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心柠傅池渊 西瓜不甜/她故意发出甜腻的低吟,引得男人更加热情难耐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7 23:11:07 责编: 人气:

顾心柠傅池渊 西瓜不甜/她故意发出甜腻的低吟,引得男人更加热情难耐

夏夜。

顾心柠站在阳台,看着刚刚驶入院子里的那辆宝蓝s eGTR。

即便车内没有开灯,她也能清楚的看到架在男人双肩上搂着他脖子的白嫩手臂。他们在忘情热吻,丝毫不介意自己这个偷窥者。

不,不能说偷窥者,应该说是旁观者。

男人的手不老实的伸入女人的低*白裙,动作热辣又娴熟。

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女人仰着头,露出纤细的脖颈。她准确的找到顾心柠的位置,艳红的chun挑衅的上扬。

“啊……”

她故意发出甜腻的低吟,引得男人更加热情难耐。

顾心柠冷眼看着。

第一次撞见,或许她还会疼的撕心裂肺、痛苦绝望。但是第二次,第三次……当眼前的场景变得司空见惯,当他们幽会的地点从酒店到这个家,甚至是曾经她亲手布置的婚房开始,她的心就已经麻木了。

顾心柠也卑微哀求过,毫无尊严的挽留过。

而今晚,一切都要结束了。

车子里的激情持续了多久,她就看了多久。

当男人终于一脸餍足的从车子里出来,她也转身离开阳台。

三个人在客厅,狭路相逢。

看到顾心柠,男人的眉头立刻皱起来,满脸的不耐烦。

“又有什么事?”

“傅景寒,我们离婚吧。”

“离婚?”

傅景寒一声嗤笑,像听到了天d*a的笑话。

他侧头,一脸柔情蜜意的在怀里人的chun角重重亲了一下,轻佻的舔了舔,然后才又转向顾心柠。一字一顿的说:“你、做、梦!”

“为什么?”

顾心柠脸上的平静忍不住被打破,她以为傅景寒一次又一次跟自己同父异mu的妹妹滚在一起,甚至越来越过分就是为了*迫她离婚。

以前是她傻,不愿意放弃跟傅景寒青梅竹马的感情,认为他是被顾心蕊蛊惑。

可现在当她想清楚,提出离婚,却万万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傅景寒用满是恨意的眼神盯着顾心柠,面目狰狞:“顾心柠,你既然敢背叛我,就要接受我的报复。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我也不会碰你!不仅如此,我还要让你看着我跟小蕊缠绵,看着我们甜蜜恩爱。”

“傅景寒,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从小青梅竹马,长d*a后相爱,一起期盼jr婚姻殿堂。

可她梦寐以求的幸福却是噩梦的开始。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少在我面前装无辜,看的我恶心!”傅景寒冷嗤,搂着顾心蕊的腰转身往外走:“宝贝,我们今晚回家过两人世界。”

“好啊,我给你做好吃的。”

顾心蕊甜腻的声音听得顾心柠一阵反胃,她惨白着脸,半晌,苦笑了下。

连离婚都不能吗?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继续犯傻!

顾心柠冷冷一笑,转身上楼。

等她再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不再是保守的居家服,而是x*ing感火辣的包t un短裙。

火红的颜s e,犹如一团火焰。

她不想再做扑火的飞蛾,今晚,她选择让自己傲然绽放。

半个小时后。

顾心柠无视周围一双双充满了惊艳的露骨视线,径自走到吧台,坐下。

“给我一杯‘今夜不想入眠’。”今夜不想入眠是酒的名字。

MC酒吧的招牌。

每天都有许多男男女女慕名而来,但求一醉。酒保见得多了,听到顾心柠的话,眼也不眨就给她调了一杯。澄澈透明的y*体,特别漂亮。

顾心柠端着杯子,一饮而尽。

薄荷的清凉过后是辛辣,从喉管一路往下,像一团火。

红晕爬上她的脸颊,让顾心柠更添了几分x*ing感。

周围狼一般的视线恨不得脱掉她的衣服舔上去,有人蠢蠢欲动,有人势在必得的上前搭讪。

“再来一杯。”

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顾心柠旁边,招手又替她叫了一杯。

“我请你。”

顾心柠只想把自己灌醉,让自己放纵。她看也不看就接过杯子,又一次一饮而尽。

“咳咳。”

这次因为喝得太快太急,被呛到,她难受的咳嗽起来。

“小心点。”

男人顺势抚上顾心柠的后背,借着顺气占便宜。柔嫩的肌肤让他心猿意马,眼神愈发火热。

“滚!”

顾心柠最终无法忍耐被人抚摸的恶心感,挥开对方的手。付了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往外走。

“你喝醉了,我送你。”

男人忙跟着站起来,伸手去拽顾心柠的手腕。她错身避开,身体也因此一个踉跄,一头撞进一个怀抱。

要带走顾心柠的男人看到她撞的人,脸s e一变,屁都不敢放一个就灰溜溜的钻进人群。

顾心柠醉得厉害,整个人都傻乎乎的。

清冷的古龙水味e*让顾心柠想也不想的搂住他的腰,还像猫e*一样蹭了蹭。

“好闻。”她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仰头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真好闻!就是你了!”

傅池渊低头看着撞进自己怀里的人,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是她。

喝醉了?

小脸酡红,杏眸迷蒙。柔软丰满的身躯像甜蜜多汁的蜜桃,让人想一口咬下去。

真是个祸害。

“d*a叔,今晚跟我走吧。我会给你很多很多钱,只要你陪我睡……睡一次。”

她这是把自己当成……牛郎了?

只是d*a叔……

傅池渊捏着她的下巴,固定着她的小脑袋,x*ing感的薄chun弯了弯:“d*a叔?我很老吗?”

啾。

“软的,还不错。”

顾心柠醉的一塌糊涂,只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见他的嘴巴凑过来,想也不想就亲了上去。

结果还不错,至少她没有觉得厌恶。

而傅池渊……傅池渊彻底愣住了。

怀里人明明是只小兔子,醉酒后却变成了小野猫。

她这幅模样,傅景寒应该没见过吧?

“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我……我有钱!”

久久得不到回应,顾心柠不耐烦了。白嫩的手指不满的戳了戳傅池渊的*膛,小嘴一扁:“不愿意就算了,我找别……别人。”

放开手,她转身就去找别人。

傅池渊猛地伸手搂住她的腰,把人扣在怀里。

“想去找谁?嗯?”

“反正不……不找你!”

顾心柠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d*a难临头,还在不情愿的挣扎。

“晚了。”

傅池渊冷笑一声,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