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小说完整全文

时间:2021-10-10 13:09:36

张珩现在不知道找谁,他看到芫元便问:“你们还没找到李憺吗?”

芫元以为是李憺的同学来问张珩情况的,她回着说:“还没有,目前李憺……还没有消息。”

张珩是知道李憺还没消息的,他沉默了几秒,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对芫元说:“我知道他人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第一章

在谁那儿。”

芫元皱眉看着张珩。

张珩看了一眼四周,似乎是深怕被别人发现,他看了许久,才又对芫元说:“他人在他哥手上,小姑你快找人去救李憺。”

芫元眉头皱得更加紧了,张珩说完就想走,并不打算在这多停留,可谁知道他刚要走,芫元立马从车窗内伸出手抓住了张珩,张珩被芫元抓住后,连忙停住回头看向她。

芫元说:“你怎么会知道李憺人在哪。”

芫元紧皱着眉头看向他。

张珩并没有跟芫元说为什么,他只说:“他人就在他哥手上,我没有骗你,我可以跟你发誓的。”

“我怎么能够相信你的话?”芫元还是如此说着,抓着张珩不让走。

张珩知道事情不交代清楚,他是不可能走,李憺的家人也不会相信他人是在他哥手上了。

张珩沉默了半晌,才再次又说:“我是猜的,李憺跟他哥目前有很大的矛盾,也发生了很大的冲突。”张珩还在犹豫,犹豫了好半晌,张珩什么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同芫元说:“你知道廖妍吧?李憺就是因为廖妍,人才会在他哥李延手上,廖妍跟了李憺他哥,李憺说廖妍是被他哥被迫的,所以李憺对他哥怀恨在心,两人发生了极大的矛盾,所以李憺人现在很大的可能就在他哥手上。”

张珩说的很匆忙,而话还真让人有些不知所云,如果不知道情况的人的话。

芫元依旧在问:“你说廖妍跟了谁?”

张珩知道不会有人轻易相信这一件事的,张珩又说:“对,是跟李憺他哥在一起了,您相信吗?廖妍说是被李憺他哥被迫的,李憺为了救了廖妍,做了很多对他哥不利的事情,所以李憺他哥不会放过李憺的。”张珩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他又说了一句:“当然,我是觉得廖妍一定不是被迫的,李憺一定是被廖妍给骗了,她怎么可能是被迫的,只有李憺才会相信她的那些鬼话,才会做出很多对他哥不好的事情来,所以李憺才会落他哥手上,您一定要快去救李憺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第三章

,再不去救李憺,他一定会没命的!”

张珩的话无比着急,还深怕面前的芫元不信。

而芫元在听到张珩的话,却并没有说话,她沉默了好一会儿。

张珩也不知道此时的她到底是信了他的话,还是没有信,见她一直都没有表情,也没有别的话出来,张珩也深怕被李家其余人知道,是他来通风报信的,他往四周左右看了一眼,便没有再跟芫元多说一个字,将手从芫元手上挣脱出来,人立马就跑了,跑的无比之快,甚至连芫元都没有反应过来。

芫元看着张珩跑上车,迅速开着车离开后,一直坐在车里沉默,也没有动。

司机一直都在等着她看着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芫元同司机说了一个地址。

芫元到了李延的房子后,在李延那儿等着他,其实她暂时性的还没有多想,只是在家里等着他。

她在三楼听到李延的车从外面回来后,刚从三楼下来去找他,可谁知道等她到三楼,佣人同她说李延去换衣服了。

芫元听说他去换衣服了,便没有再进去,而是去了侧卧那边打理那房间的花草,等芫元再次出来。李延已经换完衣服下去了,因为芫元直接去李延卧室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李延人。

芫元站在那,佣人正好进来,芫元便问:“李延呢?”

佣人回答着她:“先生已经换了衣服下去了。”

芫元没想到已经出去了,便说:“那我等会再下去。”芫元便去了浴室给李延收拾他换下的衣服,可是她刚拿起一件衣服,黑色的衬衫上好像湿了一大半,芫元以为是谁,没有在意,跟佣人正要去拿着清洗,可手刚碰到黑色衬衫深色的那一部分时。

芫元的手突然一顿,佣人不解的看向她。

芫元把手从衬衫上收了回来,她低头去瞧,一大片血迹全在她手心。

芫元整个人往后退了几步,脸上是惊吓。

一旁的佣人也用手捂住唇。

就在两人都站在那没动的时候,李延突然出现在芫元身后问着:“看什么呢。”

芫元听到声音,立马回头去看他。

她沾着血迹的手还没有收,衬衫掉落在一旁。

李延看到那件掉落在一旁的衬衫后,又看向芫元占满血迹的手。

佣人不知道现在是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第二章

什么情况,见很房间里很安静,正要开口说话,李延从芫元身上移开视线,对佣人说了句:“你先出去忙吧。”

佣人在得到李延的吩咐立马就出去了。

芫元可以很肯定这些血不是来自于李延,而是别的人,那么会是谁,他身上沾着的这一大片血迹,会是谁的血迹?

芫元目光直直的看着李延,她突然问了一句:“这些血是李憺的?”

芫元一问出来,李延弯身刚想去捡,听到芫元这句话,他停下了动作,好半晌才将衬衫拿了起来,站在她面前问:“你问的什么?”

芫元说:“李憺在你手上是吧?”

李延直接将手上的衣服丢在一旁的洗衣篮里。

他转身准备走。

芫元冲到李延面前说:“李延李憺是你亲弟弟,你现在把他怎么了?你们两个人要为了一个女人到六亲不认的地步吗?”

之前芫元一直知道李延跟李憺之间是有问题的,因为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微妙,可她想,他总归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对自己的弟弟下手,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可她没想到两人居然会到了这步田地。

芫元在那说着:“李延,你跟李憺的关系我一直以为……”

芫元只觉得浑身冰冷,为什么会这样。

喜欢共度岁月长请大家收藏:

“咈咈咈!”

“没想到消失一年的黄金帝会出现在德雷斯罗萨。”

“今年的交易时间应该还没到吧!”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第三章

多弗朗明哥镇定心神,先确定是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按理说。

双方之间唯一有纠葛的就是每年百分之五十的赔偿费了。

先不说交易的时间还没到,就算到了也不应该是黄金帝亲自来过问才对,全世界谁不知道黄金帝是甩手掌柜。

真正主事的还得是欢乐女王、起舞女王、幸运女王。

要不然为何全世界都在说这三个女人是最具有权势的女人

以前还有一个夏洛特·玲玲,不过坟头草都革新好几代了。

“什么,黄金帝?”

路飞染血脸庞终于变了。

他想起来了。

萨博有跟他说过,黄金帝的名字就是盖亚·卡俄斯。

可恶。

这就是黄金帝的真实面目吗?

帅的不像话,且年轻的过分。

怎么可能....

为何没有当初在七水之都的感觉,那种从灵魂中都渗透的压迫和惊悚,跟此时的感觉完全就是两个天地。

震惊过后路飞双手握紧,一根根青筋蔓延在脖颈上,双眸更是充斥着愤怒。

这个男人,是他的敌人。

“蒙奇·D·路飞,革命军首领蒙奇·D·龙的儿子,海军英雄中将蒙奇·D·卡普的孙子,两个义兄其中一个是海贼王儿子,现任白胡子海贼团第二番队队长火拳艾斯,一个是革命军参谋长。

还与四皇红发有关系。

真是让人头疼的强大背景。”

卡俄斯伸手揉着额头,一副很难办的样子。

这幅模样的卡俄斯,让多弗朗明哥蹙起眉头,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有句话说得好,最了解你的不是自己,反而是你的敌人。

多弗朗明哥曾经不止一次研究过黄金帝,不管在何种情况下,黄金帝绝对是强势霸道、嚣张跋扈爱面子的。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

怎么没有出场排面?

那天崩地裂的高调特效呢?惊悚窒息的BGM呢?

还有笼罩全身的七彩气焰。

不管怎么看这个黄金帝都有些低调和平平无奇,这不符合科学。

黄金帝怎么可能低调?

这简直就是世纪最大的玩笑。

可是~

黄金帝不按常理出牌也是众所周知的,难道黄金帝要换个活法?

多弗朗明哥暗暗观察着,虽然冥冥中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联想到这个黄金帝是假的。

“迟早有一天我会杀死你。”

路飞咬着血齿,一字一顿倔强的与卡俄斯对视,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终究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没忍住。

这就是开始威胁了。

直接把龙、萨博、卡普这些人的嘱咐给当成了耳旁风。

“哦?”

“想要杀死我?”

卡俄斯居高临下,露出一抹不屑笑容。

然后突然消失,等再出现时已经在路飞面前,简简单单就是一脚横抽出去。

路飞咬牙,强忍住遍体鳞伤的身体,双手交叉挡在面前,最终僵持片刻后飞射出去,一路横冲直撞留下漫天烟尘躺在了废墟中。

在一旁的多弗朗明哥,眉头蹙的更紧了。

刚刚黄金帝的移动轨迹他看到了。

连他都能察觉到,那么仅弱他一丝的草帽小子,自然也是察觉到了,否则怎么来得及防御?

不对。

这情况不对。

草帽小子怎么可能防范住?

还是说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第一章

黄金帝只是在玩弄?

可为什么感觉有些弱。

“咳咳....”

废墟中。

路飞爬起来忍不住吐口血,心中也有些惊疑不定。

他感觉黄金帝不是很强的样子。

如果自己在全盛时期,搞不好还能占据上风。

不是都在传言黄金帝是世界最强男人吗?

而且完全没有在七水之都给他的那种惊悚感觉。

还是说自己其实很强,已经追赶上世界最强男人了?

“二档!”

这一发现让路飞亢奋起来。

黄金帝肯定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外界吹嘘的世界最强,八九不离十是假的。

“橡胶Jet手枪。”

瞬间消失在原地,路飞主动进攻了。

轰!!!

面对路飞这愤怒中带着亢奋的攻击,卡俄斯只是侧移一步,然后又是一脚横扫出去,不过又被路飞用手臂挡住。

可挡是挡住了,但那股力量还是把路飞击飞出去。

又是灰尘弥漫。

紧接着路飞像打不死的小强再度吐血爬起来。

他的猜想是对的。

黄金帝真有可能是银样镴枪头。

一瞬间,路飞精气神高涨,感觉疲惫的身体都轻松起来,复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第二章

仇火焰在猛烈燃烧着。

“黄金帝。”

可就在路飞要发动新一轮进攻的时候,一位意外之客由远而近。

那节奏感十足的脚步声,充斥着压力。

三人同时转移目光看向来人。

多弗朗明哥嘴角上扬,路飞有些茫然,卡俄斯先是意外,紧接着凝重起来,不过表情都是一闪而逝,很快就恢复到了淡然。

“咈咈咈~”

“藤虎。”

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正是赶来的一笑。

身后还有不少海兵。

“盖亚!”

深痛恶绝的声音,恨不得饮其血啃其骨,一笑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让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男人

对方给自己的痛,撕心裂肺。

一辈子都无法忘却。

这一刻。

一笑那婴儿肥卡哇伊脸庞,直接扭曲在一起,那双眼白瞳孔更是弥漫着血丝。

“地狱旅。”

没有什么好说的。

一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问候这个男人了。

所以很是热情的拔出杖刀,上来就是火力全开。

那灰蒙蒙的重力如万岳降临,以势不可挡的威势覆盖在卡俄斯身上。

“该死。”

原本镇定淡然的卡俄斯当场失色。

一下子弯下腰,单膝跪在地上右手撑着地面,一颗颗豆大汗珠弥漫在额角上,四周地面也在开始破裂崩溃着。

什么情况?

多弗朗明哥感觉认知被颠覆。

这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黄金帝?

怎么可能这么狼狈。

虽然藤虎是大将,强的像个怪物一样,可也不可能这么不堪吧!

换做自己绝对不会跪在地上。

“你不是盖亚。”

出手的一笑,那愤怒面孔逐渐绞在一起。

哪怕盖亚此时已经慢慢站起来。

“你到底是谁。”

一笑脸色很难看。

如果盖亚真有那么弱,那她早就报仇雪恨了。

可为什么见闻色感知到的气息就是盖亚呢,这气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一时间。

所有视线都凝聚在卡俄斯身上。

“藤虎,刚刚可是你偷袭,本帝一时不察而已。”

“本帝可是黄金帝,世界最强男人。”

卡俄斯挺起胸膛,目空一切。

仿佛刚刚真的是因为藤虎不讲武德偷袭才会单膝跪下。

“果然不是那个该死的男人。”

一笑更加确定了。

眼前这个只是冒牌货,因为真正的盖亚从来不会叫她藤虎和一笑,而是一直称呼为笑笑。

就跟萨卡斯姬的至交好友、库赞的冰山美人、波鲁萨利诺的靓崽一样,是那个该死男人独有的称呼。

光是从称呼就能看出那个男人有多么的讨厌。

最了解自己的还是那些恨之入骨的敌人。

一笑仅仅只是一招,再加上一些习惯就看出了这个盖亚是个冒牌货。

可想而知一笑和盖亚之间的关系有多么亲密。

轰!!!

被一笑拆穿,这个卡俄斯依旧淡定的一逼,还想要继续嘴硬下去。

可这时。

天边一道千米的灰白色弯月型斩击,以摧枯拉朽的姿势一往无前,不管前面的阻碍是什么,全都一分两半浩浩荡荡的袭来。

直奔卡俄斯。

最为恐怖的是这斩击所到之处,一切事物仿佛历经过千年时间,尽数锈化飞灰湮灭了。

“什么?”

看着直奔自己而来千米斩击,冒牌卡俄斯神色惊变。

这架势一看就知道是大剑豪的斩击,且还不是普通的大剑豪。

尤其是所到之处一切锈化,仿佛带着岁月的力量就更加恐怖了!

“是谁!”

“难道是....”

多弗朗明哥和一笑也蹙起眉头,想到一种可能性。

至于路飞,始终懵逼着脸。

随着一声大爆炸,最中央灰尘滚滚。

巨大冲击波把路飞都给推出去了。。

喜欢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