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故意让女主怀孕早结婚 男主在女主十四岁就要了女主

时间:2021-10-12 04:30:24
秦渺渺做了个噩梦。

  梦里面,她浑身都是血,聂云峥抱着许若晚站在一旁,对她的哀求声置若罔闻。

  她完全是被惊醒的。

  一睁开眼,就对上那双狭长无温的眼眸。

  她想到梦中的场景,整张脸蓦然变得青白:“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在怕我?聂云峥薄唇微抿,略微不悦地道。

  “哥,渺渺刚受了刺激,不要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聂云时微微蹙眉,一边说着,一边搂住秦渺渺单薄的双肩:“孩子没事,渺渺,你别担心。

  感受到这温暖的气息,秦渺渺将脑袋埋在他脖颈间,默默地掉眼泪。。

  聂云峥神情依旧冷淡,可是右手,却渐渐紧握成拳。

  医生推开门,走了进来:“哪位是聂云铮先生?

  “我是。聂云峥淡淡道。

  “秦小姐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差,请务必不要刺激她的情绪,否则,很有可能流产。

  话音刚落,门口便想起女人的惊呼声:“云峥!

  许若晚扑到聂云峥怀里,“云铮,如果再不给哥哥换肾,他就活不了了……你在京城一手遮天,一定有办法救他的……

  聂云铮的大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是无声地安抚。

  随即,抬起眸子,目光扫过异常沉默的秦渺渺,淡淡开腔:“手术时间不变。

  “哥,聂云时站起身,“医生说了,渺渺身体很弱。

  “云时,我没关系的。

  秦渺渺声音低柔,“聂先生,我会乖乖配合做手术,只要你保证我的孩子平安无事,我可以把这条命都给你。

  “你的命,不值钱。

  聂云峥放开许若晚,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男人俯身,修长的身影,将女人的娇躯笼罩在其中:“聂云时护着你,你就护着他的种,啧,真恩爱。

  声音低不可闻,每一个字,都带着浓浓的嘲讽。

  秦渺渺垂下眼,心头情绪翻涌,半晌才道:“许小姐在看你。

  “你会后悔的。聂云在她耳边呵声冷笑,随即起身,走向许若晚。

  许若晚挽上他的手臂,柔柔地说了几句什么,便跟他一同离开了。

  秦渺渺看着他们两个人甜蜜的背影,下意识抚了抚腹部。

  宝贝,妈妈……真的要坚持不下去了。

  ——

  七天之后,聂云时突然决定要带她去国外。

  秦渺渺问他原因,他闪躲着只字不提。

  当天下午,当看见医院门口站着的一大群人时,秦渺渺便知道了真相。

  ——她的信息被人发到了网上,那些愤怒的网民为了声讨她这个“杀人犯,甚至找到了她所在的医院!

  心绪未平,一波又起,秦渺渺收到了一份匿名邮件。

  里面有将近百张图片,画质清晰,内容让她不寒而栗——

  有她大着肚子出入医院的,也有在夜总会时被羞辱的场面……

  每一张,都足够写出无数条恶毒的传言!

  “啪的一声。

  手机掉在地上,四分五裂。

  秦渺渺如坠冰窖,浑身发冷。

  是聂云峥……

  七天前,他在她耳边低低留下一句——“你会后悔的。

  现在,就是他的报复吗?
 聂云峥到底想做什么?

  让她主动去求他吗?

  呵……

  她除了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不过就是被泼脏水而已。

  从那天,他亲自出庭,送她进监狱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受够了羞辱与污蔑,也无所谓再多这一次。

  当天下午,趁着聂云时为她办签证的空隙,聂云铮身边的特助带着支票来了。

  那个男人为了羞辱她,特意安个‘捐肾谢金’的名头,让她收下这笔钱。

  接过那张数额不菲的支票,秦渺渺想要勾唇笑一笑,可唇角却一片僵硬。

  “替我向聂先生说句谢谢。还有……

  那些照片任凭聂先生处理,我没有任何意见。

  聂云铮的特助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然后便打通电话,向聂云峥转述了一遍。

  “秦小姐,先生有话对你说。

秦渺渺身子微微一颤,伸手,接过手机。

  聂云铮开口,声音又狠又冷地砸了过来:“秦渺渺,你很想扬名京城?

  她抿了抿唇,示弱的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

  或许是因为聂云铮不在面前,她的胆子大了不少,鬼使神差地反讽了回去:“还得感谢聂先生出力才是。

  话已出口,秦渺渺顿时有些后悔。

  她听着耳边“嘟嘟嘟的忙音,心里苦笑。

  就这样吧……

聂云峥要迁怒她也好,要对她赶尽杀绝也好。

  反正她一个将死之人,也不在乎了。

  秦渺渺知道聂云峥狠心,却没想到,他会无情到这种地步——

  第二天,那些照片便被公布在网上,关于秦渺渺滥-交、吸-毒的丑闻,一夜之间传遍了全国。

  那晚聂云时回来,对着她郑重地道:“我已经联系京城最好的律师了。那些诽谤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不用。秦渺渺摇了摇头,白瓷般的肌肤上泛着微微的冷意。

  聂云时低下头看她。

那双桃花眼里,是刻骨的死寂。

  连一点活着的欲-望的没有。

  ——

  去机场的路上,秦渺渺靠着车窗,不经意地看到马路上横空的大屏广告。

  上面播放的,正是媒体对聂云铮的独家专访。

  屏幕上的男人提起未婚妻,眼底荡漾出一片柔情:“婚礼在一个星期之后。

  看见这个消息,她整个人忽然就愣住了。

  从知道许若晚没有死的时候,秦渺渺就知道这一天始终会到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