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 把我绑在床头虐女乃头

时间:2021-10-12 06:21:25
就像她想像中的一样,俞颖儿发狂了,在办公室里像狮子一样咆哮。

  “顾念安,你不想干就滚蛋!你怎么这么无耻下作,你居然陷害我!

  顾念安看着她,忍了又忍,偏不把傅桐的事说出来。

  “霍公子真的说要把我们杂志社毁掉?刘怡拧拧眉,看向顾念安,“你这是怎么闯的祸?我还以为你跟着俞大主编,能做多大出息的事。

  顾念安嘴角牵了牵,头埋了下去。

  这件事,是她的错,连累了所有的同事。

  梁社长揉了揉眉头,黑着脸说:“就这一下午,我们杂志社所有的广告企业全部要求解约。这祸是俞主编和顾念安一起闯出来的,你们两个人解决。要不然,这个损失就你们两个人来弥补,以后别想在这一行做下去了。

  顾念安的脑袋垂得更低了。

  真的,她真的不知道霍晟那家伙的能力和他的肾一样强!

  “好了,知已知彼,百战百胜。我们来了解一下霍晟的情况,争取得到他的谅解。梁社长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指。

  杂志社成立二十年,这是最艰难的时刻。还从来没有过这么一天,有个人物会突然发难,让他们落入这样的困境。

  他更没有想到,顾念安居然会手残到去拧霍晟的屁股。

  但是拧他的屁股又怎么样呢?顾念安全身都被他拧了!

  刘怡打开投影仪,向大家介绍霍晟的情况。

  “霍晟,28岁。霍家上上下下都畏惧的人。听清楚这个词,畏惧!霍氏家族在46年前就在上海滩享有赫赫威名,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50年把所有的生意移去了美国。95年回到国内,建立擎天企业。涉足了地产,汽车,影视娱乐,IT等产业。

  “霍晟的父亲霍战有三兄弟,他排行老大,霍晟是他唯一的儿子。大女儿霍梓瑛难产去世,留下了一个小侄女霍航航。大女婿蓝琅予三十二岁,一直在霍氏担任副总裁,能力超凡。小女儿霍瞳还未成婚。至于霍晟,老太太是把他捧在心尖上疼的,所有的事情都让他先选。传闻霍晟最讨厌女人的触碰。从他二十四岁开始,身边所有助理都换成了男士。二十四岁前还能和女性正常交往。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不得而知。

  “我看,是发现了自己的取向吧。俞颖儿在霍晟那里丢尽了脸,抱着双臂,阴阳怪气地说道:“不是无能,就是同性,没得第三种情况。

  顾念安掀了掀眼皮子。霍晟无能吗?明明让她一身骨头快碎光了!跟匹狼似的,这方面绝对比傅桐强!

  “这就是他的资料,我们能收集到的就是这些了。我建议,是不是能从老太太那里入手,看能不能扭转乾坤。刘怡看着梁社长说道。

  “没用的,老太太最近在法国。俞颖儿拧拧眉,尖声说道:“你以为我没有做功课吗?为了约到蓝总,我费了很多精力,全部被顾念安给弄砸了。我建议,开除她,向全行业通报。

  顾念安飞快抬头看她,咬了咬牙。

  “你的意见呢?梁社长看向刘怡。

  刘怡还是很喜欢顾念安的,虽然猜不透为什么顾念安突然会和俞颖儿在一起,但是看到她这么狼狈,还是没忍心落井下石。

  “我建议给她机会弥补,如果能挽回这件事,还是让她继续工作。毕竟念安一直很努力

  梁社长点点头,指着顾念安说:“就给你一次机会,我要你立刻、马上摆平这件事情。明早上班的时候,如果还是这种状况,你真的不用在这个行业里做下去了。

  “知道了。顾念安点点头,过去拿起了自己的大背包,快步往外走。从刘怡身边经过时,她停下来,给她深深地鞠了个躬,“谢谢刘主编。

刘怡拧了拧眉,挥手道:“你快去吧。

  顾念安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其实她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只能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木呆呆地站在擎天大楼前发呆。让她求霍晟吗?她倒是愿意求,但人家不见得想见她啊,先前那个眼镜男还说她违约了呢,她不应该出现在霍晟的面前。

  不管了,再怎么也要试试!

  她深吸一口气,盯着地下车库的出口一动不动地站着。她决定了,他的车一出来,她马上就扑过去拦住他。

  来之前她打听了一下,他的座驾是劳斯莱斯,有钱人的标配。好像不买一辆劳斯莱斯在家里,就不是有钱人一样。

  天色渐暗,就在她站得双腿发僵的时候,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徐徐驶出了停车场。
顾念安深深吸了口气,把行李箱一丢,没命地扑了过去。

  “霍晟你给我下来。她拍着车门大声叫道。

  车子缓缓开了几步,停了下来。

  “我告诉你,马上停止对我们LP的攻击,不然我就告诉别人,你和我睡过了。你这个骗子,什么讨厌女人触碰,你就是一个强女干犯!

  车窗缓缓放下来,露出一张慈祥的脸,眼角的绉纹堆着,满脸惊讶地看着她。

  “小姐,你刚刚说什么?

  “我……顾念安的脸顿时大红,臊得想钻地洞。

  她怎么和陌生老太太说这么露骨的话啊!

  “你是说,霍晟……他和你有了男女之间的那会事?老太太伸着两根食指比划,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时又有一辆越野车出来了,是限量版的宾利越野。

  开车的人赫然就是霍晟。

  “奶奶,什么事?他下了车,大步走向了劳斯莱斯。

  “大事。老太太看了他一眼,指着顾念安说,“小姐,你上车吧。

  顾念安耳朵里嗡嗡地响,看看她,又看霍晟,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可能认错人了。

  “在这里,还有第二个人叫霍晟吗?我查过系统,只有我家孙儿一个人叫霍晟。老太太严肃地说道:“霍晟,你赶紧请这位小姐上车,不然我就哭给你看。

  呃……哭给他看!

  顾念安震惊地看着老太太,她可真想办法啊!

  霍晟好像挺吃这一套,眉头死死拧着,漠然看着顾念安,冷冷说道:“上车。

  “我是来求和的,放过我们LP。我刚是胡说八道。顾念安放低姿态,小声央求道:“我好不容易才进了LP,如果没了这份工作,整个行业我都呆不下去。

  “想呆下去,就上车。霍晟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往车上塞,然后自己也坐了上来。

  “你的车堵着门了。顾念安吭哧着说道。

  霍晟面无表情地看着车窗外,理都不理她。

  老太太上下打量她一眼,点了点头,“长得还是很漂亮的,就是眼睛有点肿,怎么,没睡好?

  能睡好才怪!要知道昨晚发生的那么可怕的事,就是她的好孙儿造的孽。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认识的?老太太继续问道。

  顾念安看看霍晟,不敢再乱说话。说实话,本来这件事她是受害者,她大可以光明正大地指责他……但是她的照片啊,她的工作啊,她这本来就飘摇的生活啊,再也禁不起动荡了。

  她鼻子一酸,扭开了头。

  “唷,快哭了。嗯,霍晟最大的本事就是让女人伤心欲绝。老太太自言自语道,但也没继续往下问。

车子开回了霍晟的别墅。

  顾念安拖着自己的行李箱,不想再踏进去半步。

  “帮小姐拿行李。老太太扭头看了她一眼,温和地说道。

  “奶奶,您别误会,我真的只是来找他商量工作的事,白天我得罪了霍总,所以就动了歪脑筋,想威胁威胁他……顾念安搓搓手,小声央求道:“奶奶您帮帮我,让霍总放过我们杂志社吧。

  “嗯,你先进来,慢慢说。老太太拉住她的手腕,慈祥地笑道:“有没有这种事,我看看他的脸就知道了。他既然让你上车,就说明这事是发生过。不管是误会,还是两情相悦,只要他碰过了你,就说明他给我看的那份结婚协议是真的。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叫顾念安。

  “啊?顾念安呆住了。

  “呵呵,他说你在美国。我还以为他把你藏到什么地方的。老太太拉着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把她拉进了大厅。

  顾念安扭头看,霍晟神情淡然地跟在身后,但看上去没有之前那么凶了。

  “我这个孙儿,他晚上的功夫还可以吧?你们有没有用了安全|套呢?老太太突然偏过头来,在她耳边小声问道。

  顾念安的脸又臊红了,她一手捂着脸,懊恼地说道:“奶奶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他……

  “如果他差了一点呢,那也不要紧。可能是他太久没用那个设备,所以功能有些退化了。还有可能是太紧张,太激动……你知道的,年轻人嘛,血气方刚,所以时间短一点都没有事。慢慢来,你多包容一点。老太太又开始自说自话了。

  顾念安脑子里耳朵里好像塞满了跳跳糖,炸得噼哩啪啦地响,瞠目结舌,一个字也挤不出来。

  “哦,你是第一次吧?老太太突然问道。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