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突然会按我的小痘痘了 和老头做了一晚上好爽

时间:2021-10-10 13:56:37
楼下灯光一闪,传来汽车的引擎声。

夏子妍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地把手中的化验单塞进了抽屉里,不等她转过身,房门便被“咣的一脚踹开。

高大挺拔的男人,一脸冷然地走了进来。

夏子妍心弦一紧,赶忙迎上前,“陌然,你回来啦?

萧陌然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边脱外套,边走向衣帽间。

“陌然,你累了吧?我帮你放洗澡水好不好?夏子妍快步跟上,想要接过他的外套,却被萧陌然一把推开,“夏子妍,你这副殷勤的样子真让我恶心!我说过,你越是这样,我越是讨厌你!

夏子妍被推得一个踉跄,面对萧陌然的挖苦,她只是咬了咬嘴唇,却依然保持着微笑。

萧陌然冷漠又犀利的目光扫向她,随即嗤笑出声,“夏子妍,你穿成这样是要勾引我吗?

话音未落,大手一把扣住她下巴,只是一带,就把夏子妍抵到了墙上。

他一手掐着她的腰,一手解着衬衫的扣子,“夏子妍,你就那么想让我操你?呵……还真是贱!

“陌然,我没有!

“住口!萧陌然猛地扯开她睡裙下的遮蔽,拉开抽屉,抓出两个套子,边撕开边冷笑道:“夏子妍,你装什么装?明明恨不得每天张开腿让我操,嘴上却极力否认,你真是虚伪的令人作呕?

他粗暴的动作弄疼了夏子妍,她有些慌乱地护着小腹,挣扎着,“不,不要!陌……陌然,你放开我!

萧陌然对她的话充耳未闻,他铁钳一般的长指用力掐着她的下颌骨,那股狠劲让夏子妍痛到麻木。

他贴着她的耳朵,一字一句地说道:“夏子妍,你知道我每次上你的时候为什么要戴两层套子吗?

“……夏子妍一滞,嘴唇微微翕动。

萧陌然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嘴角邪恶一勾,“因为我嫌你脏!

刹那间,寒意由脚底袭遍全身,夏子妍觉得她的血液都跟着凝固了!

***

眼前的这个男人,她觉得他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脸,但同时,他也是最残忍且冷漠的。

三年婚姻,一千多个日夜,他从不曾给她一个好脸色。随着时间的增加,他愈发的冷漠,就仿佛一座巨大的冰山,不管她有多么火热的一颗心,都无法温暖他一度。

萧陌然看她的眼神永远是轻视且带着恨意的,就像一把刀子生生剜着夏子妍的心,痛到极至。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爱这个男人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到如今已足有十年。

她爱他。

爱得几乎没有了自我。

而她在他的心里却是肮脏无比,哪怕做着最亲密的事,也不想与她有半点亲密接触。

夏子妍死死地咬着嘴唇,一抹酸楚涌上心头,她终究无法忍住,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而下。

***

萧陌然看到她的泪水,却变得越发凶狠起来,“夏子妍,你少在我面前装可怜,你就算是哭死,也不过是流着鳄鱼的眼泪,只会让我看到你的虚伪!

“不,我……没有!夏子抖动着嘴唇,言辞已不能自已。

“闭嘴!萧陌然一把抓住她的肩膀,铁钳一般的力道,仿佛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你没有?你是没有害死雪晴?还是没有费尽心机成为萧太太?

下一秒,他猛地抽离,将一张薄薄的纸丢到她的脸上,“你和雪怡的配型成功了,明天跟我去医院!
身体仿佛被撕成两半,可这样的痛却不及他的话有伤杀力,她一脸茫然地抬起头,看向萧陌然,“你……说什么?

“怎么?不愿意相信是不是?萧陌然鄙夷地勾了勾嘴角,“白纸黑字,你看清楚!

夏子妍展开那张纸,那些密密麻麻的符号和文字看得她眼晕,可当看到“配型成功四个字的时候,她直接眼前一黑,薄薄的纸片从指尖滑落。

配型?

她什么时候与程雪怡配过型?

为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难道是……她的丈夫?

不,不会的。

***

只是下一秒,萧陌然就给了她无情的答案,“不错,是我!两个多月前,趁你体检的时候,我让医生预留了配型血样。今天总算等到了不错的结果!

他的话,就像一记重锤,仿佛一下子就能将她砸进深渊。

此刻,她如坠冰窟,前所未有的寒意将她包裹,她几乎喘不上来气。

她知道,他从未爱过她。

也知道,他恨她咬牙切齿。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竟然瞒着她,将她的血样拿去和程雪怡做配型。

她的丈夫,已经恨她到,要将她开肠破肚,挖肝掏肾的地步了!

***

“怎么,看你的表情……似乎是很不满啊!萧陌然眯了眯眼睛,脸上的神情多了一丝危险。

“为什么是我?夏子妍盯着他,“以你的财力,想要帮程雪怡找到一只肾源应该不难,为什么找上我?

“呵,若是能找到配型,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多说一句话?萧陌然皱了皱眉,“偏偏雪怡是稀有血型,我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找到配型的肾源!

“所以……就找上了我?夏子妍攥紧了双手,任指尖狠狠刺入掌心,声音很轻很低,“可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话音未落,萧陌然瞬间掐住她的脖子,“夏子妍,你有什么资格表达意见?你欠雪晴的,岂止是一条命?现在不过是割一只肾都不舍得吗?

夏子妍被掐住了喉咙,几乎不能呼吸,此刻,她甚至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为了要自己这颗肾,萧陌然真的会掐死她。

“萧……萧陌然,放……放手……夏子妍脸色涨红,气若游丝。

“夏子妍,你也知道害怕了吗?萧陌然贴着她的耳朵一字一句地说:“那你可知道雪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有多害怕,多痛苦?你害死了她,让她离开了我去了另一个世界,现在,就算摘光你身上的器官也偿还不了!

说完,他猛地松开手,一把将她推开。

夏子妍毫无防备,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她倒吸了口气,下意识地护住肚子。

头顶再度传来萧陌然冰冷的声音,“夏子妍,你该庆幸雪晴地下有知,给你一个补偿的机会。这颗肾,你情不情愿都得摘。

夏子妍心里一片苦楚,她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向萧陌然,“陌然,你知不知道,我……

我怀孕了!

我有了你的孩子。

可是,后面的话,她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

萧陌然已摔门离去,空旷的房间里只余下钟摆嘀嗒的声音。
医院里。

夏子妍不吵不闹,按部就班地做着检查。

她并非情愿,也并非认命。

她只是在赌。

就算她的丈夫不爱她,厌恶她,但终归不会不在乎自己的孩子。

那是他的亲骨肉,在知道她已经怀了他孩子的情况下,他会舍了孩子,而让她摘肾救程雪怡吗?

不会的。

萧陌然再狠心,也不会至此。

夏子妍悄悄地看了一眼眸色冷淡,始终一言不发的男人,心里暗暗地自我安慰着。

“萧先生,不好啦,程小姐休克了!一个医生突然冲进检查室,满脸焦急地喊道。

萧陌然顿时一凌,脸上的表情亦骤然变得紧张起来,“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休克?

“程……程小姐最近肾衰竭的情况越发的严重,仅靠透析已经无法控制,所以每天都要补充400CC的新鲜血液,可偏偏……程小姐是稀有血型,所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