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晚青和顾霆琛的爱情故事;宝贝,是这吗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5 22:43:12 责编: 人气:

林晚青和顾霆琛的爱情故事;宝贝,是这吗

“霆琛哥,我想喝水,不小心………”尽管疼到面部扭曲,阮心恬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台词。

“你是死了吗?为什么不帮她倒水?”顾霆琛按响了床头的按钮后,转过身对着我厉声喝道,脸s ey沉得可怕。

如果不是怀里还抱着阮心恬,他势必将我生吞活剥。

我低头不语,虽然不是我的错,但这事说到底跟我有关,是我激起了阮心恬的危机感,她才会伤害自己,来验证她在顾霆琛心中的位置。

其实,她根本不用印证的,任谁都知道,他是多么的宝贝她!

很快,冷慕白匆匆赶来,一d*a堆人围着阮心恬处理着烫伤部位,我默默退出病房,走出医院。

外面,雨已没那么d*a了,但依旧淅淅沥沥。

不被允许出现在葬礼,我也没了去老宅的理由,但还是打车提前去了顾家墓园。

**是我的恩人,生前对我也如亲孙女般,她的最后一程,我必须得去。

顾家墓园拥有单独一座小山,据说是顾家祖上专门找d*a师寻得的风水宝地,顾家先祖全部葬在这里,平时派有专人看守。

因为时间尚早,墓园里只有几个来提前做准备工作的工人。

**的墓地跟爷爷挨在一起,我寻了一片地势较高的小树林,这既能避免被顾霆琛看到,还能送别**。

呆呆地坐在湿地上,想着自己的处境,阮心恬的不顾一切,以顾霆琛对我的态度,*口堵的难受。

下午四点半,**的骨灰和顾家人陆续到达墓地。

**生前德高望重,一同前来的除了顾家人还有不少盐城的名门望族,浩浩荡荡的人群竟看不到尽头。

但是我还是在长长的队伍中一眼就看到了顾霆琛,他总是那么的鹤立j群,一身黑衣将他衬托得更加挺拔俊逸。

顾霆琛推着一个轮椅,仔细一看,上面坐着阮心恬!

他居然带上了她!

今天这样的场合,他带着她出席,是在迫不及待向所有人宣布阮心恬的身份了。

虽然脚和手都被缠上厚厚的纱布,面s e也有些憔悴,但阮心恬的双眼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之s e。

呵呵,果然阮恬恬的牺牲是值得的,他没有为她留下,却让她出现在了顾家的葬礼上。

她终究是如愿了!

我的心像是被扎进一根刺,痛到无法呼吸。

不想再看眼前的场景,我转身离开了墓地,脚步有些踉跄,胃里一阵翻滚,忍不住趴在一棵树边g*呕起来。

吐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我这才想起,除了昨晚那两碗冷面,一整天我都没吃任何东西。

如果是我一个人,不吃不要紧,但现在为了肚里的孩子,我必须让自己吃点东西。

转身下山,我向离墓园比较近的顾家老宅走去,准备趁d*a家都不在,找李姐要点吃的再回家。

站在别墅外,看着高门d*a楼,我有些泪目,可能这是最后一次来这里。葬礼过后,就是我兑现承诺签字离婚的时候了。

d*a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李姐一脸诧异:“少夫人,你怎么站在这里?”

我抬头微笑道:“李姐,有吃的吗?我肚子饿了。”

“有,你快进来,我带你去偏厅吃。”

虽然我没说什么,但李姐是跟在**身边多年的人,心思剔透,我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她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带着我去没人的偏厅。

*着自己吃了一些东西,我才感觉胃里好受点。

正准备起身出门,李姐拿出一个盒子递到我手上,神s e悲悯道,“这是老夫人生前留给你的,你好好收着。”

顿了顿她又道,“老夫人说了,她走后如果少爷*着你离婚,你就把这个盒子给少爷,他看后,会有所顾忌,不会轻易和你离婚。”

我低头看着手中j*致的小盒子,方方正正却很牢固,完全打不开,看向李姐,我疑惑道,“怎么打开?”

“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夫人说了,少爷知道怎么打开。”李姐姐摇摇头,一脸为难。

我收起盒子不再言语,跟李姐道谢后抬脚离开。

李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少夫人,你的脸s e很不好,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老夫人临终前一直念叨着你,想让你和少爷早点生个孩子,顾家的香火就指着你们了。”

提到孩子,我不由愣了愣,抬起手朝李姐挥挥,头也没回的离开了。

**一共生了三个e*子,d*ae*子顾震东育有一女,二e*子顾震南夫*是丁克,三e*子也就是顾霆琛的父亲顾震北,在他三岁那年因飞机事故和她mu亲一同去世。

因此,顾家虽然家d*a业d*a,但人丁单薄,**一直希望顾霆琛能早点成家立业,为顾家传宗接代。

“哟哟,我当是谁,这不是顾家前少夫人嘛!当初我说什么来着,没有老太太撑腰,你得意不了多久的,这么快就应验了吧?”正思忖间,前面传来得幸灾乐祸的声音。

一听就知道,来人正是顾震东的x**李佳。

自古豪门是非多,顾震东虽为长子,但一生不受**重用,再加上生的是女e*,**将整个顾家交给了顾霆琛,她心有不甘,所以心里怨恨d*a。

但她从不敢在顾霆琛面前造次。

出身贫贱又被**重用的我,就成了她的眼中钉*中刺,逮着机会就要冷嘲热讽一番,这些年我早已习惯。

按下心中郁结,我抬起头对着她以及身后的徐红礼貌道:“d*a婶二婶好!”

“你说你咋这么没用?就这样被人扫地出门了,唉!”二婶叹息道。二婶因为没有子嗣,又在顾氏拿着股份,对我不算友好但不怎么针对。

“顾霆琛就是一个白眼狼,你看他对老太太的态度就知道,白瞎了老太太临终前还一直惦记着他。”李佳一脸不屑地讽刺道。

“行了,你别说了。”徐红瞪了她一眼,转身向我道:“**也下葬了,你早些回去吧!以后遇到什么难事,还是可以来老宅找我们。”

“嗯,谢谢二婶。”我心中酸涩,**这一走,d*a家都知道我和顾家缘份已尽,都把我当成了外人。

风会停,雨会g*,太阳会落,我终究会失去他。

顾家的别墅在山顶,这里没有外来车辆,天快黑了,我加快脚步向下走去。

“兹…”一辆车在我身边停下,我扭头,车里坐着顾霆琛,神s e深沉,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怎么会在这里?阮心恬呢?

他没有看我,面s e一如既往堆着寒气,只是沉着嗓子道:“上车!”

不会是专门来送我的吧?

我正犹豫,见车子已经启动准备离开,来不及细想,连忙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车上的温度很低,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转过头来,神s e冷冽的瞪着我,脸上的怒气很明显,我不由地低下头,小声道:“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偷偷来送**最后一程。”

想来,他是在气我违反约定,出现在顾家了。

原本以为他会d*a发雷霆骂我一顿,没想到他只是一言不发,转头专心致志地开车了。

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车内安静得有些可怕。

我掐着手指,几次想要开口,但每次看到他y沉的脸s e便又将话压了回去。

许久,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口,“阮x*还好吗?”

车子猛地刹住,顾霆琛的身子压了过来,棱角分明的脸庞近在咫尺,深不见底的黑眸透着寒气,从他的瞳孔里我看到了愤怒和肃杀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