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的越快声音叫的越大 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时间:2021-10-12 06:20:16
何云琛狠狠的咬了一口她的蠢。

一股血腥味传来,叶挽奋力推开何云琛。

“何云琛,你这样到底什么意思?我和你五年前已经离婚,我现在已不是你的妻子,你无权对我动手动脚,也无权轻薄我。请你自重!

叶挽抹了抹嘴巴上的鲜血,愤怒的凝视着何云琛。

这样的愤怒凝视,让何云琛越加的愤怒,气的一拳捣在桌子上,桌上放着的剪刀都被震的跳了起来。

一个人女儿,究竟多有心机,才会有如此的演技?

她难道不知道,我早就知道我她是怎样的一个人?

他真想将她开膛破肚,看看她的心到底是怎样的。

“你疯了!

叶挽一点也不搞不明何云琛,为什么会有么大的气,丢下这句话后,转身向外走。

“叶挽!母亲节第二天是我与叶心南的订婚礼,作为你的前夫,你是不是应该到场庆贺?

望着叶挽的背影,何云琛冷冷一笑。

喜欢演是吗?

我让你演个够!

“祝你们百头偕老,早生贵子!

叶挽知道何云琛是为了羞辱她,那么她也不客气了。

呵呵,五年了,叶心南不能生育的病都还未治好,早生贵子,做梦。

“好狠,竟然还会话里带刺!

何云琛内心一阵烦躁,也明了这死女人不会去的,又道:“不去可以,今生就别想见辰辰第二次。

辰辰......

“卑鄙!

叶挽一阵愤怒。

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被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这样对待,逼着她做不想做的事情。

“卑鄙?与你比起来还相差甚远!

何云琛迈步越过叶挽时,顿了一下:“叶家生下你这样的野种,我真觉的是大材小用。后天,你去不去,自己决定。当然,我也不希望你来......,脏了我家!

叶挽气的呼吸都有些不顺,恨不得上去给何云琛给撕了,可是却没有勇气。

他不能真的得罪她,不然,以他的手段,他真会一辈子再也见不到辰辰了。

何云琛走出修整间后,辰辰抱着一团,店长准备的,新的康乃馨奔到了他面前,一脸高兴:“爸爸,辰辰知道错了,刚才是我不好,乱发脾气,你看这有一团新的花,你闻闻好香。

“能知错改错,真不愧是爸爸的好儿子。爸爸闻闻,嗯,真的好香。我们快点回家吧,把花送给妈妈,祝她母亲节快乐好不好?

他的声音极尽温柔和宠爱。

不过,说的时候,却斜瞄着身后,看叶挽的反应。

只是身后无人,叶挽没出来。

五年不见儿子,第一次见,连目送都不愿,够狠。

而他却不知道,叶挽在听到他们的对话后,早已哭成了泪人。

“回何家老宅!

何云琛吩咐秘书开车。

平时,何云琛与辰辰单独相处的时候,他都会教辰辰做人的道理,跟他玩游戏,逗他笑,逗他开心。

可现在,他却一言不发,眼神冰冷的望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他的心情因为叶挽,糟糕极了。

五年前,要不是叶挽抛弃孩子离开,他会尝试接受她,也会问她,到底知不知道那份协议......

他以为,叶挽见到孩子会心痛的,会求他给她一个相认的机会。

没想到,她不仅铁石心肠,又故技重施的演戏。

何云琛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气的辰辰跟他说话,他都没有听见,随着电话铃声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接了电话后,何云琛对着辰辰道:“宝贝儿子,爸爸现在有事,你跟余叔叔回家。

“爸爸,你不能跟我一起回去吗?辰辰眸光黯淡,有些失望。

宝贝,爸爸现在有急事,爸爸答应你,明天陪你一天好不好。

何云琛身为集团总裁,整天忙的不可开交,与辰辰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

“好吧,爸爸,你不用担心我,妈妈待我很好的。

辰辰虽然这样说,但心里一阵苦。

没有人知道,他是多么的希望何云琛跟他一起回去,这样,叶心南就会待他好一点。

辰辰其实早就知道叶心南不是他亲妈,但他现在很需要母爱,就只能把这种感情转嫁到叶心南身上。

为了得到母爱,他会主动亲近叶心南。

但在叶心南那里,她至今不能生育,辰辰在她眼里就是一根刺,时刻都在刺挠着她。

所以,她不仅对辰辰不好,还会时不时的耍些小把戏,虐待辰辰。

辰辰本可以,把这种事说给何云琛听的,但他不敢说,怕一说,叶心南就彻底不理他了。

叶心南也就是抓住了辰辰这个心理,才肆无忌惮。

今天何云琛来买花,就是辰辰强烈要求的,买回去,送给叶心南,只为讨好她。

宝贝乖......

何云琛亲了一口辰辰,接着用带着威胁的声音对着余秘书道:“余秘书,给我把辰辰安全送到家,出了什么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余秘书平时做事已经够谨慎小心了,他这样,只为了让辰辰足够安全,他才放心。

“何总,放心好了。

何云琛下了车,辰辰眼巴巴的望着,心疼人,车子启动后,辰辰低着头,小手攥的紧紧的。

望着车平稳的开走后,何云琛立即给另一个秘书打电话,让秘书开车来接他。

他站在路边等车,望着人潮如海,车流如织,这座城市的繁华,尽收眼底,而他则是位于这繁华的顶端,应该感到满足。

但他的心却不知道为什么,空落落的。

他踢了踢眼前的一颗石子,目光随着石子而动,最终石子在一个小女孩的脚下停下,他的目光随即也落在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站在路口,正在等红灯,跟辰辰差不多年纪,甚至高矮都一样,穿着白袜小粉鞋,一件碎花儿童连衣裙,乌黑蓬松的头发微微卷着,怀里抱着一大团康乃馨,这鲜花更衬的小女孩简直像极了,某个国王的的小公主。

因为小女孩背对着何云琛,何云琛看不到她的脸。

不过,他心里却想:“这个小丫头的妈妈,可真会打扮,那个该死的叶挽,为什么就不给自己生个女儿呢?生个像这这样的小丫头多好,定给宝贝着,当掌上明珠,给万千宠爱。

如此一想,何云琛觉的自己的心,更加空落落的。

他静静的望着小女孩的背影,心里也想,这个小丫头,要是自己的多好。

这时,何云琛也才发现,小女孩身边没有大人。

何云琛眉头微皱,这小女孩的爸爸妈妈,也真是心大,让她一个人跑出来?

他心疼,准备走过去问问为什么一个人跑出来。

其实也不是问问,她想看看这小丫头,长什么样。

不管男人女人,都是好奇的动物。

只是刚没走几步,何云琛看见一个骑着电瓶车的男子,直直的向小女孩冲去,完全不规避。
“小丫头,小心。

何云琛心一惊,这样的小公主,怎么能被撞,心疼死人,惊叫呼喊,自己也大步跑向小女孩。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