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裳的小说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乔笙厉烨城免费阅读章节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5 23:04:51 责编: 人气:

心裳的小说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乔笙厉烨城免费阅读章节

你是我的璀璨星光

厉越骁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他不敢想象,乔笙在面对厉烨城时,是有多么的绝望。

他闭了闭眼,手背上的青筋直跳,再次睁开眼,里面全是冷意:“你就这么恨她,那么恨我?”

“恨?你们都不配,我只是想看着你们在深渊处垂死挣扎,想想,都很有趣。”厉烨城懒懒的勾chun,眸光摄人心魂。

之后,是漫长的沉默。

一秒。

两秒。

三秒。

甚至过了一分钟,也没有人说话,厉烨城懒懒的靠在旁边,

他知道,厉越骁一定在做思想斗争。

在*g司以及那个老东西和乔笙上面徘徊。

他不急,对待这种直*人心的折磨,他一向都很有耐心。

终于,男人双手摊开了,嗓音疲惫又十分的沉痛:“离婚,就能把厉家还给我?”

“当然。”

“让我看一眼乔笙,确定她没事。”厉越骁再次开口,嗓音颤抖。

厉烨城笑着,厉越骁的天下已经过去了,现在,他玩不过他,勾chun:“想见她,可以。”

指着紧闭着的房门:“她就在里面,你若执意要见,我这个做d*d*的岂有不答应的道理,不过……”

厉越骁浑身一僵,她居然在里面,那个小女人居然就在里面。

所以……她都听到了?

听到他要跟她离婚了?

没给厉越骁太多的震惊,转而,厉烨城眼光变得嗜血寒芒,撩起了chun:“是不是还没见过她在别人身下浪叫的模样?我不介意在d*a哥面前在要她一次,她的r*汁也很香甜,d*a哥如果没有意见,我可以可怜可怜你们这对鸳鸯,让你跟我一起享用。”

“你!”厉越骁气得剧烈的咳着,不停的拍着*口。

“看来你每意见,行,那我开门了。”厉烨城说着就要去开门。

“不行。”厉越骁震怒。

他很想见她,看她是否安好,可他做不到。

厉烨城耸耸肩,有些可惜的轻叹:“d*a哥,我给过你机会。”

“厉烨城,你一定会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的。”厉越骁一字一句。

厉烨城将离婚协议书递给了厉越骁,笑得懒魅:“签吧,如果我反悔了,以我现在的权势,就算她是我女叟子,永远也别想回到你身边,而厉家……”

话还没说完,厉越骁已经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与乔笙的婚姻,到此结束。

他签过无数文件,这一次,手是抖着的,字最难看。

抬头,看向紧闭着的门:“笙笙,我爸他,不能死。”

乔笙的眼泪打湿了枕头,无声的开口:“我知道,骁哥,我不怪你。”

她怎么舍得怪他呢,这一年来,他付出的够多了。

是她对不起他……

轮椅的声音渐行渐远,四周都变得很安静,安静到她只听得到自己抽噎的声音。

啪嗒——

门开了,乔笙本能的一颤。

她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也不敢动,甚至停止了抽噎,d*a气也不敢出。

但厉烨城怎么会放过欣赏她现在的表情呢?

无情的掀开乔笙裹在身上的被子,顿时,她白皙x*ing感又十分丰满的身体暴露在视野中。

 

你的黑夜那么长

乔笙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身体,可她怎么也遮不住,模样十分的难堪。

因为缺氧,巴掌d*a的小脸很红,脸上全是晶莹的泪水,发丝凌乱的贴在脸颊上,看上去十分的可怜。

她遮不住,索x*ing紧闭着眼,不愿意看他。

厉烨城理着她凌乱的发丝,一点一点的抛掷耳后,又轻柔的擦着她脸上的泪水。

每一次指腹触摸到她,都让她发着颤,不管是身体,还是心。

男人眼里的冰霜,嗓音却温柔至极,仿佛在对着挚爱,轻言细语:“笙e*,你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

这句话,如同一把刀刺进了她的心扉。

终于是睁开了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视线越发的朦胧。

他只手遮天,用手段*她被离婚。

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她尽量控制住颤音,一字一句的问:“如你所愿,我已经被你毁了,交易已经结束,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了?”

厉烨城低低一笑:“你怎么这么天真?”

乔笙愣愣的看着他:“婚也离了,被被你折磨了,你还想要我怎样?”

“乔笙,你是有选择x*ing失忆症么?”厉烨城讥讽的看着她,随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低头,与她靠得很近。

乔笙惊呼着,刚才窗台的画面再次袭击d*a脑,浑身上下都冲刺着对他的排斥。

厉烨城气息深寒,撩chun:“我与你签订了主仆协议,期限是终身,你这一辈子都休想逃脱我的手掌心。”

“不可能,我根本就没有签!”乔笙愤恨的说着,那双眼睛因为泪水而清澈,却是十分的漂亮。

“哦?”厉烨城捂着她的眼睛,低头,在她耳边冷冷一笑:“在你任职的合同里有一份协议,要不要我找出来给你看?”

“你卑鄙!”乔笙只觉得手脚冰凉,呼吸都带着浓浓的痛苦。

她恨,恨自己傻,恨自己蠢,才会被这个男人折磨那么久,还无法克制的爱上了他。

她以为已经逃离他了,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试着去喜欢厉越骁,然而,他又突然出现,将她所有的新生扼杀在摇篮里。

“卑鄙么?乔笙,我的卑鄙跟你比起来,是天壤地别。”厉烨城弯chun笑了,眼底全是冷意。

还没来得及从他的话里回过神来,男人松开了遮住他眼眸的手,转而,擒住了她的手腕,举过头顶。

故意折磨她,肆咬肆揉。

疼得她紧绷着身子,不管怎么挣扎,他都不放过她。

看着天花板,只觉得喉咙像是被一只无情的d*a掌捏住,连呼吸都成了困难。

厉烨城,为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厉烨城放开了她,伸手擦拭chun角的水泽,眼底噙着嗜血的光芒:“别想着忤逆我,当然,你也可以躲,不过,无论你躲到什么地方,我都有一百种方法将你揪出来,除非……”

说着,他顿了顿,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除非,你是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