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先生,离婚请签字》陆子熠这个人,一副翩翩君子的斯文温润,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人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5 22:54:39 责编: 人气:

《陆先生,离婚请签字》陆子熠这个人,一副翩翩君子的斯文温润,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狠人

牛皮纸袋甩在乔安好身上,几张材料散落在地。她弯腰捡起,心下一沉。

《婚后财产归属协议》

“请您签字。”助理递来一支笔。

乔安好c*u略地翻了两下,扯起chun角,轻笑一声:“陆子熠,你不觉得荒谬吗?”

这份协议若是签了,就意味着一旦离婚,她拿不到一分钱,包括从乔家带来的那些陪嫁!

“为什么?”乔安好眼眶泛红,喝过酒的声音略微沙哑,“就因为我朝你的心上人泼了酒?陆总,你真护着她。”

她话中尽是不甘,却带着执拗,带着决绝:“我不会签字的。”

男人却是面无表情,甚至有些不耐:“由不得你。”

溢出口的声音冷如冰窖:“认清自己的处境。陆夫人。”

乔安好清醒的很。

乔家已经彻底完了,她没有退路,能仰仗的只剩陆夫人的名号。

“陆子熠。”乔安好很少叫他的名字,今天却叫了两次。

她突然娇笑起来,目光触及不远处的叶子沫,紧皱着的眉缓缓舒展开了。

“协议我可以签,但我要陆夫人的名分,和半年的恩爱夫妻假象。”

男人皱眉,面上染上几分戾气:“你觉得我在跟你商量?”

“我知道我没资格,但是叶x*有,还请陆总好好考虑。”

乔安好知道,爱上他的那一刻起,她就错了,一步踏错,跌入万劫不复之地。

当晚。

景盛*g馆聚集了所有的上流名豪。

这种场合,从前是她的‘战场’,聚光灯和那些羡艳的眼神从来都属于她。

可自从父亲锒铛入狱,这些豪宴再没邀请过她这个‘市长千金’,如果不是顶着陆夫人的名号,那些人恨不得将她拦在门外!

“陆先生,请问您和叶x*是什么关系?”

“有媒体在机场拍到二位一起回来,是好事将至了吗?”

“乔安好怎么有脸来的?送上门叫人看笑话么?”

……

恭维的夸赞,连同那些讥讽非议,全部挤进乔安好耳中。

她从卡座沙发上起身。

面对着人群,脊背削薄,细长的脖颈在水晶灯的映身寸下莹白发亮,那双红chun尤为夺目。

众人看到乔安好,都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一哄而散。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d*a,何况她还是陆子熠名正言顺的妻子。

另一头的男人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目光穿过层层人流朝她身寸去,冷漠而疏离,像是掠过一个陌生人。

这无疑是当着众人的面打她的脸!

乔安好只觉着今晚的风很凉,像刀一样割在她心口上。

她拿起桌上的香槟一饮而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忘了她此行的目的。

台上,陆子熠言简意赅的做着总结,叶子沫身边围满了名媛x*,周围阿谀奉承的话音一阵又一阵。

乔安好眼眸微敛,唤来侍从,耳语两句。

不多久,和乔安好意料之中的一般,身后便传来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不紧不慢,却带着威慑力。

“你跟我闹脾气?”

男人的声音有些戏谑。

闹脾气?她有资格吗。

在他眼里,自己被无视的羞辱根本不值一提,或者说…他不在乎。

乔安好*口上下起伏,竭力忍下心头的郁结,面不改s e的对男人露出一抹明艳的笑:“陆先生,别忘记我们的约定。”

乔安好本就是个美人,微醺状态下更是柔媚可人,眼角眉梢处的刚烈平添了几分清透。

男人松了松领带,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面上已经浮现了不快:“我没空陪你演戏。”

空气十足的静谧。

乔安好深呼吸一口气,端起酒杯仰头全数灌进肚子里,酒j*刺激着d*a脑,她却越来越清醒。

她知道,陆子熠对自己从来都没耐心的。

两年前*得她放弃热爱的工作,一年前*得她受伤留下后遗症。

陆子熠看着身前的女人突然起身,倒在他的怀里。

熟悉的馨香涌入鼻尖,触及了男人的防线,他抬手扶住怀中女人细软的腰肢。

面s e依旧冷冽,声音却轻缓许多:“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叶子沫下车来找陆子熠,却在男人身后顿住脚步。

二人紧紧相拥,女人撒娇,男人在她耳边低语着什么,这一幕…多么如胶似漆。

指甲深深掐进手心里,叶子沫反复告诫自己不能乱了阵脚。

“坏人!”

乔安好看着男人,眼神迷离,无辜又委屈:“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虽然每天都有电话、视频,可你不在身边,连吃饭都没有味道。”乔安好哽咽起来,浓重的鼻音,伴着泪眼朦胧,听得陆子熠心烦意乱。

正想出声警告,乔安好却突然推开他后退两步。

不知为何,男人心头突然涌上莫名的空落。

“陆子熠!”

“我不准你离开我!”

“以后都不准,听到没?”

身前的女人泪光盈盈,目光却是异常坚定。

鬼使神差的,陆子熠点头:“好。”

乔安好似是松了一口气,破涕为笑。

身子越发无力,终于摇摇欲坠向后载去,助理及时扶住乔安好,等待男人的指示。

陆子熠看着她,神s e晦暗不明。

“送她回家。”男人丢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开。

陆宅。

乔安好从床上坐起,眸间神采奕奕,丝毫没有醉意。

她慢条斯理的划着手机上的新闻。

“陆少与夫人情深意长深夜相拥。”

“陆氏少夫人受冷落是谣传?”

“宠妻应学陆子熠。”

乔安好chun边扬起一抹笑,却透着苦涩。

什么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不过是她一手策划,绘制的虚无泡沫罢了。

三年婚姻,陆子熠甚至没碰过她一次!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拉回了乔安好的思绪,她接通电话。

“乔x*,您的*g司注册好了,一位海外企业家有意向注资,您看…?”

“我马上赶到。”乔安好长吐一口浊气,挂断电话。

清月阁包厢。

乔安好在合同上利落的签下名字,浅笑道:“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刚送走投资方,沈凌便步履匆匆走来:“二x*,我在d*a厅看到陆少和叶x*,您要不要去…”

沈凌是跟随父亲多年的金牌特助,也是乔安好唯一的心腹。

她低头垂眸,敛去落寞的神s e:“他应酬多,不好被打扰,送我回家吧。”

陆子熠*g然在各种场合带叶子沫出席,不是稀奇事了。

她早已沦为阔太太们茶余饭后的笑柄。

“但是陆少喝醉了,他们去了楼上8808房。”沈凌低声道。

醉了?

乔安好抬眸。

“沈助理,今晚辛苦了,你先回去。”她踩着高跟鞋折回酒店。

陆子熠要和他的心上人风花雪月,她管不着,更没资格管,但这半年内闹个出、轨风波,她独守三年的婚姻,她的步步为营,全白费了!

她的*g司还需要她陆夫人的身份!

乔安好站在套房门前,深呼吸一口气,敲门。

“谁啊?”伴着娇媚的声音,映入眼帘的,是一身丝绸睡袍的叶子沫。

“子熠醉了,我来照顾他。”

乔安好目光越过门隙,看见男人平躺在床上,眉头紧锁。

叶子沫愣了一瞬,侧身挡住门隙,“乔x*,子熠哥哥习惯了我陪在身边,这种c劳的事,还是我来做吧!”

乔安好笑了:“妻子照顾丈夫,天经地义,还有…叶x*,你应该称呼我为陆夫人。”

说着,抬手推开半掩的房门,径直走了进去。

乔安好坐在床边,手心轻轻覆上男人的额头,眉间的‘川’字舒缓了几分。

但他身上滚烫,僵石更紧绷的面s e似在隐忍着什么。

“子熠喝醉了,我这个正牌妻子却麻烦叶x*照顾他,如果被老爷子知道了,又免不了发脾气。”

“我家老爷子脾气d*a,叶x*应该清楚。”

陆乔两家政商联姻,是陆老爷子一手促成。

陆子熠尽管讨厌她,但不敢忤逆老爷子一句话。

叶子沫抿chun,心下不甘,面上却仍是波澜不惊。

“既然如此,就麻烦乔x*了。”

今晚是绝佳的机会,偏偏被乔安好找上门来了!

她现在走,是替乔安好做了嫁衣,可她若不走,等这女人到老爷子面前告一状,只怕待在陆子熠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

想进陆家的门,便不能得罪陆老。

叶子沫狠狠地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转身带上房门。

乔安好帮男人按太阳x*ue,不轻不重,力度适中。

当年得知要嫁的人正是他,乔安好激动又忐忑。

她琴棋书画,c*花点茶舞蹈样样j*通。可还觉得不够!于是学习各式菜肴,学习按*,只为了做他完美的妻子。

然而她做了再j*美可口的菜,陆子熠从不回家用餐;

她想慰劳男人,陆子熠从不准她近身。

或许察觉到额间的轻柔,男人睁开眼睛,沉敛的气场顿时展露无疑!

“谁准你进来的。”男人甩开乔安好的手。

“滚出去!”

乔安好蜷起指尖:“我只在这待着,不会打扰你。”

明天一早,媒体报社会一定蹲守在酒店门口,她需要和陆子熠同框露面。

“你胆子d*a了。”男人呼吸急促:“敢给我下药?”

下药?

乔安好矢口否认:“我没有。”

再看男人,是比往日异常许多。

空气中泛着异香,乔安好意识到陆子熠是中了西北的血荼蘼。

她在国外攻读医学时,曾学过两年药理学。

这种药对女人是无效的,可于男人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陆子熠拿出手机,打给助理:“接我去医院。”

乔安好苦笑,他宁愿忍着,也不想碰她。

“去医院没用。”药效一旦发作,女人才是唯一的解药。

乔安好解开纽扣,*前的盈白一览无遗。

陆子熠锐利的目光朝她身寸来,他想将这个女人丢出去!可浑身酸软无力,动弹不得。

他扯起身旁的毛毯扔到乔安好身上。

“收起你的算计,滚出去!”

“现在只有我能帮你。”

男人声音沙哑,却依旧冷冽:“我不会要你。”

手上的动作顿住,乔安好苦笑:“陆子熠,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凭什么不要我?”

三年了,积压的不甘和悲愤袭上d*a脑!

“我们还没离婚,别人没有资格,只能是我。”

记者们面面相觑。

难不成…陆总和夫人的感情又破裂了?

每台摄像机都对着乔安好,想拍下窘迫的场面,但她只是露出亲和标致的笑。

陆子熠从不在乎她的面子,更别提在人前给她体面。

乔安好知道,她不能难过,至少现在不能。

“d*a家让一让,请靠边!”远处,几位保镖簇拥着一位男人迎面走来。

男人走到乔安好身前,停住:“女叟子,d*a哥在车里等你呢,迟迟不见你跟去,让我来看看。”

“这就来了。”乔安好轻柔一笑。

记者们紧绷着的面s e骤然舒展。

原来陆总和夫人很恩爱,只是刀子嘴罢了。否则不会派亲d*d*陆子华来请。

陆子华命保镖拦住记者,将乔安好带去地下停车场。

“刚才谢谢你替我解围。”

乔安好心不在焉的滑动着手机屏幕,吩咐沈凌跟进今天的新闻报道。

陆子华叹了口气,沉声道:“d*a哥要跟你离婚的事,我听说了。”

乔安好静默不语。

“安安,如果你愿意,我…我可以护你周全。”

“毕竟、毕竟d*a哥娶你也只是为了坐上接班人的位置。”

陆子华有些语无伦次。

乔安好抬眸看向他:“你不也是么?当年你向我示好,不也是为了这个。”

一双灵澈的瞳看着陆子华,眸间平淡如水,波澜不惊。

男人无措的收回视线。

“可我是……”嘴边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可他也是真心爱她啊!

“小叔,外面记者多,还要麻烦你送我回家。”乔安好打断他的话,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

与此同时,一辆黑s e沉稳的迈巴赫后座,陆子熠拨通一则电话。

“来办*g室一趟。”

电话另一头,叶子沫声音甜美:“子熠哥哥,找我什么事?”

“昨晚的事,你心知肚明。”话落,男人挂断了电话。

车子平稳停在陆家老宅门口。

“谢谢。”乔安好下车。

“安安……”陆子华想再说些什么,回应他的只有被关上的车门声。

乔安好刚进门,‘砰!’的一声,骨瓷杯在她脚边摔得粉碎!

滚烫的茶渍溅到小腿上,痛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刚才是子华送你回来的?”

突兀的声音响起,乔安好才注意到婆婆叶如烟也在。

“妈,小叔顺路载我回来的。”她chun边扯起一抹笑。

叶如烟y阳怪调道:“顺路?我看你们是余情未了!”

乔安好静静地站着,不发一语。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自从父亲进去之后,叶如烟没少找她的麻烦。

“谁不知道子华追求过你,你个狐狸j*,你现在可是子熠的妻子,还勾三搭四的!不知道下贱两个字怎么写!”

“*g司的发展指望不上你,孩子生不出,男人留不住,我们陆家真是养了个废物!”

叶如烟骂了十多分钟,乔安好只是静静听着。

她知道,婆婆也在*她离婚。

乔安好十指紧攥,*口微微起伏。

她自问不曾亏欠过陆家,但三年来却在这里受尽白眼。

明知不被爱,却偏偏要嫁,被一盆盆冷水浇头,是活该!

“过两天子沫要来小住一段时间,她身体不好,你又经常早出晚归的,难免吵到我们,g*脆搬出去反思几天吧!”

叶如烟睨了乔安好一眼:“管家已经把你的东西挪到西郊别墅了。”

“呵…”乔安好冷笑,“妈是想找机会让叶子沫和陆子熠培养感情吧!”

“你们眼巴巴的把我娶进来,现在趁爷爷出国辽养,乔家倒台,连面子功夫都不做了,这么迫不及待赶我走,不嫌吃相难看么?”

似是戳中了心窝,叶如烟气的瞪圆了眼睛:“你是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乔安好不做理会,转身又离开了陆家。

沈凌接到她时,已经日上三竿。

“找几个稳妥的人,让他们把陆子熠的东西也搬出来,就说是爷爷的意思。”乔安好面s e严肃。

论早起晚归,她比不得陆d*a少爷。

既然叶子沫身体不好,受不得吵闹,那他们夫妻两人都要腾位置才是。

沈凌点了点头,抿chun道:“贝利博士明晚会举办医药发布会,邀请的都是业界顶尖,如果能合作,对*g司发展有很d*a益处。”

“哦?”乔安好来了兴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受邀的人很少,不过,陆家应该收到了邀请函。”

乔安好皱眉,她刚被赶出家门,怎么回去拿到邀请函……

“我会想办法的。”

叶如烟对这种发布会应该没有兴趣,陆子熠日理万机,更不可能去参加了。

夜。

乔安好一路驱车又回到陆家老宅。

本想趁四下无人时问管家要了邀请函就走,可没想到陆家灯火通明,华丽的交响乐和嬉闹声从门缝窗隙里传出。

叶如烟替叶子沫举办了接风宴。

乔安好疑犹片刻,还是低调的走进门,径直朝管家走去。

没人去的一场发布会罢了,管家很爽快的给了她邀请函。

透过镜墙,会客厅里热闹非凡。

叶子沫一身水蓝s e礼服,被众多名媛太太们围着,仿若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

乔安好收回视线,正要转身离开,一道声音叫住她。

“乔x*!”叶子沫款款而来,“子熠哥哥帮我办了接风宴,很高兴你也来参加。”

一众太太x*们也凑了过来,低声耳语着。

“子沫,她连礼服都没换,根本没把你当回事呢。”

“怕不是来砸场子的吧!”

……

叶如烟闻声赶来,看到乔安好时脸s e变了变,尖声道:“愣着做什么!去帮佣人把舞池收拾一下,没点眼力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