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最痛苦的时候,这个男人从天而降,她以为他是她的救赎/与你尽余生林薇薇傅西爵 小说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3 23:41:00 责编: 人气:

在人生最痛苦的时候,这个男人从天而降,她以为他是她的救赎/与你尽余生林薇薇傅西爵 小说

“抱歉夫人,总裁正在忙……”

“没关系,你先下去。”

林薇薇淡淡推开总裁室的门,一如既往看到一副香艳的场景,一个d*a波浪的女人正坐在易司宸的身上。

林薇薇关门,走入,漠然的表情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司宸,爷爷让我们下班去老宅吃饭。”

易司宸冷笑地睨了林薇薇一眼,眼底有着嘲讽,“那还不去帮我挑衣服?”

林薇薇转身进了附设的休息室,片刻,手上多了一套衣服,蓝灰的衬衫,黑s e的西裤,连领带和皮带都配好了。

“林薇薇,你还真是做作的令人恶心。”

易司宸嫌恶地说着,就这么当着林薇薇的面,将身上的女人猛地抱到办*g桌上。

“啊!”

女人娇呼一声,讽刺说,“原来易夫人有观人鏖战的雅兴,是知道自己在床事上拙劣,所以打算观摩着学习吗?”

易司宸嗤笑一声,“那还不拿出你的看家本事?”

眼前的画面不堪入目,林薇薇的眸s e间终于溢出几丝痛楚。

这样的场景发生过多少回,她好像已经记不清。

从一开始的哭喊到现在的麻木,她觉得自己的心脏真是越来越坚石更了。

紧了紧五指,林薇薇放下衣服,转身,“司宸,我先去买礼物,一小时后,我在停车场等你。”

片刻,司机将车开到了古s e古香的易宅,客厅里,坐了易司宸的爷爷和mu亲凌舒芬。

易老爷对林薇薇是欢喜的,眉眼间带着慈祥的笑意,“薇薇最近好像瘦了,是工作太辛苦了吗,还是司宸欺负你了?”

林薇薇浅笑着将礼物放上茶几,“爷爷放心,司宸对我很好。”

“呵。”凌舒芬嗤笑一声,“司宸既然对你很好,那为什么这么久了,你连个孩子都生不出?人家muj都会下蛋,难不成我们家司宸娶的是只变种的野j?”

“舒芬你怎么说话的,孩子生不出,难道是薇薇一个人的问题吗?”

易老爷沉着脸,有些凌厉地看向易司宸,“司宸,你长d*a了,爷爷也不喜欢说些老生常谈的话,但你别忘了薇薇是你的妻子,别*爷爷真的来管你。”

易司宸眼底闪过几丝恼,憋着气,说,“我知道了,爷爷。”

“明天是周末,今晚就住下,司宸,还不给薇薇夹菜。”

在易老爷的威严下,易司宸只能不情不愿地给林薇薇夹了一筷子菜。

林薇薇看着碗里的香辣蟹,嘴角自嘲。他知道她体寒,从不吃蟹,却还是给她夹了蟹。他果然,很厌恶她。

餐后。

林薇薇和易司宸回房,易司宸暴躁地扯了扯领带,冷笑地道,“林薇薇,你觉得我们这样有意思?为什么不主动向爷爷提离婚,你还要恶心我到什么时候?”

林薇薇心底微刺,她的父亲是易家的园丁,从她小时候见到易司宸的第一眼就动了春心,但她知道两人云泥之别,所以从来只敢默默地喜欢。

只是三年前,易老爷遭遇歹徒,她的父亲舍生相救,易老爷便决定让她当易家的x**。

易司宸当时有自己的白月光,为了抗争,还带着那白月光私奔,结果中途遭遇车祸,那白月光被撞成了植物人。

易司宸因此恨上了她,他在他们的新婚夜,当着她的面玩女人,从此不曾消停。

他问这样的婚姻有意思吗?

确实没意思。

她聪明的就该主动离婚,停止这样的彼此折磨,可她竟还是不愿放弃,她以为自己的温柔能软化他的戾气,可终究,是不可能吗?

“你今晚睡沙发。”

易司宸见林薇薇久久不语,绕过她就进了浴室,还把门拉得砰砰响。

房间一时变得死寂,直到有女佣送进两杯温热的牛*。

林薇薇捧着牛*,小口小口地轻啜,仿佛这样能温暖她僵冷的心。

易司宸很快就穿着浴袍出来,洗完澡会口渴,他拿起另一杯牛*就喝掉半杯,然后自顾自地在床上看手机。

林薇薇被当成了空气,黯然地进了浴室,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水温有点高,还是空气有些闷,林薇薇洗着洗着,竟觉得头晕目眩外加浑身燥热了起来。

“司宸……”林薇薇裹着浴巾,难受地拉开移门,还没开口说话,就被一只d*a掌掐住了喉咙,“林薇薇,你敢给我xiayao!”

林薇薇痛楚地抬眸,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低呜,“司宸,痛,你快放开我……”

易司宸呼吸滞了滞,体内的邪火又燃几分,也因此更加愠怒,“林薇薇,你不就是要我上你吗,可你以为自己能如愿?!”

易司宸拽着林薇薇就往外拖,林薇薇挣扎,“司宸你要做什么……”

有女佣闻声出来,见到这涨势吓了一跳,“少爷,很晚了你要带少**去哪里?”

“滚!”

易司宸厉吼一声,拽着林薇薇就上了车,接着,油门一踩,呼啸而去。

“司宸,我好难受……”过快的车速让林薇薇只觉得脑袋都要炸了,而身上好热,热得她要发疯。

易司宸浑身如刹地紧绷着身体,他此刻也难受,可他再难受,都不会碰林薇薇这个恶心的女人。

保时捷一个急刹停在了酒吧一条街,易司宸极冷地看着不停蹭着双腿的林薇薇,将她从车里拽了下来。

“不是缺男人吗,今晚就遂了你的意。”

易司宸冷笑一声,扯开她身上的浴巾,yong li地将她推倒在地,接着,扬长而去。

“司宸!”

林薇薇眼眶通红,怎么都没想到易司宸会把她丢在马路上,这里是酒吧一条街,来来往往都是人,已经有不少路人用一种邪佞的目光盯视着她。

林薇薇害怕极了,她此刻头晕目眩,身体更是软绵绵的,可已经有两道邪恶的身影朝着她走来。

不要。

林薇薇瞳仁剧烈颤抖,咬紧牙关从地上爬起来,可身体实在使不出力,一个踉跄,又跌了回去。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什么东西,咔哒一声,恰好抓到停在一旁的车门把,车门没有落锁,还恰好被她拉开了。

林薇薇慌不择乱地爬了进去。

车里很黑,但却将她和外界阻隔,车外的人没有再想要来侵犯她,让她d*a吁了一口气。

可身体越来越难受,林薇薇难耐地嘤呜着,谁来救救她,司宸,司宸……

“嘶……”

傅西爵陡然睁开假寐的双瞳,他喝多了,在等着拿包的司机折回,谁想会有东西不停地在他腿上抓来蹭去。

他抬手打开车顶的灯。

傅西爵眸底滑过一道危险的暗s e,巴掌d*a的脸,清美的五官。

真是个天使脸孔又妖j*附身的女人。

傅西爵眸子微眯,捏起她的下巴,“谁送你来的。”

他以为她是某个商户送来的礼物。

林薇薇视线迷蒙,昏h的光线下,只觉得眼前这张俊脸有着好几道的重影,可那双有如子夜般深邃的瞳眸,却像黑洞一样吸附着她。

司宸……

她贪恋地抚上他的面颊,低低地呢喃,“你回来了,我刚刚好怕,我以为你真的不管我了……”

原来是上错了车。

傅西爵皱眉,一把挥开她的手,“下去。”

林薇薇被推开,眼底的湿气更重了,她软软地扑回他的身上,勾住他的脖子,哭噎,“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是圣人,我快要爱不动了,你能不能别再推开我……”

傅西爵眉头愈发凝蹙,有些不耐地抓下她的手,低喝,“女人,看清楚我是谁!”

林薇薇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飘忽的俊颜,“你是我老*g”。

“司宸,别再去找女人,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冷冷地,傅西爵再次将她推开。

……

林薇薇从一片头痛欲裂中醒来,眼前是酒店套房的布置,她捂着额坐起身,被单滑落,露出不着寸缕的娇躯,而她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身上,有着几道艳s e的淤痕。

她以为那男人是易司宸的……可她知道不是……

眼眶猛地猩红,林薇薇chun瓣紧咬,泪如雨下,床畔有一套新的衣服,她浑浑噩噩地穿上,接着,像个行尸走*一样地回到了易家老宅。

客厅里,气氛诡异,她一进门,就看到易司宸被易老爷用着皮鞭抽打,可易司宸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只有凌舒芬哭天喊地地拉扯着易老爷的手,“爸,你快停手,你是要打死司宸吗!他是你的亲孙子,易家唯一的男丁!”

“我没有这么混账的孙子!”

“爷爷!”

林薇薇快步上前,易老爷看到林薇薇,面庞欣喜,一把扣住林薇薇的手,忐忑又担忧地问,“薇薇,你没事吧,昨晚司宸他……他这个孽子,爷爷已经替你教训她了。”

原来,易老爷已经知道了。

林薇薇揪紧了身侧的裙摆,露出一抹僵笑,“爷爷,我没事……”

“你这声没事是指哪没事?”凌舒芬上前一步,睨着林薇薇身上的香奈e*小礼裙,讥嘲地道,“哟,还穿着男人送的衣服回来,昨晚是跟哪个有钱男人过的?”

“舒芬你住口!”

“爸,事已至此,你难不成还要袒护着林薇薇?”凌舒芬抬手一指林薇薇锁骨上的红痕,忿忿地道,“爸,她现在被别的男人碰过的,你觉得她还配当易家的x**吗!”

林薇薇面s e僵石更,难堪地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皮肤。

易老爷眼底带恼,“舒芬我再说一次,这次的事薇薇也是受害者!”

“可她已经被别的男人碰过了,她不g*净了!”

“那司宸呢,他这三年天天换女人,你这个当妈的怎么从来不管教?!”

凌舒芬被堵得一噎。

易老爷又看向易司宸,厉喝,“孽子,还不给薇薇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

易司宸纵然后背鲜血淋漓,仍是挺直背脊道,“爷爷,我没有做错,是你石更要我娶林薇薇的,我根本不爱她,她昨晚就算被十个男人lun了,也与我无关!”

“你你!”易老爷怒极,鞭子像刀子一样地又连挥了三下。

“唔!”易司宸面s e煞白,两手撑住地面,却是咬紧牙关不肯道一声歉。

林薇薇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因易司宸那句强石更的不悔,他原来是如此恨她,而她竟还奢望着他有爱上自己的一天。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

“爷爷,您别打了。”

林薇薇看着易司宸背后血淋淋的一片,一如她此刻的心,原来她的苦苦守候,不过是一场血*模糊的彼此折磨,何必呢。

易司宸冷冷地撇过脸来,睨着她脸上的苍白,讥讽一笑,“怎么,以为替我求情能让我对你感激?林薇薇,与其每天对着你这张恶心的脸,我不如今天被抽死算了!”

“孽子,你还说!”易老爷扬手就又是一鞭。

林薇薇猛地冲上去,扑在易司宸的身上,剧烈的痛意从后背传来,皮开*绽,她却是笑了,她孱弱地倒地,对上易司宸错愕的眸子,“司宸,你说的对,原来错的一直是我……这一鞭,还我对你的不知好歹,我们……离婚。”

“司宸!”

林薇薇眼眶通红,怎么都没想到易司宸会把她丢在马路上,这里是酒吧一条街,来来往往都是人,已经有不少路人用一种邪佞的目光盯视着她。

林薇薇害怕极了,她此刻头晕目眩,身体更是软绵绵的,可已经有两道邪恶的身影朝着她走来。

不要。

林薇薇瞳仁剧烈颤抖,咬紧牙关从地上爬起来,可身体实在使不出力,一个踉跄,又跌了回去。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什么东西,咔哒一声,恰好抓到停在一旁的车门把,车门没有落锁,还恰好被她拉开了。

林薇薇慌不择乱地爬了进去。

车里很黑,但却将她和外界阻隔,车外的人没有再想要来侵犯她,让她d*a吁了一口气。

可身体越来越难受,林薇薇难耐地嘤呜着,谁来救救她,司宸,司宸……

“嘶……”

傅西爵陡然睁开假寐的双瞳,他喝多了,在等着拿包的司机折回,谁想会有东西不停地在他腿上抓来蹭去。

他抬手打开车顶的灯。

傅西爵眸底滑过一道危险的暗s e,巴掌d*a的脸,清美的五官。

真是个天使脸孔又妖j*附身的女人。

傅西爵眸子微眯,捏起她的下巴,“谁送你来的。”

他以为她是某个商户送来的礼物。

林薇薇视线迷蒙,昏h的光线下,只觉得眼前这张俊脸有着好几道的重影,可那双有如子夜般深邃的瞳眸,却像黑洞一样吸附着她。

司宸……

她贪恋地抚上他的面颊,低低地呢喃,“你回来了,我刚刚好怕,我以为你真的不管我了……”

原来是上错了车。

傅西爵皱眉,一把挥开她的手,“下去。”

林薇薇被推开,眼底的湿气更重了,她软软地扑回他的身上,勾住他的脖子,哭噎,“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是圣人,我快要爱不动了,你能不能别再推开我……”

傅西爵眉头愈发凝蹙,有些不耐地抓下她的手,低喝,“女人,看清楚我是谁!”

林薇薇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飘忽的俊颜,“你是我老*g”。

“司宸,别再去找女人,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冷冷地,傅西爵再次将她推开。

……

林薇薇从一片头痛欲裂中醒来,眼前是酒店套房的布置,她捂着额坐起身,被单滑落,露出不着寸缕的娇躯,而她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身上,有着几道艳s e的淤痕。

她以为那男人是易司宸的……可她知道不是……

眼眶猛地猩红,林薇薇chun瓣紧咬,泪如雨下,床畔有一套新的衣服,她浑浑噩噩地穿上,接着,像个行尸走*一样地回到了易家老宅。

客厅里,气氛诡异,她一进门,就看到易司宸被易老爷用着皮鞭抽打,可易司宸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只有凌舒芬哭天喊地地拉扯着易老爷的手,“爸,你快停手,你是要打死司宸吗!他是你的亲孙子,易家唯一的男丁!”

“我没有这么混账的孙子!”

“爷爷!”

林薇薇快步上前,易老爷看到林薇薇,面庞欣喜,一把扣住林薇薇的手,忐忑又担忧地问,“薇薇,你没事吧,昨晚司宸他……他这个孽子,爷爷已经替你教训她了。”

原来,易老爷已经知道了。

林薇薇揪紧了身侧的裙摆,露出一抹僵笑,“爷爷,我没事……”

“你这声没事是指哪没事?”凌舒芬上前一步,睨着林薇薇身上的香奈e*小礼裙,讥嘲地道,“哟,还穿着男人送的衣服回来,昨晚是跟哪个有钱男人过的?”

“舒芬你住口!”

“爸,事已至此,你难不成还要袒护着林薇薇?”凌舒芬抬手一指林薇薇锁骨上的红痕,忿忿地道,“爸,她现在被别的男人碰过的,你觉得她还配当易家的x**吗!”

林薇薇面s e僵石更,难堪地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皮肤。

易老爷眼底带恼,“舒芬我再说一次,这次的事薇薇也是受害者!”

“可她已经被别的男人碰过了,她不g*净了!”

“那司宸呢,他这三年天天换女人,你这个当妈的怎么从来不管教?!”

凌舒芬被堵得一噎。

易老爷又看向易司宸,厉喝,“孽子,还不给薇薇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

易司宸纵然后背鲜血淋漓,仍是挺直背脊道,“爷爷,我没有做错,是你石更要我娶林薇薇的,我根本不爱她,她昨晚就算被十个男人lun了,也与我无关!”

“你你!”易老爷怒极,鞭子像刀子一样地又连挥了三下。

“唔!”易司宸面s e煞白,两手撑住地面,却是咬紧牙关不肯道一声歉。

林薇薇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因易司宸那句强石更的不悔,他原来是如此恨她,而她竟还奢望着他有爱上自己的一天。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

“爷爷,您别打了。”

林薇薇看着易司宸背后血淋淋的一片,一如她此刻的心,原来她的苦苦守候,不过是一场血*模糊的彼此折磨,何必呢。

易司宸冷冷地撇过脸来,睨着她脸上的苍白,讥讽一笑,“怎么,以为替我求情能让我对你感激?林薇薇,与其每天对着你这张恶心的脸,我不如今天被抽死算了!”

“孽子,你还说!”易老爷扬手就又是一鞭。

林薇薇猛地冲上去,扑在易司宸的身上,剧烈的痛意从后背传来,皮开*绽,她却是笑了,她孱弱地倒地,对上易司宸错愕的眸子,“司宸,你说的对,原来错的一直是我……这一鞭,还我对你的不知好歹,我们……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