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说乔安好恃宠而骄;只有乔安好知道,陆子熠这个斯文败类/小说乔安好陆子熠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5 22:57:42 责编: 人气:

人人都说乔安好恃宠而骄;只有乔安好知道,陆子熠这个斯文败类/小说乔安好陆子熠

女人?

屋里的对话引起了乔安好的好奇心。

静谧了几分钟,男人沉缓道:“想娶的女人。”

门外,乔安好的瞳孔骤然放d*a,心脏漏了一拍。

想娶的女人?

叶子沫难道不是他一心要娶进门的女人吗?

还是说…陆子熠心里另有其人。

乔安好原以为自己算是了解他。他的脾x*ing,他的习惯,他的底线…可现在看来,她和叶子沫,都是从未走进他心里过。

房门突然被打开,乔安好猝不及防的和助理撞上。

“乔x*,您怎么在这里?”

乔安好尽力平复着复杂的情绪,面上仍是波澜不惊:“我找陆总,有些事要和他谈。”

助理回头,请示的目光朝男人看去。

“让她进来。”

乔安好在陆子熠办*g桌前坐下,而后将手中的牛皮纸袋递给他:“这是我新拟的离婚协议,签过字了。我们…离婚了。”

男人皱眉,拿出文件翻阅。

乔安好看着他专注的模样,chun边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她用了三年,将自己的全部倾送给陆子熠,可他不领情,不接受。

现在,她要用六个月,拿回失去的一切。

包括……她早就失守了的那颗心。

男人合上文件,目光久久停留在乔安好脸上。

他以为这女人会利用爷爷拖着不肯离婚,或者用她所谓恩爱夫妻的把戏吸引他的注意。

但此刻,不论乔安好认真与否,她的确吸引了他的注意。

“放心,不会亏待你。”

这份协议上,关于陆家的财产,她分文不要。

“离婚后,你从乔家带来的那些陪嫁,还是你的。”陆家还不至于捆着一个女人的陪嫁。

说完,男人洋洋洒洒落笔签字。

他放下笔的一瞬,乔安好只觉心脏的位置被猛然揪紧,又狠狠坠落!

不属于她的,即便曾经拥有过,终究是守不住。

可握不住的沙,不如扬了它!

“好。”乔安好声音略微沙哑。

她起身,眼神不经意间落在办*g桌的一角,是个j*美的盒子,里面放着一只女式高跟鞋。

乔安好多看了两眼,越发觉得这只鞋眼熟。

倏地!她拿过鞋子,看到鞋子底部的刻字后脱口发问:“这鞋子是哪来的?”

“放下。”陆子熠从她手中拿回高跟鞋,珍惜的放回抽屉。

乔安好脑袋一片空白,如果她刚才没听错的话,他要找鞋子的主人。

“这只鞋你从哪来的?怎么会在你这里?”她继续追问着。

男人皱眉,眉目间染了几分不耐:“乔安好,你管的太多了。不该问的不要问。”

她清楚陆子熠的脾气,再问下去,恐怕他会将自己从窗口丢出去。

纵然心中有万千困惑,还是忍了下去。

正要离开,陆子熠又叫住她:“明天爷爷过寿,你知道该怎么做。”

“放心。”乔安好并未多言,踩着高跟鞋离开。

男人望着她离开的身影,神s e复杂。

离开办*g楼,坐在车里的乔安好思绪混乱——陆子熠珍藏的鞋子、陆子熠的心上人、陆子熠签字时的决绝……

一幕幕,夹杂着二人之间的过往,在她脑海中翻腾着。

最终乔安好叹了口气,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吧。

陆老爷子的寿礼。

陆老爷子快过寿了,虽然陆家人对她不好,但是陆老爷子是把她放在心尖上的的。

乔安好拨通了夏薇薇的电话。

“薇薇,你陪我去选寿礼吧。”

恒基d*a厦是陆氏的产业,是临城富人们消费的天堂。

二十分钟后,乔安好在商场门口前找到了夏薇薇。

“薇薇。”乔安好笑着走过去。

“安好!”

夏薇薇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因为一些原因与家里断绝了关系,不再是从前的千金d*ax*,但是他们的友情从来没变过。

陆老爷子一生信佛,乔安好决定送串玉佛手串。

若要挑上好的,自然要去陆氏旗下的玉器店玉轩阁。

二人刚进店,一位身着旗袍的店长迎上来:“二位x*,想买点什么?”

店长见过形形s es e的人,看到乔安好的气质便知道是个非富即贵的主。

乔安好看着琳琅满目的饰品,不禁挑花了眼。

“我想送件手串给爷爷做寿礼,不如您推荐一下?”

“当然可以!”

店长笑眯眯的从柜子中取出几样,摆在她面前:“这是昨天刚到的新货,您看看这成s e!送人呐,最有面子了。”

乔安好不懂玉器,却也能辨出东西好坏,她试探x*ing问:“这些,d*a概在一两百万左右?”

“x*您真是慧眼识珠!”店长更为高兴了。

乔安好却皱起眉头。

虽说陆子熠每个月打在她账户里的钱不少,可她分文未动。

自从乔家倒台后,她又补贴了不少,别看她空挂个陆太太的名分,却是囊中羞涩。

乔安好尴尬的轻笑两声:“有便宜一些的吗?”

店长愣了一瞬,脸上却仍是挂着笑:“有……有的!”

“您看这些,虽说成s e差些,但也是上等货了。打折后只需要六七十万。”

乔安好揉了揉眉心,坦率道:“二十万内的有没有?”

“二十万?”店长那张笑眯眯的脸随即垮了下来,声音也冷了几分:“x*,二十万想买好成s e的玉…啧啧!您是要送寿礼,用不着把钱省在这上面呢!”

“我说你瞎c什么心啊,没有二十万的,我们就去别家买!”夏薇薇顿时来了气。

这店长的态度实在是太气人了!

乔安好却不在意的笑了:“您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礼物在于心意不在价钱,能尽心意,就够了。”

“呵…”店长笑了一声,声音轻蔑。

她收回手中的玉饰,翻了个白眼:“两位慢慢挑吧,喏…那两排都是二十万以下的。”

店长说完这番话,便拂袖走了。

乔安好并不在意,这世上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人她见过太多了。

正在她用心挑选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这不是乔x*嘛!没钱买玉器?”

“陆家原来对e*x*这么苛刻吗?看来不止陆少讨厌你,整个陆家都看不上你啊!”

乔安好顺势看去,看到来人,柳眉轻挑。

真是冤家路窄。

夏薇薇彻底被点燃了怒火,正想破口d*a骂,被乔安好扯了扯衣袖,示意她安生。

叶子沫身后跟着梁家二x*梁雪见,周围还有几个名媛x*们,都是平日里喜欢巴结奉承叶子沫的。

出口嘲讽的人便是梁雪见,去年她的姐姐高嫁了一位海外富商,身价跟着水涨船高,梁家二x*便把鼻子翘到了天上去。

“这不是叶x*吗!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店长看到来人,着急忙慌便迎了上去:“我说今天怎么眼皮一直在跳,原来是有贵人来啊!”

店长如打了j血一般,奋力讨好着。

外面都说叶子沫是陆少的心尖人,陆少又不止一次带叶x*来定制首饰,店长更相信叶子沫会是E.S.未来新的女主人!

叶子沫笑得端庄优雅:“我随便看看。”

“叶x*,哪怕您只是来喝杯茶都是我的荣幸啊!”说着,店长唤来店员。

“快把我珍藏的上好的碧螺春泡上。”

梁雪见瞥了眼被无视在角落里的乔安好,嗔笑一声:“老板,你越来越会说话了。”

叶子沫似是没看到乔安好一般,眼神落到柜子中的玉饰上:“这只玉镯是新货?上次和子熠一起来,没看到过。”

店长瞧叶子沫感兴趣,不由得激动地搓起手来:“叶x*好眼光,这可是顶尖货!”

将未来的陆夫人伺候舒服了,她还发愁没钱赚么?

身旁的几位名媛也跟着附和起来,店内一阵欢声笑语。

夏薇薇突然冷笑一声,尤为突兀:“有些人还没上位呢,就端起少**的架子了,真是难看!”

叶子沫挂在chun边的笑僵住。

空气沉寂了两分钟。

店长侯在一旁无措的观察着叶子沫的脸s e,心里将夏薇薇骂了个狗血喷头。

来个两个穷酸女人,买不起就算了,还扫了叶x*的兴致,白白耽误她的好生意!

“店长啊,你办事真是不周到。”梁雪见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出声。

店长诚惶诚恐的应和着:“哪里不妥?您说出来,我马上改!”

梁雪见肆意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乔安好,嘲讽道:“你只顾着招待我们,万一店里有落魄穷鬼顺走点东西,这损失可就d*a咯。”

店长听后,下意识的看向乔安好和夏薇薇二人,随即递给叶子沫一个歉意的笑:“叶x*,招待不周,您先选着。”

走到乔安好面前,迅速换了副不耐的面孔:“这位x*,您选半天了,到底挑好了没?”

她岂能看不出叶子沫一行人对这两个女人的敌意?

她们快点买好走人,才不耽误她的‘d*a生意’。

乔安好正专注的看着手串,没有注意到旁人的奚落,她随口问:“这串有什么寓意吗?”

话音落下的一瞬,梁雪见嗤笑出声:“二十万的玉还能有什么寓意,乔x*都寒酸的拿不出钱了,还学人家讲究,可笑!”

乔安好本独享清净,也懒得理会叶子沫一行人。

但这群人偏偏将矛头对准她。

眸光微张,刹那间一副惊奇模样看着梁雪见:“这不是梁二x*吗?你们也来买首饰?刚才,在和我说话?”

此话一出,正蠢蠢欲试想激怒乔安好的梁雪见险些吐血!

“呵…乔x*眼神真好,我们都来半天了,你才看到?”

合着她方才是上演了一场独角戏?

“算了,店长,就这个镯子,帮我包起来吧。”叶子沫明白,没必要在这个时候给乔安好难堪。

这女人只要一天是陆夫人,陆老爷子便会为她撑腰。

店长谄媚的笑着:“叶x*,不再看看别的?”

叶子沫扯了扯chun:“好兴致都没了,还看什么?”

说着,她的眼神若有若无的从乔安好身上滑过。

店长立即会意,转身走向乔安好和夏薇薇,声音略略拔高道:“两位x*,这些玉饰本店今日下架,你们还是去别处买吧!”

乔安好微微一愣,放下手串,轻巧一声问:“你说,让我去别处买?”

她才是陆太太,可这群人奉承讨好着叶子沫,凭什么?

即便要踩她一脚,也不该c之过急!

“对!x*你当真是耳朵不好使?”店长更为卖力的赶人,只为将未来的女主人伺候的舒舒坦坦。

倏地,余光扫到门口不远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朝店里走来。

店长看清来人后,惊得闭上了嘴巴。

陈经理?

他怎么会无缘无故来这里?上面也没有通知啊!

会不会是听闻叶x*在这里,特地赶来专为服务她的?

果然,连陈经理这种高管都得到消息了,说明叶子沫是稳打稳的未来总裁夫人。

幸好她伺候的周到。

正在店长暗暗得意时,陈经理径直进了店面,从她身旁走过。

“陈…陈……”

陈经理的脚步却顿在乔安好身前:“陆夫人,不知我是否有幸,能为您服务?”

店长愣住,有些傻眼:“您这是在g*什么?”

方才他叫这个女人什么?

陆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