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翰钰时莜萱小说书名;夫人总想气我完整版,盛翰钰和时莜萱的免费阅读,小东西你在点火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5 22:52:11 责编: 人气:

盛翰钰时莜萱小说书名;夫人总想气我完整版,盛翰钰和时莜萱的免费阅读,小东西你在点火

“我是你丈夫,叫老*g。”话出口吓他自己一跳,不知道为啥就蹦出来这么一句。

时莜萱脆生生道:“老*g。”

改口很痛快,笑容更灿烂。

盛翰鈺心情莫名的好起来,但这种好心情却没有维持多久。

浴室中冰凉的空气和浴缸里散发出甜腻的香气,让盛翰鈺很警觉并及时的阻止时莜萱帮他解衣扣的手:“你放的冷水?”

“对哦。”

女人语气欢快又无辜:“我给仔仔洗澡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洗白白,洗香香。”

“仔仔是谁?”男人眉头皱的更深。

时莜萱欢快d*a笑:“哈哈哈哈哈……”

“别人都说我是傻子,我看你才傻,连仔仔都不知道,仔仔是我带来的狗熊*g仔啊。”

盛翰鈺:“……”。

时莜萱终于得偿所愿,被盛翰鈺从浴室里赶出来。

他洗过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时莜萱已经抱着狗熊*g仔在床上睡熟了。

他穿着睡衣躺进被子里,身边少女特有的馨香一阵阵往鼻子里钻,男人各项生理指标都正常的很,今天又是新婚夜。

盛翰鈺手伸过去,给馨香的身体搂进怀里……毛茸茸的!

仔仔?

狗熊*g仔被扔出被窝,孤零零躺在地板上。

须臾小女人就像是八爪鱼似的攀附过来,胳膊搭上他*膛,腿搭在他腿上,脑袋枕在他臂弯,还往他怀里蹭了蹭。

女人俏娇的眉头微皱,红润的小嘴委屈的瘪下去。

梦魇般呢喃:“仔仔别跑,你要去哪里哦,不要抛下我,我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了……”

……

整整一晚。

盛翰鈺都保持着一个姿势,清醒到天亮。

清晨,时莜萱睁开眼,面前不是仔仔那张熟悉的d*a脸,取而代之却是一张帅气的男人的脸。

“啊——”

她惊叫着坐起身:“你怎么在我床上,我仔仔呢?”

时莜萱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刚醒就受到惊吓,这让她心情极其不美丽!

盛翰鈺面无表情:“给我穿衣服。”

“凭啥?”俩字脱口而出。

话说出口,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表现的太“不正常”。

她可是“傻子”,反常才是正常的,太正常根本装不了两天就得露馅,但时莜萱现在不想让别人知道她装傻的事实。

于是……

她“哇——”一声d*a哭起来:“仔仔呢?我要仔仔,不要你,你是坏人……”

昨天就是用的这招,但今天好像不好用。

盛翰鈺没有像昨天一样离开房间,而是静静的等着她哭!

时莜萱“哭”了半天,也没见他做出反应,于是渐渐收声,跳下床给狗熊*g仔搂在怀里。

“仔仔乖,萱萱也乖,我们是好人,不理坏人。”

“坏人”坐在床边,语气波澜不惊:“照顾不好我,你今天没饭吃。”

……

这是趁火打劫吗?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时莜萱不得不放下仔仔,过来帮他穿衣服。

先是衬衫,然后裤子,好在盛翰鈺还算配合,穿的过程也不算复杂。

只是第一次和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时莜萱脸s e红红的。

时莜萱在心里默念:他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脸上的热度才渐渐散去。

餐桌边,时莜萱端起牛*使劲灌一d*a口,正待咽下去,管家开始说教:“d*a少**,牛*要小口喝,您这样显得c*u鄙。”

一d*a口牛*都含在嘴里,要小口咽下去并不容易,时莜萱试了下没成功,脸却涨的通红。

她这副蠢样子让管家更嫌弃,管家替自家d*a少爷不值,她觉得这女人配不上自家d*a少爷。

于是更加严厉:“挺腰,直背,姿态要优雅……”

“噗!”

一d*a口牛*全部喷出来,喷了盛翰鈺一脸!

“哎呀,你怎么回事?”

管家怒视时莜萱,她急忙低下头,肩膀一抽一抽的。

佣人和管家都以为她是害怕的发抖,但谁都不知道她是在偷笑。

盛翰鈺的样子太有喜感,吃个早餐还穿西装扎领带戴墨镜,现在狗带了吧?

白s e的牛*顺着他乌黑的头发往下淌,淌到黑西装上留下一道道印记,几十万的西装就算完蛋。

管家从纸抽里拿纸巾要给d*a少爷擦,盛翰鈺却抬手阻止:“你去忙吧,谁喷的谁解决。”

……

“哇——”

时莜萱故伎重演,d*a声哭起来。

管家刚要呵斥,但见d*a少爷面s e不虞,话到嗓子眼还是咽下去没敢说。

“扶我回房间洗澡。”盛翰鈺语气平淡听不出生气,却透着威严。

洗澡?

时莜萱脸上刚刚褪下的红s e又重新爬了满脸,她使劲低着头,想不被人发现她的窘态,但她同时也没发现盛翰鈺嘴角上扬,无声的笑了。

管家看着俩人的背影远去,d*a张着嘴久久没有合上——刚才是d*a少爷在笑吗?

至从五年前那场d*a火后,d*a少爷笑的次数一巴掌都能数的过来,刚才他居然笑的这么灿烂?

管家不敢再轻视新进门的d*a少**,并且还吩咐佣人也不许对d*a少**不敬。

“给我脱衣服。”房间里,盛翰鈺命令。

时莜萱苦着一张小脸,跟他商量:“用毛巾擦擦行不行?d*a早上洗澡容易感冒。”

她现在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如果早知道喷他一口牛*就要伺候他洗澡换衣服这么麻烦,刚才她完全可以不那么做。

时莜萱心里有点慌,她担心自己装傻已经被看出来了,但又不能确定。

盛翰鈺用话刺她:“用热水就不会感冒。”

……

没有拒绝的理由了,时莜萱磨蹭着不动作,盛翰鈺等了一会e*开始催促:“你是要我自己动手吗,嗯?”

“我,我来。”

时莜萱一颗颗解他*前的扣子,慢腾腾脱掉外衣长裤衬衫,男人身上还剩最后一件遮挡物时,时莜萱动作又顿住了。

“出去。”盛翰鈺命令。

女人灵活的像是小鹿一样从他身边窜出去,并关上浴室的门。

盛翰鈺打开花洒,冰凉的水从头浇下,冲掉的不止是头上的*渍,还有灭掉身体里涌出的火气。

这五年他过的日子很佛系,佛的仿若断了所有七情六欲。

但昨天晚上身体却起了变化,鬼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煎熬,隐忍。

盛翰鈺在浴室里冲了许久,这才围着浴巾出来,g*净的衣服整整齐齐放在床上,时莜萱并没有在。

“女人,出来。”

衣柜的门无声开了一条缝,一双灵动的眼睛透过缝隙往外看。

男人腰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八块腹肌清晰可见……呸!

时莜萱急忙捂住自己眼睛,她本来是想偷偷观察盛翰鈺到底是真瞎还是装瞎,不过关注点却发生了偏差。

盛翰鈺白天晚上都戴着墨镜,看不清他的眼睛,他表现却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自己是装傻,所以她怀疑盛翰鈺也是装瞎,这才会略施小计试探。

盛翰鈺走到床边坐下,距离他的衣服只有十*g分距离,他却没有拿,只是又重复一遍:“女人,出来。”

时莜萱屏住呼吸不出声,更不可能出去,她现在并不能确定盛翰鈺是怎么发觉她在房间里,明明躲进衣柜的时候,浴室的门关的很严实。

盛翰鈺等了一会e*,并没有见时莜萱出来,于是他解浴巾……

“咣!”

衣柜方向传来声响,紧接着就是“哎哟”一声,时莜萱从衣柜里像个球一样滚出来,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抱着狗熊*g仔。

“你偷kui我。”不是疑问,是肯定句。

他抓起床上的衣服三两下就穿的整整齐齐,时莜萱抱着*g仔要跑出卧室,路过男人身边突然被一双d*a手准确的捞在怀里,动弹不得。

“怦。”

“怦。”

“怦。”

心跳的几乎要从*前里蹦出来了,时莜萱使劲挣脱了几下没挣开,她心跳如鼓,这时候门被轻轻敲了几下,管家在外面恭敬道:“d*a少爷,老爷子来了。”

书房。

盛润若坐在沙发上,盛翰鈺站在他面前,态度恭敬的一如既往。

老爷子悄悄打量长孙,看他气s e不错,心里一块d*a石头才放下。他有两个e*子,老d*a平庸,老二y沉,他都不算满意。

于是就给盛家的希望放在的三个孙子中,盛翰鈺聪明优秀,和他年轻的时候很像,而他又是长孙,所以是从小就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

要不是五年前那场d*a火,现在长孙就应该是盛家当之无愧的当家人,也不用他老人家这么d*a岁数还要为*g司的事情奔波。

“时家的女e*还满意?”老爷子终于道出来的目的。

时禹城曾经是他司机,为人忠厚老实,后来离开盛家自主创业就断了联系,直到上个月时禹城资金短缺,到盛家拜访老爷子,这才重新联系上。

时禹城在江州市生意做的不怎么样,却生个女e*名冠江州,盛润若当初也就是随便提了一嘴,没想到俩孩子还真成了。

“满意。”盛翰鈺道。

他回答的时候,嘴角再一次不自觉的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惊的老爷子差点给茶杯扔地上。

五年了,他终于又会笑了。

盛润若道:“那就好,让她来见我。”

“好”。

今天是俩人新婚第二天,按常理是应该到祖宅去敬茶,不过盛翰鈺五年前就发誓,只要那个人活着,他这辈子都不会踏进d*a宅一步。

所以老爷子亲自来了,来看看自己亲自挑选的长孙x*!

时莜萱被管家带进来站在盛润若面前,d*ad*a的笑容很灿烂,怀里还抱着狗熊*g仔。

她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爷爷好。”

问候完,马上笑嘻嘻去揪盛润若的胡子:“咦,好奇怪哦?爷爷你头发怎么长嘴上了。”

“噗嗤——”盛翰鈺笑出声。

管家吓的浑身筛糠,恨不能给时莜萱的嘴堵上。

老爷子脸s e顿时变得很难看,这就是名冠江州的第一美女?

虽然长的确实很漂亮……但明明就是傻子!

管家在茶杯里倒了半盏茶,端给时莜萱让她给老爷子敬茶。

她看着小茶杯,没接却摇头:“不行的,这么少不解渴,要换d*a杯子才行。”

“不用了。”

盛润若拒绝时莜萱敬茶,让管家给她带出去,然后严厉的质问盛翰鈺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您还能看不出来吗?”

盛翰鈺语气淡淡的,面s e闪现一丝嘲讽。

老爷子想要调查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太容易了,很快就给时家李代桃僵,d*ax*相亲,二x*替嫁的事情调查出来。

“混蛋。”

盛润若砸了茶杯,若依着他的x*ing子就要马上给时莜萱送回去。

自己宝贝孙子就算看不见,也不能娶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