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妃还朝百科/宋凌俢,你别忘了,这江山都是我顾家替你打下…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3 14:55:36 责编: 人气:

宦妃还朝百科/宋凌俢,你别忘了,这江山都是我顾家替你打下…

“你......你g*什么,你还想反了不成?”阿珠吃疼的瞪d*a眼睛。

“你刚刚说了什么,我让你再说一遍。”苏绯s e的目光又冷了几分,吐字缓慢,字字清楚渗人。

这时,院外看热闹的下人已经交头接耳起来了,他们只看过阿珠欺负苏绯s e,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苏绯s e反抗,纷纷感到惊讶。

而阿珠更是惊讶得不知所措,三x*这是疯了?

她伸手推了苏绯s e一把:“说就说,我说你就和那顾家一样,死有余辜啊......”

苏绯s e眼中的凶光d*a盛,扣住阿珠的手yong li一扭,阿珠顿时惨叫了起来。

这手被生生扭脱臼了。

可苏绯s e还是不满意的摇了摇头,要不是这具身子长期营养不良,又没有受过训练,她刚刚那一下非捏碎阿珠的手腕不可。

“身为丫鬟却以下犯上,不仅没好好履行丫鬟的职责,还对主人出言不逊,你说该当何罪?”苏绯s e从装针线的盒子里拿出剪刀在阿珠眼前晃了晃,冷冷的说道。

阿珠吓得想要后退,可脱臼的手腕却还被苏绯s e抓着。

她惊恐的看着苏绯s e:“你......你想g*什么?”

“你说呢?”苏绯s e摸上阿珠的下巴,两边颚骨yong li一捏。

阿珠顿时像快渴死的鱼般长d*a嘴巴,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不知道是咒骂还是求饶。

苏绯s e手中的剪刀一起一落,鲜红的血y*瞬间从阿珠的口中喷涌而出。

再看她的嘴里,舌头已经被齐齐割断了。

“啊啊啊啊......”阿珠疼得闭不上嘴巴,只能不停惨叫,任由口水混着鲜血流下。

见到这样的情景,本来站在院外想看热闹的下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谁能想到,一直任由阿珠欺负,遇事只会哭的三x*竟然变得如此彪悍,出手狠辣果决不说,就那看人的眼神,杀伐凌厉。

苏绯s e不理会众人惊恐的目光:“对主人出言不逊者,割舌,谁还想来试试?”

“我......我们不敢,不敢。”院外看热闹的下人纷纷散开,再没人管阿珠的死活。

可丞相府毕竟是个人多口杂的地方,苏绯s e割阿珠舌头的事情很快便传得人尽皆知。

没一会,门外便传来了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三x*,夫人请你过去一下。”

虽说着请字,语气里却是满满的不屑。

苏绯s e目光扫去,凭着这具身体原来的记忆,认出这是夫人的心腹之一,刘妈妈。

这刘妈妈仗着是夫人的心腹,以前没少来这院子为非作歹,和阿珠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刘妈妈,我身体不太舒服,请你帮我回了夫人,等我身体好了再去拜见。”

她刚割了阿珠的舌头,刘妈妈就来了,这用意实在太明显。

而她现在的身体的确不适合去见夫人,免得夫人抓着阿珠的事情d*a做文章对付她。

“呵。”刘妈妈冷笑了一下,似乎听到了天d*a的笑话:“夫人有请,岂有x*回绝的道理?夫人说了,这事有关丞相府的体面,三x*一定得去。”

“一定?如果我偏不呢?”苏绯s eg*脆给自己倒了杯茶,坐下慢慢的喝着。

她知道这一趟是逃不掉的,不过......刘妈妈想请动她,也是要付一点代价的。

似乎没想到苏绯s e竟然敢这么说,刘妈妈先是一愣,随即狰狞的面目就露了出来:“那可就由不得三x*你了,你今日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要是不想自己乖乖走过去,我就让下人把你拖过去。”

“是吗?那就劳烦刘妈妈了。”苏绯s e含笑着放下茶杯。

“你......既然你那么不识趣,那就别怪我,来人啊,拖。”刘妈妈气得发抖。

几个下人立刻朝苏绯s e扑去。

苏绯s e眼中的冷光一闪,快速起身闪过下人抓来的手,又故意将衣角甩过去,不让他们真的抓住自己,也不让他们什么都抓不到。

就这样几番拉扯下来,苏绯s e的头发也散了,衣服也乱了,整个人看起来简直狼狈不堪。

差不多了,苏绯s e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不经意察觉的笑容,快速躲过几个下人,转身就跑出了院子。

“追,一定要抓住她。”刘妈妈见苏绯s e跑了,心中d*a惊。

这万一跑出丞相府去,要她怎么和夫人交代?

而苏绯s e就没想过要离开丞相府,不仅如此,她还要乖乖的去见夫人。

前厅里,一身橘红装扮的夫人李氏正坐在主位上。

李氏虽然名声在外,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表面上和蔼,对所有子女一视同仁,但实际是个非常有手段的女人,而这具身体未死前还甚至怀疑她mu亲并非难产死的,是被李氏害死的。

苏绯s e哭喊着冲进前厅,对着李氏就是一跪:“d*a娘救命。”

李氏本来想等苏绯s e过来便好好的教训她一顿,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的情景,不禁一愣,迅速换上关切的表情:“这是怎么了?堂堂丞相府三x*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d*a娘,绯s e身子不舒服,不敢来叨扰您,怕您担心,没想到刘妈妈她......她......”苏绯s e埋头又是一阵痛哭。

这话一出,李氏的脸s e立刻变得有些难看。

所谓的身体不舒服,不就是把头给撞伤了,而让苏绯s e撞伤头昏迷的罪魁祸首正是她的宝贝小女e*,苏静甜。

如今苏绯s e把话捅到她这里来了,而她又有贤名在外,处理得不好......

想到这里,李氏不禁皱眉,怒视着刘妈妈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刘妈妈有些慌了。

现在苏绯s e一身狼狈,反倒是她带着几个下人凶神恶煞,这真是跳进h河也洗不清了。

苏绯s e鄙夷的笑容一闪即逝:“d*a娘,我知道我命贱,不是您亲生的,可我好歹也是爹的亲生女e*,如今被下人欺负成这样,这事要是传出去,我自己的名声是小,坏了您和丞相府的名声,那我可就万死不辞了啊。”

李氏的身子僵了僵,她最贤的就是*g平,对所有子女一视同仁。

因为这个,皇上还曾经在宫宴上夸过她,如今怎么能让苏绯s e把这个贤名给毁了。

她赶紧起身把苏绯s e扶了起来,搂进怀中,柔声道:“你说的这是哪门子的话,你是我看着长d*a的,我早就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怎么会让你被下人欺负呢?今日之事是刘妈妈的错,来人啊,把刘妈妈拖下去家法处置。”

看着刘妈妈一脸不甘的被下人拖走,苏绯s e不禁心中冷笑。

刚刚李氏那番话就没几个字是真心的,不过她达到目的就好,真不真心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要让这丞相府的所有人知道,她不再是那个可以任人欺负的主了。

见这事也终于告一段落,李氏松开苏绯s e,重新又坐回了主位:“不知道我这样处理绯s e满意吗?”

以她现在的身份,能说不满意吗?

苏绯s e将眼角的泪水擦g*:“谢谢d*a娘。”

“哎,这本来就是d*a娘应该做的,让你受委屈了。”

李氏柔和的说道,话音一转,脸上立刻露出了为难的神s e:“说来d*a娘也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你了,今日叫你来是听说你割了阿珠的舌头,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即使你是丞相府的三x*也不能滥用私刑啊。”

说罢,边看了一眼凄凄惨惨跪在地上的阿珠。

苏绯s e冷冷一笑:“阿珠口出狂言,以下犯上,d*a娘刚刚也说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绯s e要是再不出手整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们丞相府不会管教下人。”

李氏将苏绯s e的冷笑看在眼中,眉头一皱,目光却转向了阿珠:“这么说你是罪有应得?”

阿珠拼命摇头,还不时的用手在地上比划着什么。

“来人,拿笔墨来。”李氏似乎明白阿珠想说什么。

笔墨?阿珠竟然识字?!

苏绯s e心中一转:“不用如此麻烦,我有证人。”

“证人?”李氏开口问道。

“恩。”苏绯s e扫了一眼四周:“她,她,还有她。”

爱看热闹的人看完了她院子里那么j*彩的一出,怎么舍得不看前厅这一出。

很快,被她点中的三个人就走到了李氏面前:“见过夫人。”

既然有了证人,李氏肯定要循例问一问:“既然三x*说你们是证人,那你们就把今天看到的事情都说出来吧。”

“我......”第一个被点中的丫鬟站了出来。

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苏绯s e,这一看,立刻被苏绯s e眼中的凌厉吓垂了头。

见丫鬟吞吞吐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苏绯s e将嘴角一勾:“不用怕,有夫人在这给你做主,你只需照实说就行了,说谎的自有家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