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水的水管放进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时间:2021-10-10 15:14:56
“不要……阮婉大叫一声。

“晚了!男人想也没想的直接进了车门,将车门“嘭的一声关上,然后直接解开了皮带。

阮婉的心情很糟,她根本没有心情,而且肚子里还有孩子,上次因为空间很大,她护住了肚子,可是这次在车里……

她拼了命的推男人,可完全推不动,阮婉急的要哭:“你让开!你!你这个衣冠禽兽!

“我衣冠禽兽?不是你爬的我的床?段承逸满脸的愤怒。

“我什么时候爬过你的床!阮婉据理力争:“你放开我,放开我!

男人直接将阮婉的头按了下来,阮婉的反抗显得毫无作用,她再次忍不住,眼泪像是决了堤一样往下流。

阮婉在嚎啕大哭,段承逸立刻没了兴致,他将女人推了出去一脸的烦闷:“哭什么?

“你管我!

“你以为我想管你?

“那你现在还不是在管我?有本事你把我仍在路边回去告诉你的朋友你食言了啊!

段承逸:……

女人,是那准了他是那种答应了别人的事儿就一定要做到的人。

他生气的关了车窗,坐上主驾座绝尘而去,而阮婉则在后座上哭的不能自已。

走了好一会儿,段承逸忽然想起来问阮婉:“你要去哪儿?

阮婉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只能问道:

“许言在哪儿?

“怎么,你该不会除了许言没有别的朋友了吧?

阮婉很想摇头,但事实就是如此,跟郑起结婚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跟别的人联系过了,因为郑起会多疑,而且他的自尊心极强。

“呵。男人再次冷笑。

阮婉觉得自己十分委屈,被怀孕被离婚,现在还要被一个陌生人冷嘲热讽。

她愤怒的拉开车门在,气呼呼的跳下了车,冷冷道:“我有没有朋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只不过是我心情不好找的一个牛郎,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赶紧给我滚!

“牛郎?段承逸咬牙切齿。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滚啊!

段承逸嘴角抽搐,没有理会阮婉,愤怒离开。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来接她!

看到段承逸的车子离开,阮婉摸了一把哭的干涩的眼睛,忽然觉得有些冷,她想打车去酒店。

但,幻望四周,她有点绝望,这里特别偏僻,她足足在原地站了三个小时也没有等到一辆车,阮婉搓了搓手,蹲在地上,头越来越晕。

她太冷了,她只能缩成一团,不断的打着哆嗦,脑袋也跟着昏昏沉沉。

她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但那一刻,头忽然一晕,她再也站不住,倒了下去……

模模糊糊中,她似乎看到有一辆车,朝着自己开了过来……

段承逸坐在车中,看到阮婉倒下去的瞬间,他一脚刹车停住了车子,想也没想的冲出了车门,将阮婉抱在了怀中。

“喂喂,阮婉!别跟老子装晕倒,老子不吃这一套……

段承逸喊了好一会儿,却一直没有得到阮婉的回应,他伸手摸了摸阮婉的脑袋,瞬间一惊:她发烧了!

“该死!真是个麻烦!段承逸赶紧将阮婉抱上车,用最快的速度开往医院。

他实在想不明白,三个月前,在自己醉酒的时候主动爬上自己的床的人,为什么会在三个月后对自己视而不见?更想不明白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再次跟这个女人上床,而且,这女人还不要自己的钱!

到了医院,段承逸在门口徘徊很久,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要管这个女人的死活?

门诊的门打开了,医生面色凝重的走了出来,正准备说话,段承逸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声音:

“总裁,您上次让我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

段承逸神色一凝:“好,我马上回去!

他没有看到医生眼中的欲言又止,也并不知道,因为这一个转身,他失去了什么。

……

阮婉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床边,是王慧讨好般的笑声:“哎呀,婉婉啊,生病了就好好休息,不要乱动,你想吃什么,妈去给你买啊。

阮婉睁开眼,看到王慧还有郑起郑国辉都围在自己的身边,她吓了一跳:“你们干什么?

“你看看你,我们还能干什么啊?我们就是听说你住院了,来看看你,婉婉啊,你说你怀孕了,怎么不说一声?

“你们怎么知道……阮婉下意识的捂住了肚子,这一家人,从让她跟郑国辉生孩子开始,她就烦透了。

想起自己在医院,阮婉下了床就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紧张的道:“郑起,去拿户口本,我们现在就去离婚!

本为他们会继续纠缠,没想到王慧答应的非常利索:

“婉婉啊,想离婚也不是不可以,你得按照我儿子的想法,净身出户。

“如果我不呢?阮婉面色冷淡。

王慧的笑更加的渗人,她摸了摸阮婉的肚子,冷笑不断的溢出唇角:“你也知道的,这不是我们家的孩子,如果掉了我们也不可惜,你拿二十万加一套房子买一个你自己的孩子,应该不亏吧?

阮婉感觉自己的脊背冒出一阵阵的凉气,肚子忽然抽搐的疼。

“你们……你们这些禽兽!

“所以,阮婉,决定权在你的手中,我们还你自由,你给我们钱,怎么样?

阮婉狠狠的瞪眼望着他们,哪怕他们有任何一点的良知,也不该如此,可偏偏他们没有良知。

“你们知道这是违法的吗?

“那又怎样?我这把老骨头不过就是进去坐几年,而你,阮婉,你失去的,可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啊!你赌的起吗?王慧精瘦的脸上始终带着笑。

阮婉的心咯噔一下,王慧说的对,她就算再强势,也赌不起。

为了这一个孩子,她已经觉得自己筋疲力尽,离了婚,这辈子她也不打算再结婚了,有了孩子,算是有了一个念想。

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自己认为最好看的笑容道:“好,离婚,我走!!
拿到离婚证的时候,阮婉还觉得恍如隔世,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她的爱情,她的钱,她的一切,唯独剩下的,就是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她不敢回家,也不敢告诉本就生病了的妈妈。

她只能让许言借给她一笔钱,然后租了一个小公寓,暂时生活着。

定下来之后,她想起自己的衣服还在郑家,如果要再买衣服,她是真的消费不起了,只能去郑家拿。

到了郑家的门口,阮婉忽然听到一阵阵的窃窃私语:

“起,你真的跟那个贱人离婚了吗?

“嗯,离了,而且,是你给我出的主意奏效了,新月,你真聪明。我们明天就去结婚。

“好,到时候我一定给你找最好的大夫,帮你治病,然后给你生一堆胖娃娃!

“好好好,新月,我最爱你了。

紧接着,是唇齿交融以及各种不可描述的声音。

阮婉的心忽然一凉,她推门冲了进去,怒气冲冲的喊:“你们在说什么?什么主意?

郑起见到她也丝毫没有惊讶,他的怀中正躺着衣衫半截的夏新月。

夏新月笑了一下,勾住了郑起的脖子再次吻了一下,道:“就是你听到的这样啊!

“你们无耻!夏新月,我自认对你不薄……

郑起一边揉搓着夏新月,一边笑道:“阮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就不妨告诉你,你带我见新月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新月了,而且,新月还给我带了那种药,完全可以治疗我的问题,我们很和谐,不像你那么无趣,还有啊,新月说可以给我找医生帮我治病,而你呢?呵呵……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