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度到肉黄文 把腿张开让老子爽

时间:2021-10-10 16:11:44
说话的是段承逸,阮婉楞了一下……

段承逸看到阮婉的表情,难得笑了:“阮小姐这么经不起玩笑吗?刚刚外婆还说,阮小姐是个性格开朗之人。

阮婉在想用什么借口拒绝比较好:“我那个……

“承逸,我们走吧,要来不及了。童妖适时的开口。

段承逸点了点头,走之前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阮婉。

阮婉并未在意,等到他们走后,阮婉也准备出发。

阮微心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奶奶,大姑好像犯病了,你快去看看!

外婆赶紧走了,阮婉也着急的上楼,却见阮微一抹深笑:“姐,你等会再去。

阮婉心头一颤……

外婆刚走,张兰就拖着肥硕的身体走了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阮婉头发就将她按到了地上。

阮婉下意识的抱住头,痛的大喊:“舅妈,你干什么?

阮微在一旁大喊:“打,妈,使劲儿打!

张兰听到闺女的呐喊越打越起劲儿。

“我干什么?你妈生你不教你,我教教你怎么做人!让你敢当众偷看别人的老公,差点被童小姐看出来,你想挑拨我们家微微跟童小姐的关系?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张兰一身肥肉不断的颤抖。

“微微,去给我拿根棍子!阮均,来给我按住她!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她。

“好嘞!阮微跑的很快。

阮均一边按住阮婉一边吊儿郎当的道:“又有好戏看了,妈,按住她很累的,一会儿你要给我钱。

“行,给你给你,别让她跑了就成!

“放开我!阮婉拼了命的挣扎:“舅舅,救我!

阮辉在一旁摇头:“婉婉,你这次确实是做错了,微微到底是你的妹妹,你不能陷害你的妹妹啊!

“外婆,外婆!阮婉频临绝望。

张兰一边往她身边靠过来,一边恶狠狠的笑:“你外婆耳朵不好使,上了三楼你以为她还能听到你喊她?阮婉,今天你死定了!

张兰举起棍子生生打在阮婉的身上,她顿时感觉背火辣辣的疼。

她硬是没吭一声,狠狠的瞪着张兰,张兰因为打她累的出了一身的汗,此刻,她一边擦着满脸的油腻一边怒吼:“你瞪我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错哪儿了?

阮婉很想冷笑:“错哪儿了?我就错在不该生在阮家,错在有你们这样的亲人。舅妈,从小到大,阮微作业不会写你打我,阮微打翻碗筷了你打我,阮微失恋了你还打我,现在,阮微的朋友被欺负了你也打我!你特么以为我是什么?

“你就是个婊子!野种!张兰破口大骂:“你知不知道童妖是什么人,你连她的男人都想勾引,我看你是活腻了!

说着,又一棍子打在了阮婉的身上,阮均在一旁吹着口哨:“我说婉婉啊,看看你把你舅妈气的,我看这样吧,要不,你就再给我点钱,我劝劝我妈别打你了?

阮婉再次冷笑:“我没有错!

张兰听到阮婉的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一次,她举起的棍子“咚的一声打在了阮婉的头上。

阮婉顿时觉得头晕眼花,一道清晰的血柱顺着她的脑袋便流了下来。

阮婉下意识的抹了一把,一手的鲜血,她模糊的视线里,阮微一看事情不可控制了,赶紧惊呼:“妈,别打了,要出人命了!

张兰还在生气,哪儿听劝,她一边继续打一边道:“这野种打死算了!要她活着有什么用。

阮婉的脑袋越来越昏沉,她甚至看不清她们的脸,她强撑着站起来,但站到一半还是倒了下去,她下意识的扶住楼梯的台阶,勉勉强强站稳,然后微笑。

阮微跟阮辉同时拉住了张兰,张兰最后这一棍子才没打在阮婉的身上。

张兰愤怒了:“阮辉,你干什么?你没看到她欺负你女儿吗?你还要替她说话?我早就说过我们不应该养她……

“住口!阮辉声音比张兰还大:“你想打死她然后你偿命?要死也要让她死在外面!

阮婉笑了,刚刚她还以为,她的舅舅终于良心发现要救她了,原来是害怕遭连累。

她稍微有了点力气,一边笑着一边站直了身子,往张兰等人走去。

路上,她还捡起了地上被阮辉丢掉的棍子:

“打够了吗?打够了是不是该我了?

“你要干什么?老阮,她要打人了,拦住她!啊!小野种打人了!

阮婉满心的愤怒,她从小到大,挨了多少打,次次都是张兰将外婆跟妈妈支出去,她满身的伤痕又不敢跟外婆和妈妈说,只能借口是自己摔伤的。

现在,她忍无可忍,她要以牙还牙!

阮辉站在张兰跟阮微的身前,望着阮婉满是血的脸,一点也不觉得心疼:“阮婉,你想过你妈妈吗?

阮婉停住了脚步,笑容也僵硬了下来,是啊,她还有妈妈,她不能打,妈妈唯一记住的,就是这几个所谓的“亲人了。

“你要是还跟之前一样,离开家,自己养好再回来,我还可以跟你舅妈还有你外婆好好照顾你妈妈,你要是这一棍子打下去,阮婉,你妈以后,可就没有依靠了!

“哈……哈哈。阮婉不知带自己脸上流下来的是血还是泪,她摸了一把脸,又哭又笑:“好……好,我离开……我走!!

她扔掉了棍子,转了身,拿了包跌跌撞撞的往外走去……

阮家,阮微的手在抖:“不……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阮辉生气的冷哼:“能出什么事儿?她走了就算是死也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了,微微,瞅瞅你那点出息!

张兰生气的道:“你骂谁呢?你敢骂我的女儿?你活腻了不成!

阮辉看着这两个人,无奈摇头离开……

……

阮婉站在大马路上一边等顺风车一边翻了翻包,将自己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数了数,有两千来块。

她顿时觉得无比悲凉。

正不知所措间,她的面前忽然停了一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
迈巴赫的窗户摇了下来,她看到段承逸那英俊的脸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黑了又黑:

“你怎么回事?

“你回来做什么?

“别自作多情,童妖有东西忘带了,我回来取!

“哦……阮婉低头,就在刚刚那一刻,她还以为这个男人是因为自己回来呢?

阮婉,你果然是被打傻了吧?竟然也学会了期待别人的温暖。

然而,她听到车门被打开了,她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身体腾空而起。

阮婉惊呼一声:“干什么?

“谁打的?

“我自己摔的!

“哦,那你可真有本事!段承逸冷笑。

阮婉下意识的试图挣脱:“段承逸,你放开我,我答应过童妖不再靠近你……

不知为何,她说完这句话,感觉段承逸的身子一僵。

下一刻,她感觉自己像是一件行李一样被强行的塞进了车里

这一次,段承逸竟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而是直接掉头快速离开,只是他的心情看起来十分不好。

走了好一会儿……

“段承逸。阮婉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喊。

“说!

“你不是要回去取东西吗?

“闭嘴!

段承逸的声音特别的冷,阮婉摇了摇头,心里一万头曹尼玛呼啸而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