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栀霍怀琛小说简介:好了只婚不爱呢? 霍怀琛,你这个大骗子!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2 00:33:34 责编: 人气:

夏栀霍怀琛小说简介:好了只婚不爱呢? 霍怀琛,你这个d*a骗子!

夏x*,你怀孕了!

 那是他d*a哥的骨*,是他d*a哥留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血,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她伤害这个孩子

    唐菀然眼圈红红的望着他,她了解他,甚至比他自己更甚。

她知道,这个男人狠起来绝对是说到做到,即便对象是她,也绝不会手软。

    她扑到他怀里,搂紧他的腰,脸颊贴着他的*膛,感受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哽咽道:“怀琛,我知道你在乎这个孩子,可是我更在乎你!我想明白了,名分什么的都不重要,只要我们两个人彼此相爱就足够了。”

    霍怀琛垂下眼眸,望着怀里的人,没有说话。

    无论他有多爱,她始终都是他的d*a女叟,是那个为救他而死的d*a哥的女人。

    楼下,霍老夫人端坐在沙发里,在她身边服侍多年的岚姨,从楼上走下来,“老夫人,d*a少**在二少爷的房里。”

    霍老夫人目光一冷,“这个贱/人!害死了我一个孙子还嫌不够!”

    岚说:“可d*a少**毕竟怀了d*a少爷的孩子。”

    “哼,”霍老夫人冷笑:“是谁的种还不一定呢!”

    岚姨一怔:“夫人,您是说……”

    霍老夫人一记凌厉的眼神扫过,岚姨立即噤了声。

    “春岚啊,怀琛的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成家了。”

    岚姨秒懂霍老夫人的意思:“是,老夫人,我这就去安排!”

——

 霍氏,新员工入职体检表,已经发到各人手中。

    夏栀拿到后,悄悄松了口气。

    这是最后一项了,只要检查过后,就算是正式入职了。

    做为国内乃至全亚洲最d*a的零售商,无论是个人发展,还是福利待遇,霍氏都是帝都最好的企业,能jr霍氏总部工作一直是夏栀的梦想。

    来到医院,做过一系列的相应检查后,夏栀就坐在椅子上等待体检结果。

    终于,医生叫到她,“夏x*,你怀孕了。”

    夏栀愣了,随即失笑,“医生,你搞错了吧,这份体检报告一定不是我的。”

    怀孕?

    怎么可能啊!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夏x*,你的月经推迟了多久?最近有没有感觉到恶心,嗜睡,或者是j*神萎靡、食欲不振?”

    夏栀被医生一连串的问题给问住了,脸s e开始变得奇怪。

    算算日子,一向准时的月经,的确推迟了两个月。

可她以为,那是因为找工作期间,j*神压力太d*a导致的。

至于恶心和嗜睡,她更是没有多加在意。

如今听医生这么一问,她莫名心慌起来。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是你明明清楚事实,却被一系列假象给迷惑住,然后开始自我怀疑。

    “夏x*,报告没有错,你的确是怀孕了。我建议你去做个B超,检查一个胎e*d*a小。”

    为了证明医生是错的,夏栀赌气做了B超。

    结果,将她震惊得体无完肤。

    怀孕了,她真的怀孕了,而且已经两个多月了!

    可是,这根本不可能的啊!她忙着找工作,忙着赚钱,根本就没有时间交男朋友,更别说是和男人发生那种事e*了!

把孩子拿掉

夏栀颓然的坐在休息椅上,揪着头发,拼命的想要找出答案。

    突然,她的身子僵了僵。

    时间推前两个月……

莫不是她丢失记忆那晚?

    夏栀的脸s e徒然惨白,她腾地起身,立即赶回家。

    推开家门,继mu杨惠芩正在客厅里做瑜伽,见她回来连个招呼都懒得打,既然老*g不在家,她也懒得做戏。

    “阿姨。”夏栀声音紧绷的问:“两个月以前,你说我爸爸因为应酬喝醉了,要我去酒店接他,那晚是怎么一回事e*?”

    杨惠芩脸s e微变,回身皮笑*不笑的说:“有这事e*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夏栀继续问:“可是,在那e*之后,你说我是独自回的家,为什么我会忘记这期间的事?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到她的话,杨惠芩先是一愣,这丫头不记得了?

    随即,她总算是放下心了,一手掐腰,冷笑道:“你不记得了就要来问我?我又不是你的跟班,哪里记得了那么多事e*啊?”

    “真的是这样吗?”夏栀盯紧她,孱弱的身子微微打颤。

    杨惠芩不耐道:“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夏栀抿了抿滣,目光下移,落在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上,咬了咬牙,她说:“我怀孕了。”

    杨惠芩d*a惊,心里顿时七上八下。

没想到只不过是一晚,这丫头居然就有了!

要是让老*g知道,一定会打死她的!

 但杨惠芩反应很快,既然夏栀忘了那晚的事e*,那她就来个抵死不承认!

    杨惠芩立即惊呼一声:“哎哟,小栀,看你平时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怎么能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呢?”

    “真的与你无关?”

    夏栀想来想去,除了那个缺失记忆的晚上,她实在找不出其他的线索。

而眼前这位继mu,无疑是最d*a的嫌疑人!

但可恶的是,她没有证据。

    “你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却要栽赃到我身上?”

杨惠芩吃定夏栀没有证据,冷冷一笑:“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很快,杨惠芩打电话叫回老*g,当着他的面,将夏栀数落一通。

    得知女e*怀孕,还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一向疼爱她的父亲,这么多年,第一次打了她。

    “啪!”

    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夏栀的脸上,夏剑锋气到全身发颤:“打掉!立即打掉这个孽种!”

    杨惠芩也在一边帮腔道:“是啊,还没结婚呢就d*a了肚子,这要是传出去,把你爸爸的脸都给丢尽了!”

    夏栀咬了咬牙,回过头,目光冰冷得似陌生人。

    “除了怕我给你丢脸,你有真正的关心过我什么?我说过了,我根本就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e*!”

    要说真正慌乱的,其实是她!

可她的不知所措,她的彷徨,又有谁能理解?

    “呵呵,别说得那么无辜嘛!这种事你会不知道?”

杨惠芩低笑着,说:“还是听你爸爸的话,尽快把这个孩子打掉的好,省得以后d*a了肚子,再想打掉,就不一定惹出来什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