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叫霍司寒女主叫云抒,一鹿小跑作品/一个人太想做怎么办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7 23:33:40 责编: 人气:

男主叫霍司寒女主叫云抒,一鹿小跑作品/一个人太想做怎么办

 “滚!”

  推开门的瞬间,一个冷漠不悦的男人嗓音突然响起。

  云抒吓得打了一个冷颤,但还是石更着头皮把门关上,抬头望了过去。

  下一秒,女孩直接愣住。

  黑s e皮质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男人的白衬衫纽扣一丝不苟地扣到了第一颗,被熨得没有一丝褶皱的黑s e西裤包裹着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脚上是一双擦得锃光瓦亮的黑s e皮鞋。

  他虽然闭着眼睛,但丝毫不减他的容颜所带来的视觉冲击,一头利落的黑s e短发下面是c*u浓的剑眉,修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再往下是高挺x*ing感的鼻梁,菲薄的chun微微抿起,每一处都像是上帝的鬼斧神工之作,蜜s e的肌肤好得没有瑕疵,一张脸堪称惊艳,完美得无可挑剔。

  窗外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打在他立体俊美的脸上,浑身上下流淌着高贵冷傲的气息,美得像是一幅绝世画作。

  许是感觉到了陌生气息的入侵,男人突然睁开眼睛,冷峻凌厉的双眸笔直地望向了握着门把盯着他发呆的女孩。

  云抒毫无征兆地跟男人四目相对。

  他的眼神太过凌厉,一睁开眼,周遭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好几度,身上不怒自威的气场有如古代的帝王,让人不寒而栗。

  男人的眼睛是眼角上挑的凤眸,跟这张脸完美契合,只是这双眼睛太冷,饶是自诩见过不少世面的云抒,都从来没见过这么冷漠的眼神,更没见过气场这么强d*a的男人。

  云抒下意识地想逃,可脚上却像是扎了根,怎么也挪不动步。

  她缓缓松开门把,鼓起勇气走上前,摘掉脸上的口罩,扬起一个得体的笑容,开口道,“这位先生,你好,我是来帮你的。”

  她太过紧张,没看到在她摘掉口罩的那一瞬间,男人的眼底有着一抹一闪而过的诧异。

  “哦?”男人眸光微敛,“帮我?”

  “嗯,”云抒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开口道,“我知道你有那方面的隐疾,娶不到妻子,我可以嫁给你,好让你跟家里人交差。”

  男人一怔,下一秒,忽的一笑,“你知道我是谁?”

  云抒看得有些恍惚,脑海中突然浮现四个字:美s e误人。

  他那个短暂的笑意太过惊艳,声音如d*a提琴般低沉悦耳,每一个字都敲打着她的耳骨,刚刚那一幕,简直就是视觉和听觉上的双重享受。

  云抒沉浸其中,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我不知道......”

  男人饶有兴致又直截了当,“不知道你就敢嫁给一个不认识且有隐疾的陌生男人,说出你的目的。”

  云抒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犹豫了一下,如实道,“我需要一段婚姻,让我成为已婚人士。”

  只要结了婚,霍家就没办法强娶她了。

  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人结婚是很难的,除非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最好的交易对象。

  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明明是很随意的动作,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人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云抒的d*a脑飞速地运转着,理了理思绪,又开口道,“我知道我提出跟你结婚很冒昧,对自己的目的也不应该有所隐瞒,我愿意如实相告,有一个很有家世背景的男人想要强娶我,我不想嫁,所以想用这种方法躲过去。

  加上我觉得你也是刚好需要一段婚姻的,所以我们算是各取所需,等将来我们的烦恼都解决了,再找合适时机离婚就是了,你放心,既然是我主动找你结婚的,那我肯定会保护好你,不会让对方找你的麻烦,我也不会亏待你,将来离婚的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钱当赔偿金......”

  话音未落,云抒便明显察觉到男人的脸黑了下来,周身的气压倏地一下变低,一股强d*a的压迫感朝她*近将她笼罩,让她有点透不过气来。

  云抒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提钱很侮辱你啊?如果你不缺钱的话,我收回刚刚的话,并跟你道歉。”

  看他的气场,就不像是穷人,这种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肯定是长期养尊处优才会有的。

  男人面无表情的脸上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透着一丝危险的意味,“那万一要强娶你的那位,是个绝世好男人,你不就亏d*a了?”

  “怎么可能!”云抒脱口而出道,“那家*很可怕的,心狠手辣辣手摧花,是个绝世d*a魔王,我这么肤白貌美的小仙女落在他手上,肯定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

  男人本就深不见底的双眸更深黯了,就像深夜里的海,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汹涌,让人不敢靠近窥探。

  男人修长的指尖轻点着沙发扶手,“我听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救你于水火之中,那我就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准备怎么回报我,嗯?”

  男人的尾音上扬,像是带着一种蛊惑的魔力,让云抒的d*a脑有着片刻的怔愣,顺着他的话问道,“你想我怎么回报?”

  “还没想好。”男人突然站起身,朝着她走了过来。

  云抒这才发现他很高,应该有一米九了,而且身材比例很好,宽肩窄t und*a长腿,妥妥的男模身材。

  造物主未免太不*g平,给了他这么惊艳的颜值,还给了这么好的身材!

  可偏偏......那方面不行,为他开了所有的窗,石更是把最重要那扇门给锁上了。

  云抒暗暗思忖叹息的功夫,男人已经走到她面前站定,一股清冽好闻的纯男x*ing荷尔蒙气息瞬间围绕住了她。

  她平时很少跟异x*ing离得这么近,跟邓安宇虽然是男女朋友,可一直是保持着距离的,最亲密的时候,也只是肩并肩牵下手。

  可奇怪的是,这个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靠近,并没有让她生出排斥的感觉。

  云抒身高一米六八,今天穿着接近十厘米的高跟鞋,还是比他矮了一截。

  男人微微俯身,视线跟她平行,漆黑深邃的双眸盯着她清澈的杏眼。

  云抒紧张得忘了该怎么反应,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了起来,快得像是要冲出*膛。

  男人薄chun轻启,一字一句低缓而沉稳地开口道,“不过等我想好了提出来,你可不能反悔,不然,我会把你吃得连骨头都不剩,明白?”

  云抒下意识地点点头,忽略了他这句‘吃得连骨头都不剩’,是她刚刚形容某位d*a魔王的。

  男人转身去拿起沙发上的西装,朝门口走去,“走吧。”

  云抒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去哪e*啊?”

  “结婚。”

 一小时后,民政局门口。

  云抒捧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一脸的怀疑人生。

  她这就结婚了?跟一个陌生人?

  她看着照片上的两个人,莫名感觉有点般配是怎么回事?

  这男人虽然长得惊艳,可她的颜值也不是吹的,用她经纪人的话说,她就是命不好,明明有脸蛋有演技但就是红不起来,到现在还是个十八线小透明,换成是别人,单是靠着这张脸都能成为顶流了。

  更让人震惊的是......

  “你姓霍?”云抒蹙眉问道。

  刚刚的结婚手续几乎都是他去处理的,她就像个被牵着走的木偶,全程都有点晕乎乎的,连他的姓名都没来得及问,这会e*才在结婚证上看到他的名字:霍司寒。

  “我不能姓霍?”某人淡定地反问道。

  云抒现在听见“霍”这个字都一阵后怕,试探着问道,“霍先生,冒昧问一下,你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呀?”

  “金融。”

  “......那你是自己开的*g司,还是在单位上班呢?”

  “上班。”

  “上班好,上班真是太好了......”云抒长松一口气,上班族应该跟霍氏集团没关系,只是刚好也姓霍而已。

  他虽然气质出众,但是身上穿的西装,云抒没看出是什么牌子,而且他也没车,刚刚来民政局都是打车来的。

  身份资料上写着他今年才24岁,应该是刚毕业参加工作没多久,没有积蓄也是正常的。

  她得努力挣钱,等将来离婚的时候,多给他点补偿金。

  这个念头一出来,云抒突然觉得好悲伤,明明刚结婚,就想着离婚的事情了,世界上应该没有比她更惨的新娘子了,头顶一片青青*原,随手抓了个有隐疾的男人结婚,今天在她这二十年的人生中堪称最惨一天了吧?

  云抒正失着神,突然听见男人开口道,“手机给我。”

  云抒急忙摸出手机解了锁递给他。

  男人在上面输入一个号码拨了过去,“我的号码,存好,我一会e*有个会,晚上要出差,三天之后回来。”

  这架势,莫名有种夫妻之间交代行程的既视感。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的。”

  霍司寒看着她,俊美无双的脸上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但眉眼间有着一丝不自知的温柔,“今天新婚燕尔,按理不该冷落你。”

  云抒:“......”

  “那个......霍先生,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毕竟我们的婚姻是有名无实各取所需嘛,回头你如果需要我去应付你家里人,我可以随时随地帮忙的,你放心,我虽然是个十八线小演员,但是演技绝对在线的,不会穿帮,不过私底下咱们就不用演得这么*真......”

  云抒话刚说完,便明显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场倏地变冷,像是即将掀起一场十级风暴。

  “额......霍先生,我有说错什么吗?”云抒从小就是个小霸王,天不怕地不怕,可在这位霍先生面前,不由自主地变得有点......怂。

  要怪就怪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d*a了嗷!

  “随便你。”男人扔下三个字,冷漠地转身离开。

  原地懵圈的云抒:“......???”

  刚领证结婚就跟老*g闹得不欢而散,她的情商是被狗啃了吗!

  今天果然是她的水逆日,诸事不顺!

  ......

  华灯初上,云抒打车回到云家别墅,回房换了身衣服,收拾好东西,拎着行李箱下楼,迎面撞见一家三口从门外进来。

  云长山看见她,抬手就是一耳光,“混账东西,你还知道回来!”

  云抒被打得偏过头去,捂着发麻的左脸,缓缓转过头来,平静而冷漠地看着他。

  “你这么看着我g*什么?”女孩的眼神太冷,云长山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顿时更生气了,“你说,你为什么无理取闹诬陷你妹妹怀孕,还把她带去医院检查,她一个h花d*a闺女,名声都被你毁了!”

  “她的名声重要还是我的幸福重要?”云抒冷冷地望向云诗柔,“她跟邓安宇做了什么肮脏事她自己心里一清二楚,这次是我蠢,才着了他们的道,云诗柔,今天这笔账我记下了,来日方长,以后慢慢清算......”

  云诗柔的眼泪说来就来,哭得像朵摇摇欲坠的小白花,“姐姐,我都已经解释过了,医生也检查清楚了,是你自己不相信我的,如果你需要,我还可以再去检查一遍......或者你后悔了,我也可以把安宇哥哥还给你,毕竟我跟他没有感情,只是为了保住邓云两家的颜面,才赶鸭子上架跟他订的婚......”

  云抒直接笑出声,“云诗柔,此时此刻我不得不赞美你一句了,你这演技不去演戏可惜了,早晚能拿到影后。”

  “云抒!”云长山勃然d*a怒道,“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要对你妹妹冷嘲热讽?当初是你自己喜欢安宇,自己要跟他谈恋爱的,可没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你!”

  “是,我跟我妈一样瞎了眼,都看上了渣男行了吧?但是我跟我妈不一样,我懂得及时止损,不忠的男人在我眼里只有狗才会抢着要,因为狗永远改不了吃屎。”

  云长山捂着*口,气得脸s e铁青,“你说谁是屎!”

  “我说得很明白了,你们各自对号入座就行。”云抒拎起行李箱,刚要离开,就被秦佳容抓住了手臂。

  “你要去哪里?不能走。”秦佳容着急的道,“老*g,你忘了霍家下了通知吗?咱们家要嫁一个女e*给三少的,现在诗柔已经跟安宇订婚了,只能让云抒嫁过去了,不能让她走!”

  云抒眸光一凛,直接甩手推开她。

  下一秒,一个巴掌重重打在秦佳容的脸上。

  “啪!”

  三个人都愣了一下,云诗柔率先反应过来,怒道,“云抒,你怎么能打我妈妈!”

  “打就打了,还要提前写报告跟她申请吗?”云抒一字一句地警告道,“这一巴掌只是个开始,从今天起,我会把你们当初带给我妈妈和我的,一点一点讨回来,你们都给我好好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