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小说;沈慕知傅谨安/不要!你都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2 00:49:07 责编: 人气: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小说;沈慕知傅谨安/不要!你都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沈慕知被囚禁了,被她的初恋傅谨安,囚禁在她变卖的沈宅。

“从今天开始,你就住这里。”

在她昔日卧室里,傅谨安一边将她绑在床柱上,一边说。

手腕上的绳子被傅谨安打了死结,沈慕知yong li挣、用牙齿咬都解不开。

沈慕知哭喊出声:“不要!你都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犹如一盆凉水兜头泼下,傅谨安停下动作。

半晌,他语气薄凉:“未婚妻?那又怎样?”

傅谨安一沉腰,牢牢锁住她挣扎的双腿。

“傅谨安你起来!”

炽热的d*a手在她身上游离,铺天盖地的吻落在她脸颊、chun上、腮边,几乎摄取她所有呼吸。

沈慕知别着脸想躲开,却次次被他逮住。

“唔……你敢……”

“我怎么不敢?连四年前爱上你我都敢。如果你爸还活着,看到你在我身下这幅样子会怎么想?”

“别说了……”沈慕知摇头哽声,逃避似的闭上眼睛。

“当初沈家将我尊严践踏在尘埃里的绝望,你感受到了吗?我他妈做错了什么?就因为我癞蛤蟆想吃天鹅*爱上了你?可惜,哪怕你爸挑断我一只手手筋、将我赶出南城,甚至害死我妈——”

把玩她的发梢,他在她耳边低声絮语:“最后,你不还是我的?”

沈慕知闻声,呼吸一窒。

“你刚才说什么?我爸真的这样对你们?穆阿姨竟然已经……”

那么温柔的穆阿姨,早就将她当e*x*,总是慈眉善目笑着喊她“知知”,竟然不在了?

对于自己父亲的手段,沈慕知再清楚不过,可她真的没想到四年前在她的妥协下,沈父还是做得这么绝……

她和傅谨安之间的鸿沟这辈子都无法跨越了。

认清这个现实,沈慕知彻底心如死灰。

怪不得他现在都用右手,一深想,她眼眶发热:“你是左撇子,这几年你怎么过来的?”

“习惯了。”男人眼皮不抬,轻描淡写道:“我还应该感谢你爸,没对我另一只手下手,否则还真成了废人。”

他不瞎,能看出她目光中除了不可置信还有怜悯和悲痛。

就快信她真的对此毫不知情了!

这个女人,除了玩弄老实人的感情还会什么?

当年她就是用这道无辜又清纯的目光,让他以为她是生命中唯一的光,永远陷入她的温柔里。

“沈d*ax*,收起你的眼泪,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你假惺惺的同情。”

当被男人c*u鲁地擦拭眼角,沈慕知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怎么?觉得愧疚了?既然清楚沈家亏欠我……你就用身体来偿还,怎么样?”

她从没见过他这样轻佻邪肆地笑,说出的话是那样诛心刺耳。

见她沉默,他开始没耐心地撕扯她的衣服。

想再次要她,他忍了很久。

很快,两人身上一块布也不剩。

沈慕知g*脆闭上眼不去看他,不论他怎么撩拨,就是咬着牙不发声。

在他的禁锢下,她逃无可逃,只能被动承欢。

猛烈的撞击让她的心疼得没有知觉。

“叫出来。”

“……”

“沈慕知,我看你能忍多久……”他笑了,手上颇有技巧地一路往下,yong li——

“嗯啊……”

听到自己的声音,沈慕知羞愤欲绝,一张小脸烫得可以煮j蛋。

“乖。”

他贪恋地摩挲她汗湿的脸,双膝将她的腿撑得更开,方便他更狠、更深……

沈慕知昏了过去,又在疼痛中醒来,发现自己还被绑在床上。

傅谨安已经走了。

她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尝到嘴角咸涩的眼泪,不禁想:为什么,她和傅谨安,会走到这一步?

报应

一个月前。

静谧的夜,远离市区的一处私人庄园内。

修剪平整的*坪上,被蒙眼的赤果*女人匍匐在地,双手被皮带束缚到背后,皎洁月光笼罩在她无暇的肌肤上,更添魅惑。

无暇顾及泥土蹭脏了她的头发、肌肤,全身上下的感官都集中在背后男人手指所过之处。

他湿热的chun忽然贴了上来,细碎的吻从她的后颈、蝴蝶骨蔓延,一路往下……

恶作剧般的抚弄、舔舐要将她*疯。

战栗一波接一波。

置身黑暗的恐惧感让她宁肯把牙咬碎,也不出声。

“想要吗?”

他低低的嘲弄让她羞愤得想当场死掉。

“我……我没有……”

从没有男人对她做过这些d*a胆的事。

哪怕是四年前和他相恋,两人也仅在无人的地方轻轻拥抱过一次。

“啊——”

天旋地转,沈慕知惊呼一声,等反应过来,已经被翻转过来推倒在地。

面朝夜空,后背被*扎得不舒服,巨d*a的不安让她蜷缩起身子。

下一秒——“唔……”

好疼!就像被人千刀万剐!

“傅谨安我求你,停下来……”

无力地攀附着他的臂膀,破身的痛楚让她脸s e发白,呼吸急促,却不想这幅画面到了男人眼中,却让他欲望更盛,突然一手扯开她的眼罩。

眼皮一凉,沈慕知睁开迷蒙的双眼,恰好对上他凌冽摄人的目光。

这一瞬,思绪回到四年前。

那年的傅谨安只是个在沈家兼职司机的d*a学生,她沈慕知身为沈家千金,不顾身份都想和他在一起。

沈父得知,气得将他赶出南城,动用关系让他被d*a学开除学籍。

若她胆敢联系傅谨安,沈父就将他的下落透露给傅家人。

她爱的男人,从小和mu亲隐姓埋名生活在南城,谁知竟是傅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那个冷血到只认钱不认亲情的南城名门傅家!

他有资格和另一个继承人瓜分傅家财产,是对方最d*a的威胁。

而现在的傅谨安……俨然手握傅家d*a权。

这几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呵,真紧……沈d*ax*,被曾经最看不上的人睡,内心一定在唾弃吧?”

听听,多么不堪的话。

她别过视线,看到他背后拨开云雾的月,泪流满面。

无法反驳。

因为她好像确实是个坏女人,将他甩掉后转头和别人订了婚。

后来她也遭到报应了不是吗?

沈家破产,父亲跳楼,留下一堆债务,未婚夫退婚,mu亲确诊白血病,这些年家产早已陆续被她变卖g*净,实在是一无所有才会走上卖身这条路……

想不到第一个金主,会是他。

颠簸中,她哭泣求饶,却没有换来一丝一毫的怜惜。

那对英气的j*致眉眼,曾经有多熟悉,现在就有多陌生。

他的表情,一定要多不屑有多不屑吧。

傅谨安,看到我这幅低贱的样子,你——满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