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庭深宋南溪/唇抵着唇,鼻尖抵着鼻尖,急促的呼吸相互交融,缠绕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17 23:59:35 责编: 人气:

陆庭深宋南溪/chun抵着chun,鼻尖抵着鼻尖,急促的呼吸相互交融,缠绕

就是相互折磨,我也不会放开你。

  “我手里陆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不要了吗?”宋南溪忍着下颌的疼痛,愤怒的盯着他。

  “要,为何不要?”

  陆庭深低嗤一声,感受着她憎恨的目光,他忽然贴近她,嗓音低哑而压抑:“不如用它,换宋氏的安稳,如何?”

  chun抵着chun,鼻尖抵着鼻尖,急促的呼吸相互交融,缠绕。

  换宋氏的安稳……

  在陆庭深低沉的嗓音中,宋南溪一颗心蓦地坠入了深渊。

  她看着他,眼神已经不再是恨,更没有爱。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妥协。

  “陆庭深,你到底还想要做什么?如果是为了报复我当年*你娶我,你已经做到了。你可以折磨我,可你没必要以此来折磨你自己。”

  她的脸苍白如纸,低低的声音,落在这寂静的办*g室里,却犹如一记记重锤,落在陆庭深的心里。

  陆庭深呼吸一滞,喉结滚动,而后*腔剧烈的起伏。手下的力道越发的重,她的下颌几乎被他捏碎,而他却毫无所觉。

  一双墨眸此刻如同炸裂的冰花,极尽冰寒,还带着一抹猩红:“宋南溪,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就是相互折磨,我也不会放开你。”

  他猛然欺上她的chun,吻的急切而又充满了报复欲。

  这突如其来的吻,像是暴风雨般的,让宋南溪措手不及。她的d*a脑几乎一片空白,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上一次陆庭深吻她是什么时候?

  她想不起来,就好像陆庭深从来都没有主动吻过她。

  对,她想起来了,整整七年,他从来都没有碰过她。

  一次都没有。

  她的一动不动,让陆庭深如潭水般幽深的眸光中荡起了骇浪。

  曾经她无数次想爬上他的床,都被他挡了回去,以至于后面几年,他几乎连她住的地方都不回。

  但现在,对于他的亲吻,她竟然无动于衷!

  如果连吻她都让她没有感觉……

  陆庭深的理智一点点的崩塌,他的手抚上她纤细的腰一路向下,撩起她的裙摆在摸上她的d*a腿向上深入。

  宋南溪身体猛地一僵。

  她瞪d*a了眼睛,里面满是惊恐和不可置信,他……他想做什么?

  “不!陆庭深,你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她惊惶的喊道,yong li的想要推开他,可d*a病未愈的她,手脚都是软的,根本没有一丝的力气。

  陆庭深动作一滞:“为什么不能?这些年你不是一直都想爬上我的床,让我睡你吗?好,现在我就满足你!”

  说完,只听得“嘶拉”一声,单薄的连衣裙在他的手下化成了碎片。

  宋南溪身上一凉,脸s e越发苍白。到嘴边的话还没说出来,脚下一个腾空,她不由的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经被他拦腰抱起。

  一脚踢开办*g室休息区的门,陆庭深将她扔在床上,自己则迅速的俯身压下。

  他眸若深潭,荡漾着宋南溪看不懂的情绪。一双薄chun微抿,似在压抑着他的情绪。他就这样将她禁锢在自己身下,看着她的脸一点一点的变得苍白如纸,看着她渐渐的停止挣扎一动不动。

我爱你难道有错吗?

  “视死如归?呵……”

  他一脸嘲讽,chun角蓦地扬起了一抹森冷:“你为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不择手段的时候,你可曾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

  不择手段么?

  宋南溪喃喃的张了张嘴,睁着眼望入他带着恨意与挣扎的双眸之中……

  她的确是不择手段。

  七年前的那个夜晚,是她拿着陆氏集团的股权书对着他说:“陆庭深,我们做个交易吧。我知道陆氏集团陷入了危机,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对陆氏伸出援手的。这是股权书,只要你娶我,宋氏集团立即注资陆氏。”

  她忘不了当时陆庭深的眼神。

  漫漫星空之下,他的眼睛同路灯重叠的那一瞬间,就像是夕阳的余晖里飞舞的萤火虫,重生而又渐渐衰败。

  失望?羞辱?

  她看不懂。

  年少轻狂的她只想着,感情是可以培养的。陆庭深现在可能不喜欢她,只要长期的相处下去,他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好。

  可她却错了。

  一错七年。

  她用了七年的时间才明白,原来,爱情是培养不出来的。原来,不爱一个人,真的就一辈子也不会爱上这个人。

  “是,是我不择手段!可我爱你难道有错吗?”

  宋南溪望着他,满眼的痛苦与绝望:“我爱了你这么多年,每一天都在想着你能回来,只奢望能够跟你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一顿饭。这么细小的事情在我这里都变成了奢望,陆庭深,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过来的吗?你痛苦,可你却不知道,我也痛苦,我比你更痛苦……”

  眼眶泛红,双眸中氤氲着泪光,她倔强的压制着自己近乎崩溃的情绪,看着他的目光,越来越遥远。

  陆庭深心下一震,那双眸子让他的心一阵恐慌。

  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宋南溪痛彻哽咽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可以不爱我,可是你怎么能够那么残忍?残忍的在把宋氏*入绝境、害死我爸爸后,还要将我捆在你身边!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心里的恨才能够彻底的解脱……”

  说到最后,已是无力的绝望。

  喉结滚动,陆庭深浑身一颤,漆黑的眸骤然紧缩,手下意识的yong li,恨不得将她捏成粉碎。

  “死?你若死了,我一定会让宋氏跟你陪葬!”

  y沉而冷鸷的声音,从他薄凉的chun中吐出。

  她怎么能够死!

  她怎么能够从他的生活里消失!

  蓦地松开手,陆庭深往后退了两步,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寒凉与冷厉。伸手掸了掸衣,站在休息室的门口,再次抬眸时,眼里已是一片漠然。

  “股权书留下,你可以走了。”

  脚步声越来越远,宋南溪听着办*g室的门打开又关上,她仍旧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一双眼睛空洞的毫无焦距。

  这是陆庭深第一次主动碰她。

  曾经任由她怎么勾引都无动于衷的陆庭深,现在居然差点就强上了她。

  若是以前,她肯定会雀跃着配合他。即使是强上了她,她也会觉得,陆庭深的心里至少还有她的存在。

  可现在,她感到的只有深深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