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被多个人添全过程 紫黑粗大挺进粉嫩

时间:2021-10-12 05:41:01
“干什么?顾念安慌了,连踢了两下脚,拖鞋呼地一声飞出去,打到了那只红酒杯,红酒染透了淡金色的桌布。

  糟糕,这要赔吗?

  她惶惶地看向霍晟。

  “作戏作全套,小太太,我们回房去。霍晟抱着她,大步往电梯走去。

  顾念安抬眸看,只见老太太正躲在三楼的栏杆处悄悄往下看。

  进了房间,不用顾念安抗议,他直接把她丢到了沙发上。

  顾念安撑得太饱的胃颤了颤,一阵紧缩。

“霍晟,你别太过份了。她爬起来,仰起了红红的小脸,“你欺负了我,怎么还有资格在我面前这样大呼小叫?

  “事出有因,我说过给你补偿,你不会有半点损失。霍晟眉头微锁,紧盯着她,“我不管你是真心还是无意,既然你再踏进了这扇门,我们的协议就要改一改了。

  “损失?你知道那对于女人来说是什么吗?顾念安气得腮帮子都痛了。

  霍晟笑笑,淡然说道:“不过一层膜,没什么好重要的。如果你觉得以后的先生接受不了,手术非常简单。

  “你……顾念安腮帮子更痛了,她捂着脸颊,无力地挥挥手,“你这样的狂妄,我和你说不清,你把照片给我,杂志社的事就此了结,我就不告你了。

  “你开玩笑吗?告我?霍晟坐下来,双月退左右交叠,沉声说道:“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你留了什么证据?

  顾念安沉默,她知道自己没把握没证据没可能赢这场官司,所有的一切,别人都会指责她贪慕虚荣,没有人会站在她这边。

  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男人有钱,别人就会觉得每一个女人都是急不可耐地扑上他的床。

  “学会在有利的时机做有利的事。霍晟身子往前倾了倾,拿起了茶几上的手机,打了电话出去,“重拟一份协议,期限改成三个月,她与我同住。

  “什么?顾念安愕然看向他。

  “配合完这三个月,你拿到应得的报酬,我们解除协议。还是那个要求,婚姻保密。你若透露半字,一分钱也拿不到,杂志社也不复存在。每天下班之后回这里,另外,我要你到的时候,你必须及时赶到我指定的地方。霍晟乌眸轻抬,平静地看着她。

  这个人一定是面瘫吧?是不是除了便秘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不会变?

  顾念安忿忿扭开了头。

那些钱确实有诱惑力,还有杂志社的事,也能就此解决,她好像只有这么一条路走。不然呢,不然杂志社怎么办?丢了LP的工作,她在这个行业里的名声也就完了。

  “好了。中年男人拿着一份协议进来,放到她的面前。

  “签字,睡觉。霍晟的手指在扶手上敲了两下,起身走向墙边。

  顾念安犹豫了半天,拿起了笔。此时只听到咔咔两声微响,她抬头看,只见正右边的墙正往后退开,然后缩进了右侧。她眼前出现了一个超大的游泳池,一直延伸到露台上。星月之辉落在池水里,泛着鳞光。

  霍晟并没有关门,解开衣扣,把衬衣利落地脱下来,往旁边一丢。衬衣准准地落在了衣篓里。

  他又抽开了皮带,又是手一挥,皮带落在了一边的架子上。

  顾念安还在看,他的长裤已经褪掉了一只腿……

  她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

  水声突然大了,是他下水了。

  “请签字。中年男人催促了她一声。

  顾念安埋下头,仔细看了一遍新协议,和他说的内容差不多。这个人并没有听到她和霍晟的谈话,看来,他是一个极了解霍晟的人,知道他会做什么决定。

  “先生,怎么称呼?她小声问道。

  “叫我聂新就行了。中年男子笑了笑,收起了文件,向她点点头,离开了房间。

  然后呢?然后她就呆坐在这里?

  对了,她的行李箱呢?

  她赶紧跳起来,想去找行李箱。一打开门,只见老太太正侧着耳朵,倾着身子往门前靠。

  “女乃女乃?她尴尬地叫了一声。

  “哦……老太太朝她笑了,把一个两只巴掌大小的小盒子交给她,叮嘱道:“他肯定会用这个的,你给他用这个。

  “这是什么?顾念安疑惑地问道。

  “给他就行了。老太太拍拍她的胳膊,笑着说:“加油,好几年了,你是他带回来的第一个女孩子。

  顾念安苦笑,她这叫带回来吗?她简直是被掳回来的!
关好门,她也不敢碰这盒子,直接放到了他的枕头上。

  至于这张大床,她死也不会想碰的。

  算了,今晚就在沙发上应付一晚吧,看上去这里也没有地方可供她梳洗。明天早点起来,去公共浴室解决一下。

  还好,杂志社没事了。保住工作,也就保住了一切。

  她倒下去,想到了傅桐。

  一天一夜了,傅桐一个电、话也没打给她。这时候,傅桐应该在俞颖儿那里吧,俞颖儿是不是穿着她说的睡裙,和他抱在一起吻在一起?

  她鼻子一酸,紧捂住了疼痛难忍的心。

  这么不顺,什么时候能翻身?

  水声突然消失了,她飞快地仰头看。霍晟回来了,腰间围着浴巾,淡漠的眸子扫了她一眼,沉声说道:“去把床头上那只盒子拿过来。

  盒子?

  原来女乃女乃送的盒子他真的用啊!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起来,去枕上拿了盒子,送到正对着镜子刮胡子的他面前。

  他正满下巴的泡,垂了垂眸子,淡声说道:“打开,递给我一下。

  真难伺候,她干吗要当他的佣人呢?她想到佣人这个词,又想到了傅桐对她的形容,一阵无名火蹭地冒起来,用力把盒子往大理石的盥洗台上一顿,动作有些粗鲁地掀开了盒盖。

里面有两只金丝绒小袋,一个长,一个短。

  “要哪个?她瞪了他一眼,忿忿地说道。

  “左边的。他头也不低地说道。

  顾念安抓起了长袋子,飞快地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偌大的“玩具在她眼前立着,还是粉色的!

  这、这是什么啊?

  她手忙脚乱地往盒子里一丢,碰到了开关。居然它立刻动了起来,嗡嗡地震响。

  顾念安都想哭了!

  女乃女乃给她这个干吗啊?

  霍晟低头一看,长眉顿时拧成了一团。

  “女乃女乃给你的,变态 !顾念安跺了跺脚,扭腰往房间里冲。

  她一秒也不想呆下去了,她得早点跑!

  冲到门边,她用力拉了拉门栓,居然打不开了!

  “开门啊。她拖着哭腔,扭头看他。

  霍晟关掉了玩具,拿起了另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的是套、套,而且明显扎穿了。

  “呵……他嗤笑几声,把东西丢进了脏衣篓里,继续刮胡子。

  “霍晟,开门。顾念安又跑回来,他是不是聋了。

  “睡觉去,我不会碰你。他洗了脸,目不斜视地往房间里走。

  “谁信你啊?顾念安恨恨地说道。

  “不信?自己捡那个东西用去吧。霍晟往床上一倒,双手双脚摊开,舒舒服服地睡了起来。

  顾念安抹了把脸,摸到了满脸的冰凉。

  她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压抑地哭了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