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沈慕知傅谨安的小说完整版;小东西别想逃,沈慕知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穿戴整齐躺在一张大床上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2 00:51:47 责编: 人气:

主角是沈慕知傅谨安的小说完整版;小东西别想逃,沈慕知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穿戴整齐躺在一张d*a床上

被耍

沈慕知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穿戴整齐躺在一张d*a床上。

撑着酸痛的身子坐起,房门应声而开,一个管家模样的长者走进来,递上一张黑卡。

“沈x*,这是傅少给你的包夜报酬,里面有二十万,密码是六个零。”

死死盯着那张黑卡,直到眼睛酸涩,沈慕知终于僵着手指接过。

二十万,应该够妈妈这段时间的化疗费了。

她d*a概知道行情,即使是会所头牌的初夜也很少值这么多,傅谨安对她倒是d*a方,呵。

可她还要筹到百来万,否则沈宅就要被拍卖……

为了偿还沈家欠下的债务,她每天吃力地打着几份工,多苦多累她都忍,却仍是杯水车薪。

沈家最后值钱的只剩这座空荡荡的宅子,她当然希望保下来。

但当务之急还是妈妈的医药费该补缴了。

***

南城市医院,普通病房。

“你哪来这么多钱?”

得知沈慕知筹到了医药费,顾玉审视的目光在沈慕知脖颈和锁骨间流连。

沈慕知不自在地拉紧衣领,忽然觉得无地自容。

“妈,你就别问了,安心治病,一切有我。”

顾玉哽声:“知知,别骗妈妈,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去……卖了?”良好的修养让她实在对最后两个字难以启齿。

沈慕知一僵,仿佛浑身血y*凝固。

一段诡异的沉默后,顾玉再也克制不住情绪,崩溃哭喊:“不值得啊……我的女e*……从小我怎么教育你的?妈妈耽误了你这么多年,迟早要走的,不要为了我失去做人的底线!”

怎么不值得!你是我最后的亲人!

沈慕知强忍眼泪,差点脱口而出,却还是按捺下来,佯装镇定地换了另一套说辞:“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这钱是朋友暂时借我应急的。”

顾玉狐疑地打量她,或许也想蒙蔽自己,没再多加纠缠。

等顾玉入睡,沈慕知出病房去缴医药费。

可她没想到,傅谨安给的那张黑卡已经被冻结!

“哦,让助理冻结了一批卡,可能给你的也在里面。怎么?刚给的嫖资,这么快就要花了?”

电话那头,男人云淡风轻的嘲讽犹如刺骨寒冰。

“你!你怎么可以耍我?”沈慕知气得浑身发抖,费了好d*a劲才没对他吼出声。

他根本不知道她有多需要这笔钱!

深吸一口气,沈慕知捏紧了手机:“傅先生,按你昨天的要求,我一个人去了你的私人庄园,至于我人,你睡也睡过了,莫非是对昨晚的服务不满意?”

傅谨安没回答。

如果不是男人c*u重的呼吸声从话筒传出,沈慕知几乎以为他挂了电话。

片刻后,他咬牙切齿道:“沈慕知,你真下贱。”

“随你怎么说……我真的需要钱……”

她放下尊严,开始低声下气。

“想要钱,自己来拿。”

***

沈慕知再次来到这处郊区私人庄园。

二楼书房里,傅谨安坐在几叠文件前,钢笔尖刷刷刷在合同上划过。

疲惫的双眼布满血丝,哪怕再憔悴,那张脸也依旧帅得人神共愤。

沈慕知盯着他娴熟握笔的右手,皱眉。

傅谨安不是天生左撇子吗?什么时候习惯用起了右手?

羞辱

“把衣服脱了。”

傅谨安头也不抬。

沈慕知绷紧神经,挺直脊梁站在原地:“我是来拿钱的。”

他这才抬头看她,嘴角勾起一道讥讽的弧度:“怎么?送上门的生意,不做?又不是第一次卖了,矜持什么。”

沈慕知抑制着甩头就走的冲动,垂下眼帘:“你、你赶紧给钱,堂堂傅氏集团总裁难道要赖我一个小人物的账吗?”

男人恍若未闻,站起身朝她走来。

沈慕知警觉地后退一步。

他附身,薄chun贴近她耳边,轻笑出声:“沈慕知,你在这里跟我做一次,我给你加码到五十万,怎么样?”

这里?哪里?

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沈慕知错愕地看着几米开外的落地窗,庄园景s e一览无遗!

“我不要。”

开什么玩笑……在落地窗前?

楼下,佣人和保安在花坛穿梭来往,稍微往这个方向抬头就能看到他们……

“据我所知,两天后就是沈宅被拍卖的日子,沈家欠的那点钱对你来说应该算巨款吧?莫非流落街头的滋味,沈d*ax*很想尝一尝?”

沈d*ax*四个字说得一字一顿的,见女人一脸难堪,傅谨安深邃的眼中透着几丝意味不明。

“没钱,就该识时务。这道理,还是你们沈家教我的。”

沈慕知将下chun咬到发白。

***

“抱歉,沈x*,房子已经被拍卖,您现在已经不是那套房子的业主……至于您需要在几天内搬离,这些流程我们后续会通知您。”

沈慕知捏着手里的卡,指甲要把掌心戳出血印。

昨天,她被傅谨安按在落地窗前做了两次,事后被赏了一百万。

今天天一亮她就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庄园,到医院缴完mu亲的医药费,开始联系负责沈家债务相关事宜的律师。

可现在,她却被告知房子已经易主?

荒唐!

“为什么不通知我?你们不合规矩!”

律师语气怜悯:“两天只是答应您宽限的时间,一旦出现买主,法院还是会提前处理,更何况是那位要买……”

沈慕知j*神一振:“哪位?请告诉我是谁,我找他把房子买回来……”

“这……”律师为难道:“在南城,您应该听说过傅谨安吧?”

熟悉的名字入耳,她身心发凉。

为什么……

绕了一d*a圈,他还是不放过她!

失魂落魄地在医院走廊上找了面墙倚靠,打定主意后,沈慕知掏出手机。

“傅谨安……是你买下了沈宅,对吧?我能不能拜托你……卖给我?”

“可以。”

男人的爽快反而让她始料未及。

果然,下一秒——

“一千万,没有就免谈。”

“你!那套房子市值哪有这么高?你这是狮子d*a开口……”

男人漫不经心道:“买不买随你。你多张几次腿,钱不是很容易就来了?”

沈慕知苦笑:“羞辱我,你就那么开心吗……”

“何止开心。”傅谨安冷笑:“沈慕知,我还不清楚你什么情况吗?你全身上下值钱的,只有我给的那张卡了吧?就这样还敢跟我要回沈家的房子?你以为商人都是做慈善的?”

“我知道了……抱歉,打扰了。”

沈慕知*口剧烈起伏着,准备挂电话,却意外等来他话锋一转。

“我给你一条路——做我的女人,你想要的,我都能给你。定金就是沈宅,怎么样?”

反悔

“女人?不见光那种,是吧?”

“难道你希望我娶你?以你现在的身份,配吗?”

男人有磁x*ing的声音轻如飘絮,传入耳中却化作一柄柄利刃,将她的心千刀万剐。

是,风水轮流转,现在的她是家道中落的落魄女,自然高攀不上他傅d*a总裁。

沈慕知愤愤说:“我不会做你的女人。”

搬走就搬走,房子她自己以后会挣钱买。

“我只给你这几分钟时间考虑。”他淡淡开口,或许又是在估量她的骨气。

“我不需要考虑。”

他们之间,还是别再有任何瓜葛!

***

沈慕知果断挂了电话。

走廊另一头远远传来护士的声音,似乎出现什么s*动。

“301号病房顾玉的家属去哪了?刚才还在的!病人停止呼吸了——”

顾玉?

妈!

沈慕知d*a脑瞬间一片空白,反应过来后,跌跌撞撞朝301病房冲去。

***

坐在主治医生办*g室里,沈慕知神情恍惚。

这次发病,妈妈在ICU里脱离危险。

然而谁也不能保证,病情什么时候会再次发作。

“国内目前针对这个病例还是依赖进口药,但也是治标不治本。您mu亲的情况,其实最好还是送到国外治疗,只是转诊费用……会很高……”

沈慕知手心都是汗。

“医生,您d*a概跟我说个数,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从小沈父就将她当成换取家族利益的摇钱树培养,只有妈妈是真心疼爱她……

只要能让妈妈活下来,哪怕是用命换,她也愿意!

医生回答:“保守估计,一年也要两百万,还要看后续的恢复情况,也许钱砸下去未必能医好,但至少您mu亲可以多活几年。”

能多活几年,也是曙光不是吗?

她什么都没有了,不能再承受失去最后一个亲人的痛苦。

“这钱,我会凑。”

沈慕知站起身,眼中竟然有视死如归的光芒。

走出医生办*g室,她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想到的所有凑钱方法,竟然全部指向了傅谨安……

呵,沈慕知,你果然越来越下贱了。

是不是真像他所说,卖一次也是卖,卖十次百次千次也是卖,只要有钱,尊严算什么?

坚守的底线,就这么一步步失守。

沈慕知丢了魂一样穿过走廊,走到二楼楼梯口,却意外看到一个想不到的人。

傅谨安?

他穿着灰s e休闲西装,看上去距离感不再强烈,俊眉修目,薄chun轻抿,尽管脸s e有些苍白,那双鹰眸依旧锐利。

二楼是VIP病房区,他来这里g*什么?

“傅谨安……”沈慕知喊了一声,小跑到他跟前。

男人听到了,缓缓转身,见是她,脸上有稍纵即逝的不自在。

“你之前说的,还能算数吗?我想跟你借……”沈慕知低着头,吞吞吐吐开口,怕他发现自己脸上的难堪,没想到被强势打断:“不算。”

“什么?”她错愕抬头。

傅谨安看上去心情极其糟糕,揉了揉太阳x*ue,一分一秒都不想待在这个弥漫着消毒水味的空间。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要问还能不能做我女人,我的回答是不算数。你怕是忘了,当时我只给你几分钟时间考虑,是谁d*a义凛然地说自己不需要考虑的?怎么?这么快反悔?”

他转过身,高高在上俯视她,漠然得像在看一个垂死挣扎的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