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疯狂索要 教授走一步撞一下笔趣阁

时间:2021-10-12 04:59:26
说是景煜容命格奇特,只能与有缘人在一起,只有景煜容将血滴入石头,再将女子的血滴进去,若是两者的血在石头内相融,才可在一起。

如若不然,必遭天谴!

京城之中,无人不知摄政王的恶名,真心疼爱女儿的,自然不愿意将女儿嫁给景煜容,也有为了泼天富贵的,将女儿送进摄政王府,可最后血都未曾相融。

“既如此,那等会儿朕就让人送你去摄政王府,你去试血吧。景辞宣心情大好,笑眯眯的对着乔烟绾说道。

“是。乔烟绾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试血一说,便乖巧点头应下。

乔正中在一旁着急。

他不过是随口一说为了让自己可以脱身,却没想到真的成了乔烟绾和景煜容的好事。

如若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乔烟绾还好,可是现在的乔烟绾看起来,并不是愿意受他掌控的模样。

现如今乔琴雪和景弘和的婚事黄了,将军府少了一个助力,如果乔烟绾和景煜容联姻……日后保不齐会成为一个不小的祸害。

“皇上,烟绾如今小死一回,身子还弱着,不如末将带她回去,好好将养几日,再亲自送去摄政王的府上吧。乔正中说道。

他也不知道乔烟绾会不会试血成功,可他要做的,是让试血一定不能成功。

岂料景辞宣冷哼一声,道,“你要是有这个心思,还不如回去,将乔丫头院子里的棺材收了。

乔烟绾在心中给皇帝点了个赞。

乔正中说不出来话,皇帝又道,“如乔丫头所说,你若真是慈父,又怎么会让乔丫头这些年过的连个丫鬟不如?你看她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哪有嫡小姐的样子!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乔正中再想多说,也没有用处。

景辞宣不再理会他,对着李公公道,“你送乔丫头去煜容府上吧。

李公公得了圣旨,忙带着乔烟绾出去了。

巨大奢华的马车,缓缓往摄政王府驶去。

摄政王府一早就接到了景辞宣的圣旨,因此早就有人在门口等着。

看见李公公搀扶着乔烟绾从马车上下来,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子上前一步,低眉颔首:“奴婢参见郡主。

乔烟绾摆了摆手,让她起来。

李公公便道,“老奴就在这里等着郡主,郡主随秋月姑娘进去吧。

方才行礼的那个婢女,是景煜容府上得力的大婢女,名叫秋月,李公公也要给三分薄面。

乔烟绾点了点头,秋月也起身。

她面无表情,对着乔烟绾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郡主,这边请。

乔烟绾听着她冷硬的声音,扫了她一眼。

摄政王府已经被讹传成堪比地狱的存在,如今一看这位大婢女,果然是不好惹的模样。

跟着秋月进去,乔烟绾作为杀手敏锐的直觉到,这摄政王府,危机四伏,每个角落都安排了影卫在暗处。

就连前面给她带路的秋月,走路平稳,呼吸绵长,也是一个练家子。

乔烟绾微微勾唇。

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她前世,就喜欢做有挑战的事情。

秋月一路带着乔烟绾去了浴室,在门口停下,秋月冷冰冰的说道:“郡主,要先按照钦天监所说,沐浴焚香,才可去试血。

乔烟绾点了点头,平静的道,“按照你们的规矩来便可。

秋月无波无澜的眸子闪了一下。

从前有人为了泼天富贵将女儿送进王府,那些女子无一不是面露惊恐,哭哭啼啼,就连一头碰死当场的,也不在少数。

她还是第一次见,一个衣衫堪称褴褛的郡主,居然可以这般平静的走到这里。

秋月素来眼光毒辣,她看得出来,乔烟绾并不是装的。

“如此,郡主这边请,奴婢让人来伺候您沐浴焚香。

乔烟绾蹙眉,道,“不用了,我自己沐浴就行,我不喜欢有人伺候。

她不喜欢在洗澡的时候,有一群人围着自己。

见状,秋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将浴室的门打开,道,“郡主,你去这边的浴室就行了,稍后奴婢会安排人过来为您焚香。

“好,有劳姑娘。乔烟绾颔首。

“不敢当。秋月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如果不是她还有呼吸的话,乔烟绾真的以为对方是个机器人。

这样的人,确实是做杀手的好苗子。

“郡主您进去吧,沐浴完之后,出来就行,奴婢先下去为您准备。

乔烟绾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然而等秋月一离开,乔烟绾就忘了她说的是哪个浴室了,随意的进了一个,乔烟绾顺势还感叹了一下景煜容的奢靡。

暖玉铺地,就连浴池里的温泉水,都是上好的药浴。

半个时辰后——

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推开浴室的门!乔烟绾在第一时间就警惕了起来,来人会是谁?

她掩着胸口,转念一想,兴许是下人来送衣服也说不定。

而景煜容进来,便看见了令人眼热的一幕……
一个娇小玲珑的少女靠在他专用的浴池里,乌黑的长发散落开来,愈发衬的她肤白如雪。

半个浑圆小巧的肩头露在水面上,还有一节精致的锁骨,诱人犯罪。

再看少女的脖子纤细脆弱,他不需要多大力气,就能轻松折断。

少女靠在岸边,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盯着自己看,一点也不惧怕。

景煜容喉头一紧,只觉得体内暴虐的因子在跳动,就连呼吸都紊乱了几分。

乔烟绾则是看着这个闯进来的男人,薄唇殷红,剑眉星目,真真是好看。

只是他身上穿的衣服……乔烟绾沉思了一下,和李公公身上的差不多。

想到这里,乔烟绾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

这么好看的一个男人,怎么就做了太监呢?

因着坊间传闻景煜容都是以面具示人,所以乔烟绾一时之间,也没往景煜容身上想。

她冲着岸上的男人露出一个微笑,温声问道,“这位公公,是秋月姑娘托你来给我送衣裳的吗?

公公?!

听见少女清脆的声音,景煜容脸色顿时阴戾了下去。

他是哪里和太监有一丁点相似之处?这个女人是瞎了吗,居然叫他公公?

景煜容凉薄的看了池中的少女一眼,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瞧着景煜容脸色阴戾,乔烟绾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眉心微拧。

果然,下一刻,一阵疾风掠起!

原本还在三米开外的男人,眨眼间就来了池子边,伸手就想掐住乔烟绾脖子。

好快的速度!

乔烟绾心中暗惊,连忙闪身,躲了过去,只是手腕还是给男人给捏在了手里。少女的手腕细滑,险些捉不住,景煜容心中一惊。

“唔!乔烟绾吃痛,闷哼一声。

男人的手劲,未免太大了些。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