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自地狱,顾霆琛林晚青全文免费阅读;小东西还跑吗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5 22:41:59 责编: 人气:

她来自地狱,顾霆琛林晚青全文免费阅读;小东西还跑吗

愤怒、讨厌、冷漠,所有的情绪都在他脸上,他睁d*a双眼瞪着我,似乎要把我生生撕裂,揉成粉末。

“霆琛哥,我的脚好痛。”阮心恬d*a声哭喊。

顾霆琛没理我,转身抱起阮心恬,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我愣在原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姐,你的手流血了!”刚进门的肖涵惊叫起来。

这才发现,我的右手还撑在瓷片上,而手掌下面,早已殷红一片!抬起手掌,很多小瓷片扎进了*里。

“流了这么多血,疼吗?”肖涵将我扶起来,小心地将扎进我手心的瓷片取下来。

“还好。”其实是很疼的,可比起心中的伤痕累累,手上这点痛真的不算什么。

“姐,你这样做值吗?”肖涵眼中含泪,小心翼翼地问我,她跟了我三年,很多事都看在眼里。

我没有回答她,因为我自己也没有答案。这么多年,我一直试图努力,但终究是徒劳,到底值吗?

肖涵没有再说话,拉着我的手向外走去:“不行,你这个扎的太深了,得去医院。”

“我自己去,今天新戏的剧本围读,你去盯着。”血一直在流,无奈我只能找一条g*净的毛巾缠住打车去医院。

好在,医院很近,可尽管这样,那条纯白s e的毛巾还是被鲜血染成鲜红s e。

刚到医院门口,就碰到了顾霆琛抱着阮心恬走了过来。

“晚青姐,你的手怎么流了那么多血?”正当我想假装没看见,低头离开时,阮心恬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抬眸,她在顾霆琛怀里满脸疑问的看着我,仿佛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过。

这演技,要是拍戏,奥斯卡都能拿下。

顾霆琛用冷冽的目光瞥了我一眼,鼻子里冷啍一声,转过头没有理我。

阮心恬抬起头,清纯的脸蛋一派忧s e:“霆琛哥,让晚青姐跟我们一起上楼吧,正好慕白哥在等着,让他给晚青姐包扎才放心。”

我到是忘了,这家医院是顾霆琛另一个生死兄d*冷慕白家的。

“不用,我去挂个急诊就好。”不等顾霆琛开口赶人,我识相的转身离开。

阮心恬一双美眸暗了暗,一只手扯着顾霆琛的衣角,抬头用软糥的声音喊道:“霆琛哥……”

果然,会撒娇的女人是无所不能的。

顾霆琛原本对我充满了怨恨,对我的伤势无动于衷,但阮心恬一撒娇,他回眸看了我一眼,无比厌烦地道:“让你去就去!”

语气依旧带着不可违抗的霸道。

我的心竟然没有一丝涟漪,平静的可以。

“好。”

虽然明知道阮心恬不怀好意,但服从顾霆琛的命令,已成为我的习惯!

来到五楼的VIP病房前,身着白d*a褂身形俊逸的冷慕白站在门口等候多时。人以类聚,这话不假,顾霆琛的兄d*都跟他一样,个个帅气又多金。

“她刚才摔倒了,你给她看看脚。”顾霆琛将阮心恬抱进了病房。

站在门口的冷慕白看了一眼我的手,愣了一下,最终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病房。

病房里,阮心恬坐在床上,顾霆琛坐她身边用一只手揽着她的肩,冷慕白蹲在地上,轻轻地晃动着她那只受伤的脚。

*g主总是众星捧月,获得所有人的关爱。

“霆琛哥,好疼!”阮心恬美目含泪,楚楚可怜的伸出双手抱住顾霆琛的肩膀。

他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忍着点,一会就好。”

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阮心恬抬起眼,对着我露出了挑衅和胜利的冷笑。

没有理会她的伎俩,我静静地靠在门框上看着他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没有外伤,去拍个片子看有没伤到骨头。”冷慕白站起来。

顾霆琛抱着阮心恬向外走去,冷慕白也起身跟上。

“冷医生,可以先帮我包扎一下伤口吗?”看着一行人走远,我在身后轻轻道。

血还在流,没人关心我,我总不能也随着他们糟践自己。

顾霆琛顿住脚步,蹙眉回头看了我一眼,对冷慕白道:“你留下。”

冷慕白没有说话,转身拿出工具,轻轻地帮我将手上的瓷片用镊子夹出来,再清理伤口消毒包扎。

不愧为名医,动作娴熟且轻柔

“林x*,伤口很深,为避免感染,最好挂点抗生素。”冷慕白语气疏离而客气,顿了顿,他继续道:“其实你不必这样委屈自己的。”

人都说,“兄d*劝和,闺蜜劝分”,但顾霆琛兄d*们无时不刻不在找机会劝我离婚。

结婚三年来,冷慕白对我的态度一直是礼貌而生疏,永远只有一个称呼林x*,甚至只要有机会就劝我离开。

有时候我是真的特别羡慕阮心恬,她只要掉几滴泪,就可以拥有我再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的温暖和关心。

这些事真的不能细想,只会让人心生郁结,扯了抹笑,我开口道,“谢谢,不用了。”

冷慕白盯着我道:“疼吗?”

我轻轻摇头,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人这样问了,可惜都不是他。

他没有再说话,起身离开了。

我本想离开,但下午就是**葬礼,折腾了这么一d*a圈,估计顾霆琛已经忘记了。我虽然不被允许出席,但还是想提醒一下他。

算是报答**这些年对我的好。

很快,顾霆琛就抱着阮心恬回来了。

阮心恬好像睡着了,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慢慢替她盖好被子。

“顾霆琛。”我压下心中郁结,轻轻开口。

他抬眸狠狠瞪了我一眼,示意我小声,转过身见阮心恬睡的正熟,这才冷冷开口:“说!”

“**的告别仪式下午两点开始。”我小声提醒道。

“我知道。”难得的,这次顾霆琛没有生气我多事。

“那就好”我低头,静静地站在床边,多希望他能改变主意,同意我去葬礼。

然而,他什么也没有说,甚至不愿和我相处,起身到走廊上抽烟去了。

“林晚青,你缠着他也改变不了结果,他是不会让你去葬礼的。”阮心恬无比清晰的声音传来。

原来,她在装睡。

心思被揭穿,我愣了一下,随即淡漠开口:“你不也天天缠着他,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她咯咯笑起来:“不,我跟你不一样,他的心在我身上。”

低头转动着手上的戒指,我浅笑道:“人生几十年,谁能保证会一直不变。至少我还有一纸婚书作为保障,你呢?”

我的话让阮心恬脸s e一沉,随即她变得有些不安。

起身坐了起来,她挑衅地看着我:“要不要打个赌?赌霆琛哥会不会为了我留下?”

我默不作声,根本没有赌的资格,在她的面前,我早已输的一败涂地。

阮心恬没有再说话,转身将床头柜上一杯滚烫的开水全数倒在自己的手背上。动作狠绝,没有半分犹豫。

一切来的太突然,我只有傻愣着,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冒着热气的水顺着她手背倾泻而下,她白皙粉嫩的手背以*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啊!”她发出撕心裂肺叫喊声。

这个喊声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怎么了?”顾霆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