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腿张开市长办公室呻吟娇喘

时间:2021-10-10 14:22:54
没有过太久,夏远航就回来了,脸色比出去的时候更加难看。

很显然,他已经在医生那里印证了她的话。

两个人看着彼此,谁都不开口。

殷良辰奢望着他能改变主意,毕竟这也是他的孩子,流淌着他的血液!

但是——

“只要你答应救洛雪,除了夏太太的位置,其他任何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

一句话,再次将殷良辰推进了十八层地狱。

“就算必须放弃孩子,你也要我救她?

夏远航转头看向窗外,脖子上青筋条条可见。“是!

“夏远航,你还有没有良心?这可是你的孩子!TA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吗?

“孩子……以后还可以再怀。

殷良辰眼泪如雨。她知道他后面还有一句话,那就是:颜洛雪却只有一个!

“夏远航,你疯了吗?颜洛雪是一条命,难道我的孩子就不是吗?就算TA还没出世,那TA也是一条人命!颜洛雪病入膏肓,就算做了骨髓移植,也不见得就能痊愈!可我的孩子,TA的一切才刚刚开始,TA还有长长的一生!

“别说了!夏远航冷声呵斥,感觉自己快要逼疯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好好养身体!

“我不要!夏远航,你还是不是人?为了一个病入膏肓的女人,你难道要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吗?

夏远航眼里波纹动了动,面上却只有冷绝。

“你不要白费口舌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可能改变主意的。你可以选择乖乖地配合,也可以选择我让人将你押上手术台!过程可以不同,但结果不会改变。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吧。

殷良辰没想到他能这样无情,胸口血气翻涌,一口血就“哇的一声喷了出来,在白色的被面上画出了一大片的梅花。

“殷良辰!

夏远航惊慌失色,疯了似的冲到门口去叫医生护士。

医生来得很快,一番检查之后,得出结论殷良辰是急火攻心导致吐血。

“她的身体本来就比较虚弱,加上失血,很容易会造成流产,一定要小心照顾!

殷良辰闻言,很不客气地冷笑一声,道:“你以为他会在乎吗?他巴不得我流产才好呢!

夏远航皱着眉头瞥了她一眼,可到底没说什么斥责的话。

医生当然看得出来这两人有点不对,但那不是他该管的,叮嘱了一番就走了。

“听到医生说我很可能会流产,你心里很高兴吧?不对,你应该更想听到的是,孩子已经保不住了。那样,你就可以更加心安理得了。

“殷良辰!

夏远航额上青筋又开始突突直跳。

殷良辰抬起头,倔强地与他对视,嘴角的冷笑让人心里没来由的难受。那没有一点血色的脸庞,又让人忍不住心疼。

夏远航的情绪几番翻涌之后,最终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

他转身快步离去。

殷良辰对着他的背影声嘶力竭地大吼大叫。

“夏远航,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同意的!我不是恶毒的人,但我也不是圣母!让我放弃我的孩子去救她,门都没有!

他终于停下脚步,目光冷冽地看着她。

“我会让你同意的。
第二天上午,殷良辰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她弟弟殷景天因为涉嫌挪用公款,已经被和谐抓起来了。

下午,她又接到母亲的电话。

父亲因为聚众和谐,刚刚被抓进了派出所。

殷景天挪用公款的事情,殷良辰不确定是真是假。但爸爸不可能聚众和谐,他是喜欢打牌打麻将,但都是一帮老人家坐一块儿玩玩罢了!

不用问,这一切都是夏远航设下的圈套,他在逼她就范。

殷良辰可以不管殷景天,却不能让父亲一把年纪了还要吃牢饭!父亲一生爱面子,他怎么受得了?

掀开被子,殷良辰一边拨通夏远航的电话,一边走到了窗边。

“你是不是一定要逼死我才肯善罢甘休?如果我现在直接从窗口跳下去,这一切是不是就可以结束了?

“你想干什么?殷良辰,你要是敢死,我一定让你的家人和朋友都下地狱!

殷良辰还没接话,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然后,夏远航就十万火急地冲了进来。

“你跳一个试试看,我说到做到!我不会弄死他们,但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生不如死!

殷良辰直直地看进他的眼底,那里只有冰冷和坚硬,再也没有记忆中的温暖柔软。

为了颜洛雪,他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殷良辰,你还有什么理由不死心?

许久之后,她缓缓地垂下眼眸,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

夏远航双手握成拳头,薄唇绷成一道直线,眼里暗潮翻涌。

殷良辰用力地闭了一下眼睛,然后慢慢抬起头来。

“夏远航,恭喜你,你如愿以偿了。但是我诅咒你,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因为你不配!

殷良辰再次用力地闭上眼睛,眼泪不停地从紧闭的眼角渗出,就像溃堤的洪水。

那份哀痛和绝望,是个人都能感受到。

夏远航高大的身体重重地震了一下,甚至踉跄退了两步,脸上尽是慌乱。

殷良辰倏然地睁开眼睛。

“滚!从今天起,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你!

她吼得剧烈地咳了起来,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似的。

夏远航的身体再次一震,张了张嘴,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转身离去的时候,竟然有了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这一切,殷良辰没看见,也不想看了。

洗了一把脸,收拾了一下自己,殷良辰走出了医院。

医院对面就是一个人气很旺的商场,各种各样的商品,应有尽有。

殷良辰穿着病号服,走进了一家母婴店。

服务员一脸笑意,殷勤地迎了上来。“这位宝妈,请问你想买点什么?是奶粉、尿不湿还是小衣服?

很显然,人家把她当成刚生完孩子的产妇了。

殷良辰心如刀割,想礼貌一笑都做不到。“我想自己看看,有需要再叫你。

各种各样的奶粉和尿不湿,胖嘟嘟的奶瓶,小巧可爱的衣服,或舒适或轻便的婴儿车……

殷良辰一样一样地看过去,每一样都仔细研究,都要用手去轻轻地触摸。

直到眼泪模糊了视线,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捂着口鼻,飞快地跑出母婴店,跑出商场,浑浑噩噩地冲到了马路中间。

“吱——

“叭叭叭——
直到被人抓着手臂拉到路边,殷良辰才反应过来。

她眨了眨眼睛,抬眼看去,发现拉住自己的人居然是夏远航。

“殷良辰,你疯了吗?难道为了不让洛雪得救,你真的要寻死不成?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