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笔好的小说_她来自地狱苏落落小说;顾霆琛林晚青大结局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3 13:59:07 责编: 人气:

文笔好的小说_她来自地狱苏落落小说;顾霆琛林晚青d*a结局

“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夫人说了,少爷知道怎么打开。”李姐姐摇摇头,一脸为难。

我收起盒子不再言语,跟李姐道谢后抬脚离开。

李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少夫人,你的脸s e很不好,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老夫人临终前一直念叨着你,想让你和少爷早点生个孩子,顾家的香火就指着你们了。”

提到孩子,我不由愣了愣,抬起手朝李姐挥挥,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一共生了三个e*子,d*ae*子顾震东育有一女,二e*子顾震南夫*是丁克,三e*子也就是顾霆琛的父亲顾震北,在他三岁那年因飞机事故和她mu亲一同去世。

因此,顾家虽然家d*a业d*a,但人丁单薄,**一直希望顾霆琛能早点成家立业,为顾家传宗接代。

“哟哟,我当是谁,这不是顾家前少夫人嘛!当初我说什么来着,没有老太太撑腰,你得意不了多久的,这么快就应验了吧?”正思忖间,前面传来得幸灾乐祸的声音。

一听就知道,来人正是顾震东的x**李佳。

自古豪门是非多,顾震东虽为长子,但一生不受**重用,再加上生的是女e*,**将整个顾家交给了顾霆琛,她心有不甘,所以心里怨恨d*a。

但她从不敢在顾霆琛面前造次。

出身贫贱又被**重用的我,就成了她的眼中钉*中刺,逮着机会就要冷嘲热讽一番,这些年我早已习惯。

按下心中郁结,我抬起头对着她以及身后的徐红礼貌道:“d*a婶二婶好!”

“你说你咋这么没用?就这样被人扫地出门了,唉!”二婶叹息道。二婶因为没有子嗣,又在顾氏拿着股份,对我不算友好但不怎么针对。

“顾霆琛就是一个白眼狼,你看他对老太太的态度就知道,白瞎了老太太临终前还一直惦记着他。”李佳一脸不屑地讽刺道。

“行了,你别说了。”徐红瞪了她一眼,转身向我道:“**也下葬了,你早些回去吧!以后遇到什么难事,还是可以来老宅找我们。”

“嗯,谢谢二婶。”我心中酸涩,**这一走,d*a家都知道我和顾家缘份已尽,都把我当成了外人。

风会停,雨会g*,太阳会落,我终究会失去他。

顾家的别墅在山顶,这里没有外来车辆,天快黑了,我加快脚步向下走去。

“兹…”一辆车在我身边停下,我扭头,车里坐着顾霆琛,神s e深沉,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怎么会在这里?阮心恬呢?

他没有看我,面s e一如既往堆着寒气,只是沉着嗓子道:“上车!”

不会是专门来送我的吧?

我正犹豫,见车子已经启动准备离开,来不及细想,连忙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车上的温度很低,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转过头来,神s e冷冽的瞪着我,脸上的怒气很明显,我不由地低下头,小声道:“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偷偷来送**最后一程。”

想来,他是在气我违反约定,出现在顾家了。

原本以为他会d*a发雷霆骂我一顿,没想到他只是一言不发,转头专心致志地开车了。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车内安静得有些可怕。

我掐着手指,几次想要开口,但每次看到他y沉的脸s e便又将话压了回去。

许久,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口,“阮x*还好吗?”

车子猛地刹住,顾霆琛的身子压了过来,棱角分明的脸庞近在咫尺,深不见底的黑眸透着寒气,从他的瞳孔里我看到了愤怒和肃杀之气。

我不由向后缩了缩身子,闭上眼睛不敢再跟他对视。

他伸出手捏着我的下巴,被迫我与他对视,冷冷开口:“还好意思问,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不是我。”脸被他捏到生疼,我却不敢挣扎,阮心恬受了伤,这笔帐他迟早会发泄在我身上。

“还想狡辩,林晚青,你不会以为有了那个盒子,我就真的不敢离婚了吧?”他语带嘲讽,声音透着冰寒之气。

我心里一怔,他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没拿花瓶砸她,也没用开水淋她。”尽管没有必要,但还是想说出来。

心中有些苦涩,我接着开口道:“**给我的盒子,我并不想打开,更不想用它来维持我们的婚姻。顾霆琛,我答应你,我们离婚,明天就去办手续!”

天s e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车窗外的风声伴着淅淅沥沥的雨水拍打着车窗,将原本就低沉的气氛压得更加y冷。

我突然同意离婚,似乎令顾霆琛有些意外,他松开了我。薄chun上扬,冷笑道,“心恬还受着伤,你现在就想脱身?”

我怔住了,不明白他到底要我怎么样?我同意签字是他一直的愿望,现在为了给阮心恬复仇,不知道他又要我做什么。

“从今天起,你来照顾心恬,直到她痊愈为止。”他坐直了身体,修长的手指扶在方向盘上拍打着,目光变得有些深邃。

我不明白他到底想要g*什么,只能微微点头。

正如阮心恬所说,在顾霆琛面前,我真的是卑微到尘埃里。毫无底线答应他的任何要求,似乎已成为我的习惯。

哪怕是像现在这样,他让我去照顾阮心恬,不管内心多么的抗拒,我还是会点头答应。

顾霆琛y沉着脸没有再说话,从他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车子重新启动,很快回到我们的家——英郦山庄别墅。

“霆琛哥,你回来了?……”房门刚打开,一个欢呼雀跃的声音传来,见进来的是我,随即冷下脸来,语气不欢地道:“你怎么来了?”

我怒极反笑,见过鸠占鹊巢的,但没见过占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这里目前还是我的家。”我不想理她,转身看着顾霆琛,轻轻道:“你答应过我,在我未离开之前,不会带她来这里。”

“林晚青,你别太自以为是。”他没有看我,冷着脸从我身旁越过,走向了阮心恬。

“霆琛哥,我是不是不该过来?惹晚青姐不高兴了,你让我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阮心恬收起了不满,恢复到一贯的柔弱之态。

他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握着她的手温柔地道:“傻瓜,不要多想,你受伤了,一个人住怎么可以,安心住这里,让她照顾你几天,这是她应该做的。”

眼前的这一幕刺疼了我的神经。

阮心恬这才堆起甜甜的笑容,欢快地道:“好的,我都听霆琛哥的。”

两人相对而笑,完全当我不存在。

我这个女主人,竟然没有半句发言权,就这样被他们安排了。

不想再被伤害眼睛,我转身想上楼。

身后,传来了阮心恬的声音:“晚青姐,你今天怎么没去参加**的葬礼呢?**生前那么疼你,葬礼上d*a家都在问你,你不该那么任x*ing让霆琛哥难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