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多了儿子弄我怎么办 小舞好紧好爽再搔一点

时间:2021-10-12 04:13:34
隆庆十六年。

上京城的街道上,十里红妆,送亲队伍敲锣打鼓,今日是将军府和六皇子结亲的好日子,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只是将军府一处破败的后院里,一片缟素!

破损了几处的棺材孤零零的停在院中,一个小丫头跪在棺材前,哭声凄凉。

乔烟绾忽的睁开眼,只看见了一方天空。

她头痛欲裂,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才发现她居然坐在一具破败的棺材里!

“啊!小姐,奴婢知道您死的冤,奴婢一定会想办法给您多烧点纸钱的,让您过好的!您不必……不必……

一声尖叫传来,乔烟绾蹙眉,转头就看见了旁边的小丫头红肿着双眼,哆哆嗦嗦,满面惊恐的看着自己。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医师,身中满月之毒,在拔除最后一点毒素的时候,虚弱不已,已经被仇家斩杀,尸骨无存,怎么会在这里?

乔烟绾正准备说话,眼前却一黑,一大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灌了进来。

半晌,她抬起寒眸,明白了一切。

她这是穿越了!

原主乃南夏国大将军嫡女,母亲在她十岁那年早逝!而原主虽位列一品衡阳郡主,三品医女,日子却过得比将军府下人还不如!

不仅如此,原主的庶妹,还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婚事,包括原主一针一线偷偷摸摸绣了三年的嫁衣,又“一不小心,让原主撞在了假山上死去……

“呵。

乔烟绾轻笑一声,干脆利落的从棺材中跳了出来,吓得旁边的丫头抖如筛糠。

这小丫头是原主身边的婢女,名叫揽枝,一直忠心耿耿的跟着原主。

“我没事,只是昏迷了过去。乔烟绾走过去,将揽枝从地上扶了起来。

触及到乔烟绾温热的手,揽枝这才从惊吓中回神,喜极而泣。

“太好了,小姐您没事!奴婢这就去告诉将军!揽枝叫着,转身欲走,却被乔烟绾拦住了。

“不急,你先随着我一起去六皇子府上。

她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原主的庶妹乔琴雪和六皇子景弘和,就是今日大婚!

让原主这般孤惨死去,她如今平白占了人家的身子,岂能让他们舒心?

揽枝一愣,犹豫了一下,道,“小姐,六皇子不喜欢您,您听奴婢一句劝,放下吧。

原来的乔烟绾一颗芳心都扑在了景弘和的身上,乔烟绾现在要去,揽枝以为她还是放不下,要去抢亲。

“你放心,人傻过一次就行了,总不能一直傻下去。乔烟绾微微一笑,朝着揽枝投去了一个安抚的眼神,道,“我是皇上亲封的一品衡阳郡主!这门亲事也是皇上定下的,总不能平白无故的便宜了旁人,要做个了断的。

丢下这句话,乔烟绾也没有再和揽枝说什么,抬起脚步就走了。

揽枝也只好懵懵懂懂的跟了上去。

一路从将军府后门出去,乔烟绾看着喜气洋洋的大街,嘴角嘲讽的笑意更浓。

现在有多欢喜,等会她就要这些人多难受。

抢了旁人的东西,还想心安理得享受?做梦。

六皇子府门庭若市,因着大婚,并无人守着大门。

乔烟绾带着揽枝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去,只是身上还染着点点血迹的白衣,让众人不禁侧目。

“夫妻对拜!

司仪高昂的声音响起,景弘和满脸笑意,正准备和喜娘搀扶着的乔琴雪相互拜下去的时候,被一个清脆冷冽的声音打断了。

“夫妻对拜?哪门子的夫妻!

乔烟绾带着揽枝进去,少女铿将有力的声音让原本喜气一片的喜堂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景弘和在视线触及乔烟绾的那一刻,脸色就变得阴沉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

真是阴魂不散!

“我来做什么,六皇子难道心中不知?乔烟绾嘴角讽刺的弧度渐大,路过乔琴雪的身边时,直接伸手拽下了她的大红盖头,露出一张我见犹怜的小脸。

乔烟绾轻笑一声,伸手捏住了乔琴雪小巧的下巴,欣赏着她惊恐的表情,视线逐渐落在她鲜红的嫁衣上,道,“好妹妹,姐姐的嫁衣和未婚夫,你用起来,还舒服吗?

乔琴雪满面惊恐,明明乔烟绾已经死透了,怎么现在还能出现在这里?

她眼神一转,蓄出了点点泪意,在乔烟绾松手的那一刻,装作被推到的样子,倒了下去。

“啊!乔琴雪尖叫一声,趴在地上,道,“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我是将军府嫡女,自幼和六皇子定亲,今日是我们的大好日子,你也不必……

后面的话乔琴雪没有继续说,可是饱含泪水的双眼和那一脸羞愤的表情,已经足以说明自己的委屈。

景弘和在乔琴雪摔倒的那一刻,就赶紧过来将人扶起。

“毒妇!你为何推雪儿?!

“我是毒妇?乔烟绾呵呵冷笑,从怀中掏出原主母亲留给她的银针,朝着一旁的花瓶瞄准过去。

“砰!

明明是极为脆弱的银针,却让花瓶应声而碎。

“看见了吗?我要是想要她不好过,会用这么拙劣的手段?乔烟绾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声音笃然凌厉,“世人皆知,我在九岁那年,医术获皇上青睐,封了三品医女,六皇子是与我定亲,现在却娶了我的庶妹,你们二人,可知道‘欺君之罪’四个字怎么写?!

一句话让景弘和和乔琴雪都变了脸色!
众人先前以为乔烟绾不过只是一个来闹婚的罢了,现在也才明白过来,她才是将军府嫡女,今日要和景弘和成婚的,原本是她?!

而所谓的新娘,冒名顶替,实为庶出!

四周鸦雀无声,景弘和脸色变幻莫名,乔烟绾淡淡的扫过景弘和的脸,确实是生了一个好模子,也不怪原主心心念念了这么长时间。

“说不出来话了?乔烟绾冷冷淡淡的说道,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里全是冷意。

景弘和脸色倏地变青,他一只手揽着乔琴雪,咬牙切齿的说道,“本皇子稍后就会进宫与父皇说明这一切,本皇子要休妻!

“休妻?乔烟绾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摆了摆手,对着揽枝道,“你去寻来纸墨,不用六皇子这般麻烦,我休夫!

听见这话,众人无一不倒吸一口冷气。

女子休夫,这在南夏,还是头一遭!

揽枝素来听乔烟绾的话,闻言赶紧转身去找纸墨了。

很快,纸墨就被放在了桌子上。

乔烟绾大笔一挥,洋洋洒洒写下了一封休夫书。

写完之后,她扔掉笔,拿起纸,等到墨痕全部干了之后,扔到了景弘和的怀里。

她下巴微抬,倨傲的说道,“这封休夫书你拿好了,记住,今日是我乔烟绾休了你!偷梁换柱,不忠不贞,这样的夫婿,我乔烟绾看不上!

丢下这句话,乔烟绾走到破碎的花瓶旁边,捡起方才丢出去的那根银针。

“我的了断做完了,你们继续成婚,不用管我。她收好银针,在路过乔琴雪的身边,突然伸手,撕碎了她身上的嫁衣。

“这件嫁衣,是我亲手一针一线绣了三年的,如今我收回来,也给你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不让你冒名顶替我过一辈子。

乔琴雪尖叫一声,捂着胸前的一片雪白,这下是真的哭了。

景弘和脸色不愉,急忙伸手去护着乔琴雪,不让她春光乍泄。

喜堂一片混乱。

乔烟绾却是直接带着揽枝,回到了将军府。

一路上,揽枝还没有从惊吓中回神。

她看着走在前面的乔烟绾,觉得这一切都是梦。

怎么小姐醒来之后,变了这么多?她都有些不认识小姐了。

不过这样才对,日后那些人,定然不敢再欺负小姐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