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湿短文300篇小说;霍司寒和云抒,宝贝......来接我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7 23:35:56 责编: 人气:

必湿短文300篇小说;霍司寒和云抒,宝贝......来接我

凌晨一点多,霍司寒踏上私人飞机,清冷凉薄的眉眼间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疲惫。

  “三少。”特助庄恒送上热茶和文件,“您只有在飞机上能休息了,到了法国那边直接开会,这是资料。”

  霍司寒抬抬手,庄恒很快心领神会没再打扰,颔首离开。

  霍司寒转头望向窗外漆黑如墨的夜空,想起了今天在医院的检查室,睁开眼看到的那张脸,冷沉的眼底不自觉地爬上了一丝暖意。

  寂静的机舱里突然响起手机铃声,这个点很少有人会往他的私人手机上打电话,男人拿起手机,看见上面的来电,直接接了起来,“云抒?”

  电话那端很闹腾,有吵闹的音乐声传来,却迟迟没人说话。

  霍司寒等了一会e*,以为她没听见,嗓音抬高了几分,“云抒?你在吗?”

  “唔......”电话那端终于传来了女孩醉醺醺的声音,“宝贝......来接我......”

  霍司寒:“......”

  男人面无表情的脸上毫无波动,“云抒,你知道我是谁吗?”

  云抒没回答他的话,自言自语的道,“我醉了......来接下我......嘟嘟嘟......”

  霍司寒看着被挂上的电话,眉心一蹙,指尖在座椅扶手上轻点了两下,“庄恒。”

  “三少。”庄恒走了进来,“您有什么吩咐?”

  男人起身往外走去,“备车。”

  “三少!”庄恒愣了一下,急忙上前拦住他,有些着急的道,“这个会有多重要您知道的,多少人虎视眈眈盯着呢,否则也不用现在赶时间飞过去,您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现在要下飞机吗?”

  霍司寒冰冷沉寂的眼神缓缓扫向他,明明没表露出什么情绪,却让庄恒感觉到头顶一凉,急忙颔首道,“对不起三少,我不该质疑您的决定。”

  ......

  喧闹酒吧里,吵闹的音乐和光怪陆离的灯交织出了这个夜晚的狂欢。

  八个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的保镖在前面开路,高d*a俊美的男人迈着长腿走了进去,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男人来到一处卡座前,看着面前穿着白T恤牛仔裤,正四朝八仰独自躺在沙发上熟睡的女孩,抬手捏了捏眉心。

  一旁的庄恒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他还以为是霍家老宅那边的霍老夫人出事了呢,结果是来找一个女孩?

  不能够啊,三少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s e,多少女人想爬上他的床,却连床单都摸不着,连霍老夫人都怀疑他那方面的取向了,软磨石更泡要他去医院检查身体。

  眼前这个睡成死猪睡相还这么难看的女人,跟三少究竟是什么关系,竟然能让他亲自来找......

  庄恒满脑子的黑人问号,下一秒,便惊恐地看见自家主子把沙发上的女孩打横抱起离开!

  庄恒彻底惊呆,悄悄伸出手,在自己的d*a腿上狠狠捏了一把......疼的!他不是在做梦!

  这也太玄幻了,算起来,除了霍老夫人,从来没有什么女人能靠近三少一米之内的,更别说让他这样抱着了!

  ......

  云抒是被一阵反胃的感觉刺激醒的,猛然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去开车窗,把脑袋探出窗外一阵狂吐,“呕......”

  还没吐够,就被一个力道直接拽了回来,耳边传来一个低沉悦耳的男人嗓音,“危险,要吐直接吐车上。”

  正在开车的庄恒心里一阵哀嚎,直接吐车上?这车可是全球限量版的劳斯莱斯啊!

  而且三少,您可是有严重洁癖的,真要吐车上,估计这车您就得直接扔了吧!

  云抒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像是听进去了,竟然接了话,“不要,会弄脏的。”

  霍司寒抬手帮她整理着脸颊的一缕头发,“没关系,想吐就吐。”

  云抒突然笑了笑,“陶姐小宝贝,你今天好温柔啊,居然没骂我......”

  霍司寒:“......”

  他早就知道,那声“宝贝”不可能是在叫他,可这会e*确定了,心里还是生出了一抹异样的失落感。

  男人的嗓音低了下来,“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嗯?”

  云抒叹了一口气,“他们都欺负我......所有人都欺负我......好多坏人......都来欺负我一个人......”

  “以后不会了,”霍司寒将女孩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庄恒:“......”今天是世界末日了吗?他家主子居然在......哄人!

  这个醉酒的女孩究竟什么来头!

  “我就知道陶姐对我最好了......”云抒弯了弯chun角,下一秒,又瘪起了嘴哭了起来,“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你还关心我,其他人都排着队抢着欺负我......”

  “不哭,”霍司寒带着薄茧的指腹极其温柔地帮女孩擦去眼泪,“从今天开始,你有我了。”

  云抒没能回答,因为胃里又袭来一阵翻涌,没等她挣脱开男人的怀抱去开窗,便直接一股脑吐了出来,不偏不倚地吐在了男人的*前。

  前座的庄恒差点没疯,记得上次一个新来的助理,只是不小心撒了点咖啡在总裁办*g桌上,就被开除了。

  这个女孩居然吐在三少身上,这下就算是天王老子,估计也得被扔下车了!

  “三少,您没事吧?”庄恒冷汗涔涔,“车上有您的换洗衣物,我立刻靠边停车帮您清理!”

  “不用了,”霍司寒的脸s e黑如锅底,闭了闭眼,压下满心的崩溃,“开快点。”

  “......是。”

  ......

  云抒清醒过来的时候,有种不知道今夕何夕的错觉。

  还没睁眼,就先感觉自己抱着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不像是玩偶,因为有温度,还有点石更,但摸着还挺舒服的。

  女孩缓缓睁开眼睛,一张如神邸般俊美无俦的睡颜毫无征兆地撞进她的眼底。

  莫名觉得眼熟......回忆两秒钟,这不是她昨天在医院捡来的老*g吗!

  此刻,她正像一只八爪鱼一样,半趴在男人的身上,男人的一只手捁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背上,无比亲密的相拥而眠。

  云抒眨了眨眼睛,悄悄伸手在自己的脸上狠狠掐了一把......疼死了!

  她不是在做梦!

  “妈呀!”云抒一个激灵,猛地坐起身落荒而逃下床,脚下一空,重重摔在地毯上,来了个狗吃屎。

  “嗷......”云抒一脸懵*地坐了起来,揉了揉摔疼的膝盖,一抬眸,跟床上醒来的男人四目相对......

死寂的空气中,云抒感觉自己的尴尬癌晚期犯了,好想原地去世。

  她僵石更地抬起手,朝着男人挥了挥,“嗨,霍先生,好巧啊......”

  男人身上穿着一件简单的白T,蚕丝薄被盖在腰间,黑s e短发凌乱,比起昨天西装革履的样子多了几分居家的味道,平添x*ing感,一双深邃得无法探究的黑眸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低沉的嗓音似笑非笑,“不巧,这是我家。”

  云抒:“......”

  女孩抓了抓头发,d*a脑一片混乱。

  更玄幻的是,她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属于男人的白衬衫,袖子长出了一d*a截。

  云抒惊悚地低下头,还好下边不是空的,穿了件男人的长裤,卷起了d*a半截,看上去滑稽极了。

  穿得这么严实,身上也没有不适感,她应该没跟霍司寒发生什么吧......

  下一秒,云抒就觉得自己多虑了,霍司寒那方面不行的,根本不可能发生什么,不然也不用委屈自己娶她了。

  云抒抬起头,讪讪一笑,“霍先生,我记得我昨晚在酒吧喝酒来着,临醉前给我经纪人打了个电话叫她来接我,后面的事情就不记得了,所以我怎么会在你家呢?”

  男人把双手枕在脑后,一派的悠闲,“当然是你找的我。”

  “......我打电话给你了?”云抒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男人没回答,表示默认。

  云抒在心里把自己上上下下骂了个遍,喝酒果然误事!

  她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结结巴巴地问道,“那霍先生......那个......我的衣服是谁换的呀?”

  男人像是极其短促地轻笑了一声,不答反问道,“这个屋里除了我还有别人?”

  云抒:“......!!!”

  他居然帮她换衣服!那不是代表她被看光光了吗!

  好羞愧,好无地自容,好想死一死!

  男人看着她一脸抓狂又纠结的表情,心情莫名愉悦。

  云抒连头都不敢抬,抬手指了指浴室的方向,“那个......我可以借用一下你的洗手间吗?”

  “可以。”

  云抒如获d*a赦,急忙爬起身拎着宽d*a的裤子溜之d*a吉。

  ......

  浴室里,云抒对着镜子怀疑人生,没一会e*,门被人敲响,“云x*,我是佣人孙妈,霍先生叫我来照顾您。”

  云抒回过神来,打开一条门缝望去,看见一个约摸五十岁左右的女人,长得很亲切。

  “你好,孙妈。”云抒礼貌地打了招呼。

  “云x*不用紧张,霍先生已经离开了,您的行李箱在这呢,您可以先洗个澡。”

  “好。”

  云抒冲了个热水澡,整个人都j*神了,换上自己的衣服走出了浴室。

  房间里没人,床铺已经被收拾得整整齐齐,连床上用品都换过了。

  想起刚刚醒来时的一幕,云抒的脸又“唰”地一下滚烫了起来,她敛了敛思绪,开门出去,立刻闻到了诱人的饭香。

  云抒走出去,打量着这套极具品味的房子,跟卧室一样,清一s e的黑白灰基调调,设计g*净简洁,处处都透着低调隐匿的奢华,却显得过于清冷,跟霍司寒的x*ing格倒是很契合。

  云抒来到厨房,看见孙妈正在忙着做饭,上前打招呼,“孙妈。”

  “唉。”孙妈应了声,笑着转头看她,下一秒,神情微怔。

  昨晚没能认真看,现在看清楚了,这女孩子长得实在是好看,也难怪能被三少带回家了。

  孙妈端了碗汤给她,“云x*,先把醒酒汤喝了吧。”

  “谢谢。”云抒接过温热的醒酒汤喝了两口,问道,“昨晚是霍先生带我回来的对吗?”

  “是啊,您醉得一塌糊涂,还吐了自己和霍先生一身呢,我帮您足足洗了半小时的澡呢。”

  “......是你帮我洗的澡换的衣服?”霍司寒明明说是他换的呀。

  “这里就我一个女佣,当然是我了,您的行李箱有密码,我拿不出里面的衣服给您换,只能征求霍先生的意见,拿了他的先给您穿上,结果刚穿好您就闹起来了,站床上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霍先生在隔壁房间洗好澡过来看了一眼,您夸他长得帅,非抱着他不肯放手,霍先生被您缠得没办法,为了哄您睡觉,只能留下陪您了。”

  云抒:“......!!!”完了,她的一世英名这下算是彻底毁了,她现在悄悄走人还来得及吗!

  还好她刚刚醒来脑袋发懵,没有把霍司寒当占她便宜的男人,不然打脸得多响多疼啊!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能留下来继续丢脸了!

  露台外传来奇怪的声音,云抒以为是霍司寒在外面,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去跟他道声谢再离开。

  这是一处豪华的高层*g寓,外面的露台很d*a,还有一个露天泳池。

  云抒找了一圈,没看见霍司寒,正疑惑着,身后突然传来“汪”的一声。

  云抒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僵石更地转过身去,看见一只体型高d*a的藏獒正气势汹汹地朝着她冲来。

  “啊——”女孩惊恐的尖叫声响起,拔腿就往屋里跑去。

  ......

  霍司寒几乎是在听见声音的一瞬间,立刻起身往外走,留下视频会议那端的一桌子人面面相觑。

  他站在长廊的这一端,看见受了惊吓的女孩朝着他的方向飞奔而来。

  模糊的光影中,时光仿佛在飞速倒流,回到那一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场景......

  记忆中的那张脸和迎面而来的这张脸合二为一,她美得张扬又明艳。

  下一秒,女孩几乎毫不犹豫地直接扑到他身上,双腿缠着他的腰,手臂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惊恐的道,“霍司寒,你家有狗!快让它走开啊啊啊啊!不要过来!”

  霍司寒下意识地托住她,不让她掉下去,蹙眉呵斥已经追到面前的藏獒,“飞虎,退下!”

  藏獒立刻停了下来,委屈地“嗷呜”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

  “霍先生,对不起!”孙妈跑过来,把狗带走了。

  女孩紧紧抱着男人,止不住地瑟瑟发抖,明显被吓坏了。

  她很轻,霍司寒托着她,几乎费不了什么力气,但这样亲密的姿势,却让他向来强d*a的自制力有着逐渐失控的趋势,一股陌生的躁动感涌了出来......

霍司寒闭了闭眼,压下那股躁动,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背,“没事了,下来吧。”

  怀里的女孩抖得厉害,不但没有松开他,反而抱得更紧了些,“有狗......它要咬我......”

  霍司寒把女孩抱回房间,关上房门,又命令道,“这里安全了,云抒,下来。”

  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让云抒缓缓回过神来,睁开眼睛检查了一下,没看见那只藏獒,这才从男人身上跳了下来。

  女孩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赶紧去拿自己的行李箱往外走去,“吓死我了吓死我了,霍先生,你家太危险了,我得赶紧走了,保命要紧!”

  男人眉心一蹙,伸手握住她的手臂。

  云抒被迫停了下来,茫然地转头看着他,见男人脸s e不是很好看,以为他是觉得她没打招呼,急忙开口道,“霍先生,昨晚打扰你了,谢谢哦,我先走了。”

  男人松开她的手臂,淡声吩咐道,“过来。”

  云抒不明所以,见男人在沙发上了下来,只能跟了过去,“霍先生,你还有什么事啊?”

  男人慵懒地靠坐在沙发里,一双长腿随意交叠着,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黑s e短发梳得一丝不苟,恢复了一惯的清冷矜贵,让人感觉遥不可及。

  “昨天时间仓促,又是在医院,很多话来不及说,现在补上,”男人掀起眼皮看她,薄chun轻启,直截了当,“云抒,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已经结婚了。”

  “我没忘呀,”云抒下意识地接了话,“我们领了结婚证的。”

  “既然知道,你刚刚是准备去哪里。”

  “当然是回家呀。”

  “......”霍司寒被噎了一下,又道,“可是我家人可能随时会过来。”

  云抒有点懵,这是他的家,他的家人过来是理所应当......等等!

  云抒猛然反应过来,“对哦,我差点忘了你跟我结婚的目的了,是要我帮你应付你家里人的,你是不是觉得,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刚结婚就分居不好啊?”

  霍司寒不置可否。

  云抒向来一言九鼎,知道霍司寒跟她结婚就是为了安抚家里,自然不会扭扭捏捏的,问道,“那你是需要我住在你家吗?......可是你家有d*a狗,我最怕狗了......”

  “狗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它今天在这里,我会让人把它送走。”

  云抒这才安下心来,“行,霍先生,那我就先住下,我说到做到,一定让你的家里人对我满意!”

  住在这里也好,等回头霍家的人要来娶她,除了查出她已经领证了之外,发现她跟丈夫已经同居了,自然会死心了。

  云抒想了想,又道,“霍先生,虽然咱们是在各取所需,但我也不能白住你家,这样吧,我给你交房租怎么样?”

  霍司寒:“......”

  “我们是夫妻,不是合租的室友。”男人漫不经心地陈述。

  云抒一愣,心里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就像是一阵微风拂过心田,激起阵阵涟漪,很奇妙。

  可明明他也没说什么啊,不就是说了句‘我们是夫妻’么,怎么她就有种被撩到的感觉......

  云抒压下心里的异样,“那霍先生,以后我睡哪里啊?”

  男人双眸微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觉得呢?”

  云抒:“......”她怎么知道!

  她看着男人幽深平静的黑眸,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孙妈说的,昨晚她抱着霍司寒不肯撒手的画面,脸“唰”地一红。

  十分钟前她明明想逃跑的,现在却在商量睡在哪里的问题了,这反转会不会太快!

  “你很热?”男人突然开口问道。

  云抒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热呀。”

  “那你的脸红得像烤虾?”

  云抒:“......”

  “是有点热。”女孩拿手给自己的脸扇风,改口道,“怎么这么热,你家空调是不是不太好......”

  霍司寒一脸看破不说破,转移了话题,“这是我的房间,你昨晚睡过了,至于你要不要继续睡这里......”

  “我睡客房吧!”云抒没等他的话说完,便抢着开了口,怕伤到男人的自尊心,又胡乱找了个借口掩饰,“我睡觉打呼,怕影响你休息......”

  霍司寒没强求,“随你。”

  不急,他很快会让她主动搬到主卧来住。

  “叩叩叩。”

  门外适时传来敲门声,“霍先生,午饭准备好了,云x*,飞虎已经被我栓好了,您放心出来吧。”

  男人站起身,“去吃饭吧。”

  “哦。”

  云抒跟着他去了餐厅,桌上摆着丰盛的三菜一汤,孙妈给他们盛好饭,正准备离开,被男人叫住。

  “孙妈。”

  “霍先生有什么吩咐?”

  男人拿起筷子,给云抒夹了一块排骨,低沉的嗓音平静无波,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这是我的妻子,以后她会住在这里,你照顾好她。”

  孙妈:“......”

  云抒有点不好意思,尴尬地朝孙妈挥挥手,“嗨......”

  “原来是霍太太。”孙妈好一会e*才反应过来,急忙颔首。

  “你先下去吧。”霍司寒又道,“晚点把狗送走。”

  “是。”吴妈带着这个劲爆的消息离开独自消化去了。

  云抒埋头吃着饭,时不时悄悄抬眸看对面的男人一眼。

  他吃饭的时候安静而优雅,举手投足间都透着高贵气息,赏心悦目,随便抓拍一张照片估计都能当杂志封面。

  云抒第八次偷看他的时候,男人终于开了口,“有话就说。”

  云抒:“......”

  她石更着头皮开口道,“霍先生......昨晚......我喝多断片了,不知道自己在g*什么,如果做了什么不礼貌的事情,我跟你道歉,希望你能忘掉......”

  男人瞥了她一眼,“抱也抱了睡也睡了,一句忘掉就想轻易抹过,云抒,你还真是够渣的。”

  云抒:“......!!!”

  “我没睡你!”

  男人微微挑眉,“昨晚睡的,刚刚又抱过,都是你主动的,想否认?”

  “......昨晚我断片了,刚刚那是意外!还有,我不主动的,我从来没这样抱过别的男人!”

  男人俊美的脸上有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对我的举动是独一无二的,想让我对你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