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八荒方静小说叫什么名字;八荒战神陈八荒方静,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2 00:46:48 责编: 人气:

陈八荒方静小说叫什么名字;八荒战神陈八荒方静,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

错爱

 入秋后,全国各地的婚嫁喜事逐渐增多。

  东海市,浦江路。

  此刻陈八荒开着接亲花车驰骋在川流不息的*g路上。

  手中除了方向盘之外,还有一颗小小的核桃,思绪也飘回到了十八年前那个饥寒交迫的冬天。

  他mu亲本是北方超级豪门陈家的佣人,陈家长子酒后乱x*ing有了他,但是因为他mu亲的身份低微,陈家为了面子不愿承认他们mu子是陈家的人。

  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六岁那年,他是陈家私生子的身份还是被人发现了,为了陈家的颜面,他们mu子俩被赶出了陈家,甚至不让他们呆在北方。

  那年冬天,他们mu子俩流落到了湿冷的东海市。

  直到mu亲的身体渐渐冰冷,陈八荒才意识到mu亲已经冻死异乡。

  “这棉袄给你穿!还有这颗核桃,它会保佑你一生平安的……”

  就在陈八荒也被冻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一个带着核桃手链的d*a眼睛女孩给了他一件棉袄。

  还有一颗小小的核桃。

  女孩的语气天生高冷,但是话却很暖!

  靠着那件小棉袄和那颗核桃的庇佑,陈八荒奇迹般的挺过了那个饥寒交迫的冬天。

  功成名就之后 ,陈八荒退隐下来成为一个平凡人。

他更是找到了当年那个带核桃手链的女孩,并追求她,表白成功。

  今天过后,他要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权势最滔天的阔太。

  半个多小时后,一间装修j*致女子闺房中。

  陈八荒手捧着鲜花站在女友徐冰冰和伴娘方静面前。

  “冰冰,之前不是说好了只要二十万彩礼吗?为何又增加三十万?”

  看着已经换上了婚纱,美艳中带着丝丝媚态的女友,陈八荒脸s e不是很好看。

  就在刚刚,准丈mu娘说要多加三十万彩礼钱才能让他把人带走。

  理由是徐冰冰的d*d*下个月也要结婚,但是女方要一套新的婚房,首付三十万。

  他之前给的那二十万彩礼已经拿去买车了。

  “八荒啊,不是阿姨故意为难你,我们这也是实在没办法,冰冰就这么个d*d*,你们做姐姐和姐夫的不帮他的话还有谁能帮,你说是不是?”

  门外偷听的徐mu一副盛气凌人的气势推门而入。

  “这个我能理解,但是我这几年的积蓄就那二十万,已经给你们了,让我马上再拿出三十万有些强人所难,要不这样,我和冰冰先去婚礼现场把婚礼仪式走完,只要过了今天你们要加多少彩礼我都答应”陈八荒想了一下说到。

  只要过了今晚十二点,五年之期就到了,自己将重新掌控那滔天的财权。

  区区三十万只是小意思。

  “姓陈的,你当我是傻子吗?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马上打电话筹到这三十万彩礼,要不然你们现在就分手”

  “你如果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你让我怎么放心把女e*交给你?”

  徐mu一脸怒气!

  陈八荒转头看向了女友:“冰冰,宾客都在酒店等着呢,你的意思呢?”

  “我听我妈的,我就这么个d*d*,我不帮他的话还有谁能帮他,你一个d*a男人如果这三十万都筹不到的话,我们还是分手吧。”

  徐冰冰以分手威胁陈八荒。

  “你确定要和我分手?”陈八荒脸s e铁青,今晚过后自己就可以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权势滔天的阔太,但是她却选择了分手。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信了你的甜言蜜语,跟你这种没出息男人在一起。”徐冰冰似乎豁出去了,一脸的倔强。

  旁边的伴娘方静此刻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冰冰,我觉得你们还是先去婚礼现场把婚礼仪式走完,你d*婚房首付不够的事情可以慢慢商量。”

  陈八荒向方静投去感激的目光。

  对于方静,陈八荒一直怀着感激之情。

  虽然方静这个人有些高冷。

  但是陈八荒知道,她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如果不是她暗中帮助,他不可能那么容易追到徐冰冰。

  方静点点头,眼神中有些许同情。

  两人眉来眼去的举动落在徐冰冰眼中,心里非常的不爽。

  “方静,你装什么装,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的废物,你也劝我嫁,算我看错你了,你的破手链还给你,你要同情这废物你自己嫁给他好了。”  

  徐冰冰说着就把手腕上带的核桃手链脱下来丢向方静。

  “这核桃手链是你送给她的?什么时候的事情?”

  陈八荒接过那条缺了一颗核桃的手链,眼神犀利的看向方静。

  “六年前!”方静的回答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

  但是却让陈八荒脑袋嗡的一声,眼睛瞪圆!

  原来这手链的主人是方静,她才是十八年前那个送棉袄和核桃给自己的d*a眼睛女孩。

  自己竟然错爱了徐冰冰五年!

  “方静,你愿意嫁给我吗?只要你点头,我会疼你,爱你,呵护你一辈子,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退婚

 看着陈八荒将手中鲜花递到自己面前,方静眼中闪过一丝讶s e。

  陈八荒此举太突然!

  甚至荒谬!

  徐冰冰一家目瞪口呆!

  左邻右舍呆若木j!

  徐家本以为以分手相*,陈八荒会打电话向亲朋好友筹钱的。

  毕竟满堂宾客翘首以盼。

  新娘不出,颜面何存!

  然,事与愿违!

  陈八荒不仅没有妥协,反而向伴娘表白!

  惹人贻笑d*a方!

  “哈哈哈!姓陈的你神经错乱了吧,就你这穷酸样,也就我这傻女e*当初会看上……”徐mu话未完,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一向清高的方静竟伸手接过了鲜花。

  方静此举让徐mu像是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左邻右舍也都d*a感意外!

  不知道这方静唱的是那一出?

  “方静,你个绿茶婊,不要脸!”

  新娘气急败坏!

  张牙舞爪,欲扇方静耳光。

  方静这是刺果*果*的拆台,打他们全家人的脸。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

  然而被打的人却不是方静,而是徐冰冰!

  陈八荒不知何时把方静护在了身后。

  现场寂静无声!

  “陈八荒,你竟然为了这个狐狸j*打我?”

  徐冰冰捂着火辣辣的脸庞,声音尖锐,如平地炸雷般打破这寂静的现场。

  她万万没有想到,平时把自己宠上天的男人,此刻竟然会为了维护方静这个狐狸j*而甩自己耳光。

  就连陈八荒身后的方静此刻也是瞪d*a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

  比刚才陈八荒突然转身向她表白还要让她感到惊讶!

  平时陈八荒恨不得把徐冰冰含在嘴里,捧在手心里。

  今天竟然为了自己而扇徐冰冰耳光?

  “从方静接过鲜花那一刻起,这个世界上没人可以伤她一根头发!”

  陈八荒语气霸道,冰冷。

  和以前完全判若两人!

  “艹你妈,敢打我姐,老子弄死你。”

  徐冰冰的d*d*徐贵全看到姐姐被打,怒吼一声,顺手抓起烟灰缸冲上去。

  来也匆匆,回也匆匆!

  一眨眼,他的身体如炮弹一般倒飞而回,重重的摔在沙发上。

  这一幕让人头皮发麻,众人只知道陈八荒当过兵,但是都没有想到他发起狠来如此恐怖。

  在众人惊骇目光中,陈八荒拉着方静扬长而去!

  “可以把你的手放开了吗?”刚到楼下,方静就想把手从陈八荒的手中抽出。

  “不放!”

  陈八荒反而把方静的手抓得更紧了。

  甚至yong li过猛,让方静隐隐生疼!

  错爱五年,一朝知道真相,纵使面对千军万马而面不改s e的八荒战神此刻竟有些紧张起来。

  用眼角偷偷打量着方静。

  身材高挑,明眸善睐,宛如十八年前!

  虽未施粉黛,但却肌肤凝脂,琼鼻高挺,红chun丰润!

  沉鱼落雁也不过如此吧!

  都是那个该死的核桃手链误导了自己,让自己闹出了那么d*a的乌龙!

  “你真想和我结婚?”

  看到陈八荒耍无赖不放手,方静g*脆放弃了挣扎,若有所思的问到。

  开始,外冷内热的她只是看不惯徐冰冰一家人欺负陈八荒这个老实人,不想他在徐家人面前那么难堪,所以她挺身而出。

  但是现在她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这也算是互帮互助吧!

  “只要你愿意,我们马上去登记。”陈八荒真情流表露,柔情似水。

  但却让方静微微皱眉。

  刚和徐冰冰分手就对自己露出如此神情。

  男人果然都是d*a猪蹄子!

  “我爷爷已经给我和李家的独子李力定了婚约,你不怕李家找你麻烦?”

  方静把自身情况如实相告,也算是考验他。

  “不就是定婚而已嘛,又不是已经结婚,只要你愿意,咱们去退了就是。”陈八荒言语云谈风清,自信十足。

  心想李福那个老东西估计现在还在青龙面前瑟瑟发抖呢,自己不找他麻烦已经算不错了,他们李家还敢来找自己麻烦?

  “那好,我拟份合同,你只要签了,我们马上就去民政局登记。”

  陈八荒的回答让方静还算满意。

  “如你所愿!”

  半小时后,咖啡厅里。

  方静把一份合同递到了陈八荒的面前。

  陈八荒都没看内容就签上了自己的d*a名。

  “你连内容都没看就签了?”方静一脸诧异。

  “没事,就算是被你卖了我也心甘情愿!”

  只要能和方静厮守,别说签一份可有可无的合同,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也不会皱一下媚头。

  “希望你不要后悔!”

  两人趁着今天是周五,匆匆到民政局领了证。

  手上拿着结婚证的方静迫不及待的拉着陈八荒到李家退婚。

  住在海边一号别墅的李家乃是东海*g认的第一豪门,李家独生子更是号称东海第一少。

  此刻,放荡不羁的东海第一少李力正光着膀子躺在床上,怀中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嫩模。

  “少爷,方静x*来了,正在客厅等您呢!”女仆甜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静静来了,你告诉她,本少爷马上就来。”

  李力j*神为之一震。

  老爸刚打电话回来说要去北方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

  现在未婚妻竟然破天荒的主动上门。

  简直是双喜临门啊!

  想想方静那让所有男人见了都想要征服的冷艳模样,李力就浑身兽血沸腾起来。

  “宝贝,你今天表现不错,这张是给你的零花钱,你先从后门出去,我们电话再联系。”

  李力丢了一张卡在床上给那位身材火辣的嫩模后,换了一套绅士的燕尾服匆匆赶到客厅。

  方静可是东海市所有成功男人,都想要征服的冰山美人。

  在一次酒会上见了方静之后,一向视美女如衣服的他竟然一见钟情了。

  上个月,实在按耐不住的他就让老爸亲自到方家提亲。

  他们的婚礼如他所愿的定在了下个月初。

  “静静,你来……,这位先生是?”

  看到方静竟然牵着一个男人手。

  李力脸上的笑容凝固,语气冰冷了下来。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老*g陈八荒。”

  方静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

  说完把两本结婚证甩在桌子上。

  “所以,你是来退婚的?”

  李力看了一眼那两本结婚证,气得浑身炸毛。

  老子堂堂李d*a少竟然被绿了!

乐极生悲

  “没错,我今天就是来退婚的,请你以后不要再来s*扰我了,否则告你x*ings*扰,老*g我们走。”

  方静一点都不含蓄,说完拿起结婚证挽着陈八荒的胳膊就要走人。

  她最讨厌李力这种有点钱就自以为是,换女人跟换衣服一样的花花*g子。

  她心目中最理想的伴侣是像八荒战神那种救国救民的d*a英雄。

  一直希望有一天那个神秘的八荒战神能骑着白马来娶自己。

  这个白日梦她已经做了好几年了,可白日梦终究还是白日梦!

  八荒战神长什么样她都还不知道。

  “小子,开个价吧!” 

  李力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在李力的眼中,没有什么东西是金钱买不到的,如果有那肯定是价钱还不满意。

  用钱开路,李力从小到d*a屡试不爽!

  但这一次他遇到的是陈八荒,一个天底下财权最滔天的男人,他那金钱至上的法则注定要失效。

  但是李力的话却让方静些紧张起来。

  陈八荒不会因为钱而毁约吧,毕竟他刚在徐家因为钱的事情吃了瘪,正是最渴望金钱的时候。

  “李*g子收起你那肮脏的想法,我对静静的感情不是金钱可以交换的。”

  陈八荒的声音铿锵有力,让方静松了一口气。

  “方静,在东海这一亩三分地还没有人敢这样羞辱我,我保证不出三天,你们方家会因为你的任x*ing而万劫不复的。”

  两人走出了李家别墅后,身后还传来李力歇斯底里的吼声。

  方静浑身一震,眼中露出了一丝慌乱和后悔的神情。

  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只想着自己而已,却没考虑过李家会不会报复。

  方家在东海市只能算二流家族,而李家可是东海第一豪门,真正的巨无霸。

  如果李家真的要报复,方家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从她把结婚证甩在李力面前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退婚成功的喜悦完全被冲淡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担心。

  “放心,方家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陈八荒看出了方静的顾虑,双手抓着她双臂,一脸自信的安慰到。

  “嗯,我们走一步算一步吧。”

  虽然知道陈八荒是在安慰自己,但还是被他那自信的样子感染了,点点头。

  陈八荒先把心绪不宁的方静送回租房后才去把租的花车给退了。

  晚上八点,方家别墅里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晚饭后,除了已经搬到外面住的方静外,方家所有人都聚在一起讨论方静下个月初和李家*g子的婚事。

  方老爷子农村出身,靠着一股闯劲,从乡下出来在东海市一家制衣厂打工。

  在四十多岁的时候拿出所有的积蓄孤注一掷的开了一家服装厂,凭着那股闯劲,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终于在东海市站稳了脚跟,挤进了二流家族之列。

  缺少人脉的方家,攀上二流家族已经是极限。

  想要再往上几乎不可能,除非出现奇迹。

  就在这时候,东海市首富李福突然上门提亲让方家看到了希望。

  方老爷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方静和李家的婚事。

  现在距离婚事的日子只有十来天而已了。

  方家上下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比过年还热闹。

  特别是方静的父mu。

  他们方家三兄d*,方静爸爸方志海排老二,只有一个女e*,没有男丁。

  不孝有三,无后为d*a!

  加上老爷子观念传统,方静一家在方家的地位和下人没多d*a区别

  但是现在方志海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一回了。

  只要女e*和李家*g子完婚,那他就是东海第一豪门的亲家。

  别说在方家,就是在东海也能横着走。

  “恭喜二哥,贺喜二哥,方静丫头找了个好人家!”

  “是啊,二d*你生了个好闺女,不像我们,怎么就生了个败家玩意!酸了酸了!”

  d*a哥方志奇和三d*方志强两人一脸羡慕的看着老二。

  以前他们两人一直看不起老二,总拿没有e*子的事情在老爷子面前奚落他。

  但是现在他们开始巴结起这个老二了。

  方静嫁入豪门后对他们有偌d*a的好处。

  不仅少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争夺家产,而且还能靠豪门李家的关系让他们方家更上一层楼。

  比如他们方家将要和李家联姻的消息刚传出去没多久,方静手上的一个d*a项目的竞争对手纷纷表示退出。

  不敢再和方家竞争。

  对老d*a和老三来说简直是天d*a的喜事。

  方静嫁入豪门,老d*a和老三甚至比方静父mu还要高兴。

  “老二的确是生了个好闺女,我们方家能不能更上一层楼就全指望静静这丫头了,哈哈哈”已经七十多岁的老爷子也是一脸的笑容。

  这个时候,方静爸爸的手机响起来了。

  “d*a家安静一下,是我那金龟婿又打电话来问安了。”

  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后,方静爸爸笑容满面的对d*a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等d*a家安静下来后他才接听电话。

  但是不到一分钟,原本还一脸喜气洋洋的方爸爸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手机滑落地上他都没察觉,整个人跟傻了一样,一pi gu坐了下来。

  “老二,发生什么事情了?”

  “二娃子,我那孙婿跟你说了什么?”

  d*a家都被方爸爸的举动搞懵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爸,刚刚李*g子打电话过来说方静那丫头今天和一个野小子去民政局领证结婚了,还到他们李家把他们的婚事给退了,李*g子让我们方家等着······破产呢”

  方爸艰难的把刚才李*g子的话重复了一遍。

  “什么,方静这丫头竟然如此胡……闹!”

  老爷子一口气没顺得上来晕了过去。

  “爸!”

  “爷爷!

  “快叫救护车……”

  方家一时间方寸d*a乱。

  二十分钟后老爷子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

  早几年就已经搬到外面自己住的方静手机落在了徐家,根本不知道方家因为她的事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砰砰砰!”

  晚上十点左右,方静租房响起了重重的敲门声。

  当她开门后发现陈八荒傻傻傻的站在门口,手里还拉着一个行李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