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薇薇易司宸小说名字;与你尽余生林薇薇,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0 23:46:28 责编: 人气:

林薇薇易司宸小说名字;与你尽余生林薇薇,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林薇薇此话一出,易司宸和叶紫蔓都愣了愣。

尤其是易司宸,那眼睛瞪得特别d*a。

要知道傅西爵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冷酷,他们能和傅氏谈成合作那都是废了好d*a劲,可纵使如此,傅西爵依旧可以一句不爽就说要终止合约。

所以这种人怎么可能是热心肠的人。

可刚刚林薇薇说什么?谢谢傅总?

“傅总,你和薇薇,认识?”

易司宸忍不住蹙眉,问。

傅西爵没有回答,只是眸子微眯地盯向林薇薇。

林薇薇被他盯得背脊发麻。

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不齿,因为她在利用傅西爵。

她想让易司宸知道,她林薇薇不是什么低到尘埃的臭老鼠,但她也是出口才懊悔,这要是傅西爵冷冷一句你有病,她不是搬石头踩自己脚?

正当林薇薇心惊胆战之时,咔哒一声,傅西爵身侧的门被打开,一个袅袅娉娉的女人走了出来……柳叶眉,鹅蛋脸,那种d*a家闺秀的气质一看就是从小养成的。

“西爵,怎么出来这么久,伯父伯mu都在等你呢。”

女人轻柔的嗓音和她的人一样优雅,只是在看到傅西爵面前的林薇薇时,微愣,“西爵,这位x*是谁?你朋友吗?”

林薇薇微懵。

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有个女人从傅西爵身后走出来,这是谁?傅西爵的女朋友吗?

那她这会e*找傅西爵狐假虎威,不是找死?

林薇薇瞬时整张脸都白了一下,可就在此时,傅西爵忽而冷冷抬步,“不是要请我吃饭,还不走。”

什么。

林薇薇一愣,有点反应不过来。

边上女人也同样愣,“西爵,你现在就要走吗?”

“嗯,你和我爸妈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了。”

傅西爵说完迈步,还睨了林薇薇一个眼神。

林薇薇只能僵着脸跟上。

经过易司宸身边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易司宸盯着自己,像是在盯一个不检点的荡*。

可他有什么资格指责她。

林薇薇抿chun,越过易司宸。

“司宸,林x*是什么时候认识傅总的?”

待两道人影都消失,叶紫蔓眸光微闪,挽着易司宸的胳膊道,“傅总对你都爱理不理,却没想,真和林x*去吃饭了。”

一句话,无疑又将易司宸心底的猜忌种子放d*a,难道,林薇薇真的和傅西爵有什么不齿关系?

他猛地想到之前带林薇薇去酒会的事,林薇薇好端端地见到傅西爵就摔了酒杯,难不成是故意的?

这贱人,竟然敢给自己戴绿帽子?!

易司宸顿时面s e青黑。

叶紫蔓看着,嘴角又是勾起,然后笑笑地说,“好了司宸我们别提林x*了,客户还在包厢等我们呢,我们进去吧。”

“嗯。”

易司宸黑着脸,进了包厢。

走廊上一时变得很安静。

只有刚刚从傅西爵包厢里走出的女人,一直站在那里。

这些年她一直在国外念书,所以易司宸可能不认识她,但她可是帝都十d*a豪门之一的云家千金,云若婷。

云若婷柳眉微蹙,片刻才重新走回自己的包厢。

包厢里,是傅西爵的父mu以及云若婷的父mu。

云若婷刚回国,两家一直是世交,就先一起吃了顿饭。

“若婷,西爵呢?”傅父傅mu见只有云若婷一个人进来,狐疑问。

云若婷笑笑,“西爵遇到个客户,可能项目比较急,就先离开了。”

傅父闻言蹙眉,“这孩子,怎么也不看看场合,竟然说走就走。”

云若婷善解人意,“伯父,男人以事业为重,西爵这么有事业心,那是好事。”

“唉,你能体谅就好。”

傅mu笑笑的,其实今天两家一起吃饭,不外乎就是想让两个孩子联络联络感情,要是能再凑个联姻,那就再好不过了。

云父云mu自然也是这么希望的,因此道,“那关于先让若婷在西爵手下实习的事?”

“那当然是没问题的。”傅mu立即道。

两家长辈都其乐融融。

唯有云若婷微笑着,却带着一丝不确定的幽黯。

……

明亮的电梯间,恰好只有林薇薇和傅西爵两个人。

男子单手c*兜,面s e清冷。

林薇薇只能讪讪开口,“傅总,刚刚真的很谢谢你。”

“嘴里说着谢,刚刚却利用我?”

傅西爵冷冷垂眸,毫不留情地揭穿她。

林薇薇面s e微窘,“抱歉傅总,我不是故意的,那我请你吃饭?”

“不必。”

傅西爵冷冷拒绝。

到了酒吧外,傅西爵直接朝着停车的地方走,林薇薇那声再见也闭在了嘴里。

她耸耸肩,拿出手机,给乔以轩打了通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乔以轩急急的嗓音就传来,“薇薇啊,你怎么去个洗手间那么久,我正出来找你呢,可我怎么没在洗手间看到你?你该不会找不到包厢号了吧?”

“没有,我刚遇到了易司宸,所以直接离开会所了。”林薇薇简单解释,“以轩,我就不回去了,稍后你帮我把包包拿一下吧。”

“不是吧,你在这里都能遇到那易渣男啊。”乔以轩悻悻的,“行吧,那包包我明天帮你带到*g司,你回家早点休息。”

“嗯,拜拜。”

林薇薇挂了电话。

这时,一辆阿斯顿马丁停在她的面前,车窗放下,露出傅西爵英俊清冷的脸,“上车。”

林薇薇一愣,赶忙摆手,“傅总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家就行。”

“呵,你以为我要送你?”傅西爵冷笑,又是那种带讽的语气。

林薇薇面s e乍青乍红,有些局促地坐上副驾驶座,“那傅总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刚不是说要谢我?”他道。

林薇薇一愣,可他刚刚不是拒绝她的请吃饭了吗?难道他要别的?

林薇薇并不觉得,傅西爵是那种缺钱的人,更不觉得,傅西爵突然叫她上车,是要让她*偿。

拧着眉,林薇薇问,“那傅总要我做什么?”

傅西爵修长的食指轻敲方向盘,低沉道,“下周五,陪我参加一个宴会。”

“我?”

林薇薇有些纳闷,像傅西爵这种男人,难道还缺女伴吗?

“你只需要人到。”

傅西爵嗓音寡淡,意思是不需要问的,就别问。

好歹他刚刚帮了自己。

就当还他人情吧。

林薇薇点了点头,“那傅总,那天是几点?”

“六点,会有人来接你。”傅西爵淡淡一句,又指了指门,“你可以下车了。”

“……”

他还真是高冷啊。

林薇薇下车,看着阿斯顿马丁扬长而去。

回到家的时候是十点,再洗漱上床,已经十一点。

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领子被人从床上拽起来。

林薇薇睁眼就看到了易司宸,他瞪着眼拧着眉质问,“林薇薇,你和傅西爵什么关系?你是不是给我戴绿帽子了?”

林薇薇听到这话有点想笑,“你在乎吗?之前把我丢在酒吧门口,说我就算被十个男人轮也无所谓的,难道不是你么?”

易司宸被一噎,转而冷冷道,“我把你丢给人玩是一回事,但你背着我偷人你觉得我能忍?”

呵,真是好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林薇薇嗓音微讽,“易司宸,如果背着偷人不能忍,那我是不是该学学你,光明正d*a地和女人上演活春宫,这样才是敢做敢当?”

“林薇薇你别伶牙俐齿!”

易司宸面s e青黑,切着齿,“我就说你怎么能守着一场婚姻三年,原来早就背着我在外面找奸夫了,傅西爵不是你一个吧?说,在他之前还有几个?”

呵,还有几个。

林薇薇讽刺一笑,“有过很多个,你满意了吗?”

“你、你这个荡*!”易司宸怒不可遏,突然一巴掌扇向林薇薇。

林薇薇被扇倒在床上,她一点点地撑起身体,一点点地抬起头,心冷笑更冷:

“易司宸,如果我是荡*,那你是什么?从新婚夜就天天换女人,那我是不是可以扇你一千个巴掌?但我又谢谢你的绝情,终于让我死心走出这场婚姻,现在,滚,去陪你的白月光,就像你不想看到我,我其实也根本不想再看到你。”

“……”

这是易司宸第一次看到林薇薇这样的眼神,带着冷和讽。

她从前一直是用黏腻的眼神看他的,他觉得恶心,觉得她在装深情,还不是为了钱。

可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她其实是爱他才嫁给他的?甚至连之前他不停玩女人,她也是因为爱他才忍的?

易司宸眉头紧锁,“林薇薇你……”

“叮铃铃……”

手机突然响起,易司宸拿出一看,是叶紫蔓打来的。

他立即划开手机,嗓音温柔,“喂,蔓蔓。”

“司宸,我洗完澡出来怎么没看到你?你又出去了吗?”

“嗯,你刚不是陪我喝了不少酒么,我看你难受,就出来帮你买醒酒药,我马上回来。”

易司宸说完d*a步离开,甚至没看林薇薇一眼。

林薇薇自嘲一笑,重新躺下睡觉。

时间一晃十天,来到与傅西爵约定的周五。

六点。

林薇薇下班,和乔以轩一起走出办*gd*a楼,她时不时地看着手机,乔以轩忍不住问,“薇薇,你为什么一直看手机啊,在等电话吗?”

林薇薇笑容尴尬,她要怎么说傅西爵的事。

傅西爵说了今晚要带她出席一场晚宴,可到现在没有一通电话,他好像没问她要过手机号,然后他应该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上班。

所以他之前说的要她当女伴,该不就是随口说说的?

正无语着,眼前停了一辆劳斯莱斯,车门打开,走下一个年约五十的中年男人,朝着林薇薇道,“你好,林x*,我是傅总的司机,带您参加晚宴。”

“……”

一句话,让林薇薇一愣。

乔以轩更是狐疑,“薇薇,这车怎么说是来接你的啊?还有什么傅总?这是在说谁?”

林薇薇微窘,怎么都没想到傅西爵会让个司机开着劳斯莱斯来接她。

“以轩,这事我现在说不清楚,之后和你说吧。”

“那好吧。”

乔以轩嗫嚅,又小小声地说,“薇薇,你不会是有什么麻烦吧?”

林薇薇笑了笑,“没有,就是答应帮忙出席一个宴会。”

“那你要是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嗯,我知道。”

林薇薇上了车,片刻劳斯莱斯来到了一处高档的造型沙龙。

司机替林薇薇打开车门,道,“林x*,傅总吩咐了,让您先换身礼服化个妆。”

林薇薇没有拒绝,毕竟一般的晚宴都是很隆重的,而自己一身职业装,确实带不出手。

又是化妆又是挑礼服,林薇薇被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只是当站在落地镜前看着自己的模样时,林薇薇愣了愣。

镜中,那个五官j*美、气质高贵的人是自己吗?

虽然自己在校园里也是校花,但在嫁给易司宸之后,易司宸对她的评价只有恶心和厌恶,凌舒芬也一直说她是嫁进豪门的野.j。

所以她越来越自卑,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长得很丑。

可原来,她是漂亮的。

只是,她不是易司宸的白月光,她不是叶紫蔓。

所以他怎么都不喜欢她。

原来,喜欢是真的不能强求的呵。

林薇薇chun角自嘲,走出了沙龙。

……

觥筹交错的宴会厅,金碧辉煌。

云若婷一袭水蓝s e长裙,站于舞台,一颦一笑都是名门闺秀的自信与优雅。

“各位,小女今日学成归来,日后会正式jr云氏,在生意上,还请d*a家多多照顾,给小女一些指点,但若小女不才,也请d*a家多多包涵。”

云父一番话说得谦和得体。

云若婷接过话筒,同样不卑不亢,“家父从小对我给予厚望,不但教我琴棋书画,更教我商业金融,我很感激父亲对我的栽培,也想告诉父亲,我一定不负众望,将云氏发扬光d*a。”

“好,好,没想到云家x*不但人长得漂亮,连气势都不输男人,云氏看来只会越来越好,我们倒是要请云氏多多关照呢。”

众人对云若婷的评价都很高。

云若婷优雅下台。

“西爵,我刚刚表现怎么样,有没有看出我在紧张?”

云若婷来到傅西爵的面前,面上不知因为真的紧张,还是刚刚走得快,带着一层红晕。

傅西爵单手c*兜,捏着酒杯,嗓音不浓不淡,“你刚刚表现很好。”

云若婷嫣然一笑,“那也是这些天你教的好。”

有宾客见两人在攀谈,纷纷上前道,“看来傅总和云x*很熟啊,听说傅家和云家一直是世交,云x*该不是有幸和傅总从小青梅竹马吧。”

云若婷面上掠过腼腆,“各位说笑了,我和傅总小时候也就两家过年拜访时见过几次,谈不上青梅竹马,现在能说上话,是因为家父知道傅总年轻有为,所以拜托傅总让我在他的*g司先积累经验。”

这逢年过节都窜门还不是青梅竹马啊?

而且能进傅氏让傅西爵亲手指导,那可是万众独一的厚待啊。

众人不禁猜测,“傅总,您和云千金,该不是喜事将近要联姻吧?”

这时,宴会厅的入口处传来一阵喧声:

“看,这个女人是谁?长得可真漂亮,是哪家的千金,怎么都没见过?”

“不知道,可能是和云家千金一样一直在国外念书吧,看着就很有气质的样子。”

一时间,会场议论纷纷,就连云若婷都听到了。

她扭头看去,就见一个极漂亮的女人站在宴会厅的门口。

清丽的五官清美绝伦,乌黑的长发一半盘起一般垂于脑后,抹*的米s e长裙,*口是花瓣的重叠设计,既不露又透出几分小x*ing感。

有种不喜欢,叫遇到比自己漂亮的。

一直以来,云若婷都觉得自己是整个上流圈最漂亮的女人,知书达理、聪明优秀,自己与那些只懂得花钱的千金x*是不同的,她觉得自己永远是艳压群芳的。

可这一刻,当门口的女人一出现,她突然觉得自己所有光芒都被抢去了。

而且,这女人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云若婷蹙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这时,傅西爵突然迈步朝着门口走。

云若婷一愣,下意识地跟上,“西爵,你要去哪里,那个女人,你认识吗?”

而傅西爵很快用行动回答了她。

傅西爵走到那女人的面前,楼上女人的腰,淡淡一句,“抱歉各位,这是我的女伴,她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