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莜萱盛翰钰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夫人总想气我免费阅读章节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5 22:50:30 责编: 人气:

时莜萱盛翰钰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夫人总想气我免费阅读章节

“你不是。”盛翰鈺面无表情,语气清冷却十分笃定。

时莜萱还沉浸在获得自由的美好想像中没回过神,顺嘴问道:“什么?”

盛翰鈺浑身散发出强d*a,冷冽的气场,语调却很平淡:“和我相亲的女人不是你,你是冒牌货。”

时莜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能看见?”

“香水味不对,声音也不对,你是谁?”

盛翰鈺给出答案后,突然一把抓住她手腕,攥的铁紧。

她感觉自己手腕都快被攥断了——突然“哇!”一声d*a哭:“痛,好痛,坏人,你放开我,d*a坏蛋……”

眼泪在漂亮的小脸上糊了满脸,刚才还j*灵一样的女子画风突变,丝毫不顾形象的边哭边嚎。

盛翰鈺松开她,转身出去,并没有忘记给门带上。

……

书房中。

“马上给这女人调查清楚,我要知道她所有的详细情况。”

盛翰鈺给女人塞到自己怀里的d*a红本本扔在桌子上,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但浑身散发出的气场冰冷的让保镖情不自禁打个寒颤。

“是。”

保镖拿起结婚证,悄无声息退出去。

“咣!”

盛翰鈺一拳砸在桌上,面s ey沉的能拧出水来,敢算计他?

这女人和时家是活的不耐烦了。

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事情就是被人算计,没有之一!

很快,保镖就再次出现在书房里,恭敬道:“d*a少爷,已经调查清楚了,时家有两个x*,当时跟您相亲的是d*ax*,d*a少**是二x*……”保镖声音越来越低,没有说完却停住。

“说下去。”

“是。”

保镖咽下一口口水:“二,二x*痴傻。”

“哦?”

盛翰鈺眉头轻挑,却没有让手下有进一步的动作,更没有想给人退回去。

痴傻的女人嫁过来,李代桃僵?这笔账先给时家记上,以后再算。

不过d*ax*如果想嫁人,恐怕就不容易了!

新房里,女人已经蜷在床上“睡着”了,呼吸平稳,脸上还带着泪痕,“泪水”在脸上冲出一条条沟渠。

眼线,睫毛膏晕染开来,黑乎乎的在眼脸边糊了一小片。

“d*a少**,您醒醒。”张妈推门进来,看见她这副样子皱起眉头。

这就是老爷子给自家d*a少爷娶的d*a少**?

看上去就不太聪明的样子!

愿意嫁给d*a少爷的女人并不少,她虽然不懂老爷子为什么选中这样一个人,但人既然已经进了门,就不是她一个管家能说三道四的。

时莜萱“睡”的很熟,张妈喊了几声都没有给她叫起来。

“d*a少**,吃饭了。”最后一句起了作用,时莜萱像是条件反身寸般“蹭”下从床上坐起来:“好。”

她在管家强烈建议下,洗净脸手这才坐到饭桌前。

盛翰鈺坐在对面,饭菜很丰盛,时莜萱吃相却很不优雅,连筷子都不用直接上手,狼吞虎咽的样子让站在对面的管家直皱眉。

“d*a少**,请您优雅些。”

时莜萱站起身,油乎乎的手随便往身上抹两把:“我吃饱了,要回房间睡觉觉。”说完d*a摇d*a摆的走了……

不过,她走的方向不对。

管家跟在后面扯着嗓子提醒:“d*a少**,您走的方向不对,那边是厨房。”

于是时莜萱转回身往外面走……

“d*a少**,那是外面。”管家急忙追过去,再不敢让她自己走,领着她回房间。

管家出去。

一抹得逞的笑挂上时莜萱油花花的小脸,透过梳妆台的镜子,她嫌弃的看看自己的手和脸,然后锁上门去浴室冲澡。

热水顺着花洒冲在雪白的肌肤上,暖暖的充斥每一个毛孔,特别舒服。

时莜萱惬意的闭上眼睛哼着歌,想着洗过澡美美的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再和简宜宁联系。

刚才在饭桌上,她虽然埋头d*a吃,但管家,佣人和保镖的表情一点没差都被她捕捉到了。

他们对她充满鄙夷,轻视!

反而是d*a少爷面无表情,让人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时莜萱相信,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人来打扰自己,她想要做的事情,很快就会实现了。

舒舒服服洗个澡,然后随便用浴巾裹住,时莜萱走出浴室。

“啊——”

她惊叫一声,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你是怎么进来的?”

盛翰鈺d*ad*a方方端坐在床上,慢条斯理道:“这是我们的新房,你是我的新娘,你看见我应该这样惊讶吗?”

时莜萱很快意识到自己失态,立刻“傻呵呵”笑,拍着手道:“好玩好玩,我锁门了你都进的来,哥哥你好厉害哦……教教我怎么做到的好不好……”

小女人憨态可掬,说好听点叫天真无邪,实际上就是傻,和保镖调查到的资料一个样。

但盛翰鈺却对她很有耐心,拿起身边的钥匙举起:“很简单,有它就可以。”

……

时莜萱差点破功,脸上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心里给盛翰鈺骂个狗血淋头:奸诈,讨厌,可恶,无耻……有钥匙了不起啊?不经过人家同意就进别人的房间,神经病!

显然她和盛翰鈺想法并不一样,时莜萱已经先入为主的给这片地盘划到自己名下,丝毫没有和盛翰鈺共享的自觉。

盛翰鈺淡淡问道:“你洗澡了?”

“嗯。”

时莜萱条件反身寸般双手抱住肩膀,差点脱口而出问他想g*嘛?绝美的小脸上全是紧张。

虽然她是自愿嫁进来的,但时莜萱g e n本没打算和盛翰鈺在身体上有任何接触,只想有个能离开时家,却不会引起江雅丹警觉的借口而已。

如果她是“正常”女孩子,这样的想法显然不现实,不过她“白痴”啊,这样的想法就很贴合实际了。

时莜萱认为只要自己略施小计,就会被盛翰鈺厌弃,丢在一边不管不问。

只是事情发展,好像跟预想的不太一样!

“你去放水,伺候我洗澡。”盛翰鈺语气依然是淡淡的,却没有商量的余地。

时莜萱不太愿意,却没有拒绝的理由,更怕说多了露出端倪,被盛翰鈺看出来。

他只是瞎,但不傻!

而自己“傻”,傻子的人设就应该乖乖听话,才不会崩。

“好,我去放水,给你洗澡。”

时莜萱蹦蹦跳跳又转回浴室,拧开水龙头“哗哗”在浴池里注入半缸冷水,又倒了整瓶的沐浴露在里面。

“哥哥,你眼睛看不见,我扶着你。”她殷切的搀扶起盛翰鈺去浴室。

男人眉头微皱,她叫他“哥哥”?

这个称呼很奇怪,明明听上去很亲切,但盛翰鈺一点都不喜欢,尤其不喜欢从这个小女人的嘴里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