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我是怎么吃你水蜜桃的 在浴室边摸边吃女乃边做

时间:2021-10-10 16:04:18
她转身,看到段承逸正面色冷峻的望着她,看不出情绪:“你还真是急不可耐啊!

阮婉硬着头皮,无视周围人的目光,直接缠上了段承逸的胳膊:“逸,人家想你了……

众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段承逸嘴角抽搐。

他下意识的就要推开阮婉,但阮婉早就料到段承逸会有这么一个动作,她死死的拉住了段承逸,皮笑肉不笑的在他耳边道:“我找你有事,如果你还想这件事继续闹大的话,我一点也不介意!

周围人不断的指指点点,段承逸头皮发麻。

他一把拖过阮婉,直接塞进了电梯里。

到了办公室,段承逸生气的扯了扯领带,气急败坏的将阮婉推到在沙发上,咬牙切齿:

“你想干什么?

阮婉推了推段承逸,发现根本推不动,她只好道:“能不能起来好好说话?

段承逸低下头的那一刻,就看到了阮婉火辣的打扮,而刚刚的动作,更是让阮婉的上衣往下退了退,现在,他的手刚好落在了她的某处,他本欲起身,但忽然改变了注意:

“不是说是我的女人吗?

阮婉一脸莫名,刚想说话,唇就被段承逸直接封住了,她只听到他在她耳畔边轻声呢喃:

“来勾引我?那就如你所愿!

阮婉的脑袋瞬间变成了空白,她不得不承认,段承逸的吻技是极好的,她差点就忘记了此次来的目的。

趁着空隙,她开口道:“段承逸,我……

“别废话,伺候好我了再说!段承逸撕开了阮婉的裙子。

感觉到身上一凉,想要反抗已经来不及,阮婉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无视掉心中的酸楚。

她终究,还是要靠出卖身体,才能换来机会。

完事儿之后,她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子,穿上衣服,看起来像是一个卑微的少女。

她深吸了一口气,面对站在窗边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刚想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就听到段承逸道:

“说!要多少钱?

“什么钱?阮婉诧异。

“别跟老子装,上次在酒店,你撕了我的一百万不是觉得钱太少了吗?说!要多少钱,拿了钱立刻滚蛋!

“你以为我是为了钱?

“不然呢?你一个出来卖的,还能为了什么?段承逸将手中的烟掐灭,十分的不爽。

他明明告诉了自己要克制,要跟这个女人撇清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还敢当众声称是他的女人

呵!

谁给她的胆子?

阮婉愣了一下,然后笑开:“没错,我爬上你的床是有目的的,段承逸,我要的怕你给不起!

“这个世界上还有我段承逸给不起的东西?呵呵……那还真是让我好奇了。

“那如果我要嫁给你呢?

段承逸蹭的一下转过头:“你说什么?

阮婉看到男人变色的脸,丝毫不惊讶:“我说,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嫁给你,段承逸,你真以为一百万或者几百万能满足我的胃口?你错了!我的野心并不是那么简单,即便是这样,你给得起吗?

阮婉原本只是想来要求段承逸给她那个机会的。

现在,她改变了注意。

既然他这么狂傲,那么她也就赌一赌。

只要嫁给了他,其他的事情,自然也就好解决了。

“你以为我会娶一个出来卖的女人

“你曾经还以为你对女人不感兴趣呢,可你对我做的算什么?

段承逸目光深邃,他紧紧的盯着阮婉,想从这个女人身上看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惧怕,但没有,她始终那么淡然,就好像被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是他一样。

段承逸忽然觉得心情烦躁,这种感觉十分的不好:“滚!

“恼羞成怒了吗?阮婉靠近段承逸,特意将自己的身子靠在了段承逸的身上。

段承逸的脸色越来越黑,但即便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阮婉还是觉得男人的身体在紧绷。

她以为,自己距离成功只剩下一步之遥。

忽然……

她的身体被猛地一推,没有任何征兆的,她被推倒在地上。

“咚的一声……

她下意识的捂住了肚子,才想起孩子早就没了……

男人,在看到她的动作之后,眸光逐渐加深。

敲门声忽然响起,助理着急的声音传了进来:

“总裁,我刚刚听到有动静,您出了什么事儿吗?

没有听到段承逸的回答,助理小心翼翼的道:“那个,总裁,您的未婚妻童小姐来了,还有,您让我发给记者的通稿也已经发出去了。

“好,让我的未婚妻进来!段承逸望着阮婉,狠狠的道。

他倒要看看,她还耍什么把戏?

阮婉面色一怔:“未婚妻?

许言曾经告诉过她,没有任何女人能够入得了段承逸的眼睛,哪怕他跟他的兄弟们出入各种场所,也从来没有在外面过过夜,所以她才如此笃定,段承逸肯要她,一定是她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来勾引他。

门被推开,伴随着的,是一阵淡淡的芳香。

阮婉转过头去,看到了来人。

她穿着粉色的裙子,白色的细长高跟鞋,化着淡淡的精致妆容,一看就是上流社会的人。

她亲昵的挽住段承逸的胳膊,似小女人般微笑:“承逸,我来了。

“嗯。段承逸受到女子的触碰,身子一僵,但却没有推开女子。

阮婉尴尬极了,她转身欲走,就听到少女像是刚发现她一样道:

“是阮婉姐啊,你怎么在这里?

阮婉不相信童妖之前没有发现她在这里。

她只好尴尬的打招呼:“童小姐,你好,我来找段总有点事儿。

童妖轻笑:“哦,是吗?承逸,阮婉姐是我好朋友的姐姐,她要是有什么事儿你就帮帮她吧?

童妖永远这么纯真无害,但阮婉对她总是喜欢不起来。

她如坐针毡:“不用了,我先走了。

“慢着!阮婉还没动,就被段承逸阻止了:“既然未婚妻求情,那就麻烦阮小姐再说一遍,我刚刚没听清楚。

童妖也问道:“阮婉姐,到底什么事儿啊?
阮婉看到段承逸眸光中的讥讽,那分明是想看她笑话的模样,让她十分烦躁。

“既然段先生很为难那就算了。

她只想快点离开,可段承逸偏偏不让她走不了:“不就是要嫁给我吗?妖妖,你说这个忙我要不要帮?

“什么?童妖震惊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淡定的笑道:“承逸,这玩笑可开不得,阮婉姐姐是有老公的人。

老公?段承逸的气息重了些。

阮婉下意识的想往外逃,童妖继续道:“是啊,阮婉姐姐跟郑起哥哥结婚五年了,他们感情很好的。

段承逸顿时觉得烦躁无比,他推开童妖,一把将欲逃跑的阮婉提了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