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天才六宝,为其妈咪保驾护航/天降六宝追我妈咪请排队纸鸢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3 14:09:49 责编: 人气:

天降天才六宝,为其妈咪保驾护航/天降六宝追我妈咪请排队纸鸢

四季如春的哈市,依山傍水,景s e秀丽,温度宜人。

海边一个狼狈至极的女人从海里爬出来,衣衫被浸湿黏答答地贴在身上,海水顺着她的衣角流到地上。

那张脸,惨白无s e,眼眶深深凹陷,似地狱里逃出来的鬼魂,丝毫没有人气。

她转过头看着翻滚的海浪,下意识湿润了眼眶。

五年了,她沈潇潇终于又回来了。

无视众人不解的眼光,她一瘸一拐地走向人群中,挑了面善的老**借了电话。

纤瘦修长的手指,拨通了电话号。

五年衣不裹体食不果腹的日子,让她把五年前的恩恩怨怨都忘了,只记得这个电话号。

也只愿记着这个电话号。

“潇潇,真的是你么?你妈她,已经被顾庭霄害死了,我是姥姥。”

艳阳高照,她脑中却闪过一声晴天霹雳。

“潇潇,快来医院让我看看你吧,能看见你还活着,姥姥死了也没遗憾了。我在......”

沈潇潇胡乱的把电话还给老**,道了谢,便匆忙地向医院跑去。

她没钱,连*g交都坐不起。

鞋在海底被冲走了,赤足果*脚地走了一个多时辰才来到医院,一路上众人鄙视嘲讽的眼神络绎不绝。

谁能想到,今日这个烂衫乞丐,就是五年前人们口口相传的‘哈市第一名媛’。

“我的e*啊,你怎么就成了这副样子。”

病床上霜鬓的老人,看着门口站的沈潇潇当即便红了眼眶,难忍心中悲伤,连年迈的指尖隐隐发颤。

沈潇潇一瘸一拐地走进病房,抬起手捋好脸上的乱发。

五年苟延残喘,早让她哭坏了泪腺,想哭也哭不出来了。而今唯一一个整理仪容的动作,也不过是她从小高贵矜持,骨子里仅留的那么一点点体面之心。

“呦,这不是沈d*ax*嘛。五年前害死了自己妹妹,又害死了自己mu亲。秦家因为你在这五年里受了多少气,破产不说,还负债累累,如今你还有脸回来看你姥姥?”

一边沈潇潇的二姨走上来没好气地念叨着,一双吊稍眼中满是怨恨。

沈潇潇垂下头,最后那点体面也不过被面前人的几句话给彻底撕碎。

二姨说的没错,她害的mu亲秦家事业一落千丈,整个家族从云头跌落污泥之中。

可那个男人明明答应过她,只要她自愿接受惩罚,就放了秦家。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没有收手?

明明那些莫须有的罪责她都认了,他还是不肯放过秦家。

顾庭霄,就这么恨她么?

“傻愣着g*什么呢,扫把星,你姥姥的医药费没了。如今既然你回来了,也该拿点钱出来吧。别忘了,秦家的今天都是拜你所赐!”

秦可卿一字一句,宛若一把尖刀c*进沈潇潇的心脏。

她痛的不是秦可卿对她的态度。

让她痛的,是因为她,秦家一败涂地了...

“潇潇才回来,你说这些g*什么!”

床上的老人家一声怒斥,秦可卿态度收敛了几分,回头抱怨:“妈,你还护着她。要不是她你至于住这么破的房间么?这要在以前,您根本不需要来医院,早就请私人医生给您治好了。”

“姥姥,我会拿出你的医药费。”

沈潇潇很平淡地念叨着,面无表情,除了眼底那抹认真外,就像个机器人。

“就凭你?别说d*a话了,你哪...”

秦可卿话还没说完,沈潇潇便已经迈步,拖着消瘦的身影离开了医院。

没有电话,联系不上任何人。

她现在是个没名气,没学历,没脸面的杀人犯,没有一家*g司会雇佣她。

而这一切都是拜那个男人所赐,她如今活在淤泥沟渠之中,他可尽兴了?

海天一s e...

哈市唯一一个‘黑’‘白’交接的地方。

她唯一能去的地方。

拖着这副残躯,沈潇潇来到了海天一s e的后门。

门卫保安以为她是捡垃圾的,直到她说出了一个女人的名字。

几分钟后,一个一身黑s e西服,短发g*练的女人走了出来,看着沈潇潇的样子,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你...还活着?”

得罪了顾庭霄还能活着的人,恐怕只有她了吧。

“琪琪,让我在海天一s e工作吧,看在我们曾经是同学的份上...”

“不...”

她刚要拒绝,沈潇潇忙又开口:“什么工作我都能做,只要你愿意帮忙,我赚的钱都分你一半。求求你,就算是那个...我也愿意。”

“那个你也愿意?”

陈琪有些不敢相信,这还是曾经的哈市第一名媛么?

她那份傲气高贵呢?这五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愿意!只要能赚钱。”

沈潇潇双手紧握成拳,眼中却依旧没什么情绪闪过。

陈琪盯着面前人那空洞的眼神,点了点头,不耐烦地说了句:“跟我来吧。”

沈潇潇跟着她从后门进了海天一s e,在陈琪的安排下洗了澡换了衣裳,又重新上了妆。

银白s e的梳妆台前,她看着镜中浓妆艳抹的自己,虽然哭不出来,可还是没忍住眼眶一阵酸涩。

衣着g*净,j*致妆容的沈潇潇,

好久不见!

“潇潇,2203房,人我都安排好了。这可是个d*a客户,你只要陪好他,最少也能有个一二万。”

沈潇潇瞧着身后的陈琪点了点头,说了句:“谢谢。”

然后便起身,走去2203。

陈琪看着她消失在转角处的背影,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薇薇,你那个蠢姐姐竟然活着回来了。放心,我已经让她去顾庭霄的房间了,她这一去,必死的。”

转角处y影里,靠在墙边的沈潇潇,偷听到陈琪的话,眯起黯淡的瞳孔。

沈潇潇转身,恢复了脚步,2203?那看来22楼她是断然不能去的。

海天一s e有钱有脸的男人多了,不必吊在22楼这棵树上。

“齐总,我就是个服务员,不是陪酒的,不会唱歌。”

前面一个包间里的吵闹声,吸引了沈潇潇的目光。里面贴墙边站着一群人,一个梳着马尾辫的清纯女生站在屋中间,看样子像个女学生。

“唱首歌,今e*就让你走!”

不远处主位上,坐了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四十多岁鼻头卡着一副眼镜,脸s e很差。

“静e*,你就唱一首吧。”

墙边走出一个穿一字肩红裙的女人,柔声地说了一句,看样子是个领头人物。

“娜姐,我来就是当服务员的,我不陪酒不陪唱,这您是知道的。”

那清纯女生,眉间微皱,粉chun紧抿,一副委屈的样子,连眼圈都红了。

沈潇潇依旧面无表情,心中却一阵无奈。

不过...这对沈潇潇来说何尝不是个机会?

“齐总,我也是这里的服务员,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我给您唱一首如何?”

一句话,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齐总抬头看着走进来的女人,纤瘦的身材j*致的脸蛋,虽然是个瘸子,可着实是个美人胚子。

他笑着拿起桌上的麦克风给她:“好啊,你来唱一首。小娜你们先出去吧,一会我们还有重要客人要来,像那种扫兴的服务员我再也不想看见。”

“好的齐总。”

娜姐她们点头离开,屋内沈潇潇被齐总一把拉进怀里。

“我就喜欢你这种聪明又美丽的女人,知趣。”

沈潇潇勾起嘴角,浓浓一笑,有形无神。俯身贴了上去,修长g*瘪的手指,在他的*前轻轻点动。

“我也喜欢齐总这种成功有魅力的男人。”

齐总闻言d*a笑,还没开口,便见一旁人紧张地站起身,说了句:“齐总,顾先生来了。”

齐总连忙将身上的沈潇潇拉到旁边的沙发上,整理了下衣衫,起身准备迎接。

沈潇潇当时便低下头,心中一紧。

顾先生?顾庭霄!

不行,绝对不能被他认出来。

她将头压的很低,听着推门声,眉间紧皱。

是那个男人没错,他的脚步,他的气息,她不用看都能认准。

“顾先生,幸会幸会。”

齐总客客气气的伸出手,看着面前身姿英挺的男人,嘴角笑意浓烈。

“齐总,你好。”

听着那低沉浑厚,富有磁x*ing的熟悉音s e,沈潇潇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屏住呼吸。

她不敢呼吸,不敢抬头,甚至不敢动,她不能被他发现!

“顾先生里面请...”

齐总将顾庭霄请进来,随手关上了方才开启的灯光,房间内暗了下来,只有几道身寸灯随着音乐在屋内晃动。

感觉到房间中暗下来,沈潇潇抖动的指尖才渐渐消失。

“齐总,很有兴致。”

低沉的声音在房中再次响起,顾庭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齐总低眼瞧着一直紧紧将头埋在自己*前的沈潇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顾先生见笑了。”

话音一落,他又压低了声音在沈潇潇耳边道:“这可不是聪明女人的举止。”

沈潇潇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她的两个耳膜早就被炸弹响声震穿孔了,窃窃私语声于她而言,真的就是蚊子在飞。

“齐总。”她将声音压的很低,低到凭她的听力根本听不见,“不能让顾先生看见我,求您,送我出去吧。”

她说着急切地抓住身边齐总的手,齐总也是生意圈里摸爬滚打好多年的人了,如何能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

“既然身体不舒服,就出去吧,正好我和顾先生有事要说。”

不仅是为了她,更多的是为了今天的生意。他见顾庭霄一面属实不易,不能让个女人坏了d*a事。

沈潇潇点了点头,依旧低着头转身离开,她脚步很急。

对她而言,出了这道门,就算是离了鬼门关。

顾庭霄瞄了一眼那女人的身形,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浮上脑海。看着她拉开房门,恰好身寸灯照到她的后脖颈上,一块暗红s e圆形胎记出现在他眼前。

“站住!”

他低吼一声,眉间紧皱。

这胎记!是那女人!

沈潇潇如何会站住,地狱的门都拉开了,她这头待宰的羔羊会不跑?

她利落地离开房间,逃走了...

顾庭霄一个箭步冲到门口,一拉门却没拉开,门被外面锁住了。

那女人,五年她还没学会乖一点?

“啪!”

他一脚踹开了门,呼吸急促,口中牙关紧锁。

一双目光在走廊里四处寻觅,却没找到那个女人身影。

沈潇潇躲在转角处的藏物间里,吓得连d*a气都不敢喘。

顾庭霄想找到她很简单,海天一s e的每一个转角都有监控摄像头,沈潇潇不能在杂物间多逗留,要想掩人耳目只能从楼梯间走。

她从门缝里观察外面走廊没有人后,便忙忙的跑进楼梯间,一瘸一拐的下楼。

因为双腿有残,所以动作很慢。

可就在下到15楼的时候,楼梯处站着两个男人。

一个一身休闲服的刀疤脸,正拿着把匕首抵在他面前的西装男身上。

两个男人同时看向她,而沈潇潇却依旧缓慢有序的迈着台阶,波澜不惊。

“我只想下楼,什么都看不见。”

她淡然自若,瘸腿走下去,只盯着脚下的台阶,目不斜视。

战乱国家苟活了五年,上一秒还在她眼前活蹦乱跳叫姐姐的孩子,下一秒就被子弹穿过d*a脑的事都不知经历了几回,会在乎这个?

“喂,一会记得叫人来给我收尸啊。别忘了告诉他们,我要火葬。办成了这事,我在下面托梦让家人给你一百万。”

那个被架着刀的男人竟还有心思开玩笑,沈潇潇黯淡的瞳孔闪过一丝光亮。她依旧迈动着脚步来到楼梯缓台上,扶着扶手转身,继续下楼。

“哼,死瘸子。”

拿刀的休闲服男人嘲讽了一句,目光从沈潇潇身上转移,就在他放松警惕时,一把军用匕首c*进了他的腹部。

男人不敢相信地回头盯了一眼面前女人,原本抵在西装男身上的匕首直接而向沈潇潇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