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瑟瑟靳封臣小说名字;靳总蜜宠小甜妻,江瑟瑟是怎么怀孕的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2 00:16:09 责编: 人气:

江瑟瑟靳封臣小说名字;靳总蜜宠小甜妻,江瑟瑟是怎么怀孕的

锦城第一医院,最好的*产科手术室内。

江瑟瑟双手死死抓着产床旁边的护栏,忍受着肚子里传来的剧烈阵痛感,浑身冷汗直冒。

助产医生见状,轻声安抚道:“别怕,孩子很快就会平平安安出生,忍一忍就过去了。”

江瑟瑟颔首,眼眶却微微泛红,内心满是不舍。

孩子一生下来,就会被抱走了。

怀胎十月,感受着小家*一点点在肚子里成长,尽管她努力不去与之联络感情,可在这一刻,心还是狠狠被揪痛。

对不起,对不起……

江瑟瑟眼眶瞬时通红。

她不是不想要这孩子,而是不能要。

她不过是个代孕。

生完孩子,拿了钱,就不能和孩子有任何瓜葛。

这时,又一阵痛楚袭来,江瑟瑟眼前发黑,内心涌起浓浓地后悔。

她不要钱了,只要孩子,只要孩子啊……

只是,无人听到她内心的呼唤。

再醒来,已是一个小时后,江瑟瑟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肚子已恢复平坦。

病房里空荡荡的,唯独床头放着张一百万支票。

江瑟瑟的心,顿时像被挖走了一d*a块。

双手不由轻抚上肚子,泪水哗然落下……

以后,再也不会有个调皮的小家*,在肚子里动来动去了。

她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啊!

一想到可能一辈子再也不会见面,江瑟瑟泪水流得愈发汹涌。

还没等她哽咽出声,病房门就被人一把推开。

江瑟瑟闻声望去,就见江暖暖踩着一双高跟鞋,仰着下巴,趾高气昂d*a步走了进来。

她有片刻的慌乱,下意识想要挣扎起身,腹部却传来一股剧痛。

江暖暖走到床边,上下打量她一眼,眼神尽是讥讽:“江瑟瑟,果然是你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江瑟瑟又惊又怒,眼中有说不尽的厌恶和愤恨。

江暖暖似是习以为常,丝毫不在意。

她端着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笑得得意洋洋:“我和司辰已经准备订婚,来做个婚前检查。

只是没想到,竟会在这遇到你!没钱付你那早该死了的妈的医药费了吧?江瑟瑟啊江瑟瑟,你也有今天!

啧啧啧,竟然为了钱,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去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你闭嘴!”江瑟瑟气急攻心,抓起起桌上的东西,就往江暖暖身上砸。

伤口再度受到剧烈的动作撕扯,疼得她眼前一阵发黑。

江暖暖轻松躲开她的袭击,愈发得意。

“这是恼羞成怒了?那如果我告诉你,一年前,你mu亲的氧气罩是我拔的;

爸爸要给的那笔医药费,也是被我中途拿走;

甚至于,你代孕的事,也是我偷偷告诉的司辰哥,那你岂不是要气死?”

江瑟瑟脑子嗡得一声,喉头一甜,险些被活活气晕过去。

原本就失去了孩子,现在又听到这样的真相,整个人几乎要被*疯。

她歇斯底里的吼叫道:“江暖暖,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这恶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江暖暖摆弄着自己的指甲,享受的看着江瑟瑟挣扎、嘶吼、流泪,y恻恻的笑出声来。

她陡然*近,拽着江瑟瑟的衣领,一字一顿道:“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要毁了你!你的确没对不起我,可你的存在,却阻碍了我!

同是江家的女e*,凭什么你从小就是千金x*,衣食无忧,我却要被人骂成野种?

我所遭受的一切,你江瑟瑟都要负全责!

现在我赢了!爸爸也好,江家的财产也好,甚至于司辰哥也好,现在都是我的了。

而你,不过是条被江家遗弃的丧家之犬罢了!哈哈哈!”

耳边全是江暖暖得意的叫嚣,字字句句,如同一把尖刀,将她原本鲜血淋漓的伤疤,再度揭开。

过往种种,一一浮现在脑海中,无一不在深深的刺激着本就虚弱的江瑟瑟。

她chuns e发白,痛与恨交织,整个人如同被潮水淹没,最后……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五年后。

卓越创意*g司,企划部。

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为即将到来的靳氏集团小太子爷的五岁生日宴,做筹备工作。

忽然,办*g室响起一声厉喝。

“江瑟瑟,叫你复印个文件,怎么半天都弄不好?就这点能耐,当初是怎么被录取的?”

江瑟瑟吓了一跳,不由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她转身,果然就见企划部总监颜以菲,跟个背后灵似的,正对她怒目而视。

这个女人,从她来上班的第一天起,就处处针对她。

至于原因,就是颜以菲想徇私,把职位留给自己的妹妹,但因为她表现优秀,*g司其他高层最终录用了她。

江瑟瑟压下火气,拿起资料走过去,淡淡道:“已经打印好了。”

一拳打在棉花里,颜以菲更气了。

见江瑟瑟走近,她目光闪了闪,忽的作势假装被她撞到,一把摔了手中的咖啡杯。

江瑟瑟还没反应过来,颜以菲就跳脚怒喝:“你长没长眼睛?走路都不看路的?立刻把地上收拾g*净。”

饶是江瑟瑟脾气好,这会也有些生气了。

这人,手段也太下作了!

“根本不是我碰的。”

颜以菲一噎,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

这小贱人,还学会犟嘴了!

她表情狰狞,一张还算有几分姿s e的脸,顿时扭曲了起来。

立时咆哮道:“江瑟瑟,你还想不想g*了?不想g*就给我滚!你这职位,有的是人想要。”

江瑟瑟咬牙,感觉气得肺都要炸了。

可偏偏,她得忍,打碎了牙活血吞,她也要忍下去。

当初代孕得来的那笔钱,这五年给mu亲治病,早就花光了。

如今mu亲依旧昏迷不醒,还需要继续住院治疗。

现在这份工作工资还算丰厚,她实在不愿意丢了。

她忍得眼睛都憋红了,颜以菲却一副小人得志的得意模样。

“既然想g*,那还愣着g*什么?还不赶紧擦g*净?记得用、手、擦!”

江瑟瑟死死攥着拳头,鼻子发酸。

但最终,她还是憋闷的别开脸,蹲下身准备清理地面。

“慢着!”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道软萌无比的嗓音。

众人闻声望去,就见一个身穿小西装的软萌正太,迈着小短腿,带着一排拉风的保镖,酷炫的从门外走进来。

他皮肤白皙,五官j*致,漂亮的d*a眼睛里闪着灵动的光,小模样看上去尊贵又可爱。

看得江瑟瑟微微张d*a了嘴,不由就忘了刚才的恼怒和不愉快。

她眼冒桃心,心里不由想:哎呀,这谁家的小正太?好软萌,好Q,好想偷回家!

小正太目不斜视,背着手径直走到江瑟瑟和颜以菲面前。

他仰起小脑袋,先冷冷扫了颜以菲一眼,以示警告。

这才好奇的转向江瑟瑟。

江瑟瑟被他这一眼看得心都要化了,只觉与这孩子难以名状的亲近。

一旁,颜以菲却因为自己被个小屁孩喝住,在下属面前丢了脸,恼怒异常。

她顾不上这孩子身后的保镖,当即怒问道:“你是谁?不知道上班时间,*g司不能乱闯吗?”

“吵死了。”小正太漫不经心瞥了她一眼,又酷又冷伸出一根小手指指着颜以菲。

随即命令道:“你!现在立刻去把地上打扫g*净,记得用、手、擦!”

颜以菲简直要气笑了,屁d*a点的小孩,竟然敢命令她!

她嗤了一声:“你说什么?”

“听不懂?”小正太顿时一脸鄙夷,“长得丑就算了,智商还这么捉急,看来这*g司也不过如此!”

颜以菲压根没想到,这小东西居然如此毒舌,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哪来的野孩子,你爸妈没教你,要尊重d*a人吗?真是没家教,今天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话毕,竟是直接扬起手,朝着小家*软乎乎的脸蛋扇了过去。

江瑟瑟被唬了一跳,几乎是条件反身寸扑了过去,将小正太护进怀里。

这么小的孩子,这一巴掌打下去,可怎么得了!

*g司里的其他人见状,也纷纷露出被吓到的表情。

见孩子被江瑟瑟护住,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由在心里翻了白眼。

这个颜以菲,真是太狠毒了,这么小的孩子,也下这样的重手。

小正太的随行保镖,更是惊得目眦欲裂。

“放肆!小少爷也是你能打的么?”

说着,纷纷扑了上来,没用两秒,就将嚣张的颜以菲反手制住。

众人纷纷傻眼。

颜以菲一脸惊诧。

她作为部门老d*a,可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对待。

见自己的一g*下属还都看着,她觉得丢脸极了,顿时气得眼睛都红了,挣扎道:“你们g*什么,放开我!”

保镖却死死禁锢着她,纹丝不动。

总经理李胜闻讯赶来,见状魂e*都快吓飞了。

忙上前,小心赔不是。

“抱歉抱歉,我这下属没眼力见,顶撞了小少爷,我立马让她给小少爷赔罪!”

李胜一听说靳氏集团小太子d*a驾光临,立时就从楼上赶了下来。

原想着好好迎接,哪知道,这小太子居然跑来企划部,还差点被自己员工打了!

鬼知道他一开门就看到颜以菲要打小太子时,是什么心情。

他现在道歉都打哆嗦。

颜以菲,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要是因为她h了跟靳氏集团的合作,他就弄死她!

保镖不屑冷哼:“你们员工真是好d*a的胆子,居然敢骂靳氏集团的小少爷是野孩子,没教养!”

众人闻言,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靠,这可是真太—子—爷啊!

颜以菲,牛掰。

这边,颜以菲已然傻了眼。

脸s e如刷漆一样,顿时惨白一片。

李胜脸s e铁青,战战兢兢道:“真的很对不起,我这就让她给小少爷道歉。”

说完,又气急败坏的瞪向颜以菲:“颜以菲!愣着g*什么?还不赶紧道歉?”

颜以菲听到‘靳氏集团的小少爷’这八个字时,脑子就完全麻了。

这会e*李胜一声暴喝之下,她几乎是双腿一软,差点给人跪下。

她嘴chun哆嗦的厉害,白着脸道歉道:“对……对不起,小少爷。刚、刚才是我有眼无珠,顶撞了您,还希望您不要跟我计较。”

对她的道歉,小正太却仿若未闻,只乖巧的窝在江瑟瑟怀中,目光也紧紧盯着江瑟瑟,像是怕她跑了一般。

江瑟瑟被他的小模样逗乐,心里甜滋滋的。

颜以菲见小家*迟迟不给回应,心下越慌,忍不住开口:“靳小少爷?”

小正太回过神,凉凉瞥了颜以菲一眼:“你应该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这位漂亮阿姨。”

颜以菲满脸屈辱。

要她和江瑟瑟这贱人道歉?

做梦!

“怎么,不肯?不肯就算了,不过,之前同意与你们合作的项目,我会让我爹地重新考虑的。”

小正太年纪虽小,但说话的条理、气势完全不输一个社会成功人士。

他说完,扬了扬小下巴,从容吩咐保镖道:“我们走。”

保镖领命,立刻松开颜以菲,就要护送他离开。

李胜急了,赶紧拦住:“小少爷,您别急,颜以菲她非常愿意道歉。”

接着,他y沉沉看向颜以菲:“颜以菲,与靳氏集团的合作,是全*g司上下所有人不懈努力才争取来的,如果你想搞砸,那么请你立刻卷铺盖走人!”

闻言,颜以菲呼吸一窒。

她现在难堪的要命,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些人通通戳瞎!

好一会e*,她才吸了吸鼻子,低声道:“好,我道歉。对不起。”

“没诚意。”小正太一脸嫌弃。

颜以菲深吸了口气,把眼泪石更生生憋回去,冲江瑟瑟弯腰躬身:“对不起,刚才那样对你,真的很抱歉,请你原谅我。”

江瑟瑟看她那低声下气的样子,心中除了畅快,还有几分讥讽。

平日里狗眼看人低,仗势欺人,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吧。

李胜见场面总算缓和下来,立时关切问道:“小少爷,这歉也道了,您看……我们两家*g司的合作?”

“地可还没擦。”小正太不依不饶。

颜以菲猛地抬头,就对上小家*冷冷的一张脸。

内心的怒火,就像是被扎破的气球,被放了个g*净。

“我,我这就去擦。”

说完,立刻拿来清扫用具,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地上的咖啡渍,那布巾擦了个g*g*净净。

众人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对颜以菲丝毫不感到同情。

平日里,欺负人欺负惯了,没想到自己会踢到铁板吧,真是活该!

待颜以菲擦完地,小正太总算满意了:“今天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我的生日宴活动,不许她参与。”

李胜满口答应:“当然没问题。”

“那没事了,我要走了。”说完,小正太扭头盯着江瑟瑟。

江瑟瑟会意,连忙要将他放下。

谁料,小正太双手却扒得紧紧的,还软萌地命令她:“你抱我下去。”

江瑟瑟一愣,还没作答,旁边的李胜已经开始拼命对她使眼s e。

谁都看得出来,小太子很喜欢江瑟瑟。

要是江瑟瑟能因此和他打好关系,那是再好不过了。

江瑟瑟无奈,只能又抱起他。

小家*似乎非常开心,双手搂得更紧,两只眼睛亮闪闪的。

江瑟瑟看得喜欢,抱着人就往外走。

等到了外头,才笑着跟小家*道谢:“宝贝e*,刚才谢谢你了,为我出气。”

“不客气,一个讨厌的女人罢了,我爹地身边多的是,我都习惯了。”

小正太*声*气,却又不失霸气地说道。

看起来像个小d*a人。

江瑟瑟听得好笑:“你才几岁,就习惯了。”

小正太叹了口气,一本正经道:“没办法,谁叫我爹地长得帅,那些女人就像苍蝇似的,整天围在旁边转,也是讨厌得紧。

不过,阿姨你就不一样了,你长的漂亮又温柔,我很喜欢你,所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