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自地狱林晚青顾霆深;好了宝宝不哭了老公抱,男主顾霆琛女主林晚青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5 22:44:18 责编: 人气:

她来自地狱林晚青顾霆深;好了宝宝不哭了老*g抱,男主顾霆琛女主林晚青

他伸出手捏着我的下巴,被迫我与他对视,冷冷开口:“还好意思问,你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不是我。”脸被他捏到生疼,我却不敢挣扎,阮心恬受了伤,这笔帐他迟早会发泄在我身上。

“还想狡辩,林晚青,你不会以为有了那个盒子,我就真的不敢离婚了吧?”他语带嘲讽,声音透着冰寒之气。

我心里一怔,他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我没拿花瓶砸她,也没用开水淋她。”尽管没有必要,但还是想说出来。

心中有些苦涩,我接着开口道:“**给我的盒子,我并不想打开,更不想用它来维持我们的婚姻。顾霆琛,我答应你,我们离婚,明天就去办手续!”

天s e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车窗外的风声伴着淅淅沥沥的雨水拍打着车窗,将原本就低沉的气氛压得更加y冷。

我突然同意离婚,似乎令顾霆琛有些意外,他松开了我。薄chun上扬,冷笑道,“心恬还受着伤,你现在就想脱身?”

我怔住了,不明白他到底要我怎么样?我同意签字是他一直的愿望,现在为了给阮心恬复仇,不知道他又要我做什么。

“从今天起,你来照顾心恬,直到她痊愈为止。”他坐直了身体,修长的手指扶在方向盘上拍打着,目光变得有些深邃。

我不明白他到底想要g*什么,只能微微点头。

正如阮心恬所说,在顾霆琛面前,我真的是卑微到尘埃里。毫无底线答应他的任何要求,似乎已成为我的习惯。

哪怕是像现在这样,他让我去照顾阮心恬,不管内心多么的抗拒,我还是会点头答应。

顾霆琛y沉着脸没有再说话,从他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车子重新启动,很快回到我们的家——英郦山庄别墅。

“霆琛哥,你回来了?……”房门刚打开,一个欢呼雀跃的声音传来,见进来的是我,随即冷下脸来,语气不欢地道:“你怎么来了?”

我怒极反笑,见过鸠占鹊巢的,但没见过占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这里目前还是我的家。”我不想理她,转身看着顾霆琛,轻轻道:“你答应过我,在我未离开之前,不会带她来这里。”

“林晚青,你别太自以为是。”他没有看我,冷着脸从我身旁越过,走向了阮心恬。

“霆琛哥,我是不是不该过来?惹晚青姐不高兴了,你让我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阮心恬收起了不满,恢复到一贯的柔弱之态。

他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握着她的手温柔地道:“傻瓜,不要多想,你受伤了,一个人住怎么可以,安心住这里,让她照顾你几天,这是她应该做的。”

眼前的这一幕刺疼了我的神经。

阮心恬这才堆起甜甜的笑容,欢快地道:“好的,我都听霆琛哥的。”

两人相对而笑,完全当我不存在。

我这个女主人,竟然没有半句发言权,就这样被他们安排了。

不想再被伤害眼睛,我转身想上楼。

身后,传来了阮心恬的声音:“晚青姐,你今天怎么没去参加**的葬礼呢?**生前那么疼你,葬礼上d*a家都在问你,你不该那么任x*ing让霆琛哥难堪的。”

我一愣,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但却还是不受控制的被她刺伤。

我yong li抓住楼梯扶手,手指因为yong li,微微有些泛白,半天才让自己镇静下来,慢慢转过身,正欲开口说话。

“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吃。”顾霆琛没有给我机会,微笑地看着阮心恬。

“好呀好呀,霆琛哥,我想吃你做的鱼。”阮心恬不再理我,满脸幸福地看着顾霆琛。

“好,你乖乖在这看电视等着,我马上就好………”

我转身,上楼,关门,将客厅的声音关在了门外。

回到房间,我坐在落地窗前,d*a热的天,我竟然冷到发抖,双手抱着膝盖,将自己蜷缩起来。

…….

第二天早上,我被手机信息声吵醒。

是阮心恬发来的,让我下楼做早饭,刚醒,我还有些迷糊,半天才想起,昨天顾霆琛说了让我照顾她。

昨晚没睡好,头有些痛,我还是挣扎着爬起来。

“慕白哥,你先坐会e*,我去给你拿水果。”刚下楼,就听到了阮心恬女主人般地招呼着冷慕白。

说完,c作着她的轮椅向餐厅去,因为使用不熟悉,轮椅半天都没有动。

我静静地站在楼梯上,默默地看着她的表演,屋子里没有顾霆琛的身影,想来去上班了。

“我不吃,你别动。”冷慕白说完转身看到我,微微点头,漠然道:“林x*,霆琛让我来给心恬换药。”

“晚青姐,你可算起来了,你先给慕白哥拿点水果,然后快去做早饭吧!”阮心恬理所当然地吩咐着,完全把我当成了使唤阿姨。

我没有说话,起身去了厨房,冷慕白跟了过来:“我知道不是你,就没想过跟他解释清楚?”

我知道他指的是阮心恬在*g司受伤的事。

沉默良久,转身拿走茶杯倒了一杯水递到他手上,有些无奈道:“解不解释有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阮x*受伤了,必须得有人来照顾,不是吗?”

冷慕白没有再说话,转身去客厅拿来了医药箱,神s e微敛的看着我,道:“你的伤口也需要换药了?”

说完,不待我拒绝,他拿起我受伤的那只手,一层层揭开纱布,受伤的地方因为昨天雨水的浸泡有些发白,看着像是化脓了。

奇怪的是,从昨晚到今天早上,我竟然一点也没感觉到痛。

冷慕白神s e一顿,眉头微蹙,抬头看向我,半天才开口:“疼吗?”

这是他第二次这样问我。

我呆住,*口翻起阵阵酸涩,“啪!”一滴珠子般d*a小的眼泪打落在地上,走廊上的穿堂风呼啸而过,将原本就y冷孤寂的走廊衬得更加空寂了。

你看,连普通朋友也算不上的人都相信阮心恬不是我弄伤的,会记得我的手也受伤了,会两次问起“疼吗?”

为什么他却不那么想,就能那么健忘,完全想不起,甚至还要让我拖着受伤的手照顾他心爱的人。

他明明知道,我会难过的,他却总能让我更痛。

手被牵起,我下意识的要收回,却被拉得更紧。

“再不换药你的这只手就要废了。”冷慕白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霸道地将我的手拉过去,重新处理伤口。

我知道,他是一个不喜欢管闲事的人,是我的遭遇让他同情了?还是仅仅因为我是顾霆琛的妻子呢?

换好药后,冷慕白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去客厅帮阮心恬换药去了。

我从冰箱里拿出几个蛋煎好,再拿出现成的面包和牛*热好,分成三份,送到了客厅。

“你就给我吃这个?”阮心恬有些不满地道。

“那不然呢?”我咬着面包,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我不管,我要吃d*a餐,我现在就给霆琛哥打电话,让他中午回来给我做饭。”阮心恬说完拿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