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他的大嫂,是他的挚爱,亦是他穷尽一生去恨的女人/穷尽一生去恨你乔笙厉烨城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5 22:59:15 责编: 人气:

她他的d*a女叟,是他的挚爱,亦是他穷尽一生去恨的女人/穷尽一生去恨你乔笙厉烨城

穷尽一生去恨你

“不要怕,一切都是为了女e*。”

乔笙在心里不停的给安抚自己。

丈夫破产,才半岁的小棠得了白血病,医院的昂贵费用,她根本承受不起。

但她决不放弃小棠!

鼓足了勇气,乔笙推开了半掩着的房门。

男人在门口等她,一眼,就看到他强健的*膛,硕长挺拔,她不敢抬头,颤声:“您好……”

刚开口,眼睛就被一块冰凉的黑纱遮住。

“你……”

“嘘。”男人捂住了她的chun,磁哑的嗓音十分的浑厚。

他的嗓音很熟悉,如同敲在她的心上,心尖发颤,僵石更着身体不敢动,清晰的感觉被男人贴住的后背很滚烫。

“我是为您服务的乔笙。”

c*u粝的d*a掌碾磨她细软的腰,厉烨城眼里却一片森寒。

他永远不会忘记,乔笙给他的刻骨羞辱!

那一年,他与朋友合作开了一家*g司,生意蒸蒸日上,终于可以与她结婚,过上幸福的日子。

然而,现实却给了他沉重的打击。

转眼,她就爬上了他d*a哥的床,他亲眼所见!

到现在,他也没能忘记她曾经说过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淬了毒。

——厉烨城,你既然已经看到了,那么分手吧。

——我根本不可能跟你在一起,实话告诉你,我接近你,做你的女朋友,就是为了能认识你d*a哥,只有越骁才是我心里的白马王子,他比你有钱,我乔笙怎么可能嫁给你这个厉家私生子?!现在,我终于他在一起了,你不是说会爱我疼我吗?那么,现在就彻底滚出我的世界,这就是最爱我的方式。

现在,这个女人,为了钱,又落入他手中。

他咬住她的耳垂:“我是你第几个,嗯?”

他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劈得乔笙浑身一颤,连肢体都冲刺着不可置信的味道。

是他,厉烨城!

没给她太多的时间反应,c*u励的d*a手卷起她的衣服。

乔笙一震,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这样的状态更让她觉得恐惧,剧烈的挣扎着:“你放开我,放开。”

撕拉——

男人很暴力的撕开了她的上衣。

乔笙尖叫一声,快速用手护住心口,但男人比她更快。

厉烨城c*u暴的将她推倒在墙壁上,禁锢住她的脖子。

埋头。

酥麻的感觉顿时传递到四肢百骸,乔笙哭叫着:“放开我,厉烨城,你放开……我是……我是你……”

厉烨城冷冽的眉拧了起来,愈发凶狠。

双手不被控制,乔笙尖叫一声,扯掉了蒙住眼睛的黑s e布条,就看到兴风作浪的厉烨城。

发红的眉骨,刺激得她说不出话来。

“厉烨城,你……”

厉烨城直接印上了她的chun,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嘴。

甜甜的味道在嘴里顿时炸开,味蕾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乔笙挣扎得更厉害。

男人反手扣住她的后脑勺。

直到乔笙双腿站立都成问题,男人才放开她。

乔笙d*a口d*a口的呼吸着,看着他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带着无法忽视的冷冽,眼神带着施虐的狠厉。

厉烨城再次紧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从她的d*a腿一路往上。

乔笙惊叫着:“你放开我,厉烨城,你看清楚,我是你d*a女叟!”

你是我的璀璨烟火

如同雷声打在她的耳边,身与心同时一颤。

门外的声音还在继续,比之前更担心:“笙笙在吗?我进来了。”

乔笙惊惧的看向半掩着的门,只要他进来,一定能看见这一屋子的狼藉。

她绝望的看着厉烨城,只希望他说话算数,放了她。

厉烨城冷笑一声,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在她耳边轻声:“乖乖在屋子里躲着,如果你敢出来,我会让厉越骁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乔笙如同被雷劈了,站立不稳,扶着墙壁,将他撕碎的衣物捡起,凌乱的跑进了卧室,将自己关在里面。

用被子盖住自己,只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被子里的味道是厉烨城独有的,清洌的,带着淡淡的兰麝香,也是她曾经最迷恋的味道。

她哭出了声来。

惊慌的听到轮椅的声音进了屋子,连忙用枕头压着自己的头,将呜咽声全部盖过。

门外。

厉越骁进门,见仰靠在落地窗旁的男人时,脸s e一抹巨变:“厉烨城,是你?笙笙呢?”

厉烨城慢条斯理的理着领带,弯chun,笑意不达眼底:“d*a哥,别来无恙。”

厉越骁近乎咬牙切齿:“厉烨城,你把笙笙怎么样了?”

“你觉得我能把她怎么样?”厉烨城冷笑。

厉越骁那张病态的脸上全是怒气:“让厉家破产,是不是你g*的?”

“是又怎么样?”厉烨城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这可是爸的心血。”

“当初你小三妈上门,厉振华将我与我mu亲赶出去,害我mu亲跳楼当场死亡时,我就没这个父亲,别给我打这出感情牌。”厉烨城脸上全是漠然,冷得十分不近人情。

“烨城,那只是一场误会,你妈妈的死真的跟我们没有关系。”

厉烨城最讨厌这个d*a哥,明明是害他家破人亡,还语心重长,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眼里浮现冰冷的笑容:“d*a女叟的味道,还不错。”

“你,你说什么?!”厉越骁满目震惊,身子一晃。

厉烨城就喜欢看他这个模样,舔了舔嘴chun:“很甜,不知道d*a哥试过没。”

“你!你这个混账东西!”厉越骁一掌拍在轮椅上。

“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宝贝笙笙背着你出来赚钱,不知被多少个男人玩过,晚上你搂着她的时候,没闻道过野男人的恶臭味吗?”厉烨城肆意的笑着。

屋内。

厉烨城的话,让乔笙感觉像是被人脱光了衣服扔在人群中,供众人玩弄。

泪如雨下,死死咬着chun,口里一片血腥。

骁哥,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被别的男人……

可就在刚刚,她还是背叛了他。

就算是被迫的,但她仍然成了最恶心的女人。

那种难堪的滋味瞬间传递了四肢百骸,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外面,厉越骁沉痛又愤怒的声音传来:“是不是又是你?”

厉烨城残忍的笑着说:“是我又怎么样?她与我签订了奴仆协议,一辈子都是我低贱的床奴,自然,不可能再做你的妻子,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

厉越骁心如刀割:“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凭厉家现在在我的手上,你信不信,我只需要挥一挥手,就能让厉家不复存在,到时候,那老东西得气死吧?”

厉越骁重重的喘着气,俊美的脸上带着劈天盖地的怒意:“你在威胁我。”

“是,我是在威胁你,那么,我亲爱的d*a哥,你是离呢,还是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