直说,别一副假惺惺的圣mu样,恶心!”

林薇薇喉间痛楚,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他从不觉得她是爱他的,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

这一刻,林薇薇的心终于死了,当连爱都成了被轻视的理由,她又为什么还要去爱。

她没有这么可悲。

更没有这么犯贱。

“放、开、我。”

林薇薇掰着易司宸的手,昏暗的光线,让易司宸看不清她脸上的决然和冷漠,他只看到她眼底依稀闪烁的泪光。

他以为她还在装,嫌恶地再次收紧了五指,那力道之狠,让林薇薇的脸在刹那间就涨成了猪肝s e。

“易、易少,她快死了……”

倒是石桌上的女人吓呆了,赶忙慌慌张张地开始穿衣服。

易司宸终于松手,却是没有完全松开,而是提着林薇薇的脖子,将她yong li地甩到地上,狠狠道,“林薇薇,识相的就立即离婚,否则看我怎么弄死你!”

“叮铃铃……”

急促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易司宸的专属铃声,来自医院,他的瞳仁一缩,立即划开手机,“医生,是不是蔓蔓醒了?”

“真的么?蔓蔓真的醒了?!”

易司宸两眼像是放了光,捏紧手机,头也不回地d*a步离开。

空气里,就剩林薇薇趴在地上,咳得眼角又飚出了泪。

蔓蔓……易司宸的白月光……她醒了啊,呵呵……

林薇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哭了,只是觉得自己好可悲,可悲得自己都厌恶自己。

“哭够了么。”

冰冷的嗓音响起。

傅西爵踱至林薇薇面前,嗓音凉薄,“爱上这种男人,你是蠢。”

是啊,她是蠢。

蠢得一场暗恋多年,除了伤痕累累,什么都没得到。

强撑着从地上起身,林薇薇一步一颤地往前走。

璀璨的宴会厅,没有人在意她的出现和离开。

她的手包落在花园,可她懒得回去捡,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在d*a街上,高跟鞋卡在了y井盖的卡槽里,她拔不出,g*脆脱了鞋,继续走。

所有人都像看疯子一样地看她,却也没有人真的上前去问问她需不需要帮助。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谁会闲得慌地去管一个陌生人。

砰。

林薇薇终于再也走不动地跌在地,后背裂开的伤口已经将她的坎肩都染红。

眼帘一颤,她昏了过去。

嘎吱……

一辆黑s e的阿斯顿马丁车缓缓停靠。

男人冷冷盯了眼她后背的血,眉宇轻皱……

林薇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里,趴着的姿势,让她的脖子泛起一股僵石更的疼。

“你醒了。”

护士正好进来换输y*,看了她一眼说,“你的伤口发炎,还伴有发烧,幸亏及时送院,否则很有可能就恶化成脑膜炎了。”

林薇薇愣了愣,没想到自己这么严重,可她之前不是倒在马路上么?

“是谁送我来的?”

“不知道,我是今天才换班的,你已经睡了三天了。”

林薇薇闻言更加怔忪,她竟然睡了三天?

很想撑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的,护士见状,道,“你还是消停点吧,你这伤口一看就是反复开裂,不想留疤就乖乖躺着,至少等伤口结痂了才能出院。”

护士说完就走了。

林薇薇没有办法,只能继续躺着,而抬眸间,瞥到床柜上自己的手包。

她的手包不是落在酒会的花园么,怎么会在这里?

林薇薇面s e古怪,但也没再想,疲惫,让她又沉沉地睡去。

再一觉之后,林薇薇觉得自己明显j*神多了,抬手把床柜的手包打开,发现手机早就没电。

问护士借了充电线,再开机,雪花般的未接来电咚咚咚地进来。

全是来自易司宸。

林薇薇正狐疑易司宸怎么会给她打那么多通电话,叮铃铃,电话又响,依旧是易司宸。

林薇薇拧眉接起,“司宸?”

“林薇薇,是不是你把蔓蔓醒的事告诉爷爷!”

林薇薇一愣,下意识回,“我没有……”

“不是你是谁,除了你谁知道蔓蔓醒过来了?”易司宸语气厌恶,“总之你现在立即来市立医院!”

市立医院,不就是现在她呆的医院。

林薇薇转了个楼层,就到了易司宸所说的病房号。

而病房里,易司宸正护着病床上的女人,和易老爷争得不可开交。

“爷爷,蔓蔓现在醒了,我一定要娶蔓蔓!”

“孽子,你若非要这个女人,就立即滚出易家!”易老爷敲着拐杖,怒吼。

“滚就滚。”

易司宸毫不留恋,把叶紫蔓从病床抱上一辆轮椅,推着她就朝着门口走。

林薇薇终于看清了这个女人。

蔓蔓,叶紫蔓。

真是人如其名,像朵紫罗兰一样纤细优雅,即使刚刚苏醒带着苍白,都只是平添了几分惹人怜爱的美。

易司宸看到林薇薇,冷冷道,“既然来了,就和爷爷说我们离婚。”

“混账,你还有脸提离婚!”易老爷怒极,“这个女人有什么好,我不准你和薇薇离婚,更不准你娶这个女人!”

“爷爷,我今天不是和你商量,如果你不同意,我这就带着蔓蔓走。”易司宸说完,又推着叶紫蔓朝门口走了几步。

“司宸!”

凌舒芬赶忙冲上出,一边急切地摁着易司宸的手,一边急急地看向易老爷,“爸,你难道真的要司宸离家出走吗,你说蔓蔓不好,可那个林薇薇又有什么好,既然司宸喜欢蔓蔓,你为什么不能成全他们?”

一直以来,凌舒芬都是更喜欢叶紫蔓,所以在林薇薇嫁入易家后,凌舒芬才会百般刁难。

可偏偏,易老爷就是对这个叶紫蔓喜欢不起来,柺杖一指d*a门,易老爷愠怒道,“好,你今天要是敢带着这个女人跨出这门,你以后就别回来!”

“爸,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司宸是您孙子啊!”

“我没有这么不长眼的孙子,被一个装腔作势的女人迷了眼!”

“我也不需要一个冥顽不灵的爷爷!”

易司宸吼完朝着门口走。

易老爷怒极攻心,撂下狠话,“你还真走,你走了,以后易家的财产你一分钱别想要!”

“不要就不要!”

易司宸冷冷的,“爷爷,既然你这么喜欢林薇薇,那以后就让她给你养老送终吧,我易司宸,从此就脱离易家!”

“你、你!”

易老爷满s e铁青,突然捂着心口,缓缓倒地。

“爷爷!”

“爸!”

手术室的门在三小时后才被推开。

医生面s e沉重,道,“病人属于急x*ing心肌梗塞,幸亏抢救及时脱离了危险,但病人年事已高,具体什么时候能醒,就不确定了。”

一番话,让林薇薇瞬时就成了众矢之的。

“都是你这个扫把星,爷爷现在昏迷不醒,你开心了!”凌舒芬怒目而视。

易司宸亦道,“林薇薇,如果爷爷这次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不会放过你!还有这婚必须离,等下我就让律师来起*离婚协议!”

在易老爷被转进VIP病房不久,律师就来了。

但律师战战兢兢道,“易少,你和林x*的婚姻,是受易老爷保护的,易老爷曾经在你们的婚前协议里加了一条,如果你们要离婚,必须经过他的签字同意,否则你名下所有的财产要归林x*所有,且林x*不得转送任何人。”

“我爸爸竟然会加这种条款?”凌舒芬简直难以置信。

律师点头。

易司宸气极,他的财产凭什么给林薇薇这个女人?

“林薇薇,你别以为有爷爷偏袒你就能高枕无忧,等爷爷醒来,我一定会让爷爷同意我们离婚!”

林薇薇看着咬牙切齿的易司宸,这一刻真的心死了。

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勉强又有何用?

“好,我求之不得。”

林薇薇转身离开。

回到家,她第一件事就是写简历。

等易老爷醒了,这场婚姻她无论如何都要结束。

而之后,她必须靠自己。

只是她毕业就嫁给易司宸,她没有任何工作经验。

她唯一可以写的,就是在d*a学时得过校际服装设计d*a赛的第一名。

可校园名次这种东西和工作经验相比,根本太虚。

她的简历全部石沉d*a海,连个回声都没有。

林薇薇心塞极了。

这时手机响了,是好友乔以轩打来的电话。

“喂,以轩?”

“薇薇啊,我们*g司有个设计师请产假了,临时要找个人顶替,你有没有兴趣出来工作啊?不是我说你,不要为了个男人就失去了自我,那易渣男根本不值得你死心塌地,你还是早点回头是岸吧。”

这已经不是乔以轩第一次对自己说这种话了,毕业后自己嫁人,乔以轩jr职场,通过努力已经是月薪过万的设计师。

再反观自己,三年来守着一场空壳婚姻,每天研究食谱,只为了给易司宸做一顿饭,可她都练到五星级d*a厨的水准了,易司宸却连她一口菜都没吃过。

捏紧手机,林薇薇道,“谢谢你以轩,那我什么时候可以面试?”

乔以轩一愣,“啊?你竟然答应啦,我以为你又会像以前一样拒绝呢。”

林薇薇苦涩一笑,“以轩,我要离婚了。”

“什么?!”

乔以轩惊声,“怎么突然就要离婚了?不是说那易渣男再不爱你,都不敢离婚的吗?”

“她的白月光醒了,我累了,不想再蹉跎下去。”

“不是吧,那白月光醒了?”

乔以轩讶异,然后很直白的一个问题,“那你离婚的时候不要忘了分财产啊,你再怎么浪费了三年青春,至少让那易渣男给你几千万吧。”

这种钱,她若是要一分,易司宸都能把她骂成拜金女吧。

林薇薇凄笑一声,“先不提和个,那我明天就来面试,可以么。”

“嗯,行。”

林薇薇熬了个通宵,画了张设计图,然后第二天来到了乔以轩的*g司,天凡设计。

天凡设计在业内还算小有名气,虽然十强排不上,但三十强还是有的。

“薇薇,你来啦!”

乔以轩笑嘻嘻地上前,挽住林薇薇的胳膊道,“我现在就带你见我们的设计总监,虽然她为人严厉了一点,但因为只是找个临时的设计师,所以她对你的要求不会很高的。”

林薇薇很快就见到了乔以轩口中的设计总监杨晴,一名40岁左右的成熟女x*ing,正低头严肃地画着设计稿。

“杨总监,我把我朋友带来了,她叫林薇薇,虽然她这三年没什么工作经验,但她以前在我们系里是*g认的第一名,很多lao shi都夸她有天赋,所以希望这次,你能给她一个工作的机会。”

乔以轩笑笑的,尽说着好话。

杨晴从图纸上抬头,上下打量了林薇薇一番,微微蹙眉,道,“那先把你的作品给我看看吧。”

林薇薇立即把自己的设计图拿出来。

杨晴接过,眼底本是漫不经心的,但在看到林薇薇的设计图后,眼神微闪,问,“这是你画的?”

“嗯。”林薇薇点点头,“这是我昨晚画的,杨总监,我知道我工作经验不足,但我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如果您能录取我,我保证会好好做的。”

杨晴盯着设计图,半饷,道,“线条不是太流畅,一看就是很久没画过,本来你这种没有工作经验的人我肯定是不会要的,但既然是员工内部推荐,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吧。”

“谢谢杨总监,真的很感谢你!”

林薇薇就这样进了天凡设计,因为没有经验,杨晴就让林薇薇先按自己的想法画设计图,然后给她过目。

林薇薇很积极,几乎每两天都能画出一幅,而杨晴也总能给出不少指导和意见,林薇薇觉得杨晴真是难得的好上司。

就这样过了d*a半月。

*g司组织团建,这是每月一次的活动,为的是增进员工之间的凝聚力。

很快,d*a家互相拼车来到了一处高档会所。

乔以轩笑笑的,“薇薇,这里可是整个帝都最d*a的会所哦,不是会员还进不去,但我们d*a老总是这里的会员,所以我们每次团建都在这里,包厢里有唱k有吃饭还有斯诺克,反正很豪华就是了。”

林薇薇表情微讪,什么唱歌斯诺克她根本不会。

很快来到包厢。

包厢果真如乔以轩说的,很d*a很豪华,同事们玩得都很high,林薇薇中途去了趟洗手间。

往回走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推销电话。

林薇薇低头摁掉,没想却因此,不小心撞上一个人。

“哎呀……”

很娇柔的嗓音,莫名耳熟。

林薇薇定睛,果然看到一道紫裙飘飘的倩影……叶紫蔓。

而她此刻扶着墙壁,像是被撞得差点趔趄。

林薇薇下意识地看向叶紫蔓的脚,她之前都坐着轮椅,可现在,竟然已经能站起来了,可见易司宸有多j*心照顾叶紫蔓。

林薇薇抿了抿chun,越过叶紫蔓就想走。

叶紫蔓却幽幽开口,“林x*,你撞了我,难道都不用道歉吗?”

林薇薇盯向叶紫蔓,真的是好柔弱的一张脸,可那语气眉眼挑衅,果真如易老爷所说,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

这时,旁侧的包厢门开,走出易司宸拧眉的脸,“蔓蔓,我听到声音,发生什么事了?”

“哦,没事,就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林x*,然后她不小心撞了我一下。”

叶紫蔓说着没事,却是故意揉着腿,像是被人踢疼的模样。

易司宸瞬间一怒,“林薇薇,怎么到哪都能看到你这个恶心的女人,都要离婚了,你一次次针对蔓蔓有意思?”

林薇薇冷冷地笑,“如果我说她根本是在装,你信不信。”

“鬼才会信你的话。”易司宸嗓音凌厉,“林薇薇,别让我说第二次,立即给蔓蔓道歉!”

“那我也告诉你,不可能。”

“林薇薇,你!”

“谁在外面吵。”

忽而,侧前方的包厢门被打开,伴随一道冷沉的嗓音。

林薇薇扭头,一愣。

男子英俊的容颜在灯光下显得深邃未明,冷酷的气场和矜贵的气质,竟是傅西爵。

他怎么也在这里。

傅西爵淡漠的眸子扫过她,又看向易司宸,冷冷道,“原来是易总和易太太,二位要吵架麻烦回家,这里禁止喧哗,易总应该知道我的规矩。”

这家会所其实是傅西爵的私人产业。

易司宸面s e乍青乍白,半响笑笑说,“抱歉傅总,我现在就让她走,不过我已经在办离婚,她很快就不是我太太了。”

易司宸说着搂过叶紫蔓,道,“这位是蔓蔓,我很快会娶她,另外蔓蔓是学珠宝设计的,傅氏和易氏不是正好有个合作的目,稍后我会让蔓蔓负责,还请傅总多多关照。”

傅西爵闻言眉梢高高地挑了下,睨向林薇薇,那眼神不知什么意思。

林薇薇chun瓣紧抿,垂在身侧的手攥的紧紧的。

傅西爵表情不变,只是突然来了一句,“易总这么轻易就将一个项目交给自己新欢,看来傅氏有必要考虑一下是否终止合约。”

易司宸面s e突然一白,他怎么忘了傅西爵在生意上几乎就是吹毛求疵。

嘴巴一张,易司宸立即道,“傅总误会了,当初我和蔓蔓才是一对,是林薇薇用不正当手段*我娶她,蔓蔓也因此被撞成植物人。现在蔓蔓醒了,我自然是要给蔓蔓一个名分,蔓蔓无论品行还是能力都很优秀,还请傅总放心将项目交给蔓蔓。”

有种心刺,叫纵然心脏竖了高高的城墙,可听着易司宸如此贬低自己,林薇薇的心,还是不可抑制地痛了。

她知道他不爱她,可不爱就可以肆意踩踏她的尊严吗,把她贬入尘埃,然后抬高叶紫蔓?

叶紫蔓看着她溢着痛楚的脸,chun角几不可查的露出一抹弧度,却是假装羞赧地晃了晃易司宸的胳膊,柔声说,“司宸,你怎么可以当着傅总的面这么说林x*呢,虽然她是做错了,可她也是因为爱你。”

“谁要她那种恶心的爱。”易司宸眼底嫌恶。

林薇薇突然觉得好可笑。

为什么易司宸可以这么厌恶她?

明明叶紫蔓才是装腔作势的那一个,他怎么就辨不清?

而是不是她太软弱,才让叶紫蔓觉得她好欺负?

五指紧紧地攥了一下,林薇薇突然走到傅西爵的面前,仰头说,“傅总,上次的事很谢谢你,我一直想请你吃饭,请问有没有这个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