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心柠免费阅读/小叔叔,昨晚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可以吗?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7 23:14:08 责编: 人气:

顾心柠免费阅读/小叔叔,昨晚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可以吗?

傅池渊,傅景寒的小叔。

他是整个傅家的禁忌,哪怕她跟傅景寒青梅竹马一起长d*a,也只是听过这位小叔叔的存在。如果不是结婚当天见过一面,她现在根本认不出来他。

“你不是一直在国外吗?”

“不巧,昨晚刚回来。”

恰好有朋友约他见面,事情又比较紧急,傅池渊才会刚下飞机就去了MC。

现在怎么办,她居然睡了傅景寒的小叔叔!

顾心柠慌乱的把人推开,下意识往后想拉开两人的距离,却不小心砰的一下掉在地上。

她抱着被子,有些懵。

“摔疼了吗?怎么那么不小心。”

傅池渊无奈的叹息一身,长腿一迈就下了床,弯腰去抱顾心柠。

她猛地跳起来,像兔子一样冲进浴室:“我去洗澡。”

咔嚓。

浴室门锁上,顾心柠又试着拧了拧,确定打不开后才松了口气。

她机械的走到花洒下面,直接打开。

冷水兜头浇下,她打了个寒颤却没关。

懊恼的用额头轻轻撞击着瓷砖,顾心柠愁的一个头两个d*a。

天哪,她该怎么办?待会e*要怎么面对傅池渊?

浴室外,傅池渊已经穿戴整齐了。

他先去隔壁房间,把沾着顾心柠处子血的床单收起来,然后才进了书房。

拉开椅子坐下,傅池渊点了根烟,打了个电话出去。

“查一查傅景寒跟顾心柠结婚后的事情。”

一根烟抽完,那边的回复也来了。

新婚当晚就夜不归宿,跟顾家的私生女顾心蕊搞在一起?

傅池渊兴趣盅然的挑眉,他的好侄子跟顾心柠不是真心相爱的吗?难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现在看来,他那位侄x**是不想乖乖独守空闺,所以才去酒吧找艳遇。换句话来说,就算没有他出现,只要有任何她看顺眼的,昨晚的事情就会发生。

这个认知,让傅池渊有些不爽。

修长的手指轻叩着桌面,还不等傅池渊想好怎么处理顾心柠,一直安静待在角落里的家用机器人眼睛忽然亮起了红光。

“主人,有未登记人物正在试图打开d*a门。”

想走?

傅池渊勾chun,起身。

楼下,客厅。

可恶,门为什么打不开!

顾心柠急的满头d*a汗,一边开门一边警惕的回头看向楼梯的方向。

无论她怎么尝试,d*a门都纹丝不动。

“不打声招呼就想走吗?”

完了,被发现了。

顾心柠的身体一僵,一动也不敢动。

先是下楼梯的声音,然后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男人身上冷冽的气息从后面包裹着她,顾心柠几乎僵成了一块冰块。

“怎么不说话?”

傅池渊低沉的声音几乎贴着她的耳朵,刻意压低所以听起来特别x*ing感。

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努力挤出笑脸,顾心柠回头,一脸无辜的眨眨眼:“小叔叔,昨晚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可以吗?”

想必傅池渊也不想让人知道他睡了自己的侄x**吧。

顾心柠心存侥幸的想。

“当然……”

她满怀希望的看着他,眼睛里是无声的期盼。

小兔子很可爱呢。

傅池渊忍不住想逗她,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他的恶趣味,全部被她勾出来。

“当然是不可能的。”

顾心柠就像一颗充满气的气球,被毫不客气的扎了一下,炸了

“为什么?难道你不怕别人知道?”

“有什么好怕的。”

他又不在乎傅家,被人知道,又如何?更何况能让傅家丢脸,他会觉得很开心。

“你……”顾心柠一下泄了气,她知道这人是真的不在乎。咬了咬chun,问:“那要怎样你才肯放过我?”

“等我……”傅池渊靠近,暧昧的舔了下她的耳垂,不紧不慢的说:“睡你睡腻了,自然会让这一切结束。”

至于他什么时候会腻……天知道。

顾心柠不知道傅池渊心里想的,她咬牙点头:“可以。但是我们的关系不能让别人知道。”

既然没办法摆脱,那就接受好了。

傅景寒可以明目张胆的跟顾心蕊滚在一起,她又为什么不能跟傅池渊维持地下情?

“可以。”

他不会主动提起,但如果被人看出来,那就不能怪他了。

傅池渊放开顾心柠,后退半步。

“手机给我。”

顾心柠毫不犹豫的拿出手机,给他。

傅池渊接过,在上面存入一个电话号码,备注是小叔叔。

“我的。记住,要随叫随到。”

“我知道了。”

顾心柠语气平静的说,接过手机,示意他开门。

“我现在得回去。”

“小胖。”

傅池渊对着客厅的角落喊,跟书房一模一样的家用机器人无声的滑过来。闪着红光的眼睛扫描了一遍顾心柠的信息,资料瞬间存入电脑。

“美丽的女士,欢迎下次光临。”

小胖的机械音说完,d*a门打开。

顾心柠连再见也没有说,匆忙离开。

直到远离傅池渊的房子,顾心柠才有了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打车回到御景园跟傅景寒婚后的别墅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从浴室出来后她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只能动了傅池渊的衣柜。

所以现在她身上穿着的是傅池渊的运动服,d*a了不止一号,显得不伦不类。

这衣服让她浑身别扭,只想赶紧回卧室换掉。

“顾心柠,你昨晚去了哪e*?”

“景寒,你怎么会在家?”

猛地听到傅景寒的声音,顾心柠不由惊讶。

以往傅景寒总是深更半夜才会回来,而且十次有九次都带着顾心蕊。

太惊讶,顾心柠都忘了自己身上还穿着傅池渊的衣服。

“这衣服是谁的?顾心柠,你终于装不下去了吗?呵,是不是我前脚带着小蕊离开,你后脚就去找野男人了?”

傅景寒猛地站起来,d*a步冲到顾心柠面前,毫不客气的揪着她的头发。

“嘶!疼。景寒,你放手。”

顾心柠被迫仰头,看到傅景寒眼底的狰狞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说,昨晚跟你鬼混的野男人是谁?”

傅景寒双眼充血,仿佛地狱里的魔鬼。手上不断yong li,恨不得掀了她的头皮。

顾心柠冷笑,嘲讽的开口:“你要杀了我吗?傅景寒,你要杀了我吗?”

她笑,绝望又讽刺:“我的确是跟野男人鬼混了,而且觉得特别的爽。你不是不要我吗?呵呵,外面有的是人要我呢。”

“啪。”

傅景寒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破口痛骂:“贱人!”

“我们彼此彼此。傅景寒,既然你不同意离婚,那就好好戴着我送你的绿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