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宠她爱她呵护她,而她一看到他就想要逃跑/冷先生的甜婚指南免费阅读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3 23:45:05 责编: 人气:

他宠她爱她呵护她,而她一看到他就想要逃跑/冷先生的甜婚指南免费阅读

“唔——好热……”

梁以沫是被热醒的。

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按了几下床头的开关,灯都没有亮。

“这么热的天居然又停电了!”

郁闷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梁以沫跌跌撞撞地走到阳台的推拉门前。

“唰”地一声,厚重的窗帘被拉开,她将推拉门打开透气。

突然,一道高d*a的黑影骤然闯入她的视野。

见、见鬼了?!

顿时,梁以沫吓得目瞪口呆。

就在她的思绪出现短暂的停滞时,黑影踉踉跄跄地走进来,一只带着血腥味的手掌捂住了她的嘴巴。

低沉暗哑的冷斥响起:“进去!”

梁以沫已经吓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黑影的耐心见底,伸手捞起梁以沫,直接把她扔回床上。

木板床很石更,梁以沫被摔得生疼,她挣扎着想要起来。

黑影却迅速的卸掉身上的装备,压了上来。

结实的*膛,有力的双臂以及浓浓的男x*ing荷尔蒙气息,紧紧地将她包裹。

黑暗之中,梁以沫心惊胆战,声音带了哭腔:“你……”

“别出声。”男人低声打断她:“配合我。”

梁以沫愣了愣,余光里,阳台外墙,又出现了几个人影,手中的武器反身寸着摄人的寒光。

“啊——”

梁以沫惊恐地张嘴,叫声差点脱口而出,却被一片冰凉的chun瓣堵住。

声音戛然而止,淹没在男人温热的口腔。

“唔——”

那是她的初吻!

梁以沫瞪d*a了眼睛,双手不禁捏成了拳,一下又一下地捶打着男人的*膛:“放……开我!”

见状,男人的手掌覆上她的,轻易钳制住她不安分的动作,低低的声音带着薄怒和隐忍:“别乱动! ”

别乱动?

凭什么!

这个男人闯进她的房间,还夺走了她的初吻,她恨不得给他一巴掌!

梁以沫挣扎得更厉害了。

屋外传来哒哒的脚步声,那群人还没有离开。

男人继续堵着女人的chun,如今他腹部受伤,一旦被那群人发现了,不仅他要死,还会连累战友。

当下心中有了抉择,看着女孩因为挣扎而泛着嫣红的脸庞,他沉沉说道:“对不起,我会对你负责。”

梁以沫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瞬,裙摆被掀起,灼热的温度贴了上来,紧接着是撕裂的疼痛。

“唔唔唔……”

痛,好痛,更多的是屈辱。她的初次竟然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汹涌而出,打湿了她的头发。

男人看着她泪光盈盈的脸庞,动作不由地慢下来,滚烫中带着怜惜,寸寸磨过她的血*。

屋外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身下的女人也因为陌生的疼痛晕了过去。男人却越陷越深,完全沉浸在这种致命的感觉中。

第一次发现,原来,女人还可以如此美味。

他低头,慢慢吻去她脸上的泪痕,随后,顺着柔软的肌肤辗转到她的chun边,轻轻烙下滚烫的一吻。

认真道:“我会娶你的。”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梁以沫从床上坐起,身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昨晚,不是梦,她真的丢了自己清白……

想到这,眼泪倏地滚落下来,她现在该怎么办?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啊!

她该怎么向何明旭交代?他会不会嫌弃自己?

她将身上皱得不成样子的睡裙理好,不知所措地走进洗手间。

当她抬头看向浴室镜时,又吓了一跳。

不知道什么时候,脖子上竟然挂着一块玉坠。

玉坠上雕刻着一个“夜”字,周边缠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这东西难道是昨晚那个男人留下来的?

想到那个男人,梁以沫一阵恶心,连忙将玉坠取了下来。

咔哒一声,门忽然被人从外打开,是她的合租舍友苏漫雪起来了。

梁以沫心颤了一下,握着玉坠的手连忙往身后藏了藏。

苏漫雪推着门进来了,看到她闪躲的动作之后,心下狐疑,立马问道说:“以沫,你g*嘛呢?”

梁以沫将又将手往身后藏了几分,心虚的回答:“没,没g*嘛。”

“真的?”苏漫雪显然是不信,一个跨步过去,将她的手拽了出来:“手里藏着什么好东西,给我看看!”

下一秒,她就看见一块晶莹剔透的翡翠玉坠。

她平时最喜欢研究珠宝首饰,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块玉坠绝对是A货!

“以沫,这东西哪来的呀,该不会是你背着何明旭收了别的男人的礼物吧。”苏漫雪说着,眼睛里的嫉妒都快溢出来了。

何明旭那个穷学生肯定是买不起这么贵重的东西,想来只能是哪个有钱的老男人看上了梁以沫,送给她的。

苏漫雪越想越不甘心,自己长得也不差,怎么就没有她这种好运气?

梁以沫闻言,心狂跳了起来,连忙解释着:“这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你看错了,地摊上淘来玩的假货而已,你喜欢送给你好了。”

苏漫雪向来d*a嘴巴,又是自己的老乡,如果昨夜的事被她知道了,再传到家里人的耳朵里,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苏漫雪的目光重新落在了玉坠上,“真的?”

梁以沫直接说道:“当然是真的,行了,我先去上班了,你早点过来别迟到!”

说完,梁以沫立即跑了出去,随后匆匆忙忙出了门。

屋内的苏漫雪,把玉坠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遍。

这么漂亮的翡翠,真的只是个地摊货?

她往脖子上一戴,瞬间觉得肤s e亮了几个度,玉坠很衬肤s e,她有些爱不释手了,要是A货就好了。

想到这里,苏漫雪有些泄气,恰在此时,门外传来门铃声。

肯定是以沫又忘了带钥匙,这丫头真麻烦!

苏漫雪不情愿地去开门。

打开门后,却吓了一跳,门外是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苏漫雪警惕地问:“你们找谁?”

为首的男人见她脖子上戴着那块玉坠,连忙欠身颔首:“d*a少**,您好!!我们是来接您的!”

“d*a少**?!”苏漫雪惊怔,“什么d*a少**?”

为首的男人会心一笑,解释道:“您脖子上戴着的,是d*a少爷留给您的祖传玉坠!”

祖、传、玉、坠!

苏漫雪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前的这块玉坠,惊喜的同时,又意识到了另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对方似乎d*a有来头,但这块玉坠却是梁以沫的……

苏漫雪思前顾后,决定先探探对方的底细:“我还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d*a少**,您好!我们是冷氏集团的人,我是冷家的管家,您可以叫我刘叔,我是d*a少爷派我来接您的。”

“冷氏集团?!”

苏漫雪震惊:“就是那个产业扩及娱事务三界,净利润称霸全国连续十年第一的冷氏集团?!”

“是的,d*a少**。”刘管家微笑着点了点头。

苏漫雪又惊又喜地接着问:“那你家d*a少爷是?”

“我家d*a少爷是冷氏集团的继承人!因为d*a少爷的身份比较特殊,真实姓名暂时不宜透漏给您,等您和d*a少爷成婚后,d*a少爷自会告知您有关于他的一切。”

苏漫雪听得心花怒放了。

这是多么诱人的条件啊!

“真的是太好了!那你们立即带我走吧!我要当豪门d*a少**!”

苏漫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幸福会来得这么快。

已经是利欲熏心的她,完全忘了这块玉坠的主人其实是梁以沫。

苏漫雪第一次坐上价值上千万的豪车,心潮澎湃,更对那位冷家d*a少爷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冷d*a少爷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苏漫雪既紧张又激动,坐在驾驶座后,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她试探x*ing地问:“刘叔……你家d*a少爷,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这个嘛……”刘管家一时间也答不上来,摇摇头:“d*a少爷并未提起。”

“这样啊。”苏漫雪会心一笑,心里头乐开了花,真的是连老天都在帮她!

“刘叔,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漫雪。”

刘管家闻言,点点头,拿出手机发出一条信息:d*a少爷,少**已经接到,她是苏漫雪。

原来她的名字叫——苏漫雪。

漫雪,漫天飞雪,真是人如其名,冰清玉洁!

某栋废弃的烂尾楼里,被伪装成破铜烂铁的越野车里,脸上涂抹了油彩的男人收到刘管家发过来的信息后,情不自禁地嘴角微扬。

“四少,待会我们将要跟‘秃鹰’d*ag*一场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看手机傻笑?”韩剑锋看着难得一笑的冷夜沉,不禁打趣地问。

向来冷酷面瘫,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冷夜沉,竟然也会笑?!莫非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冷夜沉并未搭理他,快速编写了一条短信,发出去。

“四少,你昨晚潜伏败露行迹,被‘秃鹰’的人追杀,从那么高的楼顶跳下去,竟然d*a难不死,该不会是被哪位美女救了吧?”

韩剑锋摸着手里的*,笑得贼兮兮。

冷夜沉瞥了一眼韩剑锋,意味深长地反问:“本少被自家老婆救了,你也有意见?”

“你有老婆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韩剑锋一脸懵然,难以置信地看着冷夜沉。

冷夜沉嘴角微扬,会心一笑:“昨晚的事……”一夜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