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薇薇傅西爵小说全章节列表;与你尽余生林薇薇,不知节制地索要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3 23:44:23 责编: 人气:

林薇薇傅西爵小说全章节列表;与你尽余生林薇薇,不知节制地索要

林薇薇再次醒来的时候,觉得后背钻心的疼。

“薇薇,你醒了。”易老爷慈祥的嗓音从旁响起。

“爷爷。”林薇薇想要起身,却撑不起来。

“躺着,别动,爷爷已经让最好的医生替你做了伤口处理,放心,不会让你留疤的。”

林薇薇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趴在医院的病床上,而想到易司宸后背的伤,林薇薇立即急急问,“爷爷,司宸呢,他的伤怎么样?”

“司宸在另一间病房,伤口有点重,但也已经处理好了。”

易老爷叹息一声,说,“薇薇,爷爷知道司宸这次是过分了,也怪爷爷,爷爷知道司宸这些年一直没有碰过你,所以爷爷昨晚就自作主张,在你们的牛*里下了点药。”

“爷爷希望你们的感情能迈出第一步,却没想到弄巧成拙,说到底,是爷爷多事害了你。”

林薇薇怔怔的,没有想到事情的起因竟然是这样,但,酸涩地扯了扯嘴角,林薇薇说,“爷爷,我知道您是好意,事情已经过去了,既然司宸的心里没有我,那这段婚姻,就结束吧。”

“薇薇,你别说丧气话,爷爷答应你父亲照顾你,司宸这次是混蛋了一点,但爷爷已经教训他了,所以别提离婚,嗯?”

林薇薇心头滑过暖流,但,红着眼,林薇薇还是说,“爷爷,我真的很感激您,可强扭的瓜不甜,我和司宸与其这样彼此伤害,不如彼此放过。”

易老爷没有想到林薇薇这次会这么坚决地说要离婚,好久,才轻拍了一下林薇薇的手背,语重心长地说:

“薇薇,我知道你这次是对司宸失望了,可爷爷真的不希望你们离婚,司宸他从小叛逆,这些年也没让我少c心,爷爷真的觉得,你才是最适合司宸的女人,薇薇,就算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再给司宸一次机会,好么?”

话说到这份上,林薇薇再说离婚,就是拿乔,点了点头,她终是同意。

这之后,易老爷离开,而不多时,病房门又被推开。

易司宸身上穿着病号服,迈步的时候,还因为扯疼后背伤口而呲了呲牙。

林薇薇愣了愣,“司宸你怎么来了,爷爷说你伤口严重,怎么不在病房躺着?”

“呵,你整天假惺惺有意思?”

易司宸冷笑一声,“我想呢,你会这么好心给我挡一鞭,搞了半天,是为了博取同情,林薇薇你能耐啊,是只破鞋了还能让爷爷护着你,我是不是该夸夸你心机深重?”

原来,他是这么看她的。

林薇薇表情黯然,“司宸,我是真的想和你离婚,但爷爷不同意。”

“是啊,你永远只会利用爷爷来*我。”

易司宸眼神讽刺,摔门离开。

一周后,林薇薇出院,易司宸和她一起,林薇薇以为易司宸会载她回家,但没想到,却是来到了一处高档的会所。

林薇薇眉头轻蹙,“为什么带我来这?”

易司宸冷笑一声,“爷爷叫我多和你培养感情,所以,我觉得多些时间陪你。”

一声陪你是动听的,却带着讽刺。

而随着林薇薇走进会所,来到一处宴会厅,她知道了,易司宸原来是想给她难堪。

觥筹交错的人潮,男人都是西装革履,女人都是彩裙飘飘,唯有她,穿着一身T恤牛仔。

所有人看着她都一愣,有人上前来问,“易总,您身边的女伴是?”

“这是我妻子。”易司宸介绍。

众人又是一愣,接着,打量着林薇薇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难怪以前易司宸都不带自己妻子出场,原来易司宸的妻子这么寒碜。

这脸s e苍白,眼窝凹陷,怎么看怎么病态。

那易司宸常常玩小嫩模也有了合理解释,谁看着这样病态的老婆能有兴趣啊,虽然撇去病态,林薇薇的五官还算不错,可晚上看着像鬼一样,不吓人?

林薇薇面s e僵石更,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这时,易司宸又招来服务生,把红酒杯递给林薇薇,道,“薇薇,这场商务宴里可都是帝都知名的老总,你第一次见他们,还不给老总们敬敬酒。”

可她后背的伤口还在结痂,怎么能喝酒。

但看着易司宸嘲讽的眼神,她只能喝。

这之后,易司宸又带着她敬了好几个人,林薇薇头晕目眩,直到一道令她惊眸的身形映入眼帘……

颀长的身姿被西装包裹,男子英俊绝伦的面上,是孤傲的冷漠,尤其那双眼,漆黑如墨,就像是是宇宙中的黑洞,带着慑人的吸附力。

虽然,她那晚爬上的那辆车,那车里的男人,她脑中只有一道模模糊糊的虚影,但他的这双眼睛,她却记得特别清楚。

林薇薇面s e瞬时煞白。

“傅总,听说傅氏最近把南城的项目拿下了,真是恭喜。”

易司宸朝着男子举杯,脸上是疏离又客套的笑。

傅西爵淡淡瞥眼,而相比易司宸还懂得客套,他则是连酒杯都没举,只是在眸子微眯后,将视线定在林薇薇的脸上,“这位是……”

林薇薇心里一个咯噔,慌忙低下了头。

易司宸顶了下她的胳膊。“这位是我内人,薇薇,还不给傅总敬酒。”

林薇薇神s e僵石更,哆嗦地伸出酒杯,“傅、傅总……”

傅西爵盯着她颤抖的手,以及那张愈发苍白的脸,瞬间,那五官,从脑海中回忆起什么。

挑了挑眉,傅西爵道,“原来是易总的妻子,看着,还真面熟。”

啪。

林薇薇五指一颤,僵握的酒杯瞬间落地。

易司宸眉眼不悦,“你怎么回事。”

林薇薇僵立,有好多人向她看来,她却像是哑了一般,说不出话。

“看来易太太有点怕生。”

傅西爵chun角弧度意味不明,招来服务生将地面清理,转身离开。

后来都发生了什么,林薇薇已经记不清,只记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晕,脚步越来越晃,易司宸看出她是真醉了,终于没有再*她。

“自己找个角落呆着,别再给我丢脸。”

易司宸瞪了她一眼离开。

林薇薇不想呆在窒闷的会场,摇摇晃晃来到外面的花园。

清新的空气,终于让林薇薇有了喘息的机会,可没几分钟,鹅卵石的地面就响起了一串脚步声,沉沉的,是男士皮鞋的声音。

是谁。

林薇薇下意识地紧张,而在沙沙两声后,一道身影拨开树丛走入,竟是傅西爵。

“你、你想做什么!”

林薇薇眼底醉意全无,几乎是条件反身寸地从石椅上站起来,然后惊惶地攥紧了手里的包包,一副他再敢接近,就要打电话报警的模样。

傅西爵微怔,在看清是她后,冷冷笑了一下,“易太太觉得我要做什么。”

边说,还边单手c*兜,朝着她走。

“你、你别过来!”

林薇薇吓着了,拿出手机就开始翻号。

傅西爵瞥着她手机屏上“老*g”两个字,眼底幽芒微浮,身体前倾,捏起她的下颔,居高临下道,“易太太这么迫不及待,是要让老*g来捉奸?”

捉奸两个字,让林薇薇唰地变了脸,她扬手就要去扇他,“你这个混蛋,那晚只是一场意外,你已经占了便宜,为什么还要揪着我不放!”

傅西爵冷笑着扣住她的手腕,“易太太哪来的自信觉得我揪着你不放?”

“那你刚刚在司宸面前说我面熟!”

“你看着难道不面熟?”

林薇薇被噎住,也愈发恼怒,“你乘人之危还咄咄*人,你简直qinshou!”

“我qinshou?”

傅西爵冷笑一声,“这位x*,麻烦你搞清楚,那晚是你自己光溜溜地爬上我的车,我有推开你,但你却一再往我身上缠。”

林薇薇面红耳赤,“可就算我中了药,但你乘人之危不也是强.暴?”

“我强.暴?”

傅西爵突然捏住她的下巴,高d*a的身躯笼罩。

“你、你g*嘛……”

林薇薇瞳眸惊骇,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傅西爵睨着她的反应,嘴角嘲谤,“我有没有碰过你,你自己不知道?”

什么。

林薇薇一愣。

他的意思是那晚没有碰她吗。

可她身上有很多淤痕。

傅西爵像是看穿她的心思,冷笑,“那是我掐着你摁椅背上,你自己不停挣扎磕出来的,不是所有男人看到女人都是qinshou,也别以为自己魅力过人。”

林薇薇面s e乍青乍红。

但傅西爵的话,她是信的,因为那天从酒店醒来,她身上虽然有淤痕,但下shen并没有不适的痛感,只是她当时太乱没多想,原来根本就是他没碰过她。

林薇薇d*a吁一口气,“那既然傅总是个君子,还请以后当做彼此不认识。”

“如你所愿。”

傅西爵讽刺一声,抬步转身。

可就在此时,有女人的娇嗔传来。

“嗯……易少,你好久都没有来找人家了,是不是又有新欢了?”

林薇薇身形僵石更,扭头,果然从树丛的缝隙中,看到正朝这边走来的易司宸,而他的怀里搂了一个女人,女人几乎整个身体都挂在易司宸的身上。

“易少,人家这些日子可想你了呢。”

“呵,怎么想,哪里想。”

“讨厌啦,易少你好坏。”女人也不矫情,主动勾住易司宸的脖子,“易少,树丛后面,有一张石桌……”

林薇薇面s e煞白,喉咙口就像被针扎着那么刺,她的丈夫,竟然连酒会,都能和女人调情。

悉悉索索的树丛被一层层地拨开,再几秒,就能穿过来。

可她的两脚就像是灌了铅,无法动弹。

倏尔,一只d*a掌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带到了一颗d*a树后。

c*u壮的树木,足有一个人张开手臂那么c*u。

黑暗,将她的身影吞噬。

下一秒,易司宸搂着女人进来。

女人娇哼着仰头,嗲着嗓子问,“易少,你今晚怎么带着你老婆来了,你们感情变好了?”

“别提那个女人!”

易司宸面s e陡然y沉,“什么老婆,她配么?”

林薇薇像个木偶一样站着,明明什么都看不到,可那不停歇的声音,却幻化成扭曲的鬼影,将她紧紧缠绕,带着刺,淬着毒,令人痛不欲生。

易老爷让她再给易司宸一次机会,可真的,还有必要吗?

一双微凉的手,突然摸上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