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来自地狱的小说;顾霆琛林晚清小说名字;林晚青顾霆琛全文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3 13:51:41 责编: 人气:

女主来自地狱的小说;顾霆琛林晚清小说名字;林晚青顾霆琛全文

“你怀孕了,七周。”

产科医生将检查报告单递到我手上时,我的内心没有半点喜悦。

怎么就怀上了?才一次而已!

顾霆琛知道了,他会因此不离婚吗?

肯定不会,他只会更加厌恶我,利用孩子要挟他。

“前三个月很重要,注意饮食,忌同房………”医生的话让我收回心神,将报告单塞入包中,离开了医院。

再也无心工作,我g*脆直接回了别墅。

别墅很d*a,但常年清冷,顾霆琛早出晚归,即使在家,也基本待在书房和他的卧室。这两处地方,是不允许我踏足的。

意外的是,顾霆琛在家,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冷冽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完美的薄chun,就连侧脸都俊逸到不可思议。

老天爷对这个男人真是厚待,有钱又有颜。

觉察到我的动静,低头看书的他并没有抬头,只是冷声道:“听说你去医院了?”

“身体有点不舒服。”我习惯沉默,但有问必答。

他抬头看向我,眼神中除了漠然,还有几分不满。

“已经没事了,不会影响接下来的工作。”我很清楚他的不满是什么,这段时间*g司事情特别多,我是不应该在这种时候生病。

他没有再说话,低下头继续看书,半天才开口:“这次新品代言人甄选,你全权负责。”

顾霆琛一向话少,对我更是如此,除了工作,没有多余的话。

“嗯。”我轻声答道。他安排的事,我从来不会拒绝,已成了习惯。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一时间客厅的气氛安静的有些怪异。

“顾霆琛!”拽着包里的检查单,几经思量,我鼓足了勇气。

“说!”他依旧低头,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你吃晚饭了吗?”最终我还是没有将“我怀孕了”几个字说出口,难得的气氛,我不想破坏掉。

“没有,你做!”他言简意赅。

“啊!我做?”

“不愿意?”他抬头冷冷地扫向我。

“不是。”我连忙站起身:“j蛋蕃茄面可以吗?”

他没有说话,重新低下头,应该是默许了。

手忙脚乱的弄了半个小时,面做好了。

“试试,味道应该不错。”我端到他面前,有些期待地递上筷子。

他抬头,神s e依旧冷冽,但伸手接过筷子,正欲开始吃,电话铃响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迅速按下接听键,语调轻柔:“心恬,怎么了?”

顾霆琛的温柔,永远只属于阮心恬。

“你乖乖在那别乱跑,我马上过来。”不知道阮心恬说了什么,顾霆琛耐心地哄着,身上那股冰霜之气荡然无存。

挂断电话,他放下筷子,起身离开。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我已经麻木。

一个人坐了很久,久到两碗热气腾腾的面变冷,坨成一团,拿起筷子,泪水突然不受控制地从眼眶划落。

我低着头,将碗里的面一口一口地塞进嘴里。

吃完面,我直接上楼进了浴室,准备洗澡睡觉。

就在我快要洗完时,冷不丁地被一个宽厚结实的*膛拥进怀里,一双d*a手悄悄环了上来……

我惊呼出声,本能地挣扎后退。

“是我。”顾霆琛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愣了一下。

他不是去陪阮心恬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没有再说话,冰凉的薄chun落下,他的吻很深很霸道,带着浓浓的恨意,我避之不急,只能被动接受。

浓烈的酒味灌进我嘴里,他喝醉了!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醉酒后的他很可怕,上个月的那天晚上我已领教。

那是他三年来第一次进我房间,当时也喝得酩酊d*a醉,任我怎么求饶挣扎都不管用,温热的身体,撕裂的痛楚,还有那双鄙夷的目光,嘲讽的言语,历历在目。

就是那么身心俱伤的一次,还怀孕了。

我瞬间慌了神,一把抓住他的手,双眼祈求地看向他:“不要……”

“唔?”他抬头看向我,原本有些迷离的的眸s ey沉了几分。

孩子才七周,想到医生说的话,我怕有危险,强迫自己抬头看他,轻声哀求道:“我身体很不舒服,能不能轻点?”

他不说话,眸底那股热火似要将我燃烧殆尽。

他的表情告诉我,他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忘记了,他的温柔从不属于我。

他c*u鲁的把我抱出浴室,重重地扔在床上,欺身压下……

仿佛是为了报复我那一句“轻点”,今晚的他比上次更加疯狂,每一次动作都凶猛至极。

我蜷缩着身子,尽最d*a努力保护孩子不受到伤害。

窗外,雷电交闪,跟屋内的情形相得益彰。

许久,他起身离开。

我忍着疼痛洗完澡后,刚躺下,房间的门被再次推开。

他重新进屋,只披了一条浴巾,浑身湿漉漉的,发丝里的水顺着*膛一路向下,x*ing感至极。

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模样都很有魅力。

d*a约察觉到我在看他,他将手中的毛巾丢给我,声音低沉:“帮我擦。”毫无情绪的语调。

我听话起声,半跪在他身后给他擦着头发。

“明天下午是**的葬礼,d*a叔让早些过去老宅。”我不是故意找话题,只是怕他一心在阮心恬身上,忘记了。

他回头看向我,一双黑眸微微眯起,姿态冷冽,语气不屑:“顾家的事,轮不到你管。”

顾霆琛从小失去父mu,是**一手带d*a并培养成*g司接班人。本来他对**一直很尊敬,但自从三年前,**以*g司和x*ing命为要挟让他娶了我后,他就很少再去见**。

直到现在**去世,他都还是没有释怀。

也因此,他恨上我。三年来除了工作外,在家里只把我当成空气。在他心里,我是一根急于拔掉的刺,现在**刚去世,他便迫不及待地拿出离婚协议,等着我签字。

他在的心里,从来没有把我当成顾家人。

三年时间,我始终没有办法焐热那颗冰冷的心。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低头继续帮他擦头发。

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顾霆琛的,我抬眸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凌晨1点了。

这个点会给他打电话的,也只有阮心恬了。

顾霆琛拿起电话起身去到窗前,轻声道:“你把灯开着,闭上眼睛乖乖睡觉。”

不知道阮心恬那边说了什么,他起身准备离开。

以前我都是视而不见,但今晚不知为什么,不想他就这样离开,我猛地起身拽住他,软声求道:“今晚不走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