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五年受尽折磨,狼狈归来,只想安安稳稳的活着/顾庭霄沈潇潇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3 14:14:50 责编: 人气:

她五年受尽折磨,狼狈归来,只想安安稳稳的活着/顾庭霄沈潇潇

沈潇潇一个灵巧的闪身退到一边,语气y沉:“你若是再有d*a动作,肠子就会被肚子里的刀刃划破。想活命,现在慢点走去救医还来得及。”

“死瘸子!白屹凡,今e*算你命d*a!”

刀疤脸咬牙切齿的说着,为了活命,还是扶着肚子上的刀,缓慢地走出楼梯间。

白屹凡整理了下黑西服的领子,靠在墙上,眯眼瞧着沈潇潇。

原以为只是个女瘸子,没想到还是有身手且迷人的女瘸子。

“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能直接给我一百万?”

沈潇潇红艳的chun瓣开口,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用意。

没错,她就是为了钱。

白屹凡一步跨到她身边,d*a手一挥直接将她拥入怀里:“连我都给你怎样?”

“你别玩笑,说好的一百...”

沈潇潇话还没说完,楼梯门被人猛地拉开,随后一张再熟悉不过的y沉面孔走了进来。

“时隔五年,沈潇潇,你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顾庭霄站在门边,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微抿的chun,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就是这张脸,这个男人,让沈潇潇爱惨了。

“顾庭霄,你还想怎样?”

她双拳紧握,音s e颤抖。

“杀了人,五年惩罚就想算了?这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顾庭霄面沉似水,两步走至切近,修长有力的手指,直接把沈潇潇从白屹凡怀里拎了出来。

“你放开我!”沈潇潇拼劲全力,一把推开肩膀处的手,“顾庭霄,我欠你的我早已还清,你欠我的也不必再还。”

“我mu亲被你害死,秦家所有人苟延残喘,沈家更不会再认我这个女e*。我一身荣光被你尽数撕破,顾庭霄,你放过我,我也不纠缠你...”

她面目有些狰狞,语气却越发平淡,好似九月秋水,翻不起一丝涟漪。

虽然不知道顾雪到底是怎么死的,可她真的没有碰过顾雪一个手指头。那晚就像是一场带着沉雾的噩梦,她不知道沈薇薇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不重要了,罪,她认了!五年的惩罚,她受了。

够了,真的够了...

顾庭霄抬手扯了扯领带,不知为何,见她这副样子心里闷的很,嗓子也有些紧。

“顾d*a少,这女人,我保了。”

身后白屹凡淡淡一笑,重新将沈潇潇搂进怀里,迎上顾庭霄目光中闪出几分挑衅。沈家那个杀人犯女e*,原来就是她,有意思。

“白少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顾庭霄不知为何被激怒,墨眸中燃起燎原怒火。一双d*a手将沈潇潇扯过来抗在肩上,转身迈步离开心。

海天一s e的总-统套房里,纤瘦的沈潇潇被狠狠摔在床上。

“姓白的给了你多少钱?”

他面无表情,脱下西服外套挂在衣架上。

沈潇潇那颗自认早已坚如磐石的心,在此刻还是被又一次划上道痕。

“一百万。”她不想解释。

顾庭霄攥起拳头,转身坐在床边椅子上嘲讽地瞧着她:“哈市第一名媛,竟如此廉价?”

“一百万,不少了。”她薄chun微动,浅浅勾起嘴角。

“啪。”

顾庭霄手边的摆件瓷瓶被狠狠摔碎在地上,他故作嘲讽地点了点头,眼中怒意难掩:“好,我给你两百万,卖我一晚。”

‘卖’?

沈潇潇闻言空洞的墨眸忽然缩紧,她猛然抬头迎上顾庭霄蔑视的目光,好似有剧毒顺着血y*流进身体每一根血管里,这心如刀绞肝肠寸断的痛,要她窒息了。

呵。

她终究还是挤出一脸笑意,将因悲愤而抖动的手指挪到身后藏好。

“顾少不嫌脏么?”

顾庭霄稳了稳心神,端起一边的杯子抿了口水,不紧不慢地道:“几年前,我品尝到了哈市第一名媛的高贵矜持,五年后,我也想尝尝风尘女子的奴颜媚骨。”

沈潇潇只觉又一把无情利刃,狠狠的c*进她*前。

五年前,一场酒宴后他们两滚到一起,那是她的第一次。也正是因为那晚的事,她才误信了沈薇薇的话,以为顾庭霄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渣。

“算了吧。”沈潇潇嘴角笑意更浓,五年、她胆子小了,可承受能力强了,“我虽然要钱,可也要体验的。就顾少的活...”

她可以为了钱和天下所有男人发生关系,唯独他不行。

顾庭霄额间青筋暴起,一把扯碎她身上的一字肩上衣,说他不行?

可下一瞬,沈潇潇身上的道道伤疤暴漏在空气中,惊心动目。

顾庭霄c*u暴的动作顿在空气中。

沈潇潇看向他,轻描淡写的语气中却带着几丝戏谑:“顾庭霄,若有一日,你得知顾雪不是我杀的,你说你欠我的,还的清么?”

顾庭霄死死捏住她的下巴,眼中浮现滔天恨意:“你先偷我*g司机密,又伙同那个男人杀了我妹妹。沈潇潇,我没把你扔到海里淹死,对你来说已是恩赐。你和我谈欠?好啊,那就先把你做的孽还g*净了。”

话音一落,他一把扯下她的短裙,刚起身压上去,身后房门却忽然被推开。

顾庭霄利落地拽起被子盖在沈潇潇身上,怒不可遏地回头对来者低吼了句:“想死是么!”

门口男人连忙低头解释:“老板,门虚掩着,老爷又有十分要紧事叫您,所以我就忘了敲门,下次再也不敢了。”

“什么事。”

顾庭霄不耐烦的起身,整理着衬衫,修长的指尖挽起袖子。

“是您和沈薇薇x*订婚的事,老爷叫你回去订个日子。”

顾庭霄应声:“知道了,去备车。”

“是老板。”

那人离开了,沈潇潇怔在床上,整个人麻木了。

沈薇薇要和顾庭霄订婚了?!

呵,五年前沈薇薇的挑唆,让她认定顾庭霄是个渣男,等她发现自己无意中已经爱上顾庭霄时,刚靠近他就中了沈薇薇的圈套。

恨么?

恨不动了。

沈潇潇心神早就死在国外的战场上了,如今躺在这的不过一具行尸走*。

“老实在这呆着,我回来看不到你的人影。沈潇潇,你了解我的。”

顾庭霄单手拎起衣架上的西服,搭在胳膊上,转身离开。

沈潇潇下了床,穿好衣服,眼角余光扫到了书房里的电脑,迈步走了过去。

五年来,哈市都发生了什么事?

她打开电脑,翻阅秦氏新闻,想看看秦家到底是怎么被顾庭霄摧毁的。可还没等去查阅细情,贴吧里一条新帖子就赫然出现在沈潇潇的眼前:秦家老夫人在半个小时前去世了!

姥姥死了?

她握着鼠标的手忽然发力,d*a脑一片空白。

怎么会?不行,她一定要去看看姥姥。

姥姥是这个世界上最宠她的人,就算是舍了这条命,她也要去给姥姥送行。

沈潇潇来到门前,拉开门。

外面两个穿西装的男人见她出来了,连忙开口:“抱歉沈x*,老板回来之前,您不能离开。”

“不...该说抱歉的是我。”

沈潇潇两手蓄力,一人一个手刀直接敲晕了两人。

这五年唯一的好处,就是学到了些生存的本事,只可惜教她本事那个人,也不在了。

她离开了海天一s e,去了医院,可病房里早就空无一人。

她又忙回到秦家老宅,不管秦家怎么破落,这间老宅都不会卖。这是秦家几代传下来的规矩,穷死不卖房。

“沈潇潇,你还有脸回来!”

秦可卿站在门口,瞧着沈潇潇,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

“二姨,求您了,我只想见见姥姥。”

沈潇潇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红了眼圈,却流不出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