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把我添高潮了 偷偷地在厨房作爱

时间:2021-10-10 15:47:40
阮婉只好拿起刘丽的杯子,去给她接水。

水送到后刘丽翘着兰花指去接,不过她瞬间惊呼起来:“哎呀,怎么这么烫?你想烫死我是吧?果然新来的就是不懂事儿,我可告诉你,这悦欣啊,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待的。

阮婉落落大方的回:“我知道了刘姐,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向您学习的,要不我再去给您接一杯?

她很需要这份工作,并不想跟这些人起冲突,但她也不想被欺负。

刘丽见她并不接自己的话茬儿,只能将杯子递给阮婉。

阮婉接过杯子,正待拿起,她也像是被烫到般下意识的手一松。

“啪的一声,杯子掉在了地上,瞬间变得稀碎……

“哎呀,刘姐这……我这还没接到您怎么就扔了呢?这杯子老贵了吧?看起来这么好看,可惜了……

刘丽气急败坏的起身,尖酸刻薄的脸上满是愤怒:“你……阮婉,你个……你个……

阮婉看到刘丽着急的样子,憋住了笑:“刘姐,要不,我再去给您买一个杯子?

“买什么买?走开!刘丽着急的蹲下,顾不得别人的目光一边捡碎片一边喊:“我的杯子,我的杯子!

整个办公室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阮婉。

阮婉并未在意,自己拿了杯子去给自己接水,云小洁悄咪咪的走了过来,小声道:“阮婉姐,你完了,你知道那个杯子对刘姐多重要吗?

“我知道。

“啊?

“应该是什么值得留念的人送的吧?她的杯子上刻了字。

“那你还,那可是她前夫跟她离婚的时候送的杯子,你这回可彻底得罪她了!

阮婉站起身来,毫不在意的道:“小洁,你说这杯子如果没碎,刘姐会不会因为其他事找我麻烦?

云小洁一阵莫名:“会……会的吧……

“那不就得了,反正都是麻烦,无所谓。

云小洁用崇拜的眼神看着逐渐走远的阮婉……

……

段氏企业,下午没什么事情,段承逸在准备离开公司回去休息。

陈锐见段承逸心情挺好,便道:“总裁,您上次让我介绍给许言的美容医生给我回话了,说阮小姐的疤痕已经差不多好了,再过阵子应该就看不到了。

“嗯?提起阮婉,段承逸忽然来了兴趣:“她在哪儿?

“啊,那个美容医生已经拿了酬金走了。

“我是问你阮婉在哪儿?

陈锐感觉自己完全跟不上总裁的脑回路了:“我不知道啊,总裁……

“那就想办法知道,然后,去找她!

……

再见到夏新月,是在下午的三点。

顶点咖啡厅内,阮婉已经等了夏新月两个小时了,她才踩着高跟鞋缓缓的走了进来。

“怎么样阮婉?我说了,你会回来求我的。

阮婉不想跟夏新月废话那么多,直接道:“五十万的婚纱,你想设计成什么样的?有什么要求,可以说了。

夏新月端起咖啡,在唇瓣边儿抿了一口,不屑的道:“谁跟你说是五十万?

“那是多少?阮婉头也没抬的问。

“我们加价了,一百万,阮婉,我要世界上最好的婚纱……而且,要最大的钻石镶嵌,用最好的布料制作。

“哦,其他要求呢?阮婉依旧没有抬头。

夏新月顿觉十分不可思议:“阮婉,你不好奇我们哪儿来的一百万吗?

阮婉仔细想了想,郑起好像确实没什么钱,还没本事,夏新月家里虽然富裕,但也不是那么有钱的主儿,这好像确实是个问题、

“抢银行吗?阮婉的语气十分平淡。

“你!夏新月顿时一肚子的火,本以为自己这次的炫耀,能让阮婉恼羞成怒,她明明抢走了她的老公她的一切,她怎么儿还能如此淡定?

“阮婉,你其实心里很介意吧?不妨告诉你,这半年郑起有钱了,而且成功晋升为他们公司的销售经理,怎么样?心痛吗?后悔吗?没关系的,我可以允许你在我面前哭一会儿……

阮婉终于从记录本和笔杆之间抬起头来,怪不得夏新月现在如此肆无忌惮,原来是郑起有钱了啊……

阮婉只想感慨命运的不公,像是郑起那样的人,竟然都能有钱!

她站起身来,转身就走:“如果没有其他要求,我就先走了,设计稿我会找时间给你送过去。

夏新月本想看阮婉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的样子,但阮婉这平淡无奇的表情,让她十分的难受:“阮婉,你站住!

“夏小姐还有什么事儿吗?

夏新月被阮婉噎的愣住了。

她不明白,明明是一个手下败将,为什么没有露出一丝羡慕或,而是如此的淡然。

她最讨厌的就是阮婉这幅自视清高的样子,她就不信,她能一直这么装下去。

眸光一转,夏新月看到了咖啡馆门口的来人,她往阮婉身前走了两步,在阮婉完全没有在意的时候,忽然一手扶额,往前一倒,口中也跟着发出惊呼:

“哎呀!

阮婉下意识的去扶夏新月,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冲出来一个人,将她猛地推开,眼睛手快的抱住了夏新月:

“新月,你没事吧?你干什么!

阮婉一个踉跄,大腿“嘭的一声碰到了旁边的桌沿上,疼的她倒吸一口气冷气。

她好容易稳住身形,抬头望向指责自己的男人

他正紧紧的皱着眉头,像是要吃了她般。

不过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他的眼神变成了诧异,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艳:“阮婉?怎么是你?你怎么瘦了?而且还……

阮婉还未说话,夏新月便焦急的开口:“起,我好痛啊。

郑起的那丝诧异立刻变成了冷淡:“阮婉,没想到半年不见,你竟然还是这么不要脸!快给新月道歉,她不欠你的。

阮婉忍住了腿上的疼痛,站稳了身形,像是看笑话般看向两人:“你们演戏演够了吧?如果够了,那我走了!
夏新月本来柔软无骨的躺在郑起的怀中,被郑起这么一丢,“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而阮婉因为走得很快,郑起并没有拉住阮婉。

一时间,整个咖啡厅都能听到夏新月的一声惨叫:“啊!郑起!

夏新月怎么也没想到,郑起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去拉阮婉,她迅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的愤怒:“你干什么!

郑起被夏新月这么一吼,吓了一跳:“新月,新月……我那个……你没事吧?新月?

阮婉忍不住笑了,刚刚被磕的那一下,瞬间也不觉得疼了,她心情极好的笑道:“好了夏小姐,郑先生,你们慢聊,我先走了。

阮婉没有看到,在她转身的时候,郑起将目光从夏新月的身上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阮婉瘦了,而且也变得更加知性了,以前,她总是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而今天,她没有,她的笑甚至都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郑起的心忽然起了涟漪。

“看什么看,走!夏新月特别生气的甩开了郑起往前走去。

郑起赶紧跟上:“新月,新月,你没事吧?要不要我背你?

夏新月原本想拒绝的,但想起郑起之前是夏新月的老公,哪怕她再不在意,见到郑起背了她,一定也会生气的吧?

她转过身,淡然的笑:“好啊,开车了吗?

“开了开了!

夏新月委婉一笑:“那你就背我去车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