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文娱男主叫司爵/文娱此生只有两个梦想,一是过上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用做就有大笔钞票的生活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7 23:16:51 责编: 人气:

女主叫文娱男主叫司爵/文娱此生只有两个梦想,一是过上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用做就有d*a笔钞票的生活

作为一名合格的社畜,文娱根本就不知道双休为何物,别人避之如蛇蝎的九九六,她却很是向往,毕竟她只是一个卑微的零零七小编导,还是一个毫无话语权,因为上司一句话就被发配到人数不够的剪辑组充数的小可怜。

熬了几个月的d*a夜,文娱参与剪辑的选秀节目的录制终于顺利结束,入行d*a半年,她也难得体会到了一把按时下班的美好。

文娱此生只有两个梦想,一是过上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用做就有d*a笔钞票的生活,二是和她男神易千手拉着手一起去看最新展出的油画。

显然,梦想和痴心妄想还是有一定区别的,想她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渣,为了靠偶像更近一些,脑子进水去当了编导,结果入行d*a半年,见遍了凌晨一到六点的B市,却连男神一根毛都没看见,还因为工作,错过了男神的每一场巡演。

话说文娱正敷着面膜躺在床上逛易千的超话,微博突然推送了这样一段文字给她:那天夜里,他突然闯进她的房间,纵然她百般不愿,他还是强占了她……

文娱:“……”

好羞耻!不过她喜欢!食指灵活一动,她飞快点击了链接。

嗯,作为一名被压榨的打工仔,她必须得有j*神寄托才能吊着一口仙气。没错,文娱的j*神寄托就是玛丽苏总裁文。

虽然她只是一个为了一丁点工资累死累活的小社畜,但这并不妨碍她对豪门那种一掷千金的生活的向往;虽然她只是一个租着不到四十平米房子的无房一族,可这也并不妨碍她对四百万平豪宅的向往;虽然她mu胎单身二十三年,但这更不妨碍她对酸酸甜甜的爱情的向往。

于是文娱为了让受伤的心灵得到慰藉,花了十块钱……

文娱发誓,她是冲着男女主缠绵悱恻、虐身虐心的情节来的。

可是,在午夜十二点过的时候,在看到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二因为抖机灵被男主弄得倾家荡产最后锒铛入狱的时候,她沉默了,然后愤怒了,最后……把自个e*手机狠狠摔了。

**个腿,这女二脑子里装的都是祥吗!有才有貌又有钱,g*嘛非挂在男主这一颗歪脖子上吊死啊!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吗?你说你惦记男主就惦记吧,段位还这么低,一手极品的牌打得稀烂,活生生把自己作成了那个下场!

女二是在全书的三分之二处下线的,可她一下线,文娱就再没了看下去的欲望,没办法,谁让她和自己同名同姓,这感觉就像她自己亲身遭遇了这些一样,特别不、美、好!

一般来说,总裁文里的女主都是白莲花成长型,文娱以前特别喜欢这种设定,看到女主被千虐万虐最后觉醒吊打恶毒女配的时候还觉得非常过瘾,可这一次,她非但没觉得过瘾,还被气得肝疼。

作为玛丽苏总裁文里的女主,标配那肯定是普通人家出生,相貌清秀,身材一般,相反,女二一般都是家d*a业d*a,模样美艳,身材还贼拉火爆那挂。

放在现实生活中,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会选择女二。

可人玛丽苏里的男主不同,口味清奇,不喜欢山珍海味,就喜欢吃那咸菜。

小说中女二从小就喜欢男主,作为整本小说中唯一一个出场自带两百字外貌小作文的美女,输给样样都比不上自己的女主当然不服气了,她于是开始作死之路,被反杀不说,还赔上了自己一家。

一想到女二做的那些作死的事e*,又想着自己为这本小说付出的十块钱,文娱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到后面连手机都没有心情玩e*了,直接关灯睡觉。

一小时后……

文娱第二十一次睁眼。

特娘的,就看了这么个破小说,她居然忿忿不平到失眠了!

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二十二分了,文娱心里没消下去的火气顿时又d*a了许多,她直恨不得穿到书中,打醒那个作死的女二,顺便手撕那个白莲花女主!

“啊啊啊啊!气死老子了!”她冲着空气拳打脚踢。

好不容易有了倦意,模模糊糊睡过去时,文娱还在骂那个糟心的女二。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熬夜太多,感官系统出了些故障,文娱居然觉得自己那一米宽点的床变d*a了,躺着的感觉也变得不同了,整个人像躺进了云端,软绵绵的,很是舒服。

慢慢掀开眼皮,她感觉自己的房间好像也宽敞了不少。只模糊瞅了一眼,文娱重新合上眼,默默翻了个身。

“怎么睡个觉还睡出幻觉了?”她小声嘟囔。

“扣扣扣”,有敲击东西的声音响起,声音不d*a不小,却十分影响人睡觉,文娱只当隔壁又在作什么妖,皱着眉用被子蒙住脑袋不理。

“x*,您醒了吗?”许久没听到房里的动静,门外的保姆小郑问道。

房间内先是一片寂静,然后……

“骂谁x*呢!你才是x*,你全家都是x*!”文娱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翻身坐起d*a声骂道。

文娱起床气很d*a,尤其是在没睡够时被人吵醒。前有人叮铃哐当扰她清梦,后又有人无缘无故骂她x*,文娱的战斗值在此刻可谓达到历史高峰。

无辜被骂的小郑:“……”明明是x*再三强调办完那件事后一定要及时知会她的。

门外的人再没了动静,文娱有火没处撒,烦躁地伸手胡乱蹂躏自己的头发。

揉着揉着,文娱觉得哪里不对。怎么感觉头发变多了?她茫然地捻起*前一缕酒红s e的卷发细瞅,还换了个s e烫了个卷。

门外小郑的手停在半空,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说话,房间里突然传出巨d*a的怒吼声,“卧槽!谁他妈趁老子睡觉给老子弄了洗剪吹!”

声浪穿过门板,差点把小郑的耳膜震得稀碎。

小郑:“……”要不她还是走吧,总觉得今天的x*不好惹。额,虽然以前的x*也不好惹。

房间里,情绪暂时缓和下来的文娱低头盯着自己*前某处凸起良久,最后,终于后知后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抬头环顾四周,周围的环境更是变化不少。

她家什么时候这么宽敞了?看着周围富丽堂皇的装饰和摆设,文娱感觉脑袋轻飘飘的。这是梦?她揪了把自己的胳膊,嘶~真疼!

卧槽!这是什么节奏?她掀开被子下床,地上铺了毛绒绒的地毯,光脚踩上去不但柔软而且暖和。

文娱咽了口唾沫,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一圈后定格在梳妆台的镜子上,忐忑着缓缓走过去。

小郑这厢正踩着楼梯下楼,又一冲破天际的尖叫传来,“卧、槽!”

她的脚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